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2-09 13:14:06 | 人氣(9,011) | 回應(0) | 上一篇

飛行筆記之36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二○○二年一月七日星期一
早上飛了回來以後的第一班,雖然沒什麼準備但意外的比想像還好。回來以後覺得好累,睡了一下中午隨便吃了片蛋糕,下午再去飛一班solo T/A。回來後和Richard去鎮上交了電話費,買了點雜貨回來。晚上畫了畫明天的航圖,發現明天的solo nav是和老爹同一個時間出發的耶!希望明天天氣好,一切順利,這樣我和老爹就可以同一時間先後飛在同一條路上了,那將會是很棒的經驗喔!

二○○二年一月八日星期二
感覺回了澳洲,時差還是有點沒調過來…到了半夜十二點還不想睡,早上八九點了還是爬不起來*_*||| 今天的飛行還好是solo nav,沒什麼壓力,上午plan好了之後中午出發,全程將近三百浬(五百五十公里),要花三個小時,大約等於飛北高線來回了吧…又是一個新的體驗。從前覺得複雜困難的兼顧飛機操控、導航技術、無線電通訊現在卻覺得駕輕就熟了,一路上欣賞著風景,從海岸線的潮汐浪花,到點綴著森林的起伏丘陵,一望無際的大荒原,蜿蜒的河流,疏落的農莊穀倉,偶而飄過身旁似乎伸手可及的片片白雲…經過了八個月來漫長的努力,學習,考試折磨以後,我現在終於才有能力獨自駕著飛機遠飛到航圖的邊境,翱翔天際享受飛行的樂趣…為了此時此刻的自在飛翔,之前受的苦難都是值得的。望了一眼駕駛艙內右邊的空位,真希望她這時能陪在我身旁,想牽著她的手,對她說:「我不會像鐵達尼號的男主角一樣,只是帶著妳閉上眼睛站在船頭,假裝自己在飛…資質平凡的我願意這樣的努力,都是希望為了有這份能力讓妳坐在我身旁,讓我可以帶著妳真正飛上湛藍的天空,漫遊在雲端…」呵,只不過現在我對她的心意如何,她也不會關心,不會在乎吧?


二○○二年一月九日星期三
一早起床準備飛行資料,今天的飛行新科目是low level navigation,主要練習的是在氣候惡劣能見度低時,如何一路以五百呎低飛並還能找到正確的航路。難度在於更精確的飛機操控:因為平常的巡航高度都是在三千到五千呎,如果有亂流時上下顛簸兩三百呎還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當飛行高度只剩五百呎時,顛簸三百呎可就是會隨時撞上地面致命的了!尤其是在低空地勢起伏不平時,氣流也特別混亂…一面要努力控制飛機貼著地面飛,一面要在狹窄的視野、有限的能見度中找到正確的航路,雖然是在炎熱的夏日,但是當我像巡弋飛彈一樣全神貫注緊貼著地勢起伏飛行時還是出了一身冷汗。接下來是往阿德雷得國際機場飛,進了管制空域被一連串的無線電導引搞的暈頭轉向,又被教官狂幹了一頓,任務檢討完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_-;
下午去上了一小時的英語課,上完又是mass briefing,出來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覺得整個人都沒力了,晚上還要準備明天一大早的飛行計劃。嗚,好想睡覺…

二○○二年一月十日星期四
今天這班飛行是要我單飛到阿德雷得國際機場作起落,然後再飛到Renmark,遙遠的地圖邊境機場;教官似乎對我的實力還是十分的不放心,早上九點十五分起飛叫我八點就要把飛機整備好找他報到,東問西問了一大堆問題覺得我應該一路上不會出什麼槌了,才放我上飛機。先是飛到阿德雷得機場,比我想像的輕鬆,基本上只要跟航管聯繫正確,照著塔台的指示飛其實不會有什麼問題。這次沒有教官在旁邊幹橋,我才有點心情欣賞阿德雷得市區,市中心的高樓大廈,海邊的燈塔,我一面飛,一面對正跑道後還可以欣賞到在我前面加速起飛的747噴射機,我也隨後降落…嗯,從這個視野看下去比起以前在松山機場跑道頭賞機感覺真是酷太多了,哈哈。
塔台導引我再度起飛之後,我就回到我的飛行計劃高度及航向,往遙遠的航圖盡頭飛去…飛了一百多浬(兩百公里),終於抵達了機場Renmark,作了兩個起落,然後就是例行的練習引擎失效迫降,divert以後接下來就是練習新科目:low level nav了。這次練習比上次更困難,因為這次要飛的地方主要都是丘陵地,以前從四五千呎的高度飛過時看起來覺得只是緩緩起伏的小丘陵罷了,現在從離地五百呎飛進去時看看高度計,才發現這些「緩慢起伏的小丘陵」海拔大概都有一千呎以上,地勢起伏有山峰有深谷,感覺和之前完全不一樣!操縱著飛機一面抵抗著近地面的顛簸熱亂流,一面模仿戰斧巡弋飛彈那樣緊貼山坡和谷地的起伏超低空飛行,我飛進去以後覺得好像是天行者路克飛進了死星坑道一樣,完全無法用航圖定位,只能勉力把好操縱桿,維持航向方位,希望之前作的導航計算能把我帶到我要去的地方…算算時間應該到了,前方山脈的後面果然隱約出現了我的導航點,一個大湖SPR,哇哈哈…正在想這次真是好狗運,閉著眼睛都可以飛到的時候,咦?可是附近的景物感覺還是很陌生啊?再飛近了一點看看,雖然是個大湖沒錯,但是形狀和四周的地貌完全不對啊?!嗚…又迷路了…爬升到兩千五百呎看了看四周,好不容易搞清楚自己身在何處,才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偏離航道大概十浬了。回到學校機場降落後已經過了中午,又熱又累,整個人都快乾掉了;下午才聽說,今天中午以後的氣溫超過攝氏四十度,太恐怖了啊!難怪連空氣呼吸起來都是熱的,真是令人受不了。
晚上作了隔天的飛行計劃,Richard這幾天大概是因為回台灣休的太爽了,所以回來感覺特別不爽,又是暈機又是吐的,心情也比較鬱悶;我所能作的也只能陪他喝一杯吐吐苦水了;那我呢?CPL補考也還沒過,飛的也慢,我的痛苦又要找誰說呢?

二○○二年一月十一日星期五
又是一早起床,今天的單飛Nav是練習用無線電導航系統到Stone field,向北飛,再向東穿越山脈到海港邊的機場作起落,再沿著海岸線飛回來。還好除了晴空亂流搖晃的不太舒服以及閃躲低空雲層以外,其他都還算輕鬆,港邊的機場也十分漂亮。中午匆匆吃了兩口飯,又要飛另外一班General Flying。主要是練習在各種不正常的circuits狀況下,如何能修正回來並平穩降落。下午因為更熱,風勢又強,低空氣流更混亂飛機也更難操控,所以crosswind飛的很爛降不下去只好go around。第二個x-wind還是降不下去被教官狠幹了一頓。下午四點多回家後顛簸一天的疲勞全部爆發出來,一倒在床上就不醒人事了直到六點被Richard叫起來去china town吃飯。想到明天早上的單飛還要渡海,就有點緊張…

二○○二年一月十二日星期六
今天早上的單飛長程導航練習,是我第一次跨海飛行;按規定帶了救生衣上飛機,取得了航管許可,先飛到阿德雷得港上空,就設定好航向直直往海上飛去。我的計劃航高原本是四千五百呎,但是一離開海岸線爬升到四千五百以後就看到雲層像一堵疏落有致,上下約有兩、三千呎高的巨牆一樣擋在面前,雖然看起來十分壯觀可惜沒有空閒多欣賞,為了避免衝進雲層我立刻要求航管許可降到三千呎,剛好夠我從雲層底下鑽過去。
此時我頭頂上是伸手可及的大朵白雲,放眼望去雲層隙縫間透出的陽光成了數十道粗細不一的光柱,照在藍綠色無際的海面上直到海天交會的盡頭,好一片美麗的碧海雲天啊!不過看看身後逐漸隱沒的陸地輪廓又開始有點擔心起來,現在我孤身一人飛航在茫茫海上,沒有任何地形地物可以辨識定位,萬一引擎失效也沒有地面可以迫降…我所能作的只有再三校對無線電導航儀ADF、VOR,DME,確定我設定的各項數值都是正確的,能引導我在正確的航向上飛越這片海洋,再摸摸身旁的救生衣,祈禱我不要有機會用到這玩意…^_^;
無線電導航儀果然十分準確,我順利的在預定的時間看到了浮現出海面的地平線,和目標的半島陸地。接下來就是沿著半島北上,在北邊的機場降落休息一下,然後再度起飛往北部的山坡高地裡飛行,找到裡面的一個小鎮,再南飛返回學校機場。以台灣作比方的話,感覺就好像飛了一趟從澎湖起飛,跨海飛到墾丁再沿著恆春半島北上進中央山脈降落在台北松山機場休息,再往南飛到高雄小港機場一樣…

二○○二年一月十三日星期日
雖然昨天很晚睡,今早不知怎地七點不到就醒了。上網看看新聞,然後就拿了看過的舊日劇起來又看了兩片:Love Generation,木村拓哉和松隆子,上班族的愛情故事。如果,我現在還在公司的話,又會為自己編織出什麼樣的故事呢…還是像之前待在公司的那一年一樣,讓自己感情保持空白呢?2002年,講起來我居然也二十八歲了啊!二十幾歲的年輕時代,就這樣要準備跨入尾聲了哦…雖然心理上還覺得和二十二、三歲的時候沒有兩樣,但是實際上他們已經會覺得我是叔叔輩了吧?!每思及此還真的覺得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呢。不行,到今年的生日為止,我還是要堅持我是二十七歲!
就像二十歲時我覺得我理所當然的該是大學生一樣,我三十歲時,就該是已婚了嗎?我,兩年後會已婚?不行,完全難以想像時間這麼近,事實卻又這麼遙遠的東西*_*|||

台長: Ray
人氣(9,01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