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03 08:42:13| 人氣1,12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建築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當我醒來,一切將明而未明,陌生的自己似乎經歷過許多熟識的自己。迷茫的風,在彩色的霧裡飛逝,山嵐消散,溪流不斷滌洗淡去的夢境。


水泥牆,玻璃牆,銅或鐵鑄造的牆,人牆……,牆上爬滿藤蔓,牆裡竄滿血管,牆是磚頭,牆是鋼筋,牆是動脈與靜脈,鎮日在我們體內噗通噗通號叫。安靜的櫥窗,灰暗的號誌,無人的街口,失去音階的聲響……,它們共同成立,嶄新的國度。


我在叢林裡尋找曾經孤獨的天空;不安的建築熱切討論著關於自由的去向,有時候,幾乎已經碰觸了曾經真實的謎底。它們說:「只要在叢林裡不斷尋找曾經孤獨的天空,不放棄討論關於自由的去向,有時候,幾乎就能碰觸曾經真實的謎題。」


當內心的建築一一甦醒,這一切,似乎將明而未明,陌生的風景似乎經歷了許多熟識的家園。迷茫的風,在彩色的城市裡飛逝,煙霧消散,車流不斷滌洗遠去的夢境。





----------2005.05.29聯合報副刊

台長: 李長青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1,120)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