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眩暈切莫誤信偏方 ... 冬季英國海德公園溫馨聖誕女人車開敞篷,男友被彈飛 2017新北市歡樂耶誕...
2008-08-23 00:14:16 | 人氣(7,849)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壹.「斬」岳帶刀 - 五,半刀宋雨(8)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但是……」

「但是什麼?你既然之前敢說的這麼大聲,怎麼,現在又不敢說了?」

面對喬驚天的指責,高天的表情並沒有多大的變化,只見他又拱起了手,沉聲道:「總旗主,屬下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不可否認的,我們現在並沒有多少籌碼可用了,倘若真的要照總旗主和路旗主的意思去做的話,九龍旗必敗無疑!」

「高天!你的意思就是,你怎麼樣都不願意出動你的伏龍旗便是了!」在高天身旁許久未言的路庭飛,此時終於也忍不住的怒道:「總旗這有我的飛龍旗及少言的玉龍旗撐著,難道還不夠嗎?難不成是因為敵眾我寡,所以你怕了?!」

「怕!我伏龍旗八十死士那一個怕了!」高天雙眼圓睜,向路庭飛怒道:「若是在平常,我伏龍旗自是義不容辭,但是眼下我九龍總旗只餘我伏龍一旗的實力最為完整,倘若就這樣派出去的話,先別說能不能救回紫龍旗的人,若是江山堡的伏兵在此時趁機動手的話,以我們現在的人手如何能擋呢?!」

「哼!高天,你的意思說明白點就是除了你伏龍旗外,其他的分旗都是廢物嘍?我告訴你,在這些日子以來,若非我飛龍旗在這裡力守不屈的話,那容得你現在在這廢話!」

「不敢!飛龍旗的實力大家自是有目共賭,但是你不可否認的,在這幾次的戰役下來,飛龍旗的損失並不小,依我看,現在的飛龍旗能不能自保都還是個問題了,更別說是守住總堂了。」

「哼!我飛龍旗既然能守得住這幾次的攻勢,以後也一樣守得住!」

「路庭飛,你真是冥頑不靈,難不成你一定要把你飛龍旗弄得全軍覆沒你才高興是不是?」

「啪!夠了!別再說了。」

只見喬驚天雙眼一睜,猛然拍了桌子一掌,制止了路高兩人的爭吵,然後環視了在場眾人一眼後,便將目光停在那兩個雙胞胎的身上。

「文倫武倫,你們從剛才就一直在私底下竊竊私語的,若是有什麼意見就光明正大的說吧,不用忌諱。」

聽到了喬驚天的話,文倫武倫兩人不禁為難的互相對看了一眼,然後就只見原本坐著的文倫(或武倫)站了起來,向喬驚天拱手回答道:「總旗主,我們兄弟畢竟不是九龍旗的人,所以實在不方便說什麼,還請總旗主見諒。」

「說的是什麼話,你們兄弟倆不懼艱險的前來助陣,又怎麼能算是外人呢?有話但說無妨。」

「這…」文倫武倫兩人又對看了一眼,交換了幾個眼神後才又說道:「既然總旗主都這麼說了,我們兄弟也就不敢有所保留了,依晚輩愚見,依目前九龍旗的狀態看來,可說是進退失據,攻守兩難,若想突破現況的話,唯一的辦法只有一個。」

「是什麼?」

「傾全九龍旗之力,以攻為守!」兩人同時回答道。

「以攻為守?」路庭飛不以為然的道:「你們說的到簡單,江山堡及清海幫這次也可說是傾巢而出,不然的話我們也就不會吃這麼大的虧了。」

「沒錯。」高天在一旁附和道:「在這渾沌不明的狀態之下,先動手的未必有利,反而會有打草驚蛇之弊呀。」

「兩位旗主說的是,畢竟這只是敝兄弟的一點愚見罷了,但是我常會忍不住的這麼想,如同高旗主所云,我雙方都是處在一種渾沌不明的狀態之下,都不知道對方的底細,但是對我們來說,我們畢竟是主而他們是客,兩相比較之下,他們對我們的疑懼一定比較高,若是此時我們能給他們一個迎頭痛擊來打擊他們的信心的話,那就該換到他們來考慮進退的問題了。」

喬驚天和路庭飛聞言不禁點了點頭,而高天雖然對那對兄弟的言論不以為然,但是此時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所以他只好沉默不語。

但是就在此時,宋羽說話了。

「那那些在襄陽的紫龍旗弟兄該怎麼辦?」

「這……唉……」桂文倫看了宋羽一眼,然後嘆了一口氣,沒說什麼便坐了下來。而一旁的桂武倫見桂文倫不說話,便替他說道:「權衡輕重,紫龍旗恐怕是救不得。」

「所以你們方才說了這麼多的話,結果全是廢話!」

「小兄弟,你說話最好客氣一點!」桂氏兄弟倆並沒說什麼,到是路庭飛用一種極為不滿的口氣問道:「你是用什麼身份站在這裡的?居然如此口出狂言,視我們為何物呀?!」

「我的確不算什麼,我只知道在襄陽城外還近百名九龍旗的弟兄正在等著總旗援助,但是從我來到這裡至今,我聽不到有任何一句要去救他們的辦法,請教諸位旗主,如此豈不都是廢話!」

「小兄弟,如果能救我們當要去救,但是…」路庭飛回頭看喬驚天一眼後,再道:「凡事總有輕重緩急,現在我們先得以總旗的存亡為重,我想紫龍旗的弟兄們是可以體諒的。」

「體諒?如果當你被敵人重重包圍而無處可逃或是死傷慘重而無人來救時,你要他們怎麼辦?誰又能去體諒他們呢?!」

只見宋羽這疾言厲色的指責,讓在場眾人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最後只見高天突然乾咳了一聲,然後說道:「有道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我們所願意看到的,我想這樣吧,救與不救最後還是得看總旗主的意思,一切還是交給總旗主定奪吧。」

高天的話讓眾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然後一起看向位在高座的喬驚天。

喬驚天的臉色鐵青,看來十分的為難,他自然知道這件事是必需要由自己來決定,雖然他並不想棄紫龍旗的手下不顧,但是以他現在的立場而言,他非得這麼做不可。

「宋雨,你退下吧。」

宋羽聞言不禁為之一震,因為喬驚天言下之意已是十分的明白了,但是他仍不放棄一絲的希望,他仍執意的問道:「總旗主,晚輩不明白你的意思,請你說清楚,你到底救是不救?!」

「小子,總旗主的意思已經是十分清楚了,你可別太得意忘形了!」

面對路庭飛的指責,宋羽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只見他猛然走近至喬驚天座位前,怒道:「之前總旗主曾親口告訴晚輩,說你絕對不會棄自己的屬下不顧,現在晚輩只想明白,總旗主的話到底算不算數?!」

「放肆!」

台長: 紅葉
人氣(7,849)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武俠 |
此分類下一篇:壹.「斬」岳帶刀 - 五,半刀宋雨(9)
此分類上一篇:壹.「斬」岳帶刀 - 五,半刀宋雨(7)

simon
嗯,戰情膠著,九龍旗傾力一擊,紫龍旗不救而救,有意思。
2008-08-23 23:48:24
紅葉
simon兄,謝謝你幫我打廣告,日後還請你多多指教。
2008-09-04 22:22:45
simon
??
問題是您寫的這篇真的很好看啊,
小弟我還在想要怎麼樣讓更多人知道嘞~~
紅葉大太客氣了嘿!!
2008-09-05 09:43:39
紅葉
simon兄,創作是一條孤獨且漫長的路,說實在的,這段時間若不是有你們的鼓勵,我可能無法這樣的持續下去,在此再次向你及支持我的讀友道謝,我會繼續努力下去的.
2008-09-06 23:06:1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