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列印「食物」來了 ... 一日遊船與紅蔥頭教堂優質蓮霧!限量出清中 星巴克億萬創辦人舒茲 ...
2004-02-08 23:58:00 | 人氣(4,72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平路「婚期」之研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組別: 第一組

報告題目: 平路 <婚期>之研究

成員: 財二B 洪小晴 491360586
財二B 洪珮瑜 491360968
財二B 林怡慧 491360780
財二B 黃晴敏 491360421






一. 作者介紹 - 平路

簡介

本名路平,台灣大學心理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碩士。小說家、專欄作家,現任職中國時報主筆,並任教於國立藝術學院。著有小說《百齡箋》、《行道天涯》、《紅塵五注》、《捕諜人》等,評論集《非沙文主義》、《愛情女人》、《女人權力》等。以記述宋慶齡與孫中山愛情的「行道天涯」最獲好評。她表示,將繼續走江素惠十年舖下的路,她是文化人,對政治語言沒興趣,對李登輝提出的「兩國論」更不敢苟同。

平路的創作歷程

平路崛起於八零年代中期,但是相較於同時期的女作家,平路顯得非常不同。因為她可以算是以留學生文學起家,而後開始將心力關注於對家國的思辯,和當時受張派影響甚深而致力於閨閣情事的其他女性作家而言,兩者顯然有不同的關懷事物。在創作一連串得獎的留學生文學如《玉米田之死》、《台灣奇蹟》後,平路將題材拓展於科幻和後設小說,《人工智慧紀事》便是此時期的作品。而與張系國合寫的《捕蝶人》除了創新了後設小說的新穎寫法,平路更嘗試在創作過程中找尋「女性」的定位。她對於女性的關懷,稍後更落實在長篇鉅作《行道天涯》中,這部耗時四年的歷史小說,完整表達平路對於女性議題的獨特關照,尤其還有以宋美齡為描寫對象的《百齡箋》,都再再顯示了她渴望書寫「歷史」、「女人」縱橫交錯的糾葛,屬於台灣女性作家陰性書寫的代表人物之一。近年來,平路除了小說,也有散文、評論問世,更不難見其關懷之心。

平路關心的層面非常廣泛,包括文化、社會、性別等議題。對她來說,寫作是不帶有什麼特別意義的,純粹是因為喜歡,能一輩子從事自己喜歡的創作,是平路最大的心願。

  以往對於社會有「文人的強烈責任感」的平路,近年來心境上轉為放鬆,「只要好好寫作就好」,對於台灣文學市場的觀感,平路說這個社會紛雜聲音太多,都在爭取人的注意力,但文學只需要一個安靜的角落,現在因為趣味而讀書的人少了,平路希望藉由小說創作引發更多人的閱讀興致,這也是她寫作的原動力。
平路是當代臺灣極具特色的女性作家之一,十餘年來,她由家國歷史而性別政治的書寫徑路,不僅見證並參與了臺灣政經社會文學文化發展的曲折進程,也體現出本土女性書寫超越於一般理論之外的活力與潛力。邇來,她深具思辨性的小說書寫,尤其為「女性」、「歷史」、「書寫」間的互動糾葛,演繹出多方面的可能性。

平路文風

她雖由父系文學出發,書寫移民主題中的文化認同、原鄉情懷等男性文學的中心主題,但她警敏的態度,卻能不受制於社會制度與男性思維的牽絆。她對既定的社會文化定見提出重重質疑,在小說之中始終維持著警戒的姿態,這樣的小說無疑已經累積形成一種潛在的力量,不但可以堅定的姿態發聲,更能顛覆各種制式權威,開創新的小說世界。在小說主題上,並非只探究屬於「女性」的部分,亦將反對霸權的姿態擴大到語言的牢籠、意識型態的箝制及社會文化的制約的層面,但是平路小說卻未引起更多評論家的關注。以平路小說創作17年(1983-2000)中可見,挖掘「陰性真實」或「陰性價值」及省思女作家由父系文學走向陰性文體為其兩大創作歷程。平路小說不僅為文學史重要的參佐資料,更展現文學藝術開放結構釋放書寫的最大感染能量。女作家的專論研究是重建文學史重要的資料,平路小說積累豐富的文學資源;不論是「感時憂國」的遊子文學、或是掌握時代氛圍的後設書寫、歷史撰述,皆提供質量均優的文本。

介紹平路最新作品

平路最新散文作品<我凝視>,一張張的舊照片,串起舊時的回憶。以惘然之眼、光陰之眼、永劫之眼、旅次之眼、交會之眼去凝視這生命中的人、事與物。用心去陳述,看似平凡的文字中,卻令人有著深深的感動。每一張舊照片、每一段文字都喚起的我們在時光以及不確定的狀態中,那種美好而真實的念頭。

<我凝視>是平路最新的散文集,這是平路從他近十餘年來的散文書寫中,所精挑係選而出的作品。有感情的凝視他人和世界,自己才有位置,無常人間才能有意義和熱度。這是一本參差對照、讓人愛不釋手的一本記憶之書。閱讀<我凝視>就彷彿閱讀了一本「生命」的大書。因為生命太過龐大複雜,風景迅速切換,所以我們凝視。


二. 內容介紹

本文文章以第一人稱來敘述,一開頭便以一連串的問題賣關子,再來以「愛情屋」延續故事主題,導出女主角潛在的縱火慾望。

故事中的女主角「我」是一個對幸福充滿憧憬的女人,她甚至喜愛研究國外新娘禮服的流行趨勢,替自己量身訂做一件禮服;幻想自己走在紅地毯時的情形──小小的教堂、綴著玫瑰花的拱門、充滿玫瑰花瓣的甬道和風琴柔美的曲調作為背景音樂。她也替自己規劃好蜜月旅行的地點;一切是如此的完美,但缺少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新郎。

女主角至今尚未找到適合的對象是有原因的,那是來自她母親對她的教育。在女主角的童年,她就恨她的母親,她恨她用客人剪剩的布做她的制服,讓她成為同學的笑柄。母親也常坐在裁縫機後,詛咒著她:「大手大腳,這個福薄的囡啊!你不會孝心到幫我縫壽衣,休想我歡歡喜喜看妳穿嫁衣。」。女主角緊盯著牆上貼著從雜誌剪下來的圖片,結婚禮服的款式,母親也會突如其來的冒出一句刻薄的話:「穿那款衫,你要有那款命。」。

母親也曾煞有其事的提及她父親是一個消防隊員,死在一場大火,但事實上他是店裡幫忙的員工,讓她母親懷孕後落跑的傢伙。現在女主角已經長大成人了,她和她母親之間的冷戰依然存在;女主角作出了消極的抵制,拒絕任何和母親談話的機會;即使她知道她母親是多麼渴望出去走走,她可以帶她母親到外頭吃吃飯,但女主角寧可天天自己一人在外打包便當回家。母親知道女主角不愛噪音,她總是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響,等女兒出門之後才打開電視。

其實女主角也厭惡千篇一律的日子,就連早上一起床也是費了一大把勁才睜開眼睛,在這種壓力之下女主角已失去生氣,多出贅肉,身材變得臃腫,鞋子的尺寸也大了一號。

「夢裡,睡在我旁邊的母親分明比我年輕,對照她自己的過去,甚至比整天坐在縫衣機後面的時日還年輕些。醒來之後我不平的想道,我,做她的女兒,分明被她逼老的。」

所以她藉著幻想替枯燥的生活增添一點樂趣,讀著購屋的廣告,設計屋內設計,「愛情屋」就是由此而生;她也急需一個人將她帶出這令她感到嘔吐的日子。

「我急需一個出口,急遽的改變,似乎是我唯一可以抓住的希望。」

不過,由於母親從小的教育,女主角產生了潔癖,在幾次的相親中,只要遇上動作舉止讓她感到噁心的,一概敬謝不敏;致使她至今仍未適當的對象,直到她遇上振偉。

「而遇到振偉,以為找到了那個出口,好像在地上匍匐向前爬,突然看到隧道盡頭的那點光亮。」

男主角的出現,像是拯救她的降臨,女主角希望他認為她能注意到她的不同,開始在顏面上作一些打扮,塗上新買的口紅,穿上未穿過的高跟鞋走路,這些改變都是來自一個男人的情緒。

雖然他們開始交往,也有一些名為「約會」的飯約,但交談上都是一些瑣碎的雜事,不是「今天天氣真好!」,要不然就是「這幾天又熱了起來!」,再不然就是「公司有一點忙,呃,就是忙啦!」。但是女主角是沉浸在愛情裡的女人,即使我們這些旁觀者都可以看出男主角的漫不經心,毫無誠意;但女主角就是喜歡這樣安靜的聽他講話,哪怕只是一個字而已。

有一天,振偉突如其來的向女主角求婚,雖然振偉的求婚對女主角來說是多麼令她驚喜的事,但振偉始終不明白把一個人拖出泥沼的價值。他的求婚是如此的漫不經心、語氣平淡,他之所以會求婚只是家人的心願,為的是讓父母安心,結婚對男主角來說無關愛情,只是一種現代人必經的形式;但女主角的心仍盪漾在喜悅之中。
婚期將近,這一對新人開始籌備婚禮,拍婚紗照。女主角一昧以為她得到幸福、找到幸福;她愈是高興,就愈是不想讓她母親知道她喜事將近一事,她回到家常擺得若無其事的樣子。

拍婚紗照的期間,幾乎都是女主角在規劃結婚事宜;到了正式排演的那天,振偉終於出現,他不耐煩的接受化妝,非常勉強的配合導演的指示。振委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緒,最後他爆發出來。

「太假了!」只聽到他大吼一聲,手裡撕扯著綑在腰際的布。

之後,他失去了蹤影,她再也沒看見他。

過了沒多久,婚紗攝影店將一幅加框的大型照片寄送給女主角。她恍然大悟,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錯了,錯了,錯了,……』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停的喃喃念著。
對著放大的婚紗照。我清楚聽到自己的聲音:錯了,就沒有挽回的機會了。」

一直沉默的母親,其實早已知曉這件荒唐事的前因後果,她在一旁瞇著眼睛看著,正如她多年前的話,應驗了她的詛咒;命,她哪有這款好命?

幸福其實是相當脆弱的,隨時可以化為灰燼。女主角最終放了火燒掉了她的幸福,也燒掉她的一切;故事最後就是以縱火作為結局,她說,這是她為幸福送終的方式。

三. 愛情屋

至於本文所提到的愛情屋,它的作者是由愛情屋中的女主角所寫的,大概是在講說一個已婚的男子,他是一個建築師,他一直夢想將來有機會能親手替他的妻子建造一幢屬於他們之間的愛的小屋,因為他們現在的環境不是很好,住的又是很簡陋的公寓,但在經過幾年的努力,他仍然無法實現自己對妻子的承若,直到有一天,他終於有機會為他的妻子建造了一棟屬於他們之間的愛的樣品屋時,他的妻子已不在人世間了,所以最後他選擇了在她妻子的照片凝視下,親手把那間樣品屋給燒了,她妻子最後所得到的是一間火燒的愛情屋。

由這裡的結局,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它和婚期在最後同樣以縱火的方式,來當作是對自己的一種解脫吧,就好像是當一切化為灰燼後,一切又好像可以重新來過一樣,而且在此也可以看出女主角平常已存有潛在的縱火慾望,因為女主角因為從小受到環境的影響,造就她現在的個性,可以說把自己封閉在她的思想框框裡,所以說有時候她會藉由幻想來滿足自己,但當事實不如她所想像的結果一樣時,可能就導致她以此種極端的方法,來作為最後的一種解脫方法吧。

四. 結論

因女主角從小受到母親教育的影響,她畏懼與人身體上的碰觸,認為人與人之間若有任何身體接觸的行為是件很骯髒的事。也因此有了這種超乎常人的嚴重潔癖問題。這也影響了她在人際關係上一直是與周遭的人保持一種距離,自然而然的就產生了一層無形的隔閡,使得她自小到大的人生路途走得並不順利。她也將自己所遭遇到的困難怪罪到自己母親身上。認為這一切的坎坷命運都是由母親帶給她的。也因此女主角與自己的母親之間並沒有人稱所謂的親情,反而存在於兩人之間的是一種無法被取代的怨恨。

書中因為女主角從小就沒有感受到家人帶給她的溫暖,所以她從小到大的夢想就是能遇到那期盼已久、心目中的理想對象。兩人一起組織個和樂的家庭。也因為自己本身存在著嚴重的潔癖問題,所以任何和她接觸過的男人(例:有過一起吃飯經驗的不管是那些挖鼻孔的、舔嘴巴的、刀叉會響的、刮盤子刮到精光的以及兩片嘴唇之間黏稠的唾液沾連成細絲的男人。)她都認為受不了而不敢繼續交往下去!直到了有一天男主角-----振維的出現,她心目中期盼已久的另一半終於出現在她的生命之中,振維是她想共度一生的人。但在每次約會時,振維卻都以極敷衍的態度來結束,只有女主角一人在那邊一頭熱。到了最後要論及婚嫁時,也同樣只有女主角自己興高采烈地在準備婚事,振唯仍然冷淡如常。

當婚期越近,女主角也就忙著張羅婚事,但振唯維仍是毫不在乎的態度,最後甚至在兩人拍婚紗照時,振唯維仍然一臉不耐煩的樣子,甚至在拍照中途大叫一聲:「太假了!」就逕自走開﹐從此再也沒和女主角見面。從這可清楚得知:他們兩人根本就沒有穩定的感情做基礎﹐會談論到婚嫁是因為男主角說:「如果不反對﹐不妨辦個結婚手續以了卻家人的心願。」很清楚可以看出振維是受到家人逼迫的影響才不得已和女主角舉行婚禮。對他來說﹐結婚只是個〝手續〞而已﹐並不是真正的想要兩人永久在一起。因為他又對女主角說:「不必改變既定的生活方式﹐妳還是可以住原來的地方。」﹑「對現代人﹐經常是個必要的手續。」雖然兩人在最後結不成婚﹐但婚紗店仍然將先前兩人拍的婚紗照送到女主角和她母親的住屋中。當女主角的母親看到那婚紗照時﹐彷彿就明白了一切事情﹐正如她從以前就對女主角預言著:「穿那款衫﹐妳要有那款命。」這時又帶給難堪的女主角一個無法再去承受的刺激。而這也促成了女主角在故事末端為何會產生縱火慾望的主要因素。

當女主角在故事最後以放火燒婚紗店來抒解自己的不快情緒時﹐她彷彿將所有從小到大所遭遇到的痛苦來藉著〝火〞發洩出來。故事最後的結局竟和女主角所寫的〝愛情屋〞當中的結尾同樣是與〝火〞有著關連﹐或許我們也可以解釋成當女主角在寫〝愛情屋〞這篇小說時,內心就有潛在的縱火慾望。

而當女主角做出縱火燒婚紗店這個舉動時,或許我們也可解釋為是患有嚴重的潔癖者替自己做淨身的一種儀式吧!看完這篇〝婚期〞後,我們都覺得女主角的心態有點太過於怪異了。也可能是她天生就有著異於常人的體質(嚴重潔癖),進而影響到她本身的心態問題,讓她在待人處事和行為思考模式上產生了嚴重的偏差觀念。另一點也可能是從小她母親就如同阻咒女主角般刺耳的言語,讓女主角的心中一直存在著陰影進而讓她對自己的生活有種不安的恐懼感。

所以我們給女主角的建議是:

應該要努力想辦法改善自己的缺點並嘗試著去和自己的母親多做溝通,這樣才能讓自己走出陰霾。


參考出處
http://www1.iwant-radio.com/a-a0011/?sn=a-a0011_20020916_01
http://www.wfdn.com.tw/9107/020726/02-06/072606-2.htm
http://unitas.udngroup.com.tw/c/c1/book285.htm
http://mail.tku.edu.tw/fanmj/news-3.htm





台長: 陳潔民
人氣(4,72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