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別傷膝蓋!醫師分享... 用戶體驗最佳五款都會車深澳換觀塘詹順貴掛冠求去 無畏越南抗議 太平島1...
2018-10-12 03:13:31 | 人氣(38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安傑爾之蝶/遠田潤子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內容介紹]更勝真梨幸子、湊佳苗的終極致鬱系

  |究極的愛 + 深沉的罪|
日本讀者悚然讚譽猶如東野圭吾《白夜行》
以壓倒性的暴力輾壓我們心靈
一翻開就讓人無法全身而退的駭人故事
 
殺了人的人,有權利得到幸福嗎?
捨棄人生的人,有能力成為別人的救贖嗎?
我們是飛不起來的蝴蝶,
希望被你所愛,即使是用異常的方法……
 
受《罪與罰》杜斯妥也夫斯基影響開始寫作
媲美《咆嘯山莊》愛蜜莉.布朗特
破滅系女王 遠田潤子 
殘暴書寫醜惡的人性謎團及最純淨的愛戀
 
破蛹時,蝴蝶不見得都飛得起來,
有些一生都張不開翅膀。
幸運的,能一跛一跛地走到花旁啜飲花蜜,
但大多數的,會餓死或被其他昆蟲吃食……
 
世間沒有神也沒有佛,只有一個巨大的洞。
我們的背上,都吊著一根細線,
線斷時,就會墜落喚作「地獄」的黑洞中。
那年暑假,有三個孩子掉進了大洞,
之後,他們一直在找逃出來的路……
 
藤太、秋雄和伊純從兒時起就是青梅竹馬,伊純也是藤太和秋雄的初戀,三人飽受家暴折磨,只能相互扶持。然而,國中後卻不再聯繫,因為在最後一個暑假,他們各自擁有了無法告訴彼此的巨大祕密 ……
 
長大的藤太在港邊經營破舊居酒屋「松」,客人都是人生失敗組,他也渾渾噩噩度日。一個暑假夜晚,不似尋常酒客、西裝筆挺的男人牽著十歲小女孩上門,藤太認出他是失聯多年的好友秋雄,原來他成了優秀的律師,自己卻是卑微的小店老闆。秋雄面對無語的藤太,笑著丟出一枚震撼彈:「伊純死了。」
 
眼前的孩子正是伊純的女兒芳純,秋雄不多說明便將芳純與一個波士頓包交給藤太後離開,而藤太在包裡發現數百萬圓和將芳純託付給他的信。他百思不解突如其來的一切,隔天卻在新聞上看到噩耗──
 
秋雄的住處遭人放火,現場沒找到任何屍體,但秋雄一夜間音訊全無,連警方也找不到他。
 
芳純大受打擊,相信秋雄仍活著,並會在暑假結束時來接她,但秋雄始終沒現身。一日,出現一名奇特的客人,自稱是芳純的親生父親、秋雄是誘拐小女孩及拆散別人家庭的騙子、而伊純,她其實還活著……
 
自稱是芳純父親的可疑男子,將會牽扯出什麼事端?
秋雄究竟涉入什麼事件,又如芳純所相信的還活著嗎?
伊純──藤太一直無法忘懷的女人,真的死了嗎?
一切的源頭,都藏在三人最黑暗的祕密之中……
 
【最不可思議的故事,讀完後讓人分不清楚是痛苦還是救贖】
 
/無比心痛也無法放下書的真情推薦──
「雖然世上真的存在如此悲慘的事,在小說中讀到也實在太心痛了。」、
「非常殘酷。」、「壓倒性的暴力讓人無法喘息也無法放下書」、
「筆力驚人,卻讓我覺得要抑制心中對如此殘酷的故事產生『這好有趣』的輕浮想法。」……
日本網路書店暨書評網站AMAZON、讀書METER、BookLive!、Honto等讀者驚駭呼喊!
 
 
「這是一本非常動人的小說,
有如推理一般的情節讓我無法停止的一直讀下去,
故事的情節曲折揪心,卻緊緊叩合著人事間最美好的情感,
當中也富含身而為人的基本品格。
人啊,都如同期待羽化成功的蝴蝶一般,
要用悉心與美好的善良之心來珍惜每一個最初。」
──蔡瑞珊(作家)
 
/究竟是【致鬱系】還是【治癒系】?
/讀完故事的你,又會怎麼想呢?
 
「活著」基本上就是充滿許多不合理和痛苦。但不管生存在多麼絕望或罪惡的處境,我覺得還是會有一種人存在,這種人會為他人付出重要事物,就算可能細微瑣碎又微不足道,但這樣的付出非常珍貴和美好,我想好好寫出這樣的人。──遠田潤子


[閱讀中...慘絕人寰的一本書..痛苦、悲傷交織,為何要看這麼痛苦的一本書?只要闔上書就好了,不是嗎?可是我停不下、再怎麼痛我也不要停,一旦開始就要有努力到最後的心,會漸入佳境的,不是嗎?不能怕。淚水止不住、淚眼矇矓...夢魘中逃啊!要逃啊~可是我不會逃,從來都不會~哪有光,從來都沒有,沒有、沒有...深呼吸~
堅持下去。沒有錯。新世界自己創造。

 [句子摘錄]這時候該為她做些什麼才對?安慰她嗎?鼓勵她嗎?還是握住她的手?抱抱她?然而,這些藤太都做不到。連一句溫柔的話都說不出來。
  一邊暗罵自己。我這個無可救藥的廢物,冷酷無情的東西。
  「可憐的孩子」在大人眼中,不過就是麻煩。
  決定受得了、受不了的都是自己。有時候再怎麼殘酷的事都能平心靜氣地承受。然而,有時候一點小事就受不了。
  要寫之前我就忍不住會想:有誰會想知道我要去哪裡?有誰會關心我?有誰會特地看我寫的東西?怎麼可能有人會看。誰也不會把我放在心上-因為我會這麼想,所以總是連一張紙條也寫不出來。  他不敢相信天底下會有人關心自己。
  依然痛苦。自己也覺得都這麼久了,該忘了。然而,有些事無論如何,就是忘不了。至今他仍會作惡夢。心裡的傷,和膝蓋一樣好不了。
  疼痛唯一也是最大的功用,就是讓他不去回憶。
        保護那個畜生的系統在社會上卻被視為正義。
  胡思亂想會受傷。
  哭泣的小孩看了令人心疼。哭泣的小女孩看了令人心碎。
  無論再苦,只要有一言半語就能堅持下去。
  然而,他們都不在了。只有受到他們照顧的我一個人苟延殘喘。
  有些事,儘管心裡知道,但就是做不到,藤太總覺得,世上的事對他而言幾乎都是「知道卻做不到」。
  明明是因為無能為力只能等啊!
  我是這麼下流又悲慘,世上卻有如此高貴、美麗逼人的東西,有如此感人的東西。
  我也會有能夠說「即使如此」的那一天嗎?被母親拋棄、被父親毆打、書唸不好,也不會吹直笛。這樣的我,將來也能有所作為嗎?到底能做什麼?我能做的是什麼?
  代表自己不能逞強了。現在是發作在最脆弱的膝蓋上,以後就不會再選地方了。肝臟壞掉、胃壞掉、眼睛和牙齒壞掉。身體來討債了。
  以為只要是出自善意,做什麼別人都會接受,不會注意到自己正闖入別人內心大肆踐踏。
  與其死不認輸亂放話,不如默默認輸。
  自己沒有資格抱怨、沒有資格受傷。這一切都應該已經坦然接受了。但...希望她至少有笑容,至少要幸福。
  新世界,是藤太、秋雄和伊純永遠無法抵達的世界。
  要到死亡的對岸還不容易。只要今晚起...但是還不行。現在無論如何都必須設法把持住。回頭是岸。要過河,等保住○○以後再說。
  不能死了,必須活下去。
  他從來沒想過竟然會有人幫自己。疼痛與困惑讓他不知如何是好。
  有沒有血緣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和愛護自己的人生活在一起。
  很多人都出生在正常家庭裡,過著正常的日子。為什麼我們偏偏這麼悲慘?為什麼、為什麼只有我們......他也知道這種事沒有為什麼,所以更不甘心。
  現在的確在谷底、在最差的世界。但總有一天,他一定會創造出全新的世界。一個再也不用對任何人感到自卑、再也不用對任何人相形見絀,能抬頭挺胸堂堂向前的世界。
  想了只會讓自己更悲慘。不要理他。
  才不想被這種人當成家人。
  靠自己哪裡都去不了。即使對新世界懷抱再多夢想,現在還是什麼都無能為力。
  我什麼都沒做,只是在「松」空等。
  輕蔑憐憫的眼神。
  優秀的人一定都付出相對的努力。
  要責怪伊純很容易。要認定伊純愚蠢很容易。但這都是沒受過暴力傷害的人會說的話,是不知道暴力多可怕的人會說的話。暴力傷害的不止是身體。恐懼也會傷害人心,最終扼殺一個人的心。
  我的人生只有空虛,沒有意義。要是你的人生沒有意義,那我呢?別太奢侈。
  外表也許是。在委託人面前扮演誠信可靠的律師,在芳純面前裝作慈祥和藹的叔叔。我很努力演,應該演得蠻像的。我的內在...是個裝大人的國中生,是個逞強的小鬼。
  到頭來,我只是被利用了,我只是工具人。
  這是超現實得可怕的話,他一直以為只有自己在等,一直以為自己被單方面地拋棄。原來,伊純也在等我?
  無論再苦的境遇,伊純都能活下去。無論遇上再悲慘的事,即使如此、即使如此,她依舊知道什麼是美,依舊能夠展露笑顏。
  一殺人,時間就會靜止,哪裡都去不了,一輩子只能躲在死巷裡空虛徘徊。
  都決定要活下去了。

[讀後感想]安傑爾之蝶-繭破蛹時,蝴蝶不見得都飛得起來,是先天不足亦或後天失調呢?很多人出生在正常家庭裡,但家暴的家庭是隱晦的存在著,有時甚至噤若寒蟬般存在,只因偏見狹獈給人貼標的大有人在,錦上添花和落井下石的有時令人莞爾的是同一批人,安傑爾之蝶絕對是經典文學作品,不是白夜行,是安傑爾之蝶,缺陷並不是偏差,男作家東野圭吾、中山七里總是偏差惡女,只有極少數女作家才瞭解真正的人性細微,藤太、秋雄、伊純三位性格迴異卻又異常巧合的同樣來自不幸家庭的小孩,巧合的同班同學、父親又同樣嗜賭且是牌搭子,巧合的不幸使他們宿命般的契合,真正的家暴絕對不是三言兩語旁人就能明瞭的,從來沒有甜頭,只有苦頭,人生際遇藤太和伊純、秋雄和伊純,是正緣還是孽緣呢?兩個男孩愛上了同一位女孩,而伊純的女兒芳純又帶給了藤太、秋雄多大的衝擊回憶,無法面對過去如何邁向未來?小女孩芳純,她有無限的未來,不是嗎?
  整部作品作者以安傑爾新世界交響曲為主題曲般起承轉合,去看這本書吧!不要怕。轉編書中藤太的話"就當我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那樣的家人"   對書中主角們『活著』本身就很殘忍,但他們仍渴望愛,願意為愛奮力付出殆盡,良善將破繭出蝶羽化飛舞~



台長: 月泱
人氣(381)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讀後感 |
此分類上一篇:我的男孩/徐譽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