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5 11:15:19| 人氣82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暗香魅惑

如果,真有一種舒媛,讓我們於某日的深夜,靜寂地,獨自聆聽著葉倩文演唱的《情人知己》歌曲,我們就會知道,那種觸感,當會是若何!

聽,她的天使般聲音,還真是於電腦之中,一遍遍地響起,並仿佛如鳥兒般輕盈飄逸,使之盈滿耳際與心房!

“你在夜裏披上沉靜/一股暗香飄近我的心/側著耳朵聽月色行進/聽出你的千言和萬語/用眼光把你抱緊/回答你的每一個懷疑/你想要逃到哪里去/到我懷裏/你的手紋複雜神秘/我願一天解一句謎底/匆匆步履總是朝你去/幸福在你笑中和淚裏/吹過風也淋過雨/所有錯誤卻都變成美麗/為君故我沉吟至今/真不可思議/情人知己讓我安心/也曲折也離奇/最後我想愛的人啊還是你/情人知己相知相惜/我懂你起伏心情/關於我和你/月亮和太陽的嬉戲”

而且,還暗暗地,倏然成。讓暗香的魅惑,飄於空氣,漫於樹木,落於塵土。靜寂,舒媛,流瀉,仿若天玉成,更乃凝眸中。

這,就是希翼,就是詞曲的一切,被賦予著想象翅膀,飄逸,遊移,停佇,真像到達無垠空間,不斷地讓我們傾聽,思想,融鑄,為那無盡的纏綿菲測,漫無思緒,愁腸百結……

平復。不啻會有真正的平復!陶醉。不啻會有真正的陶醉!(美文網:www.meiwenting.com)

翱翔的羽翼,在為夢境思念夢境。必然,有曼妙的歌喉,磁性地,在自空靈,為到達心靈與靈魂架構的彼岸!衝擊,衝擊,再加衝擊。

恬淡地,魅惑溢香。悠悠忽忽,飄飄灑灑,幾幾韻韻,幽雅卓然。也許麼?和聲交揉,為落隕,為倏然,為飄空飛臨,香消玉溢,不絕如縷。

這時,真還有暗流湧動,在字片語合中,醉香於人。不為風花雪月,不會風和日麗,不為落葉翻飛。花好自有追逐人,倩麗於中曼有思;若然兩情相擁簇,情人知己結同心。若是,若然,若有那世界與社會的褒獎,為他們鼓掌!

清絕的聲音,更加地節奏悠揚,聚集著的,更是紅塵中的一切稱道,而沒有半點貶斥的意思。

真有如臨花影之感覺,歌,心,情,被不斷地解讀,透出芳香,透出力量,透出自己那色欲情欲,逃逸不出自己良心的問對:是集妻子、情人、知己於一體?亦或其他。這,我們當要回答,而自己麼?當然若此矣。

聞香知人,聞歌識音,聞酒品茗,多一點溫情,少一點雜念,為那難以企及的辭彙,冥思苦想,可一回眸,當我們被剝下軀殼,才知,自己還是自己,若沒有假定時日,可能更淒淒慘慘,喟為歎息。(日記大全:www.rizhi8.com)

影影綽綽,妖嬈的嫵媚,還是透出了誘惑加放蕩的淫穢,為我們設立著道德的平臺,需要我們努力應對,正確處理,果敢決策。

坐看庭前花開落,花香美妙不待說;若是隕落大地中,卻是悄然一泥土。我們,畢竟,只是時間的過客,缺乏任何人,世界與凡塵也不會消失,而且更不成立著如此假想,就是少了某人,山川盡失色,地球會爆炸,宇宙終消失。所以,暗香魅惑,還是希望我們能夠把握住!

因為,歌詞泛美,並非挑逗,而是將它賦予於此,渴求人們注意,為曲調和美,置於文思案桌,心靈翻飛,並停佇於道德的底線,不敢,越雷池半步。縱然成就柳下惠,縱然成為佛唐僧,縱然彪炳古愛情,也不成為陳世美與西門慶,而遭萬世唾罵,遺恨千秋曠音。

風沒漸息,和聲泛起,濤聲依舊,狂浪喧囂。思想之間,我們可否還是為著紅塵的縈定,去追求自己的人生,實現情人知己的魅惑,暗香拂繞,不知西東。

畢竟,冬意正濃,焉有驅除之力,可待到雪花紛飄時節,春天還會遠麼?暗暗地,在梅蕊之中,我已窺出了桃紅柳綠,菜花金黃,花開數朵,成韻賦詩。那春的暗香潛藏,就是縱有魅惑,亦然不怕,因為,自己的愛情與婚姻春天,當是永佇人間。

幸福的時光,沒有落紅滿徑的傷感,惟有驀然回首,也是華麗轉身,愛人的影瞳,是希望的光輝,而不摻半點虛假,留溢半點淚滴,侃出若許痕跡。

心情悠然,為暗香的潮起潮落,細膩如絲,柔情似水,在冬夜的月下,拾掇其中鬼魅的影瞳,不怕打撈不著,惑也知矣,因為,花開於我,我盼花開,擁花入懷,花墜凡塵,就是為著你我他,為著月下老人的紅線,牽扯進人類的美好,就是千言萬語,用眼光把你抱緊,並於懷裏,吻接千年姻緣,締結紅顏知己。

需情人呀!請射出你的丘比特神箭,去衝擊愛的芬芳清溢,愛的花蕊綻放,愛的觸及其中,而且,待到繁花似景之時,你們自會於愛中笑靨,為流轉的時光,謳歌幾許青年,中年,老年,待到掛於牆壁,也不失後悔。

經年歲月,風霜凝注,次第有淚光閃閃,那是激動的心房,在蹦跳你我他的一切人生點滴。

我還是希望,愛是締結的永恆。雖說,其中也有難言的苦澀。可十指之中,長長短短;嘴唇之間,咬過多次。這,就是愛的暗香,在魅惑之中,實現著昇華,也為粵語的唱詞,曼妙心音。

陽光燦爛的時節,風會輕柔,鳥會鳴叫,河流山川會歡笑,何況乎我們人類?在安祥之中,從出生的起點,到生命的終結,也是愛意融融,非為魅惑,至始至終。我知,你知,他知,地知,還有許多的知道,也融會其間。

鋪天蓋地,愛意洶湧,如海潮起伏,不是罪惡滔天,而是永遠美好,“愛你一萬年”,安然之中,喊得世界也淚光閃閃,癡迷,魅豔,西施就是自己的妻子、情人、知己之三位一體。

亦然之中,暗香泛動,縱然有那若許的香濃,在一陣陣地散發清溢,離開母本的花心,它們惟像偷兒,小心地,不動聲色地,悄悄藏匿著對人類難言的芬芳,若春的腳步輕柔。而魅惑,卻像是不經意之女孩,在悄無聲息地,不斷斜置於時間的旅程,亦步亦趨,揮灑它的獨特魅力。但還是有它們的若許,撩起那惟幕,悲歡唱盡,淒豔絕美,終成宿誼。

魅惑,還真是個誘惑人的辭彙。縱然不知,亦然不曉,也會覺得它是個難以悟出的組詞。然而,不啻之它,是催人遐思麼?是落花流水麼?是月色輕柔麼?非也空也。因為,它還真有被月夜包裹的詩意,濕潤之中,落花飛盡,流水泛起。這是一個天然,而非其中孕育的非常。

真是的,還是可以用那溫情脈脈的心花怒放,魅力無限,舉世堪驚,靜寂之中,寥寥落落。

暗香湧動的時辰,我們真在那裏?是若動物般的交媾,還是若人類愛情與婚姻的並駕齊驅。真亦假乎。

然,沒有酒醉的體會,決不會悟出,那魅惑,還真如酒壯色膽的女子,不斷地於真話假話屁話之中,你吹你的歡呼語,他贊他的成功經,吹也捧乎,其實,盡是紅樓泛夢,假是真來真亦假,惟有真言早死去;若然要尋真理在,空剩軀殼在匆行。

春華秋實,醉生夢死,紅塵之間,暗香泛擁,魅惑盡然。若然不為,卻是了卻一生之塵緣,流水不腐,腐非流水,近水樓臺先得月,呼朋喚友知音少。其實,情人知己,當乃虛擬。

明月天高任鳥飛,落花時節盡逢君。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滴滴流淌的清溢麼?沒有曉風殘月,我們又為何須了然於塵,悟出真知。

魅惑難現,暗香簇聚。也許麼?我們還真應假設,自己實乃神人,早已了然凡塵,並與佛無緣,可盡然的,還是會溫故知新。必然,我們應若然思想,那湧簇的聚會之中,不啻會有長髮飄逸,為我們的一切,將若干個思索縈定,妙趣天成。

懷中有思想,冥然若念塵;花墜土地去,我乃與天吟。輕輕地,碎裂,綻放。在這樣的若許,我們還是應將藏匿收起,為那人生的落定紅塵,知之複知之,我然敢情癡;待到花開日,醉誤在花期。

深深地,醉意闌珊,沒有目的,當乃暗香魅惑,自然了無定數,由人去思之悟之並細加闡釋!

台長: 月光共君守
人氣(82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