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1-08 18:14:15 | 人氣(41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起落(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在立法院多年來的心得,賄選買票的不一定貪污,形象清新的不一定廉潔,花大錢選舉的一定賺不回來,記錄良好的面臨誘惑時可能會翻船,看起來很討厭的常常是個好人,看起來很弱勢的A起錢來才兇猛,而教科書上教的政治真的只在天上有,因為裡面沒有人性,沒有赤裸裸的權力爭奪,沒有因為權勢而來的金錢誘惑,也沒有個人生涯規劃下一步何去何從的真實人生。

也許是個人視野不夠寬廣,我真的沒有見過誰因為立委的職務大賺其錢,卻常聽到因為玩政治而家道中落的故事。選舉要錢,經營選區要錢,開門何止七件事,件件都是錢。陳學聖說過,他選舉花費約在千萬,以一個形象牌的都會區立委都要花上千萬,更別說在傳統選區,無論那一黨,都仰賴的“傳統方法”。當然,對於某些形象牌立委,募款容易,選舉反而可以賺錢,那是另當別論,但是拿人手短,政治獻金的人情大債要怎麼,讓金主滿意,這其中灰色地帶太多,一不小心,就是地雷。絕大多數的立委不花上個億元,大概很難在二月一日就職日走上立法院的紅地毯。我就曾經聽另外一個助理談起他的老闆,家中本來是很有錢的,幾次縣議員省議員到立法委員選下來,錢都花得差不多了。而這個立委,對自己的操守頗多堅持,不另闢財源,也不貪取不當利益,立委職務再高薪,比起一次選舉下來的花費,根本就是杯水車薪。那麼,如果問我,那有人把白花花的銀子往水裡丟,投資為的不就是回收,這些人圖的是什麼,我猜想,大概政治是一條不歸路,有些人確實有些使命感,也除了權力滋味誘人外,卸任後,要做什麼,大概有很嚴重的不確定感吧。

幾個朋友常私下開玩笑說,如果選舉方法沒有變革,還是要看板插旗宣傳車走路工,那麼就限制只有有錢人才能參選吧,一方面促成財產的重新分配,再者因為他們財力雄厚,沒有金錢的壓力,不必靠貪污來補選舉的金錢缺口。這當然武斷而不可行,也犯了想當然爾推論上的毛病,卻反應了某些現實。但是,如果以投資報酬率來看這樣的職業選擇,長期看來,對某些賭輸的人來說,這無疑是人生回收最少風險最大的一個行業,一千萬起跳,三年一期,面臨的是民意如流水,努力不見得被看見,被看見了也不一定被肯定,天時地利人和外,還有不可捉摸的運氣,也無怪乎政治人物與演藝人員都酷愛算命,真的,往前一步是掌聲與鎂光燈,向後一步,門前車馬稀。除了在台面上風光的政治人物,背後有多少失意人口,而這些失意人口裡,有多少因為賄選超貸貪污等著被判刑,有多少人夜裡難以成眠,因為保護傘沒有了,官司要上身了,有多少人因為花錢選舉而負債,而那些只有政治專長的專業立委,他們究竟轉行到那裡去?我一直一直都好想知道。

曾經,在一個老闆請客的應酬場合,遇到一個好久不見的卸任立委,看到他時,心裡很高興。這是一個好人,出身世家,在家族的規劃下從政,是傳統認知的金牛級人物,對人很客氣,善待助理,也不搞三捻七,問政非常專業而認真,而且不是那種只取巧儘在質詢搞噱頭求上報,是真的在法案上字句斟酌,是難得善盡立法職責的立委,可是因為不夠花俏,不會作秀,他的努力始終沒有被媒體肯定,選民更無從知道。他競選連任時差了三千票落選,在國民黨仍執政的年代,尚有官職,後來政黨輪替,家產被另一個從政的兄長敗光,工作沒有著落,世家從此沒落。那日,賓客把酒盡歡,歌聲舞影,熱鬧歡騰。散場了,他好心地戴我們一程,即便有些醉意,還是一樣紳士,原本拘謹的他,突然問我們要不要聽他唱首歌,他唱兩句,告訴我們,這是競選時的主題曲,再唱另一首,他說這是落選當天的主題曲,一首又一首,在疾行的車內迴響,我們都安靜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曉得這些歌曲聽起來原來如此地悲傷。他醉了,我知道,我好像無意闖進一個心情黑洞裡,那是一個多麼深的傷口,即使多年過去,可是那種時不我予的創傷,大起大落雲端塵土,努力卻沒有回報的人生感嘆,三十幾歲時少年得志,風光明媚,才十年不到歲月悠悠,沒有再上一層樓,卻只有前途茫茫的傷感。車窗外夜涼如水,車裡有傷心人籍著歌聲吐憂悶,不是前刻才歌舞昇平觥籌交錯,怎麼散場後,轉眼蒼涼,好落寞。

起落人生,在這裡上演,一齣又一齣,有一方之霸變成階下囚,也有富貴人生散盡家財,有的政治明星一夕之間無人問津,變成別人眼中不合時宜的古董人物。不過,被看到的都只有風光的那一面,我有時候想著,如果把卸任的政治人物出路來個總整理,不知道會不會讓那些想從政治上謀取利益的政客看清楚,此路其實不甚暢通而止步?

台長: 金打雜妹
人氣(41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