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崩價!全球跑車出清特賣 買就送鬼怪大叔限量海報泰享受!沙鍋大的椒麻雞! 抓到了! 痛毆維安員警...
2017-08-12 23:48:12 | 人氣(29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自創】夜之曄 (第五章)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五章

 

……旭,阿旭……

在睡夢中,藍彥旭隱約聽到似乎有人正在叫著自己的名字,他皺了皺眉,換了個姿勢繼續睡,不打算理會那道聲音。

「藍彥旭!」

就在下一秒,聲音瞬間變得大聲,還伴隨著用力的搖晃,讓藍彥旭不得不醒來。他睜開眼睛,臉上有明顯的怒氣,畢竟睡得正香的時候被人突然用如此粗魯的方式叫醒,任誰都會心情不好的。但是當藍彥旭看到是眼前的人是政哥後,怒氣瞬間消散,一點兒都不剩。

……政哥?」藍彥旭弱弱的叫喚一聲。

也不曉得政哥叫他有多久的時間了,看對方緊皺著眉頭,一臉不滿及無奈的看著他。

「現在已經晚上十點多了,你是打算直接睡在圖書館嗎?」政哥說道。

經這樣一說,藍彥旭才想起自己晚餐過後就直奔圖書館,然後找資料找到累了才趴在桌上睡著了,一直到現在被政哥叫醒。

藍彥旭有些吃驚,他沒想到時間過那麼快。

「阿旭,你這最近只要一有空就窩圖書館,是在找曄敉珥的資訊嗎?」政哥隨手翻閱著藍彥旭擺在桌上的資料,上頭都是有關吸血鬼的資訊,他皺起眉頭,不贊同的說:「你好奇曄敉珥的事情這我知道,但是你不覺得你這最近太超過了嗎?簡直就是走火入魔的狀態了。」想起藍彥旭這最近一有時間總是窩在圖書館內,吃飯也都隨便吃,有時候甚至會忘記吃飯,而現在,要不是因為他有來叫,恐怕對方也要睡在圖書館裡了。

「我會有分寸的啦。」已經聽過對方講這句話不知道講上百次了,藍彥旭擺擺手,敷衍道。

政哥見狀,嘆了一口氣,再次開口:「我今天被陳隊長叫去,他問了你的事情。」

「什麼?!」

「阿旭,」政哥語重心長的說道:「我不會過問你那天獨自出去是遇到了什麼事,或是發現了什麼,但是,凡事都要適可而止,畢竟……你終究是教會的人。」說出最後這段話,政哥瞧見藍彥旭的神情流露出掙扎的情緒。

與藍彥旭從小便生活在一起,政哥很清楚對方是個怎樣的個性,雖然平常很衝,看起來大喇喇的,但是卻很容易心軟,太善良了。他心疼的看著眼前小他五歲,與他宛如親兄弟般的男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並沒有要阻止你的意思,只是想要提醒你,你的舉動太過明目張膽了。」他伸出手,揉揉藍彥旭的頭,「教會與非人是敵對關係,我怕你會惹上麻煩而已。」

「嗯……我知道的,政哥。」藍彥旭點點頭,再次開口:「政哥,抱歉……」他沒想到會把對方也捲進來。

政哥知道藍彥旭是因為他被陳隊長叫去問話所以感到抱歉,他笑了笑,說道:「我沒差,你自己要注意一點就是了。」他抬起手,看了一下手錶,發現上頭顯示已經快要十一點了,「走吧,圖書館也要關門了,該回房休息了。」他拍了拍藍彥旭的肩膀,拿起幾本放在桌上的資料,走往書櫃將書放回原位。

「嗯。」藍彥旭也趕緊將書歸位,跟著政哥走出圖書館。

路上沒什麼見到其他教會的人員,估計都入睡了,整條走廊安靜無聲,鞋子踩踏在地板的聲音此時特別響亮。

「阿旭。」政哥輕聲喚道。

藍彥旭疑惑的看向身旁的人。

「既然我都被陳隊長叫去問話了,那過幾天可能也會再找你去問清楚吧。」政哥抓了抓頭,一臉不放心的說道:「你自己小心點。」

「嗯,我知道了。」藍彥旭這次態度慎重的點點頭,他自己怎麼樣是無所謂,但是既然會牽扯到政哥,那他可不行再繼續隨隨便便的態度了。為了不要拖累政哥,也為了不要被抓去問話,藍彥旭暗自下決定,明天開始不能再這麼明目張膽的行動了。

誰知道,隔天他就被特別有行動力的陳隊長叫去問話了。

 

此時藍彥旭正站在他們隊長的辦公室內,前方擺著看起來很高級的辦公桌,陳隊長就坐在辦公桌後的總裁椅上,而隊長的身後則是一片落地窗,陽光灑進室內,為這辦公室增添溫暖的氣息,這是很老套的、很常見的設計,其實藍彥旭一直搞不懂,為什麼要做那一個大大的落地窗,讓自己的背後如此毫無遮蔽,尤其像他們教會的,跟那麼多非人結怨,難道不怕被暗殺嗎?

東想西想,藍彥旭的思緒愈跑愈遠,直到陳隊長出聲問話,才將他的思緒拉回來。

「聽說,你這最近特別熱衷於曄敉珥的事?嗯?」

回過神的藍彥旭看向他眼前的隊長,對方正直直的盯著他瞧,似乎想要從他臉上瞧出一些端睨。

藍彥旭扯扯嘴角,露出有點痞的笑容,「是滿熱衷的。」

「為什麼?」見藍彥旭如此坦蕩的承認,陳隊長挑起眉,淡淡的問道。

「因為很漂亮啊。」藍彥旭聳聳肩,吊兒郎當的說道:「我第一次看到那麼漂亮的女人,不好奇肯定不可能。」

……你在說謊。」陳隊長從椅子起身,緩慢踱步到藍彥旭面前,「你隱瞞了什麼?」

藍彥旭看著停在他面前的隊長,一股壓迫感以對方為中心擴散朝他襲來,藍彥旭沒有轉移視線,直挺挺的與眼前的人對視,「我想,我不管說什麼,你都會認為我是在說謊吧。」

……是。」

聽到對方這回答,藍彥旭內心的小人翻白眼都要翻好幾圈了。

……隊長您可真老實。」既然不相信他幹嘛還要花時間來問?!

「謝謝。」陳隊長點點頭,坦然的接受老實這形容。

……」面對這淡然的回應,藍彥旭努力維持自己的臉部面無表情,忍住大翻白眼的衝動……他的話裡面半點稱讚都沒有啊!隊長到底是怎麼把他那句話當成讚美收下的?!

「藍彥旭,記住你的身分。」沒看出藍彥旭此時的內心正瘋狂吐槽,陳隊長推了推眼鏡,話語中透露出警惕的意味,「你的一舉一動,最好都先想清楚再行動。」

藍彥旭的臉色沉了沉,撇過頭,語氣低沉的回答:「……我知道,你講過很多次了。」

「但顯然你都沒有聽進去。」

……

陳隊長盯著藍彥旭看了好一會,見對方沒有打算回應他的話,便轉過身繞過辦公桌,走回椅子旁,「你可以走了。」

他扶著椅背坐回椅子上,低頭繼續處理剛剛未處理完的文件,但是過了一會,他發現藍彥旭還是站在原地,似乎沒有離開的打算,他疑惑的抬頭,瞧見對方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開口問道:「還有事?」

藍彥旭聽到自家隊長開口詢問了,他先是小小的深呼吸一口氣後才開口:「我的事情,跟政哥無關,他什麼都不知道,別再找他問話了。」

「跟他無關?」陳隊長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般,一向嚴肅的臉上竟浮現淡淡的笑意,不過仔細一看,那笑容是參雜了嘲諷的意味,「好,我就相信你說的,他真的對你的行動毫不知情,不過,」他身體微微的往前傾,雙手交握,手肘輕輕的靠在桌上,「藍彥旭,教會很了解你,也清楚你在這教會內最在乎的人是誰。」

看見藍彥旭在聽完他這番話後臉色逐漸變得難看,憤怒的情緒毫不隱瞞的朝他襲來,他頓了一下,神情多了一絲滿意的情緒,他繼續說道:「看來你很清楚我話裡的意思。」

「你在拿政哥威脅我?」藍彥旭雙手緊握拳頭,身體因憤怒而微微顫抖著,他強壓下衝上去跟對方拼命的衝動,努力保持聲線的平穩,問道:「教會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不惜一切都要抓到曄敉珥?」以往就算他再怎麼不服從上頭的命令,教會也從沒拿任何事情來脅迫他,如今卻因為曄敉珥做到這種程度!

「你只要知道,曄敉珥會造成危害就好了,其他的,不需要去思考。」陳隊長聳聳肩,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再次說道:「對了,說威脅什麼的,太難聽了,我剛只是提醒而已。」

「你……!」藍彥旭狠狠瞪著眼前說謊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的隊長,氣得說不出話來,腦子裡想的只有想把拳頭狠狠擊在對方的眼鏡上,打歪那張令他火大的臉。

「好了,我要繼續處理公文了。」陳隊長說道,話裡趕人的意味濃厚。

藍彥旭咬咬牙,也沒再說什麼,轉身離開辦公室,離開時還用力的將門關上,發出巨大的聲響。但是在幾分鐘後,他深深後悔自己那用力關門的舉動。

太幼稚了!他想。

剛剛他的舉動簡直就像是小孩子發洩憤怒時一樣,這樣不就讓隊長更加瞧不起他嗎!

儘管後悔無比,但做了就是做了,也無法挽回什麼,藍彥旭甩甩頭,決定不要糾結這件事情了,更重要的是,因為他的輕舉妄動,導致政哥也被牽扯進來了。

「該死……」藍彥旭微微低頭咬著手指,感到無比的煩躁。

「阿旭,你在這做啥啊?」

聽到政哥的聲音,藍彥旭抬起頭,發現對方正朝他這走來。

「政哥……」面對來者,藍彥旭有著滿滿的愧疚,因為他的緣故,導致對方也被牽扯進他與教會的事情中。

「怎麼了?怎麼這副表情?你做錯事了?」瞧見藍彥旭苦著一張臉,以為對方又被罵了或是被懲罰,政哥擔憂的說道:「你做了什麼事?我幫你再跟隊長談談讓他不要罰你太重。」

藍彥旭聽到政哥如此的說道,更是感到對不起對方,從以前到現在,在他做錯事時,政哥雖然也會教訓他,但是在隊長面前,總是幫著他的,在大家眼裡,政哥對他太過縱容了。

「政哥,對不起……

「怎麼了?怎麼突然跟我道歉了呢?」政哥見藍彥旭突然無緣由的跟他道歉,讓他自己有些緊張了,該不會這傢伙這次犯下的錯是滔天大罪吧?

「是我把你牽扯進來了……」藍彥旭緩緩開口,將剛剛與隊長談話的內容全部說給政哥聽,包括教會拿他來做威脅。

「政哥,真的很抱歉……」藍彥旭情緒低落的低著頭,不敢看政哥,他深怕會從對方臉上看到厭煩的表情。

他把政哥當作是他的親兄弟一樣注重,但是,仔細想來,他從以前到現在似乎總是在給對方添麻煩,這次一樣沒有例外,萬一,政哥開始厭煩了呢?他要怎麼辦?

就在藍彥旭胡思亂想之際,一隻手落在他的頭頂上,將他的頭往下壓了一點點,然而力道不大,並沒有感覺到疼痛。藍彥旭疑惑的想要抬頭,但伴隨而來的是一陣亂揉,瞬間將他的髮型給揉成像鳥窩一樣。

「你、你幹嘛啊!」藍彥旭趕緊伸手阻止在他頭頂上作亂的那隻手,頂著一頭亂髮看向政哥。

只見政哥的臉上沒有任何他所擔心害怕的表情,反而是一臉無奈及寵溺,藍彥旭愣了愣,知道對方並不怪他,也讓他心中放下一顆大石頭,但是同時也感到疑惑,他問道:「政哥,你不擔心嗎?」

「擔心什麼?」政哥反問。

「萬一,我只是假設而已。萬一,教會藉故派你去做危險的任務,那怎麼辦?」一想到這樣的可能性,藍彥旭就感到害怕,他深怕政哥會有性命的安危。教會是他們的家,如同他們的父母一般,如果沒有教會,說不定就沒有他們,為了報答這養育之恩,所以他們才會為教會做事。但是,如果教會叫政哥去送死呢?他該怎麼辦?政哥又會怎麼做?

政哥似乎沒想到藍彥旭擔心這個問題,他嗯了一聲,思考了一下,才開口:「那時後就逃吧。」

「啊?」

「就逃跑啊!」政哥坦蕩的笑道:「如果是真的是需要我去做的事情,就算是為了教會犧牲,我也不會多想什麼,但是,」他伸出一根手指,在藍彥旭臉前搖了搖,「如果是某些人為了一己的私利而叫我去送死,哼,作春秋大夢去吧。」說完他食指跟大拇指交合,重重的在藍彥旭的額頭上彈一下,聽到眼前的人輕輕的痛呼一聲,他滿意的笑道:「你以為我真的會無腦的為教會付出生命?」

「畢竟教會是養育我們的父母啊……」藍彥旭手摀著微微發紅的額頭,有些委屈的說道。

「你當我傻子啊,我還是會去思考一件事情究竟值得我做到多少的。」政哥見藍彥旭還頂著一頭亂髮,似乎忘記要整理了,他笑笑的伸手幫他把頭髮弄回原本的髮型,邊說道:「所以你不用顧慮我,也不用跟我道歉,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藍彥旭愣愣的看著眼前從小就一起生活到大的男人,突然有些感慨,「政哥,你這麼好,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呢?」

聽到這問話,政哥的手頓了下,接著用力的往藍彥旭的頭巴下去,「還不是因為要顧著你!」

滿意的看到對方哀嚎著,政哥收回手,接著露出無奈的表情,還誇張的嘆了一口氣後說道:「明明我都還未結婚生子,偏偏卻已經有種當爸的感覺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藍彥旭瞇起眼,賭氣的回應道。

見藍彥旭已經有心思可以這樣回嗆他,情緒似乎沒那麼的消沉了,政哥也放心了。他擺擺手,以無所謂的態度說道:「總之,你要做什麼就去做吧,我自己也會看著辦的,我可是比你長五歲,跟你這毛頭小子可不一樣。」

「嘖,老頭。」藍彥旭小聲的唸道。

碎唸的下場就是換來一個爆栗。

「好啦,我去休息啦,你待會有排巡視的班吧?」無視藍彥旭抱頭哀嚎,政哥問道。

「嗯……」藍彥旭掛著兩行淚,頭部傳來陣陣疼痛,虧他剛剛還覺得對對方感到愧疚,還有一絲的感動,結果現下卻對他下手那麼重……頭頂肯定腫包了……

「嗯,你自己小心點吧,不管是什麼事。」

藍彥旭慎重的點點頭。他明白政哥的意思,言下之意就是無論是巡視,或是他私底下的一舉一動,都要小心謹慎,對現在的他來講,教會並不是夥伴。

「我去休息啦!」政哥越過藍彥旭,揮揮手走往房間的方向去。

藍彥旭看著政哥的背影,默默的在心底對他道謝,無論是以前的事,或是今天的事。

「好!」藍彥旭拍了一下自己的雙頰,開始思考之後要做些什麼。既然教會這邊放話不讓他深入了解曄敉珥的事,再加上還用政哥威脅他,這樣看來,繼續朝教會內部下手會很危險。

想起隊長對他說的所有內容,藍彥旭仍舊是滿肚子的怒火,雖然真的很想要衝去蓋對方布袋然後痛揍一頓,但是依他有這麼多前科紀錄肯定是行不通的。藍彥旭深呼吸一口氣,壓下怒火。

沒關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安慰著自己,發現自己的思緒似乎又跑遠了,趕緊定了定心神,專心思考起該要從哪去收集曄敉珥的資料。

想來想去,似乎,還是只能從曄敉珥那下手了……想到這,藍彥旭的腦海裡浮現那天曄敉珥跟一群老人家和樂相處的畫面,深深覺得或許也比較不會有生命危險。

藍彥旭輕輕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最後,他還是又繞回原點,要從曄敉珥身上下手了。

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把藍彥旭嚇了一跳,發現聲音是從他口袋裡發出的,原來是手機的鬧鐘響了,提醒他該外出去巡視了。他趕緊將鬧鐘關掉,急急忙忙的跑往集合地點。

明天,明天他休息的時間正好是上午的時間,他會再去那座公園的,去見曄敉珥,他一定要弄清楚,究竟教會跟那名吸血鬼之間,曾經發生過什麼事!

台長: 亡是公
人氣(291)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自創】夜之曄 |
此分類下一篇:【自創】夜之曄 (第六章)
此分類上一篇:【自創】夜之曄 (第四章)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