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gen全系列出清特賣 亞瑟山口遊南島必經之路美方如何看柯文哲? 「女警歌手」鄭惠中遭起...
2004-04-16 23:19:00 | 人氣(18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醫道  論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撰稿/黃東榮大夫
醫道  論談
道家學說及道教文化,發皇久遠,迄今已逾數千年,若論文物出土可考者,更是萬年以上,歷史之攸久,遠遠超乎歐美非等洲,其學術文化價值,斑斑可考,如醫藥理論、哲學思想、科學技術、養生之道,乃至於軍事、政治、經濟、文藝等等,舉世之間,有那一個國家能與之比擬?若說宗教,打從張道陵先生東漢末年創教迄今,也已兩千餘年,此乃我中國唯一的本土宗教,對中國的文明進步及學術貢獻,不可謂之不大。
中國醫學的理論根基,乃源於道家學說,試看看中國醫學,各學科的立論骨架,有陰陽學說、五行學說、臟象學說、經絡學說……等,其頭痛醫「腳」,腳痛醫「頭」、胸痛醫「手」,上病下治、內病外取的「圓醫學」等理論,正是道家思想的天人合一。宇宙觀、整體觀、著實令老外(洋人)摸不著邊,自嘆莫如,此中華文化偉大之處,歷代道家道教聖賢值得尊敬的地方。
西洋醫學發展至今,可謂相當的進步,部份的療效也受人肯定,但不可否認的仍有其缺點及不完美的遺憾,吾人從事醫療工作屆滿十年,早期求學階段也受過洋醫學的教育,知其理論上講得頭頭是道,也能言之有物,說之成理自圓其說,但對於某些疾病,特別是「氣虛的病、免疫性疾病」,卻只有望病興嘆,吏手無策最感棘手,勉強用化學合成無機藥物壓制病情,就只有製造出更多的「醫源性疾病」及「藥源性疾病」,讓我們冷靜來看看,當今全省各大醫院,越蓋越多且建築得富麗堂皇,雄偉壯觀,一家比一家大,似乎在比賽誰蓋得比較大,誰病人比較多,誰營業額比較高,各種檢查儀器,如開刀器具、碎石機、斷層攝影、核磁共振等應有盡有,殊不知耗費國家人民多少人力物力財力,而治療效果又能達到多少?是否真能解除疾病之「因」?按《黃帝內經》的理論,疾病的發生,有諸內必形之外,其顯諸外的病痛是「果」。所謂:「擒賊要擒王,治病必求其本」,唯有探本求源才能真正解除疾苦,吾人曾經想過,由正派的中國大夫和西醫師,沒有選擇性的各分配100個各種疾病的病人,然後分別展開治療,直至半年後、一年後、二年後,由第三者很客觀的發出問卷卡(治療效果及滿意度調查),即可評估優勝劣敗了,此一構想也受到很多病人及家屬贊同及支持,但無奈此乃一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且似乎有意下挑戰書,幾經思索而作罷。
以上論點,並非要打倒西洋科技或否定西洋醫學,而是就事論事,在談「真理」,道家醫學、道教文化不但歷史悠久,且立論完全合乎宇宙規律,本乎自然法則,凡事都從「全方位」思考,治療疾病亦然。由於此一思想架構,所以道家醫學能夠治療西洋醫學所不能治的症病,能治很多的殘頑固疾,能起沉痾而肉白骨,其所以有這般的療效,蓋本手順勢療法、王道療法、自然療法而已。中國道家醫學,理論非常深奧,是以「人」為實驗對象,最符合科學原理,其所欠缺者乃現代科技之印證耳,其責任應由「傳龍的人」來負之,試觀我國數千年來民族命脈藉以延續,十幾億人民健康賴以維繫,這種優良古道家學術古道教文化,對國家民族的貢獻,確已盡了最大努力,厥功至偉無可磨滅。

現在西方所謂先進國家,對中國道家醫藥治病的效果,除了驚訝嘆服之外,更是投入了大筆經費人力,進行大規模研究開發,亞洲的日本、韓國早已設立了國立中醫藥院校及研究所,可以說頃全力在挖中國的寶藏,其他如歐、美等國家對中國醫藥的投入研究,也都超前在台灣二~三十年以上。令人頗覺得無奈的是台灣為什麼偏愛西洋醫學,而藐視自己的道家醫學,如此般的「重西輕中」,難怪會造成民怨,所謂:「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執政者應該有所警惕才對。

自從前美國總統尼克森,把「針灸」學術帶回西方後,立刻引起共鳴,世界各國兢相研究,並藉以擴充,屢有新發現,世界衛生組織(WHO)已把針灸術納入正式醫療體系,承認能治療200餘種疾病,吾人相信並斷言,道家道教的「科學氣功療法」亦將在21世紀,被全世界醫學家所接受,屆時將是中華文化揚眉吐氣的時候,我們樂觀其成且拭目以待。中國道家醫學是講究「宏觀論」,看待疾病處方投藥,絕不會刻板對號入坐,而是根據不易、變易、簡易的原理,靈活辨證處方施治,試舉最淺顯的感冒(上呼吸道感染),其老年人、年輕人、嬰幼兒、幹粗活的工人、坐辦公室的文書生、或孕婦感冒乃至於春夏秋冬月圓月虧,其用藥是絕然不同,所謂變動不居醫易相通,其理在此也。

曾有西醫朋友問我,何謂科學?吾立即答曰:理論、實驗、效用,而且經得起重覆試驗,臨床確有實效者,即能謂之「科學」。需知任何一種科學,均由理論實驗然後逐步改進而成的,我道家道教歷代祖先在古早時代,即已使用石砭針刺穴位,《本草綱目》著者李時珍,在「奇經八脈考」一書中曾說「內景隧道唯返觀者能照察之」,此經絡學說針灸療效之最佳理論註腳也。以後醫家又繼用丹、藥、丸、散、湯劑等療治疾病,至此醫理藥學均已臻於至善,為人處方治病百發百中,其理無不精微至妙,若有人說,中國古道家醫學道教文化的陰陽、五行、臟象、經絡、氣功……等不科學,不符合時代需要,則大錯特錯矣:吾人則要反駁說:此等人,國學基礎太差勁,不配當中國人,而且其本身是「最不科學的人」,殊不知此等是宇宙大道理啊,是天之理也,此等宏觀論、整體觀學說,才能將生命之源詳考無遺,才能將疾病消弭於無形,才能夠恢復天地父母賜給人的原來器官功能,這才是醫學之最高藝境。

希臘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曾提出理論:「他認為人體內有火、土、空氣、水四種原素,乾、溫、冷、熱四種氣體及黃膽、黑膽、血液、粘液四種液種,此三項(原素、氣體、液體)在人體內若不能保持調順平衡,即會生病」,按此等學說恰好與我國道家醫學經絡、氣化、陰陽致中和等不謀而合,但仍沒有「道學」的微妙精奧,更無國數千年來的無量數人體活體實驗。中國醫學治驗案例,累以億萬計,陰陽表裡、寒熱虛實、正反偏從等之治療變化無窮,採用的藥物,舉凡礦石、植物、動物均可入藥,運用之神奇難以言喻,尤可稱讚者,道家醫者以「醫」來處方配藥,以「法」來治病療疾,以「證」來辨症論治,所謂:辨證論治、理法方藥;而西洋醫學以「藥」來用醫,以「病」來就法,以「狀」來用藥,所謂機械式的給藥治療,此西洋醫學之呆板泥滯也。由於中國道家醫者,靈活變通,立論根基源於易理天理,方法合乎「道」理,故中國醫學能治萬病,能治奇疾,能治一切疾病,甚或包括各種癌症和愛滋病。

遠在六千年前,神農嚐百草,黃帝創《內經》起,道家醫藥就已擔負起延續我中華民族命脈的責任,且逐漸成為我龍族文化之精華,醫聖黃帝,藥王神農,二大聖賢為我國醫藥之鼻祖,後又經歷代道家祖師;不斷的研究發展,並融進了各朝代經驗哲理,使成為今日之優良民族醫學,至此道家醫學不但自成一完整的醫療體系,且在今日科學技術端發達的印證下,猶能經得起考驗,並受到西方哲學家、科學家和醫學家極力的推崇,由此可見,道家醫學絕對有它的優點及存在的價值。茲羅列其特點如下: 襍

首先提到天人相應的宇宙觀、整體觀,蓋道家醫學的理論體系,就是建立在此宏觀的基礎上,也就是指「人」和自然界環境,如宇宙星系、節氣變化、漲潮退潮等,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因此強調「人」必須調適四時變化,保持陰陽平衡,始能達到身心健康,享受其天年。 煲

陰陽五行等學說為道家醫學的立論基礎,蓋「陰陽」兩字是用來說明一切事物的相對性和統一性;而「五行則是用來闡明一切事理,其相生、相剋、反侮等為其特點,此等學說無論對生理細胞(生物體中的一個小太極)、病理基因、藥理作用、診斷治療,甚至於保健、打坐練功等,都能用之以解釋,運用此一特殊辨證施治,真能救人無數,何人能謂之「不科學」乎?! 衞

前面提過的辨證論治理法方藥,更是道家醫學的一大特色之一,語云:用藥容易辨證(症)難,對「證」的療法,指的是對病因、病果、病位、病情等之綜合診斷,然後立方下藥,如此均能獲致預期療效。道家醫者,認為一切疾病的發生,都是由於生理上失去了宇宙規律(偏頗失調),致使細胞(或曰小太極)失去了平衡,而產生了生理變化,因此治病必須先識證,再結合病症、病因,然後進行評估分析診斷,即能確定疾病類型,最後再擬訂治療方針,即是以「八綱」(陰陽表裡寒熱虛實),「四診」『望(神)聞(聖)問(工)切(巧)』的辨治極則。 

道家的經絡學說理論,已得到了科技的印證,其經絡的感傳也已能用「克里安」攝影測得,經絡的存在是生物活體時才有,若斷氣死亡即不存在,而且穴道的大小約0.5毫米,但若受測者是一位氣功修練有成者,經絡線及穴位點將更為明顯,此種道家道教獨創的一門醫學,是吾人的最愛,它完全是物理療法,極少有副作用,吾人叫它是天生俱來的「自療法」,其功效已普遍引起世界各國醫學家瘋狂式的學習和研究。

近百餘年來,西方科技席捲東方,且創造發明殊多,西洋醫者也很會利用科技成就,諸如化驗分析儀,診斷治療儀等,對細菌及病毒的觀察入微,可以說瞭若指掌,甚或將來已遺傳基因(DNA)的改變都有可能。但由於科技的不斷研發創新,分工則越來越細,西醫朋友雖在各自的窄門內,都有突飛猛進的成果,蓋科技的運用並非壞事,但若分的太細膩,則顯得支離破碎,導致皮膚科醫師不會看神經科疾病,神經外科醫生不會看腫瘤內科疾病,小兒科醫生不懂老人科疾病……。如此這般的醫療工作者,豈能尊稱為「大夫」?是故,道家的「圓醫學、全醫學」於此就顯得何等重要了,如何促使道家宏觀整體醫學與西洋微觀局部醫學配合發展,為人類提供最佳的最尖端的醫療保健服務,是當前醫學界應該努力以赴的重點工作。

道家醫學的歷史及特色已如前述,茲再列舉補強一些,如眾所知,道家醫學是本乎自然順勢,法乎宇宙整體,把人看成是宇宙的縮影,此等智慧之高,體系之完備,理論之精微,實令後人嘆為觀止,大感不如。需知宇宙間任何疾病的發生,追根究底都不是細菌與病毒的問題,道藏黃帝內經不是已說過嗎?「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物必先腐而後蟲生,正氣內存邪不可干……」,殺得了一時卻殺不了一世,殺之過頭終會反撲(抗生素用久了必定產生抗藥性),更何況殺病毒殺細菌的過程中,宿主本身的原氣(相當於今日的胸腺功能及免疫系統)同時亦被抑制或殺死,此種亂槍打鳥敵我不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局部對狀(果)療法,實不足取也解決不了問題,只有導致病人於痛苦的深淵,製造出更多「醫源性疾病」和「藥源性疾病」,更令人難以認同的是會出現很多的後遺症,製造出更多的病人,肥了醫生苦了病家,此是吾人的最恨。對疾病的處理一定要探本求源,瞭解其致病之「因」,然後適當的合理的調治,始能消除疾病於無形,恢復機體於完全健康的狀態,人人都健康個個皆強壯,才能撤國家於磐石之安,進而拯人類於痛苦的窠臼。

台長: Jane
人氣(18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