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3-29 18:33:49| 人氣12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文字獄] 恐怖情人節I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靠!老娘急著出去約會,別來打擾我刮腿毛的時間啦!」對方摔上了電話。

我跟史萊姆面面相覦,不約而同的嘆了口氣。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通邀約失敗的電話。總是得做個垂死掙扎嘛!起床時,我這樣安慰打算要一個人去海邊唱單身盃卡拉OK大賽的室友史萊姆,然後翻出了一狗票電話。舉凡從國小國中大學的畢業紀念冊(高中的部份可以省略,因為我們兩人很不幸的都就讀於和尚高中),到以前蒐集在小紙條上只有一面之緣搭訕而來的電話號碼,我們全都一一試過了。

最後,我們都不禁開始能體會推銷員挨家挨戶陪笑臉被拒的辛勞了。

「別攔我!還是只有死路一條吧!」史萊姆站起身,朝著瓦斯台的方向走去。
「別這麼想不開呀。畢竟今天是情人節嘛。好死不如賴活著,電話約不到人,至少我們還可以上街找落單的女性下手呀!」我好說歹說的把史萊姆勸留住。其實我是不想他開瓦斯自殺。拜託,這地方我還得住下去呢!要死請找別處死去。

「說得也是。天無絕人之路,我就不信全天下所有男男女女都已成雙成對了。難不成只有我們兩個被留下來,沒這麼註死的事吧!」史萊姆再度燃起一絲希望,真是單細胞生物。可惜他沒想到,比較罩的男生可能不止有一個馬子......

於是我們兩人興高采烈的開始梳妝打扮。史萊姆拿出珍藏的七彩蝴蝶大領結,我也揹起根本不會彈的吉他,準備以外型取勝,矇騙哪個瞎了狗眼的無知少女。

就在此時,電話響起。嘟嚕嚕嚕嘟啦啦。

我們兩人爭先恐後的往電話的方向奔去,以運動員百米跑十秒的速度,以歐巴桑搶跳樓大拍賣的狠勁,少不了一番爭奪推擠,我的手指插進他的鼻孔,他的雙腿夾緊我的脖子之類的。最後的結果是兩人都無法呼吸,臉紅脖子粗的有點喘不過氣來。

「喂喂,是小Q嗎?」我正忙著把史萊姆的頭髮往後扯,慶幸自己搶到電話,沒想到電話那頭傳來蕃茄小姐熟悉的聲音,哭哭啼啼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我聞聲臉色大便,喔不,是大變,奮力想裝出孔融讓梨的和悅神情將話筒讓賢給史公萊姆,可惜蕃茄小姐的哭聲太大,史萊姆早就發現,龜縮到一旁拒不接受。我心下幹聲連連,也只能以電梯小姐的職業性口吻乾笑兩聲:「嘿嘿,久別無恙。情人節快樂呀。」

「嗚嗚,小Q你不提還好,一提我就討厭,再提我更傷心呢。」 我的媽媽老祖宗呀,別連黃梅調都唱出來呀。多嘴、多嘴。

「都是咱家那口子啦,明明是星期天還說要加班。你看,好好一個假日,我卻只有情人卻沒有情人節啦。」

我可是只有情人節沒有情人哩!

沒等她哭(夭)完,我就摔上了電話。開玩笑,如果要等到她哭完,大概已經是明年的情人節了吧!而且還是中式七夕的那個。那時如果我沒有大小便失禁或營養失調而死,至少也失去一整年追求新馬子好過個情人節的機會了。

「殺人吧。」史萊姆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背後,著實嚇了我一跳,手中拿著把文具店五塊錢的美工小刀。「而且絕對不怕殺錯人。今天只要拿槍去街上掃射,保證死了十個就有五對是情侶。」

「笑死人了。」我靈機一動。「要拿就拿更夠力的。菜刀夠鋒利吧。」

史萊姆看見不鏽鋼菜刀銳不可當的鋒芒,不禁將掌中連腿毛都割不斷的美工小刀隨手一擲,雙手捧著菜刀,眼中閃耀七彩的光亮,簡直就跟少女漫畫中那一拖拉庫眼睛比頭還大的美形主角一樣。可惜沒有任何雌性在場,不然一定會對他著迷。

那道光彩在他雙眸中稍閃即逝,只見他搖了搖頭:「不,還是榔頭好。」他從後褲腰掏出一把沉甸甸的榔頭。「腦漿四迸一定很爽快。我就不信頭上裂了個大縫,那些帥帥痞痞男還能把美眉從我身邊騙走了。」

「幹!你還真變態。」心下卻不禁佩服。

兩人一個用乾布擦著黑漆抹烏的榔頭,一個用砧板勤奮的磨著菜刀,不約而同的露出淫邪的笑容。真可謂是:刀聲霍霍,風聲鶴唳呀。

台長: Quiff
人氣(12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