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 CR-V首賣 MAZDA 3限量首賣無線吸塵器!限量出清中 夏日戲水旅行南歐莊園城...
2003-07-26 17:03:53 | 人氣(21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載:天蠍與射手沒有結局的愛情(陳石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蠍與射手沒有結局的愛情

(來源:陳石順 時間:2003年07月24日)





  22歲之前我只是一隻醜小鴨,只知道天天穿著沒有胸部的校服從這幢教學樓走向那幢教學樓。或者戴著深度的眼鏡躲在圖書館最偏僻的角落看書,任憑窗外梔子花在桌前花開花落。其實我長得很高,臉也乾淨白晰,但被這些沒有色彩的衣服包圍著,愛情池塘波瀾不興。可以說認識韋橋之前我的感情絕對蒼白如紙。最刻骨銘心的回憶只有幼稚園那位虎頭虎腦的同桌塞給我一顆草莓果凍--這已經足足溫暖我小學到大學的漫漫時光。
  22歲生日來臨那天,我在"薇薇"時裝店碰到韋橋,他塞給我一套新款時裝,說,你必需改變形象,否則,歲月會把你變成老太太的。這句話一直在我耳邊回響,獨自吹熄蠟燭那一瞬間,我想起韋橋如水的眸子,悄悄地告訴自己,是該改變了。
  當我穿那件繡著鳳尾圖案,有著波浪緄邊的旗袍出現在寫字樓,女同事瞬間像魚群唼喋,竊竊私語中泛出酸酸的味道,戴隱形眼鏡拭目以待我雖然微微不適,但我依然能看得出男同事眼裏噴出的火星燎亮我禁錮22年的青春,有幾人甚至學香港無厘頭電影做三秒鐘流鼻血樣。我淺淺地笑了,坐在電腦前寫程式。
  臨近午餐時分,門鈴清脆地響個不停,兩位可愛的金童玉女費力地抱著一束燦爛的玫瑰花,嬌聲嬌氣地喊:"小狐,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辦公室的人善意地哄笑起來。第一次有人送鮮花,心花怒放之餘我仍擺出慍怒,寒霜覆蓋的臉:"誰叫你們送花的!"兩位孩子笑嘻嘻地指著窗外,韋橋像蜘蛛人飄然而降,他用腳尖勾住隔音玻璃的縫隙,穩住身子後亮出一道橫幅:我愛你,小狐!
  我一顆心差點從嗓門飛出來,上帝啊,這可是十八層的高樓。韋橋這樣浪子怎麽會想出如此駭俗的求愛方式?挂著纜繩的韋橋一臉真誠,即便被氣流吹得搖搖欲墜仍無所畏懼,他又亮出第二張橫幅:小狐,請讓我用生命來證明我對你的愛。接著,纜繩一點一滴地下降,公司的人嚇壞了,有人打電話報警,有人找去找尖嘴錘敲玻璃。我淚如泉湧,拼命地點頭,當消防員把韋橋拽上來,我再也抑不住內心洶湧的情感撲了去,抱緊他……直到警察狠心地把我的手瓣開。韋橋爲了這次轟動全城的求愛,付出治安拘留半個月的代價,出獄那天,我把臉埋在他懷裏,聽到心跳加速的聲音,這是夢嗎?我咬破手指頭,很痛──很好。要知道,韋橋曾經是公司最優秀的才子,他那張令人心蕩神怡的臉不知裝飾過多少女孩子的夢。後來他辭職經商,公司裏的女人頓時感到氣氛空前緩和。大家又聚集在一起聊天,談得最多也是韋橋又開始在追那位女孩子,那本時尚雜誌又刊登他寫的小說……因爲他有個絕頂聰明的腦袋,推銷服裝同樣出色。"薇薇"賣的是高檔時裝,生意火爆得讓人稱奇。下班之後我去他店裏幫忙,看那些豔麗的女子在試衣鏡前沖著韋橋擺弄風騷,心裏的醋壇接二連三地破碎。我問他爲什麽給店取個女人名字,是不是還有一段割捨不了的感情,我承認,太長時間的灰姑娘生活,白馬王子的出現讓我興奮的同時以讓我狐疑滿腹。韋橋很無 地看著我,尼桑車開得很飄,我長是時間的逼問使他陷入沈默,突然,他緊踩刹車板,拿出中指放進嘴裏,鮮血淋漓地取出來,在擋風玻璃寫著:我這樣愛你還不夠嗎?清秀的眸子溢出晶瑩的淚花。我哭了,熱烈地吻著他,一顆心晃晃蕩蕩的,若陽光射進塵土飛揚的城堡。
  一天深夜,我看了一本據說風靡全球的算命書,上面顯示天蠍座的韋橋和射手座的我是絕配的,看了鏡子裏桃花一樣嬌豔的臉龐,我不顧時鐘已指向淩晨兩點。乘計程車趕到"薇薇"時裝店。雖然打佯,門縫滲透的桔黃燈光告訴我他還沒離開。我敲門好久,韋橋睡眼朦朧地開門,一位女孩衣衫不整地躲藏在他身後,地下鋪幾張報紙,微風吹過,像蝴蝶扇動誘人的翅膀。發生什麽已不言而喻,我看著那女孩一眼,她意然不躲不閃,挑釁味十足,我頓時感到心已被人扔進切碎機榨得血肉模糊。
  我莫名其妙地笑了幾聲,沒有像電視裏受傷的女孩子哭哭啼啼地摑他一記光。笑完,搖搖晃晃地往回走,高跟鞋踩空,把腳給扭了。韋橋沖過來扶我,我用腳步拼命蹬他,索性脫掉鞋子,光著腳一 一拐地回家,一路上,我一滴眼淚也沒流,回到家裏,把音響開得震耳欲聾,倒在床上蒙頭就睡。
  第二天清晨,滿面倦容的韋橋提著煲好的骨頭湯來看我。我氣還沒消,可腳腫得曆害,無法轟他走,韋橋心疼地褪去我腳上的絲襪,溫柔地在紅腫處擦拭藥水。我掙扎幾下,疼痛難忍。也就閉上眼睛。慢慢地我的腳像螞蟻輕微啃噬,又酸又庠,良久,韋橋沙啞地說:"小狐,難道你需要我給這意外的事件編袋子上虛僞的理由嗎?"我看著眸子爬滿血絲的韋橋,鬼差神使地伸出手去,韋橋借著微乎其乎的手勁,很自然地滑進我的被窩。
  我還是原諒了韋橋,像他這樣優秀的男人是不會只有一個女人想引誘的,他的本命就是有著神秘色彩的蠍子。愛上他本身就是充滿傳奇和冒險,我又何必太苛刻,追求完美呢?
  要是我不去中山路挑婚紗,要是我不看到那輛尼桑車的擋風玻璃上鮮血淋漓的三個字,或許我依然沈醉在韋橋給我的天堂。我不相信這世界還有誰像他一樣對女孩子嚼破中指,然後在玻璃上寫下"我愛你!"這驚心動魄三個字。我寧願我雙目失明,寧願想念韋橋在遙遠的北方不再回來。然而他卻真實地出現在對面的"惜惜灣"咖啡屋裏,摟著一個女孩子說悄悄話。他手指有一塊紗布特別惑眼--他真是一隻蠍子,相命書還說這種星座的人永不滿足,他總像吃不飽的老饕四處獵取新鮮的目標。
  韋橋淩空看到我,光鮮的眼睛閃過驚悸又變得黯淡,從對面跑過來只不過用了三十秒鐘,眼睛恢復得很無 ,清澈,一口望不到底的深潭。我把婚紗扔過去,轉身就走。韋橋攔住我,嚅囁嘴唇,欲言又止。他那張清秀的臉頓時變得醜陋不堪,我使勁地推開他:走開!
  有一顆眼淚滴在我手背,冰冷,潮濕。但我已不再愛這個男人了。九月底,我辭掉工作,開始在城市與城市之間飄泊,泡吧和吸煙,用男性化的名字寫小說,過著既頹廢又堅強的生活。
             (發表於「平和在線」2003年07月24日)

台長: 一片汪洋
人氣(21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