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台積電穩賺現金股利快來!!跟新一代女神一起推達成任務就可以擁有我喔~客輪沉沒 南韓今晨逮捕...
2007-01-15 00:04:50 人氣(488)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失戀日記二

0
收藏
0
推薦

1/12
中午的時候Q來找我,我們一起吃了午飯,她敘述著小孩,幾乎是跳過先生的那一段,到了很後面Q問著我的澳洲行,我說:「我們在分手的邊緣,說邊緣,是我還要時間接受分手這件事。」我仍然不太能好好地講話,我想等我可以好好講的時候,大概也就是我不太在乎的時候,而那時候大概也就沒有什麼必要說話了吧!今天我唯一可以講出的,也是我這幾個星期來唯一可以說出的我必須提出的分手理由是:「I can give up my life for him, but I am not giving up my life for nothing。」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卻這麼遲鈍地花了這麼多時間才說的出口。
然後我跟她說45歲時想要死掉這件事,她說不會有這種事情的啦!下個月妳又會和另一個人在一起了,我只能含著眼淚說我真的再也承受不了了,如果我只需要活到45歲,那起碼我已經把人生撐過了2/3,我只要再撐1/3就好,這樣想起來我輕鬆很多。Q說如果可以這樣想而輕鬆的話…。
我想起兩天前和C在網路上說著一樣的事情,然後她問:「那妳活到45歲時要怎麼辦呢?」我說:「如果我從現在開始就每天祈禱我只想活到45 歲,那我會不會有這樣的好運氣,活到45歲那一天就在床上斷氣了?」「那也就是說妳要從現在開始就放棄自己還是有可能找到另一伴的囉?」我沒有回話,但是我其實希望我是可以放棄了,我沒有這樣的命,我該承認了,我該承認我是跟m.分手了,我也該承認我就是沒有辦法找到值得而他也覺得我值得得那個人,我憑什麼相信會有奇蹟發生?可不可以就放棄了?
我跟Q說m.在我去澳洲時,問起過她的婚姻狀態,Q說:「跟他講可以放心了,我還活著好好的。」我想起當時我和m.在海邊,我說多數的時候我們嚷嚷著我們要自殺,多數是因為我們還想好好地活著,但總不能說我想著活著啊!因為這句話一說出口就變得莫名奇妙,所以我們只好說我想死。Q說:「對啊!好像當我這麼多喊幾次,想死的想法也就被稀釋了。」「總比什麼都不說好。」我說,我們同意著。
晚上去了Museum of Tomorrow,在我的印象當中,這個博物館最昂貴的商品是裝在牛奶盒裡的1/4unconditional love,果然毫無怨尤地愛著一個人是最難的。
今天發現我的網站很久沒有人推薦或鼓勵,但是在幾天苦情的記錄下,今天有兩個推薦,大家還是重辛酸辣嗎?
1/14
今天C陪我長途跋涉去十八王宮「還願」,我和十八王宮有很大的「心結」,今天我站在一旁,很像局外人,然後終於C和我把我紅莓口味的蠟燭一邊一個,放上神台,昨晚我在跟Ayumi說我想去這間廟不太是宗教上的原因,比較像是心理上的因素,像是一個我想跟過去的恩怨說掰掰,然後好好地開始我的下半生,或接下來剩下1/3 的心情,很奇妙的是當我把蠟燭點好放上供桌,然後合掌說:「希望之後我們就此為止。」我的心情輕鬆了很多。
今天一路上走的路線是當時我帶著m.和Ruud去野柳走的路,明明半年前一切都充滿著希望啊!今天的海浪很強,想起在愛情白皮書裡守志形容成美要和他分手的心像巨大海浪般的決堤,而他的力量就像是小小的別針一樣,完全無法阻止海洋的力量,我分手的決心沒有如此巨大,但是我覺得我毀滅自己的氣息,卻有逐漸上升的趨勢。
幾天前m.說我們星期天好好地談談吧!我回到家時沒有看到他和他的信,而已經是我的晚上八點,想又是一個失望,而這樣的失望對我來說是好的,匯集越多的失望,我就越能夠放下以及接受分手的事實,結果九點多他上線了,在對話快結束時我說了這半年來我的恐懼,我說在半年前因為b事件所造成的傷害是無法被彌補的,我也不怪他,因為我從來都沒有讓他認知事態有多嚴重,而這在我的心裡戳了多大一個洞,但是在這沉默思考的四個星期中,我知道我必須要面對我自己的恐懼,以及面對當我告訴他我對當時所發生的事情有多反感時,我可能也會造成他的反感的後果,我的恐懼造成了憤怒,而憤怒導致仇恨,我必須要坦承地面對自己的黑暗,這是一個對我和對他的突破點。
無論最後發展如何,我很高興我把早該說出口的話說出口了。
1/15
不得不說我真的很愛生病,早上起來看到我的眼睛週遭的皮膚紅得過分,然後昨天泡溫泉似乎是把病毒泡出來了,我終於發燒了。
昨天晚上C說我的身體像「一堆骨頭殘片勉強的膠合在一起」,雖然好像所有的中醫都把我的身體說的很糟糕,我也的確不是太舒服,不過老實說我自己覺得跟我最糟糕的身體狀況相比較,現在還好就是了,我的體重停留在54公斤,如果失戀一場,可以再次瘦到50公斤,我會蠻開心的,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夠break 54公斤的界線,明明我全身都是肥嘟嘟的肉啊!我跟C這麼說。
這兩天在讀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裡面的《眼淚贊》以很客觀的角度寫著眼淚的功用:
我透過哭泣來打動對方,對他施加壓力,對方便可能被迫要表示公平的同情或冷漠;但我也可能衝著自己哭。我讓自己落淚,為了證實我的悲傷並不是幻覺:眼淚是符號跡象,而不是表情。
沒錯,客觀來說,是這樣的、沒錯。
然而晚上在想著我再也沒有機會好好地對他說我愛你,眼淚又掉下來了。
1/16
今天很神奇地覺得自己不悲傷了,然後發掘的背後悲哀的原因。
我是接受分手這件事了,但是m.變成了我的幻想朋友,我在各種情境當中想著他的回應,他已經不是我過去的男友,他是我心中的完美戀人。
這是非常可悲的現實。
1/17
因為工作在找了不起的引述句子看到了馬丁路德金恩說的這句話:Our lives begin to end the day we become silent about things that matter.所以在我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我覺得還有活著的希望,當我閉上嘴說出該說的時候,我的生命也在終了的過程。
我如果每天很白爛地引述一個新句子,以後我就可以變成每日一句的經典網站了。
1/19
在忘記之前,特別要把它寫下來。
在去墨爾本的第二天,早上清晨在m.床上起來,印象中是星期三的早晨,我怔怔地發著愣,然後發現週遭的寂靜和鳥鳴。
我已經算是住在台北一個很安靜的郊區,晨間也常聽見鳥叫,白天工作的地方窗口就見到綠樹,白頭翁經常在林間跳躍,但不知道是心境還是事實,這邊的鳥叫得特別清幽,我看著m.,然後微笑著。不記得那天清晨我們是否有做愛,這一趟旅程也一直讓我戰戰兢兢地覺得有陰霾,但是這是那永遠的一刻。
似乎有講過這樣的話,似乎也一直這麼說,當我覺得人生很幸福美滿時,我老是貪心地希望可以在這一刻暴斃死亡,免得日後甜美味餿,要來反芻噁心的回味,這麼看來這個想法是很正確的。不過我老是想死想死的,該不會最後留我一個老妖精吧!很恐怖。
最近看kenzo香水廣告,香水的瓶子叫amour,裡面女主角有一張深深被愛著的臉,每一個五官裡都透露著我被好好地愛著的訊息,怎麼有人可以怎麼張揚自己的幸福,每次看到這個廣告,都覺得我的心又被炙熱的太陽燒傷一次。
最近寫字寫得特別勤,果然心情真的很壞。晚上經過誠品,看到幾個日本雜誌封面照片裡的女生都笑開懷,我想這個世界真的有這麼開心嗎?你們怎麼笑得出來呢?我簡直像The End of the World的歌詞一樣,喃喃地問著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難道不懂世界末日來了嗎?
我的眼淚有多廉價呢?我不知道已經幾次看著電影生日快樂的文案或是預告,下一個我可以預期的是我的酸鹼值又不平衡了,到底我是該去看這部電影然後看完後自殺還是兩年後在電視上看它然後噓一口氣還好沒去看這麼爛的悲情電影?
連續兩天經過我們第一次擁抱、第一次親吻的街道,心頭很緊,對我們來說,台北只有一個月的記憶,都可以讓人這般痛苦,對其他在這個城市長久愛戀卻分開的戀人來說,有多痛苦?
1/20
早上起來發現大樓在洗水塔中,我完全無法做任何跟水有關的事情,偏偏我很想好好地除去臉上的粉刺、除去多餘的毛髮、然後晚上去舞廳、隨便找個一夜情,然後作賤自己。
1/21
有什麼比分手更可悲呢─去了一個很爛的約會。
我去看了電影性愛巴士,然後在去之前和一個在網路上遇見的人說到話,他問你下午要做什麼,我說我要去看這部電影,你要一起來嗎?他要來,然後我為了擔心他心靈受到太大的震撼,還寄了性愛巴士的網站給他,結果出來電影院後他說:這是A片,我不太能接受這部電影的男同志性交場面。
觀看整部電影時,我都在想著m.,如果是我們兩個去看,出來後會有講不完的話,我會告訴他我的想法,然後告訴他我在紐約傳奇劇場看著倒數計時的百老匯cabaret,他可能會跟我說著他對於歐洲對性的開放等事情,我們會有好多想法,然後回到家擁有完美的性愛,可是這一刻我只感覺到我身旁的男子很嚴重地打擾我的世界。
晚上在網路上我又碰到他,他說我喜歡你,只是你有點害羞,男人是真的看不清不耐煩所以不理不睬和害羞真的是兩碼子事情嗎?
身邊一些小事情在發生中時,m.仍然是我第一個想述說的對象,我知道這是一個平常普通的狀況,我們都想跟我們的另一伴,即使他已經不存在了,述說生活中的小事,然後當想到這樣的親密不存在,我們感到更痛苦,但是我們是這麼能夠談話的一對啊,為什麼就這樣結束了呢?
1/28
生活因為工作而忙碌著,在工作中有幾次眼淚在眼眶裡轉,不過都眨眨動就過了。
喜歡現在的藝術家們,不過他們都是成對成對的來,有一天我跟草莓走回捷運站,我們笑著說我們又回到了除非我們在一起,否則我們就是兩個可悲的單身女子─在我們所有的朋友當中。
昨天在工作上有了失誤,同事很生氣地說妳最近已經忘記很多事情了,我的確是希望我就忘記一切,我們的身體都有自動的免疫系統,幫助我們復元,藉由忘記是一個很好的復原的方式,但當情緒的頻率只能在負向,而遺忘無法被啟動,長期的憂鬱遂成為症狀,所有的藥物也不過就是在幫助我們殺死帶來負面力亮的酵素,幫助我們忘記,雖然也讓我們忘記好的。我沒有服藥,但我自己產生了忘記的因子。
讀完戀人絮語,我開始讀起少年維特,裡面有幾句話代表我這個星期的心:
─在這個世界中「非此則彼」的選擇是很難的,感情和行為,可以投出種種虛影。
─凡是能夠給予人幸福的,也可成為不幸之源。
─天上的神,你所創造出的子民只有在理智未開之前或理智既失後,才能得到幸福嗎?
─憤顢和不快的感情在維特的心中植根愈深、憤怒愈密,漸漸佔據他全部的性靈,他精神的合諧完全破了。……他的焦心滅盡了他所殘餘的精神之力,滅盡了他活潑的精神,滅盡了他犀利的感覺。
─辭世的決心,就在這個時辰、在這些狀態下,在維特的心中愈加堅決起來,可是他內心自語,以為無需著急、無需速成,他願以最善的確信,至沉著的決心以踐此最後一步了。
我們分手一個月了。
1/30
發誓從現在起,不再追蹤他的訊息、不再在搜尋引擎上輸入他的名字、不再幻想著有可能、不再期盼會有再見面的機會、不再夜夜開電腦等著他的信件、接著我會慢慢地整理屬於他的物品、放入小盒子中、不再緬懷、我會刪掉他的手號碼、好在我沒記在心裡過、我可以在我的世界裡繼續哀悼、我可以為我絕望的世界永恆哀戚、但那是為我自己的自艾自憐,我自己瞻仰著愛情的遺容、沒有未來直得期盼,一切都跟他無關了,我們分手了。
1/31
我最喜歡我自己的時候,都是在我剛開始好好地愛著這個世界,同時也相信這個世界愛我的時候,我的心是柔軟的、我以善意看著這個世界、我帶著笑容有耐心地處理一切、我相信我有能力、我相信這個世界都是正向的、我知道我有能力使人相信我、然而在我打開一切防備,把我自己真心交出,卻被徹底視之如敝屣時,一切都變了,我尖銳且堅硬,從裡到外,我武裝,成為我最痛惡的自己,打從心裡恨起自己。
今天在想新的解決自己的方法,先把臉割花,然後把手斬斷,這樣應該是活不了了吧!
如果不要用那麼激烈的方法解決自己的話,搬到丹麥去吧!既然從小就想到那個國度去,試試看把這個變成自己的下一個目標,搬去丹麥吧!
2/1
當我決定放棄你、完全放棄你的時候,你就會寫信給我,現在的你如同我之前的所有男友,當你冷落我的時候,他們就就會出現,顯示他們關心我。我不懂你寫信給我說希望我過的好是什麼意思,我過的一點都不好,我每天都在想像用殘忍的方式殺死自己、我恨不得可以一直尖叫到有人把我關進精神病院、我的眼淚流在台北的大街小巷、當我無法忍到廁所裡痛哭失聲、你說你有想著我,你有想過我有這麼糟糕以及痛苦嗎?如果你知道我是這麼毀滅性地想要解決自己,你還有種在那一刻提出交往的請求嗎?
這不是你的錯,只是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我是如此的不值一文?
2/3
親愛的自己,在妳放不下他而立刻回信卻又得不到他的回信的日子很不好過吧?終於閱讀完讀了一年的源氏物語妳想著為什麼自己不能被狐仙或鬼魂糾纏,然後就一覺不醒,妳在想著出家或是殺死自己哪一種方法可以了斷塵緣,至少請求妳放下他吧!妳可以虐待妳自己,但不要是為他,親愛的自己,我們都不希望將來有別人感到責任重大,妳想不開很單純地是因為覺得自己很失敗,分手也不過就是個引子而已。
忘記是看哪部電影裡看到這句話:Two kinds of people who are not afread of death, the one who has had everything, or the one who has nothing to lose,兩種心情我都經歷過了,只是很可惜地,我現在處在後者的心情。
2/5
昨天工作完去上瑜珈,然後還有時間,我可以回家再把自己灌醉一次,或是去晃晃,所以我去看電影了。電影是The Queen,我很情緒化地痛哭,如果是在別的情況看這部電影我還會這樣哭嗎?
早上收到他的信,說在夢中和我做愛了,奇怪的是,在分手一個多月後,昨天是我第一次夢見我們發生性關係,在一列長途火車的臥舖上。
2/6
在msn上碰到很久以前約會過,也曾經出現過在這裡的mike,他剛剛脫離一段感情,他說感覺又回到自己了,我說可能不是一段很好的感情吧?讓你如此失去自己,他一如往常碰到隱私問題就不再說話,這是當時為什麼我放下他選擇了ray的原因。
我們都曾陷入失去自己的愛情,有的時候我們執迷不悔,追求新的自己,有的時候我們還沒有準備好改變,所以我們跳脫找回自己;我其實有感覺他在一段感情中,通常他消失、然後他再出現代表他又回來了。對我來說是回來、對他來說或許也是。
令我較驚訝的是他也看我櫻桃鬧翻天的布落格,同時把我寫的對話當做詩。
我今天辭去工作了,到底我是用什麼樣的心態仍以m.做為擋箭牌辭掉工作呢?是我還期待什麼嗎?老闆問出了m.可以給我什麼承諾的問題,就算是我們仍在一起的狀態,我都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承諾是自己給予自己的,人又如何去倚賴另一個人的一時興起呢?曾經我以為我可以把我自己給他做為承諾,我以為無法長久處在感情當中,需要讓自己心甘情願定下來的是我,真是曾幾何時啊。
2/8
我在心裡還是有小小地期待,希望一切可以雨過天晴,但是在知道這一天不會再到來,我更是難受。到底要怎樣的痛我才會懂,一切並不能如我所願?當慾望城市裡的Carrie說著:我尋求的是愛,真愛、荒繆、不便、耗費、無法脫離的愛。這也是我一向相信的愛情,但是這真的是對的嗎?
2/10
從捷運走到小酒吧的路上,我想著大概八個月前,我們和m.也在同一個地方看著同一組人的表演,非常非常痛苦地走進這間酒吧,武裝起自己,我必須要開心。
我想著那天晚上,他坐在我的背後,但是我故意不看他,我知道他很危險,我害怕著若有事情、若有任何情愫發生,我即有粉身碎骨的可能;但是,一切我害怕的都發生了。
晚上看著他們的表演,他們開心地合唱,m.的臉特別清晰地在我眼前,我想回家躲起來。
2/11
我像是自尋死路的去看了生日快樂,很糟糕的陳年老故事,但是如我所願地我還是好好地哭了一場,從開頭到結尾,然後還記得在心裡面嘲笑著後面哭得嘻哩花拉的女孩。
前天晚上我又夢見他,我夢見他看著我的m.刺青,然後不斷地問著我說為什麼妳的刺青褪色了呢?難道妳對我的愛消逝了嗎?為什麼呢?我不斷地解釋、然後在心裡想著拋棄我的是你啊,為什麼你責怪起我了呢?
有一件事情我在心裡責怪著生日快樂裡的男女,他們太過為對方著想,又太過保護自己,所以造成了悲劇,根本也是自找死路的兩個人,憑什麼值得別人同情?
我必須要找一個方法麻醉自己,不然我花在酒上的錢實在太多了。
2/12
分明壹樹牡丹花, 正欲開時豔若霞,
忽遇狂風頃刻至, 摧殘技葉萎泥沙
這是我在網路天后宮求的籤,如果在詩的世界我應該就是席慕容的開花的樹吧
2/14(上)
兩天前在跟C講著有關我寫的文字,不能否定我的英文網站的存在和更新,的確是希望他看到,但是我又希望他怎樣呢?憐憫我嗎?我跟C說是看到我很糟卻不聞不問比較慘還是完全不去關心我比較慘?C說前者,我不能決定。
是我自己決定要讓自己悲傷所以我悲傷還是因為我悲傷所以我悲傷?是因為我覺得當我仍然悲傷時我才能夠和他持續連繫嗎?
今天是情人節,該死

人氣(48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除了愛情別無選擇 |
此分類下一篇:文字選擇的空間
此分類上一篇:失戀日記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以下數字 (ex:123)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