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14 17:20:39 | 人氣(69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妮歐奈可【理查.史特勞斯:法國號協奏曲】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aria Luise Neunecker, Horn
Ian Bostridge, Tenor
Ingo Metzmacher, Conductor
Bamberg Symphony

Richard Strauss
Horn Concerto no.1 in E flat op.11
1. Allegro
2. Andante
3. Rondo (Allegro)

Benjamin Britten
Serenade for Tenor, Horn and Strings op.31
4. Prologue
5. Pastoral Text/Words by Charley Cotton
6. Nocturne Text/Words by Alfred Lord Tennyson
7. Elegy Text/Words by William Blake
8. Dirge Text/Words by Anon.
9. Hymn Text/Words by Ben Jonson
10. Sonnet Text/Words by John Keats
11. Epilogue

Richard Strauss
Horn Concerto no.2 in E flat op.132
12. Allegro
13. Andante con moto
14. Rondo (Allegro molto)

Recording location: Bamberg, Sinfonie an der Regnitz (Joseph Keibert Saal), 1995(1-11)/1996(12-14)
Producer: Dr. Micheael Stille & Friedrich Welz (BR)
Recording supervision & Digital Editing: Wolfgang Schreiner
Balance engineer: Herbert Fruehbauer

EMI 7243 5 56183 2 0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法國號堪稱是管絃樂團裡面最吸引人的樂器之一。此話怎解?自有其道理存在。每次不小心被愛樂人知道自己會吹法國號以後,通常第一句話會說:「哦,法國號阿,它的聲音很好聽耶!我很喜歡。」聽到這樣的恭維,作為一個所謂的法國號人,聽在耳朵裡真是高興。但是第二句話接下來就會是:「可是很難吹吧?」的確,尋找一個好的法國號手的困難度並不亞於棒球比賽當中尋找一個好的投手。法國號最難的部份,當你的技術層面都解決的時候,就屬穩定度的問題。某個高音彩排或是團練時你穩穩地吹上去了,卻難保在表演的時候也可以吹上去。即使是頂級的法國號手也常有失誤的時候,如同太空人隊的火箭人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也有被轟全壘打的時候。

在這張專輯當中收錄了法國號演奏史上重要的兩首協奏曲以及近代的法國號與男高音的室內樂作品,分別是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 1864~1949) 的法國號協奏曲與布列頓(Benjamin Britten, 1925~1976)為法國號、男高音與弦樂團所做的小夜曲(作品31)。

理查.史特勞斯的父親法蘭茲.史特勞斯(Franz Strauss, 1822-1905,他也留下若干法國號作品另外還有一首協奏曲。)是當時最有名的法國號手,他對華格納的音樂表達極度的厭惡,但是卻連華格納也不得不讚賞法蘭茲.史特勞斯在法國號演奏上面的表現。理查.史特勞斯就在父親每天練習法國號的環境下長大,雖然父親反對他走向音樂這條路。對於華格納,他更是厭惡理查.史特勞斯接觸華格納的音樂。不過即使如此,理查.史特勞斯仍舊受到了前輩如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舒曼(Robert Schumann, 1810~1856)、華格納(Richard Wagner, 1813~1883)等人的影響。如在第一號法國號協奏曲當(作品18)中,由快板-慢板-輪旋曲(快板)三個樂章的形式以及傳統德奧曲風最為代表。這首協奏曲是寫於理查.史特勞斯十八歲的時候,當時的他才剛開始發展他自己個人的風格,因此在曲中處處可見到上述幾位前輩的影子。六十年後提筆寫作的第二號法國號協奏曲(作品132)則是他在歐洲樂壇經歷過風風雨雨之後反璞歸真的晚年作品,第三樂章甚至還透露出莫札特(Amadeus Wolfgang Mozart, 1756~1791)法國號協奏曲當中田園的風味。二號的困難度無論是技巧或是詮釋上遠比一號高出許多。另一方面,一號當中多多少少可以聽到理查.史特勞斯模仿前輩的影子,但是到了二號樂曲各方面的發展,不論是風格或是作曲的手法相對地較熟稔且圓融。如果說一號是少年英雄的話,那麼二號或許可以稱作風雨過後的平靜。

布列頓這首為男高音、法國號與弦樂團所創作的小夜曲,當初是為了英年早逝的英國法國號天才丹尼斯.布萊恩(Dennis Brain, 1921~1957)以及男高音彼得.皮爾斯(Peter Pears, 1910~1986)所創作。整首曲子的結構,大體上來說以法國號獨白的引子(prologue)和結語(epilogue)作為整首曲子開頭與結尾的部份,中間則由男高音演唱七個段落的歌曲。。布列頓在寫這個段落的法國號時,刻意只使用自然號的泛音來寫作,在我聽來像是製造一種田野鄉間的感覺。中間七個段落包括了田園(Pastoral)當中引用Charles Cotton十七世紀的對話,夜曲(Nocturne)引用了十九世紀英國詩人Alfred Lord Tennyson的話語,輓歌(Elegy)當中則是十八、十九世紀英國詩人William Blake的短語...等人共七段的作品或言語。其中較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三首「夜曲」(Nocturne),法國號以近似咆嘯的方式在答覆著男高音所提出來的問句,層層疊疊的效果越來越漸強,聽起來十分過癮。

這張專輯當中,演奏法國號的是位頗傳奇的女演奏家-瑪莉.露薏斯.妮歐奈可(Maria Luise Neunecker),相信許多愛樂者大概都沒聽過這個人的名字。但是當你聽過這張專輯以後,將會對這位女法國號演奏家另眼相看。一般來說,女演奏家在器樂類當中已經算是少數了,像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e 1944~1987)這種女中豪傑更是少數中的少數。以鋼琴家來說,除了幾位俄羅斯教母級的演奏家或是類似阿格麗希這種特例以外,女演奏家常會令人有只適合演奏莫札特的印象。而除了小提琴以外,女演奏家在器樂方面的展現空間更是又小了許多。在這種比例之下,雖然吹奏銅管的女性演奏家並不佔少數,但是能夠吹到可以錄製個人獨奏專輯的,屈指可數。曾任班貝爾格交響樂團法國號首席的瑪莉.露薏斯.妮歐奈可,直到十九歲才開始真正學法國號,就擔任了班貝爾格交響樂團的法國號首席,在此之前則擔任黑瑟廣播交響管絃樂團(Hesse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法國號首席長達七年。原本進入音樂學院時,他主修的是鋼琴而副修小號。當初為了演奏更多的室內樂,棄小號而就法國號,卻沒想到因此變成了一位職業的法國號演奏者。

瑪莉.露薏斯.妮歐奈可的演奏風格就法國號來說算是生猛型的。這樣說沒聽過的朋友或許會覺得太過火,但是當你聽過他吹的法國號以後,會讚嘆「原來大部分的法國號都演奏得太軟弱了」!理察.史特勞斯的第一號法國號協奏曲開頭的宣敘吹得十分剛猛,乍聽之下還會被嚇到。或許是曾經吹過小號的緣故,他所吹出來的音色在高潮的時候時常會出現金屬的撕裂聲。雖然是金屬撕裂聲,但是屬於健康好聽的那種,換句話說,並非不經大腦胡亂吹出的聲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吹奏理查.史特勞斯的法國號協奏曲正需要的就是這種獵號式的音響。快速音群也做得十分乾淨俐落,毫不拖泥帶水,而且舌頭的attack做得十分清楚。雖然在高潮或大聲的部份瑪莉.露薏斯.妮歐奈可採用了金屬式的音響,但是在抒情的段落她的音色卻也美得令人讚嘆。如果真要挑出缺點的話,或許是情感的投入還不夠深刻。但是光是聽到他吹出來的爆發力,一張高價來品味這樣的作品已經十分地算是物超所值了。

台長: 小V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