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8 22:41:22| 人氣249|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讀《禮記》劄記(三):〈檀弓下〉



 
〈檀弓下〉依然談了許多喪葬禮儀制度。「喪禮,哀戚之至也,節哀,順變也」。便是出自於此處。
 
曾子評論齊國的晏子知禮,有若則以晏子太儉而批評。曾子認為:「國無道,君子恥禮焉;過奢,則示之以儉;國儉,則示之以禮。」可以看出「禮」不拘泥於固定的形式,而是綜合了許多情況後做出適切合宜的判斷。因此,當子路感嘆自己貧窮,「生無以為養,死無以為禮」時,孔子慰勉他說:「稱其財,斯之謂禮。」
 
「禮以微情」,節制情感的用意(就喪禮而言)是避免以死傷生。所以儒家反對殉葬,不但不能用活人,連相貌近似的人俑也不可,甚而陪葬的器具——「明器」,也只能是塗車芻靈(泥土做的車與草紮的人),這是要避免興昇以活人陪殉的念頭 ,並且表明生死有隔。
 
〈檀弓下〉並且記載了一篇「殺人之中,又有禮焉」——工尹商陽與陳棄疾追吳師,及之。陳棄疾謂工尹商陽曰:「王事也,子手弓而可。」手弓。「子射諸。」射之,斃一人,韔弓。又及,謂之,又斃二人。每斃一人,掩其目。止其御曰:「朝不坐,燕不與,殺三人,亦足以反命矣。」孔子曰:「殺人之中,又有禮焉。」
 
乍讀覺得衝突,都已經在戰爭殺人了,還顧得上什麼「禮」?後來想想也不是沒有道理,戰爭是不得已的,若真發生了戰爭,造成屠殺的情況所在多有。〈檀弓下〉記錄吳侵陳,「斬祀殺厲」。殺厲指的是殺害患疫病的人,這明確違反了「古之侵伐者,不斬祀、不殺厲、不獲二毛」的觀念。
 
同樣想要犧牲「病人」的還有一則,因久旱不雨,穆公打算「暴尪」(曝曬羸病之人)、「暴巫」(曝曬巫者)以得到天神的憐憫。最後被勸服而制止,改為罷市(停止市場交易)。由此亦可看出上古那種交感思維與儒家人文化的價值轉換。
 

台長: PEN
人氣(249) | 回應(2)|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讀《禮記》劄記 |
此分類下一篇:讀《禮記》劄記(四):〈王制〉
此分類上一篇:讀《禮記》劄記(二):〈檀弓上〉

PEN
「殺厲」讓我很好奇,為什麼要挑出病人來屠殺呢?是為了要杜絕疫情擴散嗎?
2017-07-29 00:53:37
PEN
林富士〈中國古代巫覡的社會形象與社會地位〉徵引了《禮記》「暴尪」、「暴巫」與古代注疏綜合討論,認為在公元前七世紀開始,「巫者」的末世便已來臨,「他們借以維繫其身份、地位、職權的『巫術』開始面臨挑戰。」《巫者的世界》,頁26-30。
2017-12-27 09:37:2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