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0 18:45:54 | 人氣(52) | 回應(0) | 上一篇

16 賜平安的主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到了翌日,在中正國小的上午,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到福利社買飲料。

福利社學生1一副開朗:「喔,阿仁,妳今天想買什麼飲料?」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舒跑。」

福利社學生2一副語重心長:「阿仁,妳要小心了,因為,我所知道,別班學生對妳有意見。」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我知道,那些學生,充其量不過是家庭教育出了問題。」

福利社學生2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因為,爸媽的要求,造成孩童的過重壓力。而且,爸媽的愛比較,間接養出霸凌者。」

然而,在仁 凜真買到舒跑,並回到教室之餘,其餘的同班學生,也見到別班學生的惡意眼光。

同班學生1不解:「阿仁,妳認為,霸凌者的誕生,只是因為爸媽的愛比較?」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的反問:「不然,妳知道其他原因嗎?」

同班學生2靈光一閃:「阿仁,妳想,教師,有沒有可能是原因之一?」

仁 凜真傻眼:「怎麼說?」

同班學生2一副正經八百:「因為,經過妳連續得全科滿分,使有部分的老師,對妳感到嫉妒。而且,有些教師,打算對妳不利。」

仁 凜真不以為然:「那些老師也頗可憐,因為,當初在學生時期得不到的部分,必然因為見到我得到了,就一副休想我得到的樣子。我還是那句話,是家庭教育,出了問題,才養得出惡劣教師。」

同班學生1不解:「阿仁,妳只認為,家庭教育是核心因素,沒有別的?」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當然沒有,因為,無論是學生還是教師,主要來源,都在原生家庭的環境和塑造出的教育制度。」

同班學生2不安:「阿仁,妳會不會,太過偏執己見了?況且,不見得是因為家庭教育,造成的。」

仁 凜真一副正經八百:「不然,你認為,有其他原因嗎?」

在同班學生1&2完全無法回答之餘,仁 凜真依然平常心。

同班學生3一副正經八百:「阿仁,我知道,有一項重要的因素。」

仁 凜真一副自信滿滿:「說說看吧。」

同班學生3一副平常心:「這個社會,生病了。因為社會的生病,所得到的觀念,是弱肉強食的觀念。」

仁 凜真出現星星症狀:「還不是一樣,是因為環境惹的禍?」

到了午餐時間,同班學生1一副不安。

同班學生1不安:「(看來,在阿仁來說,果真是認定原生家庭的制度和環境的影響,有關係。但,在阿仁來說,容不下其他因素了嗎?)」

同班學生2一副平常心:「(真的只有家庭教育,這因素嗎?況且照理來說,不只有一種因素。)」

到了下午,在清潔時間之前,同班學生3一副看不下去般。

同班學生3不解:「阿仁,我問妳喔,如果是因為孤兒,造成的霸凌,妳同意嗎?」

仁 凜真動搖:「這我可不知道了,但,妳怎麼這麼問?」

同班學生3一副平常心:「阿仁,就算教育者需要負很大的責任,但,也不完全是教者,有錯,不是嗎?」

仁 凜真依然出現星星症狀:「那妳就錯了,正因為是教育者有很大的責任,所以,教育者要負全責。」

同班學生3不禁傻眼:「(太誇張了吧?)所以,我才說,這個社會,生病了,不是嗎?」

仁 凜真依然出現星星的抗拒:「既然妳說,社會的生病,說什麼很多層面,事實上,還不都一樣是大環境,侵蝕我們的。」

同班學生3無奈:「阿仁,妳想,那個爸媽想養出霸凌者?」

仁 凜真再度動搖,反而更加抗拒。看在傳山的眼裡,備感不安。

仁 凜真一副動搖般:「就算爸媽不想養出霸凌者,環境依然侵蝕我們,不是嗎?」

同班學生3說不下去:「隨妳怎麼想,反正,有很多層面的因素,就是了。」

到了清潔時間,輪到仁 凜真做值日生,在仁 凜真綁好垃圾袋,有同班學生4急著丟垃圾。

同班學生4一副急忙:「阿仁,我想丟垃圾。」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不行,現在是值日生倒垃圾時間。」

同班學生5一副好言相勸:「我說,阿仁見到丟完沒有綁回去的學生,都會找傳山老師〝告狀〞,而成為到閉幕式為止的值日生。這件事,你記得嗎?」

同班學生4無奈:「說到這點,阿仁連一時忘記的學生,也告狀。反而事後有綁回去,阿仁也不接受。」

同班學生5完全同意:「沒錯,而且還說什麼,沒有綁回去就是沒有綁,因此目前為止,阿仁都在緊盯著呢。」

同班學生4無奈:「而且,是在清潔時間期間。難怪在這之後,連一個人都不敢在值日生準備倒垃圾時,丟垃圾。」

同班學生5更是無奈:「這根本太過死板,明明一時忘記,又不是累積三次就直接罰,有必要這麼做嗎?」

早就離開的仁 凜真,依然一副平常心。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依然做六年級的課後補習班小老師。

傳山一副不安:「(是時候,找阿仁商量了。)」

到了課後補習結束,仁 凜真出現疲憊。

傳山一副平常心:「阿仁,我有事想找妳談。」

仁 凜真一副不解:「是什麼?」

傳山一副正經八百:「就是,今天在教師會議,有一致通過,明天開始,阿仁,妳就不用繼續做課後輔導小老師了。」

仁 凜真一時沒有回神:「什麼意思?」

傳山一副平常心:「因為,我知道有老師想對妳不利。」

仁 凜真殺時回神:「不會吧?是因為我的自學能力嗎?」

傳山一副平常心:「事實上,我今天在教師會議,有見到有對妳敵意的惡劣教師,打算對妳不利。我認為,明天開始,妳不做課後補習小老師,比較妥當。」

仁 凜真不禁備感憐憫:「那些惡劣老師也太可憐了,在學生時期,想得到優等生的稱號,都沒有得到,反而因為這原因,造成想對我不利。」

傳山一副交給主:「雖然,原因不只一種。但,我尊重妳的看法。」

到了當晚,仁 凜真用餐完畢,就開始做家務事。

仁父一副平常心:「看凜真進行出售作品的準備,將來勢必要找空間,為凜真開畫廊了。」

仁母同意:「那當然,但,台灣的話,不好找。」

仁父一副平常心:「不過,凜真都信主了,就任由凜真交給主。畢竟,主有為凜真預備一切了。」

仁母不解:「我說老伴,就因為凜真信主,你就說這種話?我告訴你,要趁早預備未來,才是正確的。」

仁父反駁:「老伴,真正錯的是妳,因為,妳是與主為敵,才會說出這種話。」

仁母火大:「呿!這是什麼話?反正等到時候再看著辦,就來不及了。」

到了翌日,是星期二,在仁家的早餐。

仁母一副不解:「凜真,關於將來開畫廊的事,妳有什麼打算?」

仁 凜真一副不悅:「媽,妳也太心急了吧?這種事,根本用不著現在提出來的。」

仁父無奈:「老伴,我都說過了,凜真是屬主的,由主決定就行了。」

仁母一副沒好氣:「問題是‧‧‧算了,反正到時候看著辦,行了吧?」

在仁 凜真用餐完畢並準備一切後,就去上學。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早自習結束。

同班學生1一副平常心:「阿仁,今天妳有什麼消息?」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就是,從今天開始,傳山老師要我不做課後補習的小老師了。」

同班學生2一副開心:「我就知道,教師這職業,星星做不來。」

仁 凜真一副不解:「嗯,確實做不來,但問題是,當初看中我的自學能力,而找我為六年級生上課後補習的課程,我知道傳山老師是一番好意,但問題是,一定要選在課後補習嗎?」

同班學生1一副平常心:「我想,是因為妳有自學,才要求妳這麼做吧?」

仁 凜真無奈:「不過,這段時間,也有經歷過六年級生的惡作劇。但我知道,和原生家庭,脫不了關係。」

同班學生2不解:「阿仁,妳怎麼都認定只有一種原因,造成的?」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霸凌者的誕生,在於家庭教育的出問題。而我所見到六年級生之所以惡作劇,也有和原生家庭,有關係。只是說,不是家庭造成,還會有其他因素嗎?」

同班學生2一副正經:「那麼,老師不算嗎?社會不算嗎?」

仁 凜真有些動搖:「那是因為環境,造成的。」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仁 凜真到福利社買東西。

福利社學生1一副平常心:「唷,阿仁,妳來買東西。」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我要一罐蘆荀汁。」

福利社學生2一副平常心:「阿仁,妳知道,有繪畫比賽,要開始報名了?」

仁 凜真不解:「繪畫比賽?是要寄作品那種?」

福利社學生1一副平常心:「沒錯,如果妳想參加,是可以上網登記,而且,也要寄作品去。」

仁 凜真一副開朗:「知道了,謝謝你。」

到了午餐時間,在仁 凜真的班級,仁 凜真用餐完畢,就到教室外面,進行素材的整理。

同班學生3一副平常心:「阿仁,可以打擾一下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找我,有事嗎?」

同班學生3一副平常心:「聽說,妳在課後補習小老師,不做了?而且,妳有參加,繪畫比賽?」

仁 凜真一副沒好氣:「嗯,畢竟,星星就是星星。而我這次的參賽,是宣傳。」

同班學生3不解:「宣傳?妳都有出畫冊和繪本了,照理說,這就是宣傳了,不是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只是,我的工作。當然,我將來打算,在往後的世界自閉症日,辦畫展。」

同班學生3一副沒法度:「行,反正,這是妳的未來。我無權干涉,至少,我默默的祝福妳。」

到了下午,則是清潔時間前一堂的課結束。

同班學生1一副不解:「我說凜真,妳真的打算參加繪畫比賽?」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我想說,傳訊息。」

同班學生2一副開朗:「就讓阿仁參加,反正對阿仁來說,是經驗之一。」

然而,在下一節課堂時間,是自習課。

同班學生3有些不安:「(自從阿仁不做課後補習小老師之後,以六年級生來說,有的依依捨。不過,惡劣教師也在對阿仁動歪腦筋了。)」

同班學生2一副平常心:「(真不知道,那些惡劣學生,對阿仁有什麼不利。)」

然而,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清潔結束,被同班學生4叫住。

仁 凜真不解:「要我不揪出丟了沒有綁的學生嗎?不可能。」

同班學生5無奈:「問題是一時忘記的妳也不放過,豈不是如同活在監獄?」

仁 凜真一副坦然:「明明是丟了就要綁回去,還忘記,那豈不是說不過去嗎?」

同班學生4火大:「阿仁,妳沒有忘記的時候嗎?」

仁 凜真一副理直氣壯:「就算有,至少我有回去做。但,我不允許丟了沒有綁回去。」

同班學生4更是無奈:「阿仁,妳為什麼一定要堅持這麼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做人要有始有終。」

然而,同班學生4&5彼此看了一眼,就感到無奈。

同班學生5無奈:「算了,要不是因為傳山老師所宣布的規定,妳也不可能會避開公敵的。」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依然有揪出丟完垃圾沒有綁回去的同班學生。

傳山一副平常心:「我知道了,阿仁,我已經公佈這些名單。」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謝謝傳山老師。」

在仁 凜真陪恩利到校門口之餘,依然有說有笑。

恩利一副開心般:「原來如此,沒有想到仁姊姊有一段時間是課後補習小老師。」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當然,所以,往後要是有解不出來的題目,隨時找我。」

恩利一副開心般:「好的。」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一副平常心:「凜真,我今天接到傳山老師的電話,是說,妳好像很死板。」

仁 凜真一副不解:「死板?我只是照規定走。」

仁母一副平常心:「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定是要丟垃圾的學生,凜真有抓丟完沒有綁回去,而且連忘了綁回去的學生,也不放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做人要有始有終。」

仁父不解:「凜真,這是兩碼子的事吧?再說,妳連忘了綁回去的學生都不放過,怎麼可能有好人緣?」

仁 凜真一副不在乎:「既然這樣,乾脆不讓學生丟,不就得了?」

仁母一副矛盾:「真令人傷腦筋。」

仁父一副平常心:「凜真,妳要知道,大部分的事,是有彈性的。像是值日生要準備倒一大袋垃圾時,有學生插入丟垃圾,這就有彈性了。」

仁 凜真一副不在乎:「總之,既然要丟的話,就要丟完再綁回去,嚴禁忘記。不然就不要丟。」

仁母一副無奈:「我說老伴,凜真堅持這麼做,我們也無可奈何,不是嗎?」

仁父一副不悅:「問題是,打破自閉症者的僵化,是必要的。」

仁母一副平常心:「但老伴,你這樣咄咄逼人,凜真會受不了的。」

在用餐完畢的仁 凜真,開始進行家務事。而仁父母,在客廳看電視。

仁父一副無奈:「不過是丟個垃圾而已,有必要這樣搞?」

仁母一副平常心:「因為是自閉症的刻板模式,只要不斷提醒,就有改善了。」

仁父更加無奈:「那也要看,凜真是否有意願了。」

在仁 凜真完成家務事之餘,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和出書。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想,主是賜平安的。那麼,妳有打算開畫廊?」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如果是為了愛世人,我願意。但問題是,容易因此偏離主。」

仁 凜真淺淺的笑並用腹語:「那麼,妳怎麼看?」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完全交給主。」

到了週末假日,是星期六。仁 凜真準備一切,就出門。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今天就去屏東夜市看看。」

在仁 凜真到屏東夜市,就感到傻眼。

仁 凜真不解:「連白天都有人潮,這屏東夜市,可不是鬧著玩的。」

在仁 凜真買到要吃的早餐之餘,就找地方吃。在仁 凜真餐前禱告之後,就開始用餐。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今天要買豆柴了。」

然而,仁 凜真用餐完畢,開始回顧這週所發生的事。

同班學生5無奈:「阿仁,妳就不能寬容些嗎?不過是忘記綁回去而已。」

仁 凜真出現自閉症症狀:「當然不行,因為要有始有終。而且照理說,值日生要丟整袋垃圾,是嚴禁有額外人士插進去丟垃圾。」

同班學生4不禁冒問號:「有這規定嗎?」

同班學生5展現理性:「得了吧?每個人的做法不同,有些人是允許在值日生準備丟整袋垃圾時,途中其他人插進去丟垃圾的。」

同班學生4一副正經八百:「而且阿仁,要是妳持續用這原則,小心妳沒有朋友。」

仁 凜真一副坦然:「問題是,丟了沒有綁回去,不就說不過去?」

同班學生4靈光一閃:「那就提醒他,要是有超過三次的話,就可以向傳山老師告狀了。」

回到現實的仁 凜真,就一副無奈。

仁 凜真一副無奈:「我這麼做,是為了所有學生好。」

然而,到了中午,仁 凜真離開屏東夜市,到了一家狗的養育場。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不知道,是否有賣豆柴。就算沒有豆柴,一般柴犬也行。」

養育領導者一副平常心:「歡迎,請問,妳要什麼樣的狗?」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有豆柴嗎?」

養育領導者一副開心:「有的,剛好剩最後一隻。」

而仁 凜真見到的豆柴,是赤豆柴。

仁 凜真感到興奮:「好可愛!」

養育領導者一副平常心:「客人,妳認為,這豆柴,如何呢?」

仁 凜真二話不說:「我買了。」

在仁 凜真付錢之後,回到家,而一副開心般。而殺時是晚上。

仁父一副開心:「這是豆柴?」

仁母一副平常心:「嗯,豆柴是母的。」

仁父一副不解:「那凜真,妳的行程表,怎麼辦?」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就用手機定時間,早點起床,帶琥珀去走走。」

仁母不禁傻眼:「妳連名字都取好了,但凜真,在外面任何人說要帶妳去那裡,妳都要拒絕。要是有要脅和抓住妳,就大呼救命,知道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嗯,這我知道。」

然而,仁 凜真開始訓練豆柴琥珀。看在仁父的眼中,而見到溫馨感。

到了翌日,是主日聚會。仁 凜真聽手機鬧鈴響起,就打理一切,帶豆柴琥珀出門遛狗。

仁母一副平常心:「(凜真,終於長大了。)」

在仁 凜真遛狗時,有見到豆柴琥珀一副愉悅般。

仁 凜真感到開心:「琥珀,真可愛。」

而仁 凜真見到豆柴琥珀的〝上廁所〞感到開心,看在一旁的老住戶,就有抓到把柄。

老住戶1一副惡意:「(隨地尿尿本來就不對,就算有帶撿便便的袋子,也是一樣。)」

老住戶2一副平常心:「(這下,可有意思了。)」

老住戶3一副眼尖:「(不會吧?仁妹妹有帶大瓶水?而且,還把尿沖走?)」

在仁 凜真遛狗之餘,因為自閉症的緣故,反而難以觀察四周。

老住戶2一副無奈:「(沒有想到,這仁妹妹,聰明的很。)」

老住戶4一副看仁 凜真不順眼:「呿!不就是做做樣子。」

老住戶2一副火大般:「為什麼妳這麼認為?」

老住戶4一副理直氣壯:「因為,一看就明顯了,不是嗎?」

然而,在仁 凜真遛狗之餘,依然專注在遛豆柴琥珀。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真可愛。」

老住戶5一副平常心:「喔,仁妹妹,在遛狗。」

仁 凜真一副開朗:「沒錯。」

然而,在仁 凜真遛豆柴琥珀之餘,就一副平常心。

仁 凜真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差不多了。」

在仁 凜真遛完豆柴琥珀之後,就回到家,仁 凜真幫豆柴琥珀擦腳,之後開始讀聖經。

仁父一副平常心:「老伴,妳想,凜真能維持嗎?」

仁母一副不解:「你指遛狗這件事?」

仁父一副平常心:「那當然,因為,我在想,凜真那麼喜歡狗,應該在必要時,協助凜真。」

仁母一副認同般:「嗯,先看看凜真有多少能耐。」

然而,在仁 凜真吃早餐時,仁母一副平常心。

仁父一副正經八百:「凜真,妳知道,養寵物,像是養狗,就要終養不棄養嗎?」

仁 凜真一副開心:「爸,這我知道。而且,台灣有流浪犬這件事,是我知道的。」

仁母一副平常心:「那就好好照顧琥珀,知道嗎?」

仁 凜真順利回到平常心:「知道了。」

然而,在主日的聚會結束,仁 凜真和巧爾,依然在回家路上,有說有笑。

巧爾不解:「豆柴?」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沒錯,我取名為,琥珀。」

巧爾更加不解:「是和妳喜歡的配音員,有關係嗎?」

仁 凜真一副心虛:「多少有,但,我本身,也喜歡柴犬。」

巧爾一副平常心:「不過,最近我弟弟有買了一隻公柴犬,是冠軍犬的後代。而價錢,是一萬二。」

仁 凜真一副傻眼:「我只知道,黑柴比較貴。」

巧爾一副平常心:「但我弟弟,買赤柴。」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看來,是土黃色的柴犬。」

在仁 凜真和巧爾各自回到家之餘,仁 凜真帶豆柴琥珀,到衛伍營的三角公園裡,狗狗公園,讓豆柴琥珀跑一跑。

狗主人1一副平常心:「(喔,有新狗主人。)是仁妹妹,妳帶豆柴來跑一跑。」

仁 凜真一副坦然:「嗯,她叫做琥珀。」

狗主人2見到沒有公德心的狗主人而無奈:「誰家的狗沒有清狗便便?」

看在仁 凜真的眼中,反而冒問號。

仁 凜真不解:「怎麼問誰家的狗,沒有清狗便便?」

狗主人1一副平常心:「因為和公德心,有關係。」

仁 凜真一副正經八百:「公德心?原來如此。」

狗主人2一副平常心:「仁妹妹,妳有參加過繪畫比賽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有的。」

狗主人2一副開心:「因為我聽說,妳有得到,繪畫比賽的冠軍。」

仁 凜真一副預料以內的平常心:「原來如此。」

在仁 凜真帶豆柴琥珀跑一跑之餘,仁 凜真見到一隻中型犬的惡意攻擊。而仁 凜真,迅速抱起豆柴琥珀。

仁 凜真一副無奈:「你很奇怪,你就不能管好狗狗嗎?」

狗主人3一副不以為然:「哎唷,那只是在玩。」

仁 凜真無法立刻反應:「是喔?」

狗主人2火大:「什麼只是在玩?難道你家的狗玩到咬傷,你就不用負責嗎?」

狗主人3一副不在乎:「因為,真的只是在玩,不是嗎?是妳沒有看出來,還攻擊我。」

狗主人4一副正經八百:「攻擊你?先管好妳家的狗,再說吧妳!」

然而,在仁 凜真和豆柴琥珀玩的過程,狗主人2故意讓狗直衝到豆柴琥珀。

狗主人5的阻止:「仁妹妹,妳先帶妳的狗,離開,因為這位狗主人,列入黑名單很久了。到時候,在人少甚至是沒有人的時候,再來狗狗公園。」

仁 凜真無奈:「問題是,我只有這段時間,才能來。(那就去科工館附近,而且有分體型的空間。)」

狗主人6一副平常心:「總之,這狗主人,根本不把狗命,當一回事。」

在仁 凜真帶柴犬琥珀離開狗狗公園之後,仁 凜真備感無奈。

仁 凜真無奈:「下次去科工館附近的狗狗空間。」

到了中午,仁 凜真在中山新城,讓豆柴琥珀,繼續〝上廁所〞。

老住戶1不解:「仁妹妹,這次妳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仁 凜真無奈:「因為,有列入黑名單的狗主人,來亂了。」

老住戶2一副不悅:「哼,我看,妳那豆柴,從這世界滾蛋,最好。」

仁 凜真一時不懂:「老爺爺,你為什麼這麼說?」

老住戶2依然故我:「因為,人家都看妳的豆柴不順眼了,當然會這麼想,不是嗎?甚至是看妳的豆柴個子小,好欺負。」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至少,我有口袋名單。」

在仁父見到仁 凜真剛回到中山新城之餘,仁父一探究竟。

仁父不解:「凜真,妳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因為,有列入黑名單的狗主人,來亂了。」

仁父一副不放心:「凜真,妳有其他讓琥珀玩的名單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有,科公館附近的狗狗公園。」

仁父一副平常心:「下星期六,我帶妳去,比較好一些。因為,這種惡劣又沒品的狗主人,無所不在。」

仁 凜真無奈:「也只有這樣了。」

到了當晚,在仁 凜宜訓練豆柴琥珀到一段落之後,仁 凜真見到豆柴琥珀聽得懂〝坐下〞的指令,而一副開心。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琥珀,坐下。」

在豆柴琥珀坐下之餘,仁 凜真感到開心。

仁 凜真一副開朗:「琥珀好棒!知道坐下了。」

到了仁家的晚餐,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

仁父一副正經八百:「凜真,沒有想到,妳的豆柴琥珀能學習坐下,是好的開始。」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當然,到時候要教琥珀一些才藝。」

仁母一副好奇:「喔?凜真,妳有確定過嗎?」

仁 凜真一副有把握:「早就有了。」

仁父一副語重心長:「總之,凜真,記住,終養不棄養。」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我知道。」

然而,在仁 凜真列出訓練豆柴琥珀的把戲項目之後,一一列出口袋名單,並進行慣例的行程。殺時的仁 凜真,就一副平常心。

台長: ryoma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