2009-08-27 17:49:27 | 人氣(83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青春文學】我們的故事─(10)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0.

這是誰的故事?是你的,我的;還是──我們的?

  
今天我來餐廳上班,又見到那個身穿黑衣的男孩來餐廳聽歌。我的心思隨他的出現而受到影響,老是彈錯音、唱錯詞,不過由於我在學校的公演與餐廳的演出經驗非常多,所以有足夠的臨場反應可以將錯誤拉回來。為了能跟黑衣男孩有近距離接觸,我彈唱的鐘點還沒到就先請下一位歌手代了我半小時的班,我立刻衝下台去,打算攔他個錯手不及。

  
當我衝到男孩面前,他似乎有些驚愕,一頭霧水的愣在那,我猜想他可能是以為我應該不會發現他的存在,然而事實上我不但發現了他,還非常注意他的一舉一動。他見我站在面前,隨即把鴨舌帽的帽沿拉得更低,並拿出口罩戴上。

  
這個舉動實在讓我感到好奇,不過我並沒有問他,怕過於唐突。
  
「你好,我是景如歆。」我在他桌子的對面坐下來。
  
男孩並沒有說話,立刻起身就要離去。
  
我拉住他的手,「你等等,我沒有惡意,只是發現你好像常來聽我唱歌,我想認識一下我的粉絲而已。」
  
他趕緊將手抽了回去,獃愣的站著。
  
「請坐,我只是想向你致意。能夠碰到支持自己的粉絲,對我這種打工的小歌手來說其實很難得。」
  
他默默坐下,但低著頭,並不打算脫帽、拿下口罩或是摘下墨鏡看我。
  
「謝謝你常來捧我的場。」
  
他搖搖頭。
  
我猜他搖頭的意思應該是要我不用客氣之類的。於是又說:
  
「你很喜歡聽『留不住的故事』這首歌嗎?你上次來好像有點這首歌。」
  
聽了我的話,他像是有點手足無措,不過既沒點頭也沒搖頭,只是不動如山的柠在那。
  
「我今年二十二,我猜你的年紀應該也跟我差不多。是嗎?」
  
他還是不說話,不點頭也不搖頭。
  
我自顧自的又說,「『留不住的故事』這首歌是1986年的老歌,流行的時候我們大概才五、六歲而已,像我們這種年紀的人大多不太知道這首歌。我是因為以前有個朋友常彈吉他陪我一起唱,所以才知道的。你呢?」
  
他一陣靜默,像一尊塗上黑漆黑黝黝的雕像坐在原處,動也不動,只是將頭壓得更低。
  
見他這反應我覺得很奇怪,試探問:
  
「是我說錯了什麼嗎?」
  
他突然猛烈搖頭,之後又再低下頭去。
  
「你怎麼都不說話?」
  
他搖頭,還是沈默不語。
  
「是不想說話?」
  
他搖頭。
  
「難道,你不能說話?」
  
他愣著,不點頭也不搖頭。
  
見他如此反應,我當他是個不能說話的人,而我的問題剌傷了他,便同他道歉說:
  
「對不起,不知道你不能說話。」
  
他沒有任何反應,獃坐在位置上,端起眼前的咖啡杯,啜飲了起來。
  
我聞到他杯裡的咖啡香,是熟悉的Espresso
  
「你喜歡喝Espresso嗎?」
  
他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他杯裡的咖啡香引我回想起從前維哲與我分享咖啡的故事與手煮咖啡的事情來,記得那是高三準備考大學,在星巴克邊K書邊喝咖啡的情景……
  
「維哲,你好像很喜歡喝Espresso喔?」
  
他右手輕輕晃著杯裡的咖啡,端起來放在鼻前聞香,接著輕輕啜了一口。「沒辦法,我的瞌睡蟲特別大隻,如果沒有義大利濃縮咖啡陪著我,書就K不下去,大學肯定考不好。」
  
「才不會呢,你從小學的時候成績就很好,又會唸書又很會玩,大學不可能考不上。」
  
「以前唸小學、國中的時候精力旺盛,一升上高中每次唸書就瞌睡連連,所以Espresso是我的好朋友,每當我K書打瞌睡的時候它就陪著我,說真的,還真要謝謝阿拉伯人呢。」
  
「咦,為什麼?」我不解。
  
「古時候阿拉伯人是最早把咖啡豆曬乾煮來喝的民族,他們把咖啡當成胃藥喝,認為它能幫助消化。後來他們偶然發現咖啡有醒腦的作用,就把它當作提神的飲料。由於阿拉伯人的緣故,咖啡就慢慢在埃及、伊朗、土耳其跟敘利亞流傳開來。」
  
「喔~~~~,原來咖啡是這麼來的呀。」我說。
  
「是啊,不過咖啡雖起源於阿拉伯,卻是在歐洲才發揚光大成為一種咖啡文化,因為鄂圖曼(土耳其)大軍西進歐陸,在歐洲打仗駐留了幾年,當他們離開的時候留下咖啡豆,巴黎人跟維也納人得到了這些咖啡豆,也從鄂圖曼人那裡學到了烹煮咖啡的技術,從那時候起咖啡才在歐洲漸漸普及了起來。一直到義大利濃縮咖啡Espresso出現,咖啡的飲用方式才逐漸有了變化,而且愈來愈受到普羅大眾的歡迎,所以有興趣栽種咖啡樹的人也才會愈來愈多。有了前人的努力與發揚,現在的學生才能藉咖啡提神唸書,想想我們還真幸福。
  
我聽得專心,覺得非常有趣,不停微笑的點頭。
  
「咖啡文化深深影響巴黎,喝咖啡成了巴黎的全民運動,街道轉角的咖啡館如雨後春筍般林立。妳應該聽過『左岸咖啡館』吧?」
  
「嗯,我聽過。是一家叫做左岸的咖啡館嗎?」
  
「當然不是。」維哲笑了笑,「是因為咖啡館愈來愈多,有很多就集中在塞納河畔,塞納河左岸的就全是左岸咖啡館。」
  
我跟著笑了,「呵,原來是這樣啊,我真是井底之蛙。」
  
「不是井底之蛙,是除了音樂之外,其他的生活資訊妳太少主動去瞭解了。不過也不能怪妳,畢竟妳爸媽不允許妳做拉琴彈琴以外的事情。」
  
「唉,你說得沒錯,我覺得自己真是既丟臉又無知。還記得我到了小五還不會騎單車,多虧你教我。還有唸國二那年有一次想溜出去鬼混卻不知道上哪去才好,也多虧有你帶著我。」
  
維哲摸了摸我的頭,對我微笑,似乎要我別太在意。
  
我突然想到了件事。「呃對了,之前去你家有喝過你煮的咖啡,很香很好喝。你是怎麼煮的啊?」
  
「煮咖啡啊,其實煮一杯好喝的咖啡要熟悉的技巧還真不少呢。」
  
「喔?」
  
第一,咖啡磨粉的粗細是由所選的咖啡設備決定的,不同的咖啡製作方法需要不同的磨粉粗細。第二就是要用9296度的開水烹煮。第三,不同的製作方法則需要不同的烹煮時間……

  
台上琴音與歌聲結束,我的思緒也瞬間拉回現實。我看著眼前的黑衣男孩有著似曾相識的身形,低頭將口罩拉至下巴,喝著Espresso咖啡,右手輕輕晃著杯裡的咖啡,還放在鼻前細細品味聞香。除了將口罩拉下的動作外,其他的舉動都令人太熟悉。人可以偽裝成是陌生的,但習慣卻無法掩飾,我幾乎就要說服自己,將他當成是維哲。

  
他可能發現了我正在注視他,於是放下杯子拉上口罩,正襟危坐。
  
「你要不要再喝杯Espresso,我請你。」
  
他沒有說話,驟然站了起來,在台上歌手唱完歌準備離開的時候也跟著跨出腳步,伸手招來服務生,由服務生扶著他非常緩慢的離開餐廳。
  
我見狀有些吃驚,呆了好幾秒才追上去,問:
  
「你怎麼了,不方便走路嗎?需不需要我幫忙?」
  
他猛然搖頭,似乎嫌我多事。
  
「我可以幫你的,讓我幫你好不好?」
  
他的頭搖得更劇烈,好像希望我能就此消失似的。
  
我愣著站在原地,傻傻的看著服務生扶他離開了餐廳。

  
一會兒後我不甘心的追了出去,看見那男孩孤單的站在餐廳門口,似乎在等什麼人。

  
他發現我站在他身後,就慌張離開,但仍走得很吃力、很緩慢,走到轉角黑暗的地方就突然像鬼魅一樣消失不見。我在後面一直追、一直追,一路上風聲呼嘯,一片漆黑的夜只高掛著一圓牛奶色的月亮,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注意力隨著追丟了人而轉移到周圍的闃靜上,這才發現四周只有樹葉與草相互摩搓的沙沙聲。一陣恐懼從心底竄出,我怕到不行,也只好放棄追逐的念頭匆匆從黑夜裡逃走。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人氣(83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青春文學】我們的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青春文學】我們的故事─(11)
此分類上一篇:【青春文學】我們的故事─(9)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