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4 10:35:55 | 人氣(1,402)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散文】沙球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沙球

 

──發表於《台灣日報‧副刊》,2005年7月31日

 

好陣子了,公園外圍起一道綠色的施工牆,也不知道究竟在是什麼工程,需這樣費心把整做公園圈起來。結束了工程之後,公園確實大有改觀,不過首先使我注意到的,不是給小孩子玩的遊樂設施如何安置,我發現原本的沙地被掩蓋了,原本一大片的花草土沙,通通成為一塊塊生硬的布墊。看不見一點沙,便讓我更想念在沙地上的童年。

那個物質貧乏的童年,所有遊戲都是向大自然取材的,有一種獨門遊戲就叫做「沙球」。每個人從家裡提一袋水到公園,固定在一塊區域掘土,和水以後,便可以開始捏沙球了。捏沙球很講究的,不但要把土堆中的落葉、石子挑出,還得注意力道,並且務必將沙球捏實捏圓。待水分乾了,沙球大致成形,但還得不斷用白沙反覆「洗球」。其實所謂的白沙,只是泥土在陽光的照耀之後,呈現乾燥的白色狀態;用白沙反覆灑在沙球上面,目的是讓白沙吸收剩餘的水分,並且藉由雙手不斷地摩擦和捏塑,使得沙球完全定型結實。一顆成功的沙球,黑黝黝的,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沙球的玩法很簡單,二人各有自己的沙球,然後猜拳決定攻守,守方將沙球放在預先鋪疊好的小小土堆上,然後由攻者拿著自己的沙球在上,放手,任其掉落,兩個沙球迎面撞擊,勝負便可分曉。

沙球做得結實時,不但可以毫髮無傷擊潰對手,萬一不小心摔在地上,往往只會損失外面一層,因為在製作時層層擠壓,沙球自有其層理,不易一潰而散。有一次朋友和我炫耀他的沙球,一副愛現的嘴臉:「你知道什麼叫做厲害嗎?」說完就拿起手中的沙球往牆壁上用力砸過去,沙球當然崩解分裂,解是解了,竟有半顆沙球,不,或許那已經不能算是沙球了,竟有半塊泥沙黏在牆壁上,保持著半圓的形狀,動也不動。雖然看到朋友那種不可一世的表情,讓我很想把自己的沙球砸到他臉上,但是看到他的沙球竟然可以這麼頑固,一付死不瞑目的壯士姿態,我也不得不嘖嘖稱奇。

擁有一顆結實的沙球,對我而言是件幸福而重大的事情,那代表我可以贏得許多童稚的驚嘆號。為了得到這種崇高的自尊,從中派生出許許多多枝節的規則,而規則之外總也有許多作弊的情況產生。有時候我們會很奸詐地在製作沙球時,偷偷在對方濕軟的泥巴中塞入樹葉或小石子,如果對方一直到沙球完成都粗心沒有發現,那麼他只能夠接受失敗的命運了,根據經驗法則,那種沙球無論如何都是不穩固的。不過會這麼粗心的人畢竟不多,但也沒關係,我們就可以在比賽時動手腳,當兩方要準備比賽的時候,先得決定攻守,守方把沙球放在先堆好的小土堆上,而進攻的一方通常會用手掌丈量高度,選擇最適合的高度把球放下,就在這個時候,可以偷偷地用指甲把對方的球刺一個小缺口,不需要太明顯,但是總是增加了勝利的機會。這樣的作弊大概是在大家的默契中自然而然產生的,所以每當要玩沙球的時候,每一個瞳仁都無止盡地放大,緊張的氣氛讓每一粒沙跟著躁動。

默契中的小奸小詐,是大家所能夠允許的,但確實也有在默契之外,讓大家共同憤怒排擠的狀況。曾經有一對兄弟,他們做得沙球無堅不摧,縱使其他人如何用心,也不可能勝過他們手中灰澄澄的秘密武器,那一陣子他們可真的是橫行霸道,八面威風;後來才發現,那根本就是水泥。他們能夠用水泥打破所有人的沙球,卻失去了遊戲爭鬥的緊張與刺激,過不了多久,就被排除在遊戲之外。其實,這也顯示在鄰里之間,用泥沙與水建構出的童年規則,多麼受到大家的重視。我甚至一度以為,沒有玩過沙球的人,真是可憐得失去了童年。

我始終相信沙球是非常珍貴難得的玩具,甚至可以當作禮物贈送交換,禮尚往來,沙多人不怪。那一次,我就像是用沙捏出的野小孩,髒兮兮的,手裡把玩著自己剛剛完成的沙球,以自得驕傲的神情犒賞自己。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同學和他媽媽,雙手捧著沙球,我又高興又大方地說:「送給你們。」那時我可是真心誠意感謝他們的招待,他們家不但有樂高積木,還有電腦可以玩。同學的媽媽笑著收下禮物,並且向那我道謝。那時,才小二的我曾否因此有點羞澀呢?現在回想起來,不免笑自己的一廂情願,小同學收到我的禮物,會不會覺得很尷尬呢?當初他們接下了我的沙球,應該把手給弄髒了,他們回家之後,怎麼處理我送給他們的禮物呢?也真是的,自己從公園挖塊泥巴當作寶貝,竟然也能夠成為禮物送給別人,或許,小小的心本來就容易滿足,就只一顆沙球,現在想起總還能開懷大笑。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獨自在公園做沙球,好不容易完成了個又大又圓的,滿心高興地準備回家,陰鬱的天空竟下起雨來了,因為媽媽不准我把「泥巴」帶回家,匆忙之間我將沙球藏在草叢間,趕快回家避雨。在家裡一直望著大雨,期望雨停之後就可以拿著沙球到處和別人比試了。終於天晴,我卻再也找不到沙球的蹤跡,剛開始還傻呼呼的不明究理,以為沙球被偷走了。就在尋找的過程中,突然「領悟」,沙球是被雨水給融化了。至今我仍能深深回味那時的心情,那是第一次感受到失落,我以為在整個遊戲中,就是試著去尋找最結實最堅硬的沙球,總相信有個臨界點,在那點上,沙球不能不碎,卻要碎得頑固而矜持,身段要完美。那場雨之後,我只看見自己對一場遊戲的堅持,通通糊成一攤又一攤的爛泥。當然啦,那個時候還小,縱使再失落也不會有太深刻的體悟。反正沙球沒了,還可以再做的。

沙球沒了還可以再做,不過大概沒有人知道這種遊戲了。我無從考據是誰發明了這個遊戲,但這的確真實存在於我的生命中;而我也無緣得知這遊戲何時消失,沙球會從此消逝在這個宇宙嗎?我曾抱著熱烈的口氣四處打聽,卻從來未曾聽過誰的童年竟有類似的遊戲,久而久之,在遺憾的情緒之外,難免對著種遊戲有種孤獨的同情。

同情歸同情,我自己想再玩一次也是不可能的事了。那時候的玩伴久已失聯,也許哪天相逢,我大概會問問看:「你記得沙球嗎?」


圖片來源:https://goo.gl/Ly5uE6

台長: PEN
人氣(1,402) | 回應(1)| 推薦 (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興趣嗜好(收藏、園藝、棋奕、汽機車) | 個人分類: 《戲弄》 |
此分類下一篇:【散文】如果在週末,我彈吉他
此分類上一篇:【散文】你是天空的一片雲

伯軒
非常早期的文章(竟然用到早期這個詞),當初要出第一本散文集前,有幾篇文章看不順眼,覺得題材與其他文章不太相當,就捨去了。如今看來,這幾篇文章倒是跟第二本想合集的主題接近,就讓它們重見天日吧。當年這文章發表在《台灣日報》(已經倒閉了), 黃崧棓PO哥還幫我照了一張全版的照片傳上網路,非常貼心。
2019-01-24 10:36:3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