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0 00:34:34 | 人氣(1,16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心理勵志‧癌患親友站起來】寄往天國給你的十四封信─(12-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2封信  生命可貴不在長短,而在死後還能停駐人心,發光發熱

Dear William

  
雖然我常嗟歎你的生命如此短暫,但是自你往生之後我反而常常想起你曾告訴過我的一些話,還有你生前所樹立的,已深植我心的一些「典範」。

  
你還在世的時候日子其實過得並不順遂也不富裕,偶爾雖不免有些小小的怨天尤人,但倒是一個很有慈悲心的人,你總會將自己有餘的部份拿出來幫助別人。記得你以前常說,要多做善事幫助比自己處境更可憐的人,言行一致的你也真的身體力行,常三、五仟塊的幫助教會裡一些生活較困頓的教友,去7-11買東西的時候也會捐出發票或是零錢。偶有在路邊看見殘障人士售物,不管是不是詐騙集團你都會上前去光顧他們的生意,但並不是爛好心、沒有選擇性的幫助人,只要是好手好腳的年輕人在路邊乞討或是賴在原地兜售商品你通常不予理會,認為這樣的人應該要自食其力才對。

  
還有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你儉僕的個性。你是個低調又節儉的人,很少替自己添衣買鞋,只要幾件襯衫、兩雙皮鞋跟一雙球鞋就夠你穿上好幾年,你不抽菸、不喝酒也不嚼檳榔,對吃的不太講究,不太從事什麼花錢的娛樂,沒出過國,更沒有好賭的壞習慣。你喜歡繪畫、閱讀、集郵,也愛收藏一些文物跟藝術雕刻,是個很喜歡文學、藝術跟歷史的人。雖然你不是很懂得蒔花弄草,但很喜歡植物,偶爾有朋友送你一株小花或小樹什麼的,在你細心照料之下就能長得非常好。沒上班的時候,你總像個宅男一樣待在家裡,不是畫畫、整理郵票就是閱讀,再不然就是照顧花草,定時替它們澆水、讓它們曬太陽,還會給它們施肥。你的日子就是過得太簡單、太刻苦,有時看你低調節儉到不行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因此總會忍不住想買些東西送給你。我常暗自感歎,人的一生其實並不長,不該太刻苦自己,應該要適時犒賞自己,有一丁點享受,像是吃頓好的、穿件高檔一點的衣服,去旅行或是跟朋友一起出去玩。

  
你從來就沒有對自己好過,總讓身邊的人感到太不捨。

  
你知道嗎?你「感染」我最多的不是你儉樸的個性,而是你「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處世態度。工作上,你總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認真負責,務求將事情做到最好;待人方面,不管他人對你是不是刻薄、無情,你總是站在體諒人性的立場上去瞭解、寬容,對事情的看法也總是儘量抱持客觀或中庸的態度。看看你,反觀我自己,老實說,以前我並不是一個很懂得體諒別人的人,總有太多與人相處上的原則,甚至還常拿「道理」的框框去框住別人,一旦有人超出那個框框我就在心裡對那人打了個「X」,從此將之列入黑名單,厭惡甚至不再往來。我是個好惡太分明的人,不管對人、對事都是如此,或許是源自於我太分明的個性(我是個情緒太過鮮明的人,喜怒哀樂的表現向來都是強烈的)。就一個書寫的人來說,鮮明的情緒有助於寫作時的投入,但若在待人處事上也如此,那就不是一個易相處的人了。忘了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這方面對我「循循善誘」,我記得應該是從我跟維瑀、小涵還有于綸有誤會的時候開始。記得有一陣子跟小涵住在一起,由於她才剛從學校畢業,還沒有找到工作,日子悶得發慌,便時常與同學朋友相約一起喝茶聊天,或到夜店裡玩,每天晚睡晚起又很晚歸,作習時間與我這正常的上班族完全錯開、無法一致。或即使待在家裡不出門也常打我的電話跟朋友聊天,一聊就是一、兩個小時。慢慢的,由於生活習慣與作習時間的不同,我開始以「容忍」的方式與小涵相處,到最後忍無可忍兩人的關係愈演愈劣,隨時有「一觸即發」爭吵的可能性。有天晚上因為一件小事終於吵了開來,小涵負氣之下離開一起生活的公寓,搬到她阿姨家去住,自此我與她的溫度降到了冰點,甚至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連見面的時候都懶得看對方一眼。星期假日小涵跟于綸回來看爺爺的時候我總像個不相干的人一樣冷眼旁觀不肯親近。後來又有維瑀拿了你手機門號的sim卡去用,當月打了一萬多塊錢手機費的事情發生,我以雞婆、不客氣又得理不饒人的態度,不顧她的心情跟想法寫信去「教訓」她……。這些事情讓我跟小涵、于綸還有維瑀的關係徹底破滅,幾乎陷入無可挽救的地步。

  
我雖不是一個人見人怕很惡劣的人,但必需承認的是,我很不懂得處理人際關係,又太有個性跟原則,很容易與人產生磨擦。你告訴我不管是小涵、維瑀、于綸或是其他人,當有人做出一件令他人難以忍受的事情時一定有其不被瞭解或知道的原因,我應該要去探究背後的成因,針對每人的個性找出其能接受的方式去處理,而不是事事一昧指責,或者都照自己的道理跟方法魯莽處理。




To be continue......
──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

台長: 徐磊瑄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