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2 22:06:50| 人氣70,472|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 所謂惡魔 Chapter 10







「有加班費和休假的話,我考慮一下。」小櫻心裡如此想著,卻沒有說出口,她看著佐助異常深邃的眼眸,左胸口下的心臟噗通噗通的加速,他的大手撫上了小櫻軟嫩的臉頰,撚著她垂在頰邊的髮絲把玩著,彼此的距離一下子縮短了不少,粉色的氛圍彌漫。

明明該是很美的畫面,但是她沒忘了這個惡魔最近一直喜歡對她性騷擾,就連剛剛那句聽起來很像真心吐露的話八成也是假的,誰叫她實在太了解他了,連在正牌未婚妻面前都能夠演戲,在她這個已經“懷孕”的“假”未婚妻面前又有什麼理由不演呢,何況看到他的演技,小櫻都覺得他可以得奧斯卡獎了,幹嘛還要在這個公司裡折磨他的下屬。

嗚…頭開始暈了,小櫻眨了眨眼,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嗯?」他輕哼了聲,親吻了她的額頭,得寸進尺的繼續朝她進攻,侍者不知道去哪裡了,餐點也沒有送上來,紅酒在她體內發酵,白嫩嫩的頰夾酡紅,淺綠色的眼睛半睜著看著他,透露出某種微醺的訊息。

宇智波佐助的嘴角勾起超級邪惡的笑容,有了之前的經驗,他知道喝醉酒的她嬌憨的模樣可愛極了,更知道她在喝了酒之後…嘿嘿嘿……

他特別挑選的那瓶紅酒開始發揮效力了,空腹喝酒本來就容易醉,那瓶陳年好酒入口滑潤,入喉後是一股甜甜的葡萄味,不知不覺就會喝了很多,像現在的她嘛,不至於喝醉,她身上淡淡的酒味混著花香和醉人的微醺眼眸,他看的出現在是讓她吐露自己心事的好時機。

「櫻…」他用著低沉且富手磁性的聲音附在她耳旁輕喚,一股熱氣隨著他的吐納傳達到她身體深處,讓小櫻止不住的疙瘩,那感覺麻麻癢癢的,「嗯?」她覷了他一眼,毫不客氣的就這麼靠著他站立,好像那是多麼理所當然的事情,「說,說妳想當我的未婚妻。」他誘哄著。

「不要。」她的腦袋搖的像波浪鼓,「我才不要當惡魔的未婚妻,如果我真的變成惡魔的老婆,要被他壓榨一輩子耶!我才不要!」看她雖然微醺腦袋卻還很清楚,宇智波佐助沒有生氣,聽到她這麼說反而勾起唇笑了,他趁小櫻不注意偷偷吻她的臉頰。

「我和你說喔…和那個惡魔長的好像喔哈哈!他老是欺負我,丟一堆工作讓我做,甚至還要我當他的未婚妻!害我本來和寧次約好要一起吃飯都被迫取消,你說他過不過分!」小櫻越說越起勁,指著他的鼻子一直抱怨,宇智波佐助無奈的苦笑,聽她這麼說,她到底是有多麼討厭他啊……

「欸,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我很認真的在說耶!」小櫻用力推著佐助,一推開他,她頓時失去了倚靠的支柱,腳上的高跟鞋一踩偏,她沒有摔個四腳朝天,落入了那寬廣的懷抱,擁抱她的手臂很自然,彷彿她的腰間就是該有那條手臂撐著,佐助扶好她,俯首在她耳旁道出幾句話,也不知道小櫻聽懂了沒有,她咯咯笑著,然後墊起腳尖,在他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



小櫻的腳步搖搖晃晃地像是綁上大鉛塊一樣,在宇智波佐助的帶領下,她踏進了酒店最高級的房間,宇智波佐助插上鑰匙卡,黃暈色的燈光打亮了昏暗的房間,小櫻緩慢走向前,白色的亮皮高跟鞋踏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她笨拙地脫下了厚重的外套掛上衣架,聽到了宇智波佐助關上門的聲音,在關上門的同時自動鎖直接將門鎖上,小櫻緊張的顫抖了一下,才將手上的大衣掛回衣櫃裡。

「別緊張。」宇智波佐助的聲音帶著笑意,他並不急著脫下外套,直接走上前,將嬌小的她擁進懷裡,有力的雙臂緊緊抱住她,感受著軟玉溫香在懷的柔軟,佐助把臉埋進她長髮散落的肩窩,嗅聞著她的髮香,「妳好香……」低沉的聲音摻雜濃稠的情慾,話甫出,他看到懷中的可人兒害羞的紅了耳根,他掬起一綹髮絲移到唇邊親吻,接著霸道的轉過她的頭,準確的覆上她彷彿因渴望親吻而微啟的雙唇,大手撫著她潮紅的臉頰,加深了甜膩而纏綿的吻,他嘗到了淡淡的葡萄酒味。 

熾熱的溫度從相疊的四唇逐漸延燒開來,呼吸變得濃厚且濁重,房間裡的溫度似乎一下子上升了好幾度,佐助拉開了些距離,用額頭抵著她的額頭,微笑。佐助將小櫻打橫抱起,輕輕的放到床上,他吻了吻她軟軟的臉頰,「張開一點…妳的嘴……」他驚訝自己的聲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沙啞,「啊?」小櫻感到疑惑,下意識的張嘴,一抓準時機的佐助再次貼上那如花瓣的雙唇,不同於溫柔的相濡,這次他將舌頭餵入她粉嫩嫩的嘴裡,大掌壓上她的後腦,完全不給她能夠逃離自己的機會。

舌…舌頭…他的舌頭伸進來了……小櫻在內心尖叫著,她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啊啊啊!!而且頭還好暈……似是依循著本能,隨著那抹濕滑的挑逗,她也伸出舌回應他,雙手攀上他厚實的肩膀,環住他的脖子,仰頭承受他滿溢的愛戀。

除了口中火熱的觸感,另一種感官的刺激像電流一樣穿過身體,直達她敏感的心口,他的手順勢解開小櫻身上那套俐落裝束的鈕扣,啪擦啪擦用不了多久,整排釦子都被解開,她的肩帶在緩緩滑落,微開的襟口露出了黑色的蕾絲內衣和脖頸性感的線條。

好半晌,佐助才不捨的離開她的紅唇,修長的手指輕摸了她被吻的紅腫的嘴唇,小櫻伸出粉色的舌頭沿著自己的嘴舔了一圈,不知情的挑逗讓佐助倒抽了一口氣,他低頭,又將臉埋入她的肩窩,沿著脖子到肩膀,他呼出的熱氣麻麻癢癢的刺激著小櫻敏感的肌膚,她起了雞皮疙瘩,推拒著他的靠近,不是因為討厭,而是因為害羞。
 
佐助看著她可愛的反應,嘴角那抹笑又出現了,他動手剝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卻被小手阻止,「讓我來。」小櫻低著頭,因酒醉而紅潤的臉頰看得出她非常的害羞,但是解著襯衫扣子的手沒有因此停下來,她努力地一邊解著扣子,一邊沿著他的脖頸撫著他結實的胸膛,細碎的吻落在他的喉結、脖子和肩膀,小櫻張嘴輕咬了他的鎖骨,留下了嫣紅的吻痕,銳利的黑眸從頭到尾都盯著她白皙的胴體,好似捕捉到獵物的狩獵者。


「你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啦……」小櫻別過頭,不敢看那雙太過閃亮的眼眸,佐助的臉上還是充滿笑意,他怎麼會不了解她呢…溫厚大手隔著蕾絲內衣直接撫上她胸前的渾圓,緩慢的搓揉,小櫻摀住嘴不讓害羞的呻吟從她的嘴裡溢出。

「叫出來,我想聽……」他壞壞的說道,用另一隻手拉開了小櫻放在嘴上的手,用單手就把她的雙手禁錮在頭上,讓她不得不挺起胸前渾圓的春色。固執的小櫻仍忍住嘴裡的呻吟,她緊閉著雙唇像蚌殼一樣緊,像是挑釁一般佐助將手指伸入內衣的空隙,直接用指尖愛撫著敏感的肌膚,不時刷過因興奮而挺立的蓓蕾,他用食指和拇指輕輕捏住,感受到身下的人兒不受控制地顫抖著。,

「叫出來……嗯?」佐助邪惡地淺笑,小櫻仍是固執地搖搖頭。冷不防的,撫觸渾圓的手直接拉下她的內衣,兩團雪白的飽滿彈跳而出,佐助捧起它們,用拇指愛撫硬挺的蓓蕾後便直接將唇覆上,將小小的、粉色的蓓蕾含在口中,用舌頭舔舐著,像是剛出生的嬰孩渴望母乳般用力的吮吻著,無法承受如此強烈刺激的小櫻驚呼了聲,扭起了身體,一股熱流伴著濕熱的滑膩感自雙腿間蔓延。

佐助沒有停下動作,換了另一邊的飽滿捧在手心上疼愛,空出的手繼續拉下已經落在小櫻腰間的短裙,他將整件裙子拉下,手指輕觸了同樣款式的黑色底褲,黑色更凸顯了她白皙的肌膚,還有滑嫩的觸感,手指找到了泛著濕意的小核,拉開那層黑色的薄翼,細長的手指戳了戳上頭敏感的小肉芽,指尖摸到了她併攏雙腿想隱藏起的濕意,順著小肉芽,佐助用兩指將層層花瓣分開,看到了不斷流出透明甜美汁液的小穴,他用手指輕撫了那粉嫩的花核,蜜液迅速沾濕了他的手指,讓他的手指滑動更為順利,他不時用手指輕輕的滑過穴口,不進入,只是帶著挑逗的撫觸,這個動作帶來的快感讓小櫻終於忍不住嘴邊的呻吟而叫了出來。

「嗯啊…嗯嗯……」一張嘴出來的不是平常的話語而是羞澀的呻吟聲,小櫻脹紅了臉,她不敢相信那種害羞的聲音是自己發出來的。都是那個惡魔在自己身上亂摸亂碰,她才會發生這種奇怪的聲音……聽到了她嬌嫩的呻吟,佐助更放肆了自己的動作。

「妳好濕…」聽到如此露骨的話,小櫻用拿了顆枕頭壓住自己的臉,不願看他,佐助因小櫻的羞赧而笑了,輕拈著粉嫩的小芽,將手指埋入小穴的瞬間,他拉開枕頭觀看著小櫻燒紅的臉頰,「嗯啊啊啊…好痛……」小櫻呻吟著,小穴中泌出的汁液讓他手指的進出更為順利,被填滿的感覺很奇妙…很特別,小櫻不禁挺起身子更朝他靠近。

她的身體泛著粉紅色,因他的吻而紅腫的雙唇,因他的撫觸和舔吻而挺立的蓓蕾,雪白的飽滿上似乎還看得出他撫摸過的痕跡,散布在頸間和胸口的大量吻痕,最後還有像是嬰兒小嘴緊緊吸著他的手指的稚嫩小穴,他加快了手指抽送的速度,嫩壁收縮將他的手指緊緊吸住。

驀地,他俯下頭在她雙腿間,舔吻著多汁的小肉芽和不斷秘出甜液的小穴,長指撫弄著敏感充血的肉芽,他沿著層層花瓣,將自己軟熱的舌送入她迷人又緊緻的小徑,蜜液沾濕了他的唇,汨汨流出,也沾濕了床鋪,「啊啊啊!嗯…嗯不要…不…要…」,小櫻快崩潰的大叫著,佐助因為她的叫聲而停了下來,玄黑的眼似有火苗在燃燒般,他抹了抹唇邊的液體,從她的雙腿間抬起頭來,慵懶的應了聲,「不要?」他抽回手指,聽話的不再碰觸她,卻被她狠狠拉回,「求、求你…不要停……」她別過頭羞澀地瞅著他,宇智波佐助扯唇一笑,再次將自己埋入她白嫩嫩的雙腿間,這一次他毫不留情的將手指插入濕淋淋的小穴內,吸吮著發紅的小肉芽,另一隻手撫上飽滿的渾圓,輕捏著她挺立的蓓蕾,存心將她送上慾望的巔峰。

「啊啊…嗯啊…嗚啊啊…」小櫻承受不了更多的快感,在一陣多重刺激的後,她的眼前似是閃過一陣白光,更多更多的汁液從插著長指的小穴中流出。小櫻胸口的起起伏伏,第一次的高潮讓她感到疲累和氣喘吁吁。看到小櫻帶著慾望的迷濛雙眼,他下腹一緊,緊繃的疼痛讓他想起自己的忍耐快到達極限了。   

「我想進去,我想把自己埋進妳的身體裡……」佐助像是誘惑的呢喃環繞在耳邊,隱忍的汗水從額角滑落,他拉開皮帶,退下長褲,他的碩大驀地暴露在空氣中,佐助扳開小櫻白嫩嫩的大腿,將自己擠進那縫隙之中,抽送的手指加入了第二根,並用拇指愛撫上方的肉芽,從小穴流出的蜜液越來越多,他知道了她已經準備好接納自己,佐助抽出手指,將沾滿甜膩汁液的手指送入自己口中,他當著小櫻的面伸出舌頭,將手指上的蜜液舔得精光,如此震撼的畫面讓她的蜜徑一緊,更多更多的春潮傾瀉而出。

佐助與大拇指刷過自己的薄唇,性感的舔了舔自己的手指,看著小櫻可愛的反應,他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渴望,雙手扳開她白嫩嫩的大腿,欣賞著流淌著晶瑩液體的小穴,他扶著自己的碩大,對準她不斷收縮的小穴,碩大的前端分開了她脆弱的層層花瓣,染沾上了她淌流出的晶瑩蜜汁,佐助慢慢的將自己挺入她體內,小櫻無助的抱住了佐助的背,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正緩慢的被另一個人侵入,雖然比想像中要痛上好幾倍,但是她不覺得害怕,也不覺得討厭,因為那是他,她最愛的他。

「櫻…妳的裡面好緊、好溫暖……那妳呢?是什麼感覺?」佐助說著,緩慢的挺進她的身體裡,嘴覆上她的耳朵,舌頭輕輕舔拭,便感覺到敏感的她身體不停的顫抖。

處子血膜破裂的觸感自前端傳來,溫熱的血液沿著兩人交合之處流下,染紅了純白色的床單,他以為自己能夠溫柔的對待她的,但是她一緊張蜜穴便反射性的收縮,將裡頭的他緊緊包覆,柔軟溼嫩觸感幾乎快把他逼瘋,他放肆自己的在她柔嫩的小穴中不斷抽插,似時深、似時淺,每一次的進出都更將她推向高峰,疼痛逐漸被快感吞噬,平穩的律動每一次都震懾她的身、她的心。

「佐…佐助…好、好大…」小櫻羞紅著臉說出這麼令人害羞的話語,她快被他征服了,指甲在他的背上留下激情的血痕,第二波的快感一陣一陣襲來,她脹紅臉頰,手指抓緊了枕頭,柔軟的枕頭上都出現了指痕的,她的腿索性懷上佐助的腰際,承受他猛烈的撞擊和律動。

佐助稍稍抽離她的身體,讓她的身子坐起,抱著她,讓她直接跨坐在他身上,順著自己的體重,她的花徑將他的碩大含得更深,佐助咕噥了聲,手臂環上她的腰際,右手覆上她白嫩的翹臀,使力將她壓向自己,碩大再次貫穿她脆弱的花徑,「呼啊!」小櫻驚呼了聲,換了個姿勢,他的…他的那個……剛剛……

「櫻,妳感覺到了嗎?」他的笑容變得邪魅,大手再次搓揉渾圓,腰部用力的頂弄了幾下,緊緻的小穴緊緊吸著他,「啊啊啊…嗯啊…」小櫻睜大碧綠色的眼睛,奇異的觸感從身體裡蔓延到四肢百骸,身體被完全充滿的感覺很異樣,但是一想到是佐助在自己身體裡,她就能夠接受,她能夠毫無保留的接受他的全部。

「我進到妳的最深處了。」佐助不時頂弄著,嫩穴緊緊銜住他的碩大,天鵝絨般的滑嫩包覆著他的硬挺,快感不斷積累,小穴持續地緊縮,蜜汁流淌而出,從兩人交合之處流下,弄濕了她的大腿。碩大前端觸碰到了她最柔軟的深處,逼的他好幾次差點在那裡釋放自己,但是他知道她還能承受更多的快感,便咬牙撐起,更加重了腰間的力道,希望能再將她送上欲望的高峰。

「嗯嗯…啊啊啊…不、不行了……」小櫻已經分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一陣強烈的快感自身體的最深處爆發,她的手撐在床上,「可以的,我知道妳還可以……」佐助說著,又換了個姿勢,將她的一隻大腿抬起,轉了個方向,又狠狠地進入,小櫻承受著佐助從後方一次一次的撞擊,白嫩渾圓跟著他的動作不斷搖晃,一股無法控制的快感又從腦後竄出,佐助的手指邪惡地尋找著她的敏感點,從兩人的交合處往上移動,摸到了濕潤的小芽,輕輕地撫弄之後又用力的捏住它,「啊啊……不…、那…那裡……」小櫻語無倫次,緋色的長髮披散,張嘴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一道白色的閃光閃過眼前,她的身體僵直,甚至連腳趾都舒服的蜷起,佐助扶著她的腰用力的壓向自己,將碩大全部退出,又盡根沒入她的緊緻當中,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密集,他知道她就快嚐到了慾望迷人的滋味,抓緊了她嬌小的身軀,大手伸到前方揉捏著她搖晃不已的渾圓,「啊嗯…啊…」他低吼著,更賣力地將自己送入她體內,幾次深深挺入她柔軟深處的抽插,惹她嬌喘連連。

將她翻過身,讓她舒舒服服地躺上床鋪,佐助俯頭吻了她的紅唇,最後一次,他將自己挺入她體內深處,最後一次的進入,他將自己的碩大挺進她的深處,並將熾熱的白液全數釋放在她溫暖的體內,過多的液體沿著她的大腿留下,有她的,也有他的,小穴被弄得黏呼呼的,佐助沒有抽開身,執意享受在她體內的溫暖。

香汗淋漓的小櫻趴倒在床上不停喘氣,佐助移動了她的身體,讓她躺在自己的手臂上稍做休息,女生的第一次是該被好好寵愛。「辛苦了,櫻。」他親吻著她的臉頰,手指調皮的沿著她的凹凸有致的曲線滑動,還埋在小穴深處的碩大動了動,驚嚇了她,「你…你,該不會還要來吧……」她的腰還在痛,而且他還在她的身體裡面……

「我知道妳累了,可是捨不得離開。」佐助笑著說道,輕吻她的髮頂,小櫻放心的鬆了口氣,「……」一個詞語他含在嘴裡吞吞吐吐,「嗯?」小櫻好奇他想說什麼。

「我愛妳。」佐助一說完便吻住她的薄唇,這樣她才看不到他害羞的模樣,被強吻完的小櫻用手遮住脹紅的臉頰說:「我酒醒了……」歡愛過後的疲倦感湧上,小櫻晃了晃昏沉的腦袋,試著忽略下半身曖昧的觸感,和那雙偷偷爬上她胸部的大手,佐助用修長的手指夾住了她粉嫩的敏感點,期望能夠再次挑起她的情欲,「不要啦…我累了……」小櫻拍開他的手,翻過身去背對他,沒多久便傳來均勻的呼吸聲,無奈的宇智波佐助嘆了口氣只得收回手。

「晚安,我的櫻。」他從床旁邊的小桌抽屜裡拿出一個小小的錦盒,小心翼翼的打開,裏頭躺著一枚鑲著鑽石的銀戒。宇智波佐助悄悄地將那枚戒指套上小櫻的左手無名指,他親吻了她戴著戒指的那隻手指,一旦被惡魔套牢又怎會有逃脫的機會呢。宇智波佐助的嘴角勾起了難得一見的微笑,淺淺的、淡淡的。

那是一個難忘又特別的夜晚。
隔天,她只知道自己成了最不想成為的─該死的惡魔的未婚妻。



痛……
身體痠痛的不得了,小櫻扶著腰站了起來,身體的不適對比著惡魔的容光煥發,她一肚子火,被狠狠侵犯的那個地方傳來陣陣痛楚,她一邊在心裡詛咒惡魔,一邊緩慢的移動腳步,飄忽的思緒隨著她定睛看向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時慢慢地回到了那個晚上。

初次攀上欲望高峰的小櫻沾枕後昏昏沉沉的睡去了,會再醒來是因為身上太過火熱的觸摸,她感受到了溫暖的陽光從窗簾的細縫中灑了進來,在他的背上跳躍著,小櫻揉了揉眼,碧綠色的眼對上了撐在她身上的男人性感的黑瞳,「早安。」他說,伴著一個輕吻落到她軟軟的臉頰上,記憶和感覺在一瞬間全數回籠,小櫻只覺得頭疼,似乎喝了不少酒,似乎做了很激烈的運動,宇智波佐助動了動身子,本蓋在他背上的薄被隨著他的動作滑落腰間,露出了他背部結實性感的線條。

「還滿意嗎?」他問道,在她的臉頰和長髮上烙下細碎的吻,邪惡的移動她身體裡的自己,勃發的欲望在她溫暖的體內逐漸甦醒,像是隨時能夠再戰一回,小櫻脹紅了臉,她當然感覺得到……只是、只是……

「不了…你出去啦!快出去!」她推了推佐助的肩膀,要他快點抽離,小櫻有預感如果他不趕快抽離,接下來一定會有更悲慘的事情發生,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她反射性的夾緊他,感覺起來就是不希望他離開。他用拇指刷過薄唇,拉開小櫻蓋在身上的白被,看著她身上從頸部一直蔓延到胸口的吻痕,佐助勾起嘴角在她看不見的地方邪氣的笑了,將臉埋入她頸邊,小櫻發覺大事不妙,舉起拳頭要朝他揍過去之時,佐助更快地用雙手占有性的罩住了渾圓的飽滿恣意揉捏,不顧她的劇烈掙扎和滿口恐嚇及抱怨,惡質的捏起上頭粉色的乳尖,將自己送入她體內深處,讓她出口的話從句句恐嚇變成嬌嫩的呻吟。

第二回合,春野櫻仍然戰敗,拖著疲憊的身軀被吃乾抹淨。






某尋談談www

這是各位客倌期待已久的惡魔~ 
醞釀了很久呵呵呵呵ww 算是尋的沙必思吧 希望大家看得還愉快:)

兩個人的關係有了大進展!至於接下來會如何發展,我還在努力的想呢呵呵
2013年就快過完了,這算是我送給大家的新年禮物吧(也太偷懶)

請別懷著期待的心期待惡魔的下一篇,因為連我也不知道下一篇的出現是何時的事情(欸)


緋夜‧尋  2013/12/12



台長: 緋夜‧尋
人氣(70,472) | 回應(8)| 推薦 (2)|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Naruto佐櫻】所謂惡魔 ∥ 連載中 |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 所謂惡魔 Chapter 9

(悄悄話)
2013-12-13 22:47:35
(悄悄話)
2013-12-18 13:03:23
(悄悄話)
2014-02-01 21:55:16
(悄悄話)
2014-04-03 03:02:49
(悄悄話)
2014-05-23 20:09:32
(悄悄話)
2014-06-18 00:01:21
(悄悄話)
2014-11-27 17:53:19
(悄悄話)
2014-11-30 23:28:01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