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7 12:08:53| 人氣47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浪漫的日子總是有限的

  不浪漫的日子更多,比如到河邊掏洞眼,大多時候是空手而歸,不是裏面沒有可掏之物,而是洞眼太深,它們藏得太深,手夠不著,再說去掏洞眼必須打赤腳下水,冬天的河水冰涼剌骨,其餘天又是血吸蟲氾濫時節,我們是不敢下水的。再說,放牧時,我們也有打湖草的任務,有時,一天要打幾擔湖草讓大人去擔。

血吸蟲是湖區眾生之大犯。包括外婆的澎湖灣,沒人不怕它的。

季春時節,氣溫漸漸升起來,雨外傭(domestic helper)水也多起來,漬水把湖上一個個水坑灌滿,把一處處小叉灌滿,澎湖灣人便沉默了,大人小孩全處於莫名的惆悵之中,春天的氣候往往是夏汛、秋汛的先聲。今年的大水到底要漲好大,要漲多高,這只有鬼曉得,但是,人們往往是經不住誘惑的,沉睡了一個冬季的魚蝦開始活躍起來,一天一天長得膘肥體壯。特別是蝦米,它們成群結隊在盛滿了水的小汊和水坑中游來蕩去,經不住誘惑的人們便背了魚簍,掮了蝦扒走入湖中,走入鬼域。他們赤著腳,捋著衣袖,卷著褲管去撈小魚小蝦,這種季節,只要你去,沒有不背一簍回來的。東家看見西家有了收穫,第二天便也去效法,捕撈是笑嘻嘻的,收穫也是笑嘻嘻的,但他們這是一種未開化的樂趣,是種無知的快樂。那時候的澎湖灣的人都是打赤腳幹活的,家家有魚簍,戶戶有攀扒。

誰都沒想到那血吸蟲的小蟲子正是這時候爬Beverly skin refining center進你的血肉之軀。寄生到他們的身體內。我的叔外公的一家就是死於這種鬼病。他們家有個女兒,也是我叫姨媽的,還沒出嫁也就死於這種病。姨媽得了這種病並不知其所以然,還天天去捕撈小魚小蝦來做下鈑的菜。那時,澎湖灣的人稱這種病叫大肚子病,它的特徵是,無論男人女人,到了晚期都被吸得骨瘦如柴,只有肚子又圓又大,氣鼓氣脹,當然不是懷孕。最後走不動了,死了。我的兩位兄長也得過血吸蟲病,他倆也就是小時候在外婆的澎湖灣的水域裏撈過一次小魚小蝦,唯一的一次,後來,他們定期治療才沒有釀成生命之患。

姨媽的父親母親都死得早,我HIFU價錢從沒見過。姨媽一直是外公外婆帶養的,她最喜歡我們兄弟,也喜歡到銅盆沖來做客,那時候,他還沒出嫁,甚至連夫家也沒有,死的時候,她的肚子大得穿不下任何衣服,鼓得如同一面北京大鼓,非常非常的圓。也非常非常的亮。光鮮透明,煞是美致。

台長: 月光共君守
人氣(47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家庭生活(育兒、親子關係、婚姻)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