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0 11:57:08| 人氣71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初春總是乍暖還寒

溫暖亮堂的陽光讓人覺得夏天馬上就要到了,一場猝不及防的春雨襲來,削減了夏天匆匆趕來的熱情,陽光也變得躊躇遲疑起來韓國自由行,不再似前幾天般熱情四射。

我惦記著那些花,她們遭遇了這一場風雨,會是怎樣的憔悴呢?

雖然我不能確切地叫出她們的名字余近卿,但是,就在前幾天“綠柳才黃半未勻”時,她們已經怒放了,那麼爛漫,那麼嬌柔,那麼嫵媚,甚是養眼。小徑兩旁的花是淺粉色的,長得像櫻花,繁茂而細碎的花朵綴滿枝頭。花池中間的幾株花樹,花朵是嬌豔的粉紅,沒有一片綠葉的點綴,只有一樹毫不掩飾的嬌豔,比起“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美麗,有過之而無不及。每每走在其中,總有一種如行畫卷之中的感覺。

從這些花樹旁經過時,我總是忍不住停下腳步余近卿,走上前仔細觀賞一番。輕輕地嗅一嗅,清香縷縷,沁人心脾。好幾次都忍不住想折幾枝插入自家的花瓶中,可是,每次觸及花枝時,眼前玲瓏剔透的美,總是能震懾到我的心:美是用來欣賞的,不是用來摧殘的。我若折枝在手,那就是對美的褻瀆和摧殘,我不能借愛的名義來傷害她。

我總是想,等幾天工作閑下來時,一定要抽出時間,站在花叢中照個相,讓花的美豔來映襯一下自己,讓自己也成為畫卷中的一部分。可是,沒有想到,還沒等抽出空來,風雨就來了。

恰似春風相欺得,夜來吹折數枝花。這一場風雨,令剛剛綻放的花朵飽受摧殘。我想起了李清照的《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雖然還沒有到綠肥紅瘦時節,可是,剛剛怒放的花還是被風雨蹂躪了,被風雨侵襲後的花蕊,有的凋零了,有的粘連在一起,而且花蕊也失去往日了光澤,看上去黯淡無光。掐指算來,她們的花期還不到一個星期。短短幾天,美麗就悄然而逝。生命的華美與脆弱瞬間交替,讓人久久悵然無語。除了心痛,我束手無措。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每一場美麗,都禁不起風雨,禁不起等待。初春,總是乍暖還寒。溫暖亮堂的陽光讓人覺得夏天馬上就要到了,一場猝不及防的春雨襲來,削減了夏天匆匆趕來的熱情,陽光也變得躊躇遲疑起來,不再似前幾天般熱情四射。

我惦記著那些花,她們遭遇了這一場風雨,會是怎樣的憔悴呢?

雖然我不能確切地叫出她們的名字,但是,就在前幾天“綠柳才黃半未勻”時,她們已經怒放了,那麼爛漫,那麼嬌柔,那麼嫵媚,甚是養眼。小徑兩旁的花是淺粉色的,長得像櫻花,繁茂而細碎的花朵綴滿枝頭。花池中間的幾株花樹,花朵是嬌豔的粉紅,沒有一片綠葉的點綴,只有一樹毫不掩飾的嬌豔,比起“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美麗,有過之而無不及。每每走在其中,總有一種如行畫卷之中的感覺。

從這些花樹旁經過時,我總是忍不住停下腳步,走上前仔細觀賞一番。輕輕地嗅一嗅,清香縷縷,沁人心脾。好幾次都忍不住想折幾枝插入自家的花瓶中,可是,每次觸及花枝時,眼前玲瓏剔透的美,總是能震懾到我的心:美是用來欣賞的,不是用來摧殘的。我若折枝在手,那就是對美的褻瀆和摧殘,我不能借愛的名義來傷害她。

我總是想,等幾天工作閑下來時,一定要抽出時間,站在花叢中照個相,讓花的美豔來映襯一下自己,讓自己也成為畫卷中的一部分。可是,沒有想到,還沒等抽出空來,風雨就來了。

恰似春風相欺得,夜來吹折數枝花。這一場風雨,令剛剛綻放的花朵飽受摧殘。我想起了李清照的《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雖然還沒有到綠肥紅瘦時節,可是,剛剛怒放的花還是被風雨蹂躪了,被風雨侵襲後的花蕊,有的凋零了,有的粘連在一起,而且花蕊也失去往日了光澤,看上去黯淡無光。掐指算來,她們的花期還不到一個星期。短短幾天,美麗就悄然而逝。生命的華美與脆弱瞬間交替,讓人久久悵然無語。除了心痛,我束手無措。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每一場美麗,都禁不起風雨,禁不起等待。

台長: 月光共君守
人氣(71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