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走就走~冬季泡湯輕旅行 台中市二手車出清一台不剩幫你的照片添加心情和時間 雲林米尚蓋讚•叫阮第1...
2017-02-15 21:06:17 | 人氣(36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裏八仙 同人】——在臂彎中迎來早晨【張果X林川芎】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裏八仙 同人——在臂彎中迎來早晨(張果X林川芎)

※裏八仙 同人
BL
CP:張果X林川芎
※可能OOC
※慎入

 

張果這最近非常奇怪,這是林川芎的想法。

自從敖厲的事件順利解決後,原先暫居他家的三位仙人變成定居的狀態了,這三位仙人分別是八仙中的藍采和、何仙姑以及張果老。

而目前,藍采和那小子及小仙有各自的房間,最後才入住的張果則是與他共用一間房。

對於家中增加的這三位成員,林川芎倒也習慣生活中有他們的存在了,不過,這最近張果的一些舉動讓他該死的無法習慣!

由於林川芎原本的房間就是單人房,只有他在使用,如今多新增一個張果,也沒其他多餘的空間再擺放其他家具,所以,他們兩個有許多東西是共用的。所幸張果的日常需求不大,所以生活上也沒有造成林川芎太大的不便,唯一讓他感覺不便的是,床的問題。

林川芎當然想過要給張果備一張床,但是看了看本來就不大的房間,再看了看張果那乙殼狀態、六歲孩童的外貌,他果斷的放棄多備一張床的想法。反正,張果這副乙殼模樣也占不了多大的空間,兩個人就勉強湊合著擠一張床吧,久了就會習慣了,而且張果這小鬼也沒有什麼意見,他自己也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然後,當初他的這愉快的決定就這麼促成了這最近的苦惱。

 

該死的睡同一張床!

早晨,林川芎看著眼前近在咫尺,屬於男性的結實胸膛,林川芎的內心忍不住的咒罵著。

在他身旁熟睡的,是解除乙殼狀態,恢復成仙人模樣的張果。

這就是最近一直苦惱林川芎的事,張果這最近不曉得哪一根筋不對,總愛在他睡著後總是解除乙殼的狀態,從六歲孩童的樣貌恢復成擁有一頭雪白色長髮,眼下烙著獠牙狀白紋,身材高大的男人。

本來空間就不大的單人床上硬是擠了兩個成年男人,空間顯然是不夠的,所以,林川芎每每醒來後就會發現他的腰上總會被一隻手環繞住,頭下枕的不是枕頭而是結實精壯的手臂,講簡單一點就是,這最近的早晨林川芎總是在張果這男人的臂彎、懷抱中迎接新的一天。

 

「張果!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在我睡著後解除乙殼的狀態!」在經歷將近一個月每天早晨都在男人的懷中醒來的林川芎,終於再次爆發。

此時張果已經恢復乙殼的模樣,只見六歲孩童樣貌的他仰頭面無表情的盯著擋在他前方嗔目豎眉的男人。

若是平常的孩童,肯定會被林川芎這副凶惡的模樣給嚇哭的,但是張果並不是一般孩童,而是一名已經年齡破千的仙人,而且,他了解眼前的這名男人。

所謂的面惡心善是什麼?他眼前的林川芎就是很好的例子。

所以張果只是默默的盯著林川芎一會,隨後便拖著他家乙殼配件的小木馬繞過眼前的男人。

林川芎見狀,趕緊一個箭步又再次擋在張果面前,而他的身後是房間的門,「你今天最好給我解釋清楚,到底是為什這最近都要在我睡著後解除乙殼?」他的雙手環胸質問著。

張果淡淡的瞥了一眼林川芎,對方大有一副「你若不回答絕不放你走」的氣勢。

他低下頭,看著地板沒有作聲。

林川芎見張果盯著地板沒有出聲回答他的問題,以為對方又在發呆了,似乎要跟他耗上的模樣。

正當林川芎打算再次開口質問時,張果突然出聲了。

「我想抱著你睡。」張果淡淡的回答道。

聽到這平淡、毫無情緒起伏的嗓音如此回答,林川芎不禁一愣。

這小鬼是什麼意思?

當林川芎回過神,打算追問下去時,眼前的孩童樣貌的張果早已經繞過他走出房間了。

「喂!張果!」林川芎追出去,看著那嬌小的身影正在下樓梯,小小的腳丫子踩在乾淨的地板上發出啪搭啪搭的聲響。

林川芎擰起眉頭,不滿的大聲說道:「張果!你又沒穿拖鞋!」

他都講過不知道多少次了,要穿上室內拖鞋,但是對方就是都沒聽進去!

見張果沒有理會他的話,頭也不回的繼續下樓梯,林川芎咂舌,轉身回到房間內,拎起床邊那雙小小的室內拖鞋再次衝出房間追上去。

當他抵達一樓後,發現張果已經窩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發呆了。

林川芎走上前,將拖鞋放在張果的跟前,沒好氣說道:「下次再不穿拖鞋,小心我打你屁股!」

由於張果那六歲孩童的乙殼模樣,林川芎總是會忘記眼前的人是早已經破千歲的仙人,不由自主的拿出對待孩童的方式對待張果。

「川芎,你可真像個老媽子。」

此時突然出現一道熟悉的女性聲音,林川芎連轉頭都不用也知道是誰。

不過知道歸知道,在多次拖稿後面臨的後果從而造成心理陰影的狀態下,林川芎還是不免受到驚嚇,而且還是很大的驚嚇。

只見林川芎整個人從原地跳起來,一臉驚恐的看向在他身後出聲的女性,「張薔蜜!妳怎麼會出現在我家?!」

他沒聽到門鈴聲,也沒有任何人去開門,這女人又是怎麼進來的?!

張薔蜜推了推臉上的眼鏡,說道:「其實我有你家的鑰匙。」

「靠杯、北、北邊走啦!」意識到張果仍在一旁,林川芎硬是將脫口而出的髒話轉了個彎,「見鬼了!妳什麼時候有我家的鑰匙的?!」職業為小說家的林川芎已經開始發揮他那豐富的想像力,在腦中腦補一切有可能的畫面。

「開玩笑的。」身為青梅竹馬,張薔蜜也清楚眼前這從小認識到大的男性此時在做什麼,她幽幽的說道:「川芎同學,收起你那過於豐富的想像力,如果你能把這才能更充分發揮在寫小說上就更好了。」

聽到眼前的女性這麼說道,林川芎忍住比出中指的衝動,擰起眉頭問道:「所以妳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門沒鎖。」張薔蜜雙手環胸,再次開口說道:「川芎同學,就算你家有三位仙人,也還是要記得鎖門。」

「嘖,知道啦。」林川芎回應道,腦中則是在思考自己是否忘記上鎖,但是都沒什麼印象,最後索性作罷。

「所以妳來幹嘛?」林川芎問道。

他記得他的截稿日還沒到,所以對方絕對不是來追殺……催討他的。

「你前陣子跟我討論的小說內容,我有幫你找到一些資料,可以做為參考。」張薔蜜說著,邊從手提包裡抽出一疊資料。

「哦,妳先坐一下,我去拿飲料,待會來討論。」說完,林川芎便走進廚房。

張薔蜜隨意挑了個位置坐下,這時也才發現張果正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廚房的方向。

她用膝蓋想也明白,眼前這名面無表情的仙人正在看誰。

張果喜歡林川芎,這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的。

在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張薔蜜也明白眼前這名仙人的個性及處事態度是如何的冷淡,有時甚至可以說是冷酷。

不過,對方只要一遇上跟林川芎有關的事,所有的冷酷、冷淡都像是幻影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儘管還是一樣面無表情,但是眼神中流露出的情緒在旁人眼裡卻是再明顯不過了。

只可惜,某人的神經很大條,感情線異常的遲鈍。

張薔蜜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她推了推眼鏡,以廚房那人聽不到的音量說道:「川芎對感情異常的遲鈍,建議你直接投直球吧。」這話,她是說給眼前孩童樣貌的仙人聽的。

她看得出來,不,應該說,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張果對林川芎的事很上心,想必會好好的善待她那位青梅竹馬,所以她倒也很放心的給建議。

至於林川芎喜歡小仙這件事,她也想藉此機會讓對方明白,那抱持的感情僅僅只是單純的欣賞而已,並不是所謂的愛情。

聽到張薔蜜這麼建議,張果將視線放到眼前這名外表精明的女性身上。

他知道對方是林川芎的青梅竹馬,是很好的朋友,兩人的關係很不錯,不過,那也僅此而已。

張果此時明白,眼前的女性是支持他的,所以才會提出這建議。他點點頭,表示有將這建議聽進去。

張薔蜜見狀,便也沒再多說什麼,反正剩下的與她無關,是這男性仙人自己要去煩惱的了。

頂多事後,她會去追問她那位青梅竹馬所有事情的經過與感想的。

「喝紅茶可以吧?」此時林川芎從廚房走出來,將一杯盛著牛奶的杯子先放到張果面前,而盛有紅茶的則是放到張薔蜜前方。

「沒問題。」張薔蜜收回心思,拿起杯子品嘗一口後,張望了一下四周問道:「小莓花及藍小弟他們呢?都不在家?」

「……莓花被帶出去旅遊了……」林川芎臉上無比痛苦的說道。

張薔蜜一聽便明白,看來是林川芎那長期在外的父母難得回來一趟,卻立刻就將小莓花接出去一起旅行了。

「至於藍采和那小子跟小仙則是都有事情外出了。」林川芎說道。

平常家裡的人口多,在加上藍采和那根人面蘿蔔及一大群植物,所以家裡的氣氛通常都是熱鬧的,而今天因為剩下他跟張果在家,整個家裡都靜悄悄的,讓他一大早很是不適應。

張薔蜜點點頭表示明白,隨後她放下杯子,開始翻找她今天帶來的資料遞給林川芎,後者也明白現在眼前的女性進入工作模式了,便也專心的開始看起手上的紙張。

頓時整個空間只剩下翻閱紙張以及嚴肅討論的聲音。

**

當終於討論完畢,林川芎才意識到,現在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了,他抹一把臉,有些驚訝時間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過得這麼快,同時也有一股疲憊感湧上來。

此時在白天就出門的藍采和及何仙姑也回來了,還外帶了晚餐,省了林川芎還要出門買晚餐的麻煩。

林川芎見時間也差不多可以吃晚餐了,便也邀張薔蜜留下來共進晚餐,於是二人三仙人外加一根有腳毛的蘿蔔就這麼樣的度過晚餐時光……噢,差點忘了,還有一隻幽靈在一旁咬著手帕,哀怨著再次被眾人遺忘。

晚餐過後,林川芎將張薔蜜送到門口,他看著正在穿鞋的女性,皺起眉頭,原本就有些嚴肅的臉此時更顯得兇惡:「妳真的不需要我送妳回家?」儘管對方在他眼裡就像是個會走動的人型兇器,但終究還是一名女性,所以難免還是會擔心。

「不用了,反正還有於沙。」張薔蜜指了指胸口,露出淡淡的笑容。

於沙自從被敖厲重傷後,便安置於張薔蜜體內,雖然他的生命已經穩定了,但還是得時不時的待在張薔蜜體內休養。

「川芎同學,我真心希望你這次能準時交稿。」張薔蜜推了推眼鏡,鏡片閃過一抹精光,眼神大有「倘若不準時交稿就要你好看」的氣勢。

「閉嘴,快滾!。」林川芎翻了個白眼,不客氣的下達逐客令。

張薔蜜被林川芎的反應逗的輕笑幾聲後便道聲再見轉身離開。

林川芎目送張薔蜜離開後就直接回房間,經過今天下午這樣聚精會神的討論,他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及精力去寫稿了,現在只想洗個澡然後大睡特睡,寫稿什麼的,明天再說吧!

進到房間後,林川芎只見張果已經洗好澡,此時正坐在床邊低著頭,望著腳丫子發呆,只有在他進房間時抬起頭瞧了一眼後又繼續剛才的動作。

「沒事的話就早點睡吧。」林川芎可沒忽略下午的時候,張果可是跟他們一直待在客廳,甚至幫忙遞水裝水之類的,他估摸著對方應該也累了吧

他伸出手在張果頭上拍了拍,習慣性的將對方當成小孩看待。

張果抬起手,摸了摸剛剛被林川芎觸碰過的頭頂,視線從自個兒的腳丫子轉移到林川芎身上,看著對方拿著換洗衣物進入浴室,過沒多久,水聲自浴室裡頭響起。

他若有所思的盯著浴室門一會,隨後從口袋緩緩拿出乙太之卡

 

當林川芎洗好澡,一出浴室所瞧見的畫面就是一道高大的身影坐在床邊,對方有著一頭雪白的長髮及銀白的雙眼,眼睛下方有著獠牙狀白紋。

林川芎深深皺起眉頭,問道:「張果,你沒事解除乙殼幹嘛?」

張果那雙淡漠的雙眼看向林川芎,沒有回話。

林川芎也對張果這樣的態度見怪不怪了,他走到床邊一屁股坐下,眼神瞥向身旁高大的男人,再次開口說道:「我要先睡了,如果你要用這副模樣睡覺的話,那就去客廳睡,我可不想跟個男人擠一張床。」

只不過在講這句話時,林川芎顯然是忘記他已經跟身旁的男人擠同一張床好幾次了。

聽完林川芎講的話後,張果緩緩的起身下床,這舉動倒是讓林川芎挑起眉,很是訝異。

這傢伙真要睡客廳?

林川芎猜測著,不過顯然他錯了。

只見張果起身後,站到林川芎面前單膝跪下,這又讓林川芎嚇了一大跳。

「你在幹嘛?」面對張果的舉動,林川芎此時是滿腦子的疑問,他的眉頭深皺到都可以夾死蚊子了。

張果仍舊沒有回答,他只是伸出手,牽起林川芎的手,輕拉到自己臉前。

林川芎不解的看著張果保持沉默,做出這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舉動,再次開口問道:「你到底……」

「川芎,我喜歡你。」

林川芎的質問都還未說完,就被張果出聲打斷了。

——還是被一句告白打斷的。

「……啊?」

整個空間在張果的告白下陷入一片死寂,過了好一段時間林川芎才發出充滿疑惑的單音節。

「川芎,我喜歡你。」張果再次重複說道。

這時候林川芎總算是反應過來了,同時明白他現在正面臨什麼樣的狀況。

「你、你……」人生第一次被告白,而且對象是一名仙人,最重要的是,性別還是一名男性!公的!雄性啊!

林川芎頓時陷入混亂,結結巴巴的說道:「你、你在說什……究竟在說什麼鬼話啊?!」

「川芎,我喜……」

「停!我不是叫你再說一次!」林川芎舉起手,語氣激動的打斷張果的話,「我、我是指,你這些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儘管對象是男性,但終究是被示愛了,林川芎的臉頰浮現明顯的紅暈,他的耳朵及脖子也是通紅一片,整個人就像隻煮熟的蝦子般紅通通的。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與林川芎的緊張、混亂相反,張果仍舊保持面無表情、冷淡的態度,絲毫沒有身為告白者該有的緊張情緒。

林川芎深呼吸幾口氣,強迫自己趕緊冷靜下來,「……我是男的。」他提醒張果這現實的性別問題,渴望對方會因此退卻。

「我知道。」但張果只是輕輕的點點頭表示自己清楚,末了還低頭,在林川芎的手背上印上一個輕吻。

林川芎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手還被眼前的男人握在手裡,他趕緊想抽回,但對方的力量卻比他大上許多,他的手就這麼樣被強大卻又不失溫柔的力道緊篡著。

「放、放開……」林川芎小動作的掙扎著。

「川芎,我喜歡你,無關性別。」張果認真的直視眼前自己心愛的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

面對如此直白的示愛,林川芎羞的只想挖個洞把自己埋了藏起來。

「我、我喜歡的是、是小仙……」林川芎表明自己已經心有所屬了,但由於害羞的緣故,他的語氣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我會讓你喜歡上我的。」張果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是不……等等!你、你幹嘛?!」

林川芎還未反駁張果那自信的話語,就被對方接下來的舉動驚嚇到。

張果竟然爬上床了!

「睡覺。」張果平淡的回道,還伸手將林川芎摟進懷裡,隨後一起躺下。

「你!放開我!」林川芎完全被張果抱在懷裡,背部緊貼著身後男人的胸膛,燙人的熱度從接觸點迅速擴散至全身,讓他整個人都不對勁了。

「張果!快放開我!」他不斷的掙扎,想要掙脫這令他快窒息的懷抱。

「別動。」張果說道。

溫熱的氣息噴撫在耳廓跟臉龐,低沉的嗓音滑進耳中,林川芎全身忍不住顫了顫,隨後他發現到一件對他會非常不妙的事情。

——有什麼硬硬的東西正抵著他啊!

「你、你!」林川芎已經嚇到說不出完整的話了,原本在掙扎的身子也瞬間僵硬,不敢再動彈半分。

張果將頭埋在林川芎的肩頸處,輕輕的蹭著,嗅著對方身上的味道,不斷低語訴說自己的心意,「川芎,我喜歡你,很喜歡……」

「別說了……」林川芎把手摀住臉,悶悶的說道。

「嗯。」張果乖乖的聽話,不再說話,但他的頭還是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林川芎。

此時的林川芎產生一股錯覺,身後的男人就像一隻大型犬,正默默的向他撒嬌討關心。

似乎……有點可愛啊……

這個想法才剛浮現,林川芎立刻驚醒,對剛剛腦中的想法驚恐不已,暗罵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鬼啊?!

他喜歡的是小仙!是那個有甜美笑容,一雙貓眼,古靈精怪的小仙啊!像張果這樣硬梆梆,還沒什麼表情跟情緒的男人,他才不會喜歡!絕對!不會喜歡!

林川芎不斷堅定自己的意志,不願意承認自己剛剛有剎那幾秒的時間對身後的男人有一絲心動。

經過下午聚精會神的討論及剛剛驚人的告白,在安靜下來後睡意逐漸湧上,林川芎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眼皮漸漸闔上,緩緩的進入睡夢中。

今晚就先這樣吧。林川芎想著。他今天太累了,沒多餘的力氣再跟身後的人做抵抗,明天,明天他會清楚明白的跟對方表達他的拒絕。

林川芎抱著這堅定的想法進入夢鄉。

此時的林川芎卻無法預料到,就算他再怎麼表明他的拒絕,還是無法避免之後熱情的追求。他更是沒有預料到,未來的他竟然真的跟張果在一起,而且還是用不到半年的時間……當然,關於這些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台長: 亡是公
人氣(36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裏八仙】同人 |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