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算心身症:口水過多與... 歐陽娜娜擠眉弄眼吃炸雞鋼彈迷遊日本必訪朝聖地! 啤酒媽祖遶境罐印日本皇...
2009-09-19 16:57:34 | 人氣(498) | 回應(0) | 上一篇

建国六十年与祸台六十年——一个党与一&#200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九四九年在中国的历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国民党兵败山倒,地盘从全中国缩小到全台湾,而打倒国民党的共产党,则在全中国的地盘上,开始了“我的地盘我做主”。这一取而代之,从一九四九到二00九,已经六十年。六十年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是建国六十年,它要举国上下为之大庆。六十年对于台湾李敖来说,是祸台六十年,是一个“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先知,以血肉之躯见证了台湾六十年来的兴衰荣辱。

彼岸的李敖,曾于几年前来到此岸的中国,“不是猛龙不过江”的他,有感而发,留下几场演讲几副字。其中最让笔者动容的,是挥毫写下的“休戚与共”。他如此解释:“我们的欢乐与痛苦,都与共产党有关。”他在彼岸,欢乐与痛苦,按说更受国民党或民进党的影响。所以这句解释中的“我们”,似乎应缩小范围,仅限于此岸的我们。我们痛苦吗?我们欢乐吗?我们的痛苦与欢乐,真的与党息息相关吗?这三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对生活于此岸的我们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此岸的我们,有我们的光荣:小时候戴上红领巾,青年时成为共青团,中年时加入中国共产党。身份跟着党走,一同参与到建国的伟大中,不迷失,不犯错。彼岸的李敖,也有他个人的光荣:年轻时反白色恐怖,中年时牢底坐穿,老年时又反国民党又反民进党,一辈子反对反对反对个没完没了。国民党也好,民进党也好,人家也是建设台湾的,他颇有自知之明:他们不是在爱台吗?那老子便是祸台了!建国的党,人多势众又居功至伟,有人为它歌功颂德,有人为它锦上添花;祸台的人,在六十年的兴风作浪中,以一张健笔一张利嘴,影响了世道人心,制造了数不清的不安与共鸣。

彼岸的李敖,曾以一辈子不加入任何党派为荣。不料人到老年,他心血来潮,成立了“中国智慧党”。这一个“晚节不保”的举动,推翻了他一生“不党”的光荣记录,换来的,或许只有历史上的务虚意义。所谓的中国第一个英美式政党,“我欲党,则斯党至矣”,成立的那么不合时宜,不为这个时代所需要。但这也许就是先知的悲哀了,他领先于时代,并已逐渐老去,也许时代并不需要,可是他需要——他也许来日已无多,他要在有生之年,把无涯之事,尽力而为的一件件做出来。此时此地成立“中国智慧党”,乍看起来,务虚而已。但若干年之后,回头再看,后人也许会惊讶有这样一个前辈,苦心焦虑如是。

此岸的我们,跟着党走。一生也做过不少务虚的事,从小到大上过各种各样政治课,学到些什么,不少人忘了,不少人还记得。忘了的人永远的忘记了,政治觉悟不高,不提也罢。记得的人时刻提醒自己要记得,紧紧跟随着党,不犯任何政治性原则性的错误。永远忘了的人,是解脱了幸福了的人?还是被边缘被出局的人?时刻记得的人,是信仰着热爱着的人?还是盘算着势利着的人?苏俄式的政党,权力得之于内,它在这六十年的沧桑岁月中,究竟吸引了那些人,究竟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党?建国六十年,此岸的党以及追随着党的我们,已然政治觉悟很高或者政治觉悟不高的我们,将会有怎样一种历史的结论:严肃抑或荒谬的一生?

以前有位国外的学者,反共思想极为严重,他写了一本世界性的畅销书,名为《通往奴役的路》。学者的意思,是我们这些共产主义的国家,受统制经济的影响,迟早会走上通往奴役的路。学者或许没想到,共产主义国家也可以改革开放的,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的。成长于红旗下的我们,目前走在不象是受压迫受奴役的路上,而是走上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此岸的我们,摸着石头过河,却总能摸得到石头。有人说这是党的英明领导,一般人看不见石头在哪里,先进的党能看到。有人说此岸的我们有基层的要求和呐喊,党听到了基层的声音,也就摸到了石头。此岸并不危险,因为党兼听则明,能保证永远的伟大正确。

彼岸祸台的李敖,独来独往的一生,在政党、团体、组织的夹缝中顽强的生存着,对抗着不合理的一切。白色恐怖时代的牢房,他坐过,并坐成了反抗国民党统治的专家。绿色恐怖时期的恐吓信,他收到过,看到信里面的子弹头,他玩笑着说:“有种寄大炮来!”也许大炮无法邮递,所以他依然建在。彼岸并不安全,但他笑傲江湖六十年,神气活现六十年,六十年后依然老而弥坚,愈战愈勇。

建国六十年,不少人向党致敬,向国家献礼。爱国情深的人群中,不乏有献媚权力的做秀。祸台六十年,不过是一个人的历史与光荣,但纪录里的纯度,绝对经得起任何检验与拷问——谁,又有资格拷问他呢?建国六十年,融合着党的意志,人民的期望,以及某些权力的虚荣。而祸台六十年,却只有一个人强大的信仰。六十年的国史,沧桑风云,难以书写;六十年的自传,波谲云诡,难以着墨。建国的党,祸台的人,不同形态不同的爱,未来的中国里,应该有他们交互渗入大放异彩的光芒。那光芒,从神州文化之旅已开始播种,或者神州文化之旅之前早已播种。党与人心心相印,心照不宣后,我们期待更美好的下一个一甲子: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绝不是一群奴才建立起来的。

此岸彼岸,此岸如是,彼岸如此。此岸有党,彼岸有人。

台長: 且人
人氣(49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