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妹最愛做的私密保養ColtPlus割愛大降價睡眠習慣不佳 學習力下降台灣之星率先業界 宣告...
2009-02-23 17:53:07 人氣(3,099)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少年康熙》(八)人生不相見 動如參與商

0
收藏
0
推薦



        (約為八大戲劇台播出的第十一集
)

北京城裡有個好打抱不平的女孩兒,身手不凡也幫弱勢的居民出了一些怨氣。

一日,她幫一個店家抓偷玉佩的小偷,經她機伶地識破裝瞎的乞丐,並判定乞丐就是小偷。

這一幕恰為玄燁所目睹,他上前提供了另一個抓小偷的方法。將家傳玉佩放進小袋中,三位疑犯將手伸進袋裡,玉佩會判地誰才是真正的小偷。

結果,做賊心虛的八旗子弟因不敢摸沾了墨的玉佩,以致手上無墨蹟而被玄燁給逮到。

玄燁在眾人的稱讚聲中丟了一句話,「定見不可無,成見不可有。」便得意地走過那女孩眼前。不服氣的她想跟玄燁理論,店老板緊張地要玄燁不要生事,她可是首輔索尼的孫女兒──赫舍里芳兒。

這倒引起玄燁的興緻。不時用話語消譴她、刺激她,她約玄燁找個時間比試,玄燁本想敷衍了事。赫舍里芳兒卻說,不來是龜兒子。玄燁不想其父被罵王八,相約明日在春風樓比試。

當芳兒問起玄燁的名字時。「三哥哥,」玄燁捉狎地說,「我的好妹妹。」隨即沒入人群裡。

 

隔天芳兒一到春風樓,即被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給嚇著。原來玄燁為了整她,故意把比試地點定在妓院。

玄燁見芳兒這麼的不服輸,不禁嘆言,「首輔執著,孫女也一樣執著。」

芳兒卻吐槽說,小皇帝把明史、天算案弄得一團糟,都是首輔索尼幫他收拾殘局。

心眼比以前更為寬廣的玄燁,只是笑了笑,並不以為意。

他們先是比對聯,芳兒才學不凡,但玄燁似忽更勝一籌,信手拈來即成佳句。

他們聊起所讀的書時,芳兒喜歡愛國詞人辛棄疾,玄燁說起自己很喜歡杜甫的一首詩:「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芳兒接著和,「明日隔山岳,事事兩茫茫。」看著若有所思的玄燁將茶倒滿了溢出來而不知,安慰著他,「你一定會跟朋友相見。」

兩人相談甚歡,甚至連天算話題芳兒也聽得津津有味,兩人還相約下回再比武。

 

或許玄燁是想用秋圍與芳兒比武,於是他提議秋圍提早並邀芳兒參加。

當天,芳兒與玄燁一同獵到老鷹,當玄燁問芳兒要何什麼賞賜時,芳兒才嚇然發現玄燁的真實身份。不顧爺爺的再三叮囑。她認為自己是除了皇帝之外,第一個射到獵物的人,應得黃馬掛為賞賜。而她很棒的辯才也證明了,她得黃馬掛當之無愧。

夜幕低垂在秋圍的營地。芳兒向玄燁表明,希望自己像聚忠一樣能做皇上的朋友。問起遠望的玄燁在想什麼,玄燁吟起「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芳兒立即猜出玄燁在想冰月。

這使得玄燁打開話匣,跟她說起景山花雨的傳說,並相約要帶芳兒去賞花雨。

 

秋圍後,玄燁精神恍恍忽忽地,聽政時也魂不守舍地;當聽到太皇太后壽辰時,忽然大醒急忙退了朝奔到慈寧宮。果然,他最想念的人──冰月回來了。

也發現冰月將ㄚ鬟的名字改成『念弟』,問起原因,冰月竟說,「她死了弟弟,父母想念弟弟,就取這個名字。」

好奇的玄燁追問,「她媽生她時,就知她弟弟會死?」冰月也說不出更好的理由回答。

看著倆人別後親膩地聊著。安親王對著亡妻說,「我們的女兒長大了,整天惦記著她的三哥哥,冰月漸漸不快樂,整天心事重重。我怕她的感情出問題,她雖非我倆所生,但我真心希望她能幸福快樂。」安親王的擔憂不無道理,而冰月如此複雜又曲折的生世,的確在日後造成不少的波瀾。

 

當風箏因飛不高而斷線時,玄燁說,「今天沒風,不能帶妳去看花雨。」冰月溫柔地擦了玄燁臉上的汗,玄燁感受到冰月變了,不再是那個任性的嬌嬌女。

冰月問他怎麼了?

玄燁說,有個女孩讓他想起冰月,她不像冰月那樣溫柔賢慧;她爭強好勝,好打抱不平。

這讓冰月莫名地吃起味來。她聽不下去天算案是如何從絕處逢生,更聽不到玄燁得意地說:「當她抬起頭看到我,就是她最討厭的康熙皇帝,她的臉真是好笑。」

冰月忽推說她要去沐浴更衣,便匆匆告退打斷了玄燁的興頭。就連玄燁問她匣子帶來了沒?她也推說忘了。

氣得玄燁在她走後不滿地說,「跟她說跟芳兒鬥智的事,她偏要問芳兒的長相;昨天跟你說錦盒帶了,今天又跟你說她忘了。」

全看在眼裡的聚忠搖頭說,「皇上真不懂女孩子的心。」

冰月又何嘗懂玄燁的心呢?

本人看到玄燁跟芳兒密切的互動時,都會不時想到那冰月怎麼辦?

到玄燁跟冰月說,看到芳兒就想到妳時才明白縱然跟芳兒聊天是一種樂趣,仍不及冰月在他心裡的分量。

 

在老佛爺壽辰那天,玄燁看到被一身粉紅襯得美麗無比的冰月,他看呆了。壓根忘了冰月昨天的無理取鬧,忘情地說,「今天妳真漂亮。妳以前都叫我三哥哥的,怎麼回來全變了。」

「好了,好了,別生氣了,三哥哥。」這番對話把兩人間的隔閡給拉近了,彷彿又回到以前那個打打鬧鬧的時光。這是在命運魔爪向他們倆出手前,少數幾個短而快樂的時光。

於壽宴中,玄燁提起芳兒號稱『四全姑娘』是滿清第一美人,這引起孝莊的興趣,她要兩人作壽聯互比文學造旨。

說真的,不知是此劇選角的關係,還是劇組另有深意的安排。飾演赫舍里芳兒的女演員容貌,並不如飾演冰月的劉圓圓或是孔公主漂亮,所以其第一美人的稱號似有點太牽強。

就在玄燁兩人高來高去的文才比拼時,冰月越顯不安。

當她和玄燁陪著芳兒逛逛時,冰月驚訝地聽到玄燁曾要芳兒叫他三哥哥,雖然這是戲弄芳兒的話,冰月還是覺得很刺耳。

芳兒若有意似無意地提到,到景山看花雨的事。冰月再也忍不住,失態地一走了之。

玄燁也拋下芳兒,追上冰月要把事情講明白。

冰月卻文不對題地問著,「你真的答應帶她去看花雨?」

「就看一場花雨不要把小事鬧大。」冰月反常的態度,氣跑了玄燁。

玄燁應芳兒的要求帶她逛御花園,芳兒說了『屠夫與和尚』的故事,要玄燁凡事不要太在意,放開懷就好了。

使得玄燁真心說著,「能說上話的女子,就只有妳了。」

芳兒還問著,「那冰月格格呢?」

玄燁不快地回著,「甭提了,她以前不是這樣的。」

侍女將康熙和芳兒逛御花園的事說給冰月聽,侍女問冰月是不是不高興。她幽幽地說,「我是他的妹妹,我沒什麼不高興。」

 

心神不寧的玄燁將棋子都下到聚忠的棋位而不自知,聚忠問起他和冰月的事。他反叫聚忠自己去問她。

當聚忠來訪時,失神的冰月正把玩著那日斷線的紅色風箏線。一見到聚忠,她一改慵懶忽有了精神。

一時不知從何說起的聚忠,只好說,「妳應該猜到是皇上叫我來的。」

冰月只回了她最近常用的口頭禪,「是嗎?」

「皇上卻麻煩了,心神不定整天毛毛躁躁的,坐立不安。」

冰月擔心起玄燁的情況,也問起聚忠自己是不是變了。

「就變得有點莫名其妙,把話都藏在心裡,說話就只有是嗎、不是嗎。」聽聚忠這麼一說,冰月又回了聲,「是嗎?」兩人相視而笑。

「是變了,也沒完全變,模樣長開了,思想也變成熟了。心和以前一樣,喜不喜歡的都一樣,就是喜歡的更加喜歡了。」

「人貴相知,貴在知心。」聚忠可謂玄燁和冰月的真知己。聽完聚忠的一席話後,冰月謝謝聚忠並稱他是真君子,有哪個女孩能嫁給聚忠真是三生有幸,最後她又謝聚忠一直以來的照顧。

 

當聚忠返回書房時,心急地玄燁問著,「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聚忠反問。

實在看不下去的聚忠說,「皇上,自幼跟你一起長大的冰月,跟你最親近,你應該好好珍惜她。」

 

(劇照摘自:http://image.soso.com/image.cgi?w=%C9%D9%C4%EA%BF%B5%CE%F5&sc=img&ch=s.p.res.roll&pid=&imf=&scr=&ity=0&clw=%C9%D9%C4%EA%BF%B5%CE%F5&pg=3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影劇八卦」

少年康熙-8
台長:rene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