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開的車不是快!是帥! 彈性貼身平口尺寸upup林爸下班後也是要好好放鬆 Gino豪砸16萬「植...
2012-04-29 09:42:17 | 人氣(12,814)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性感女神另一面…狄娜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性感女神另一面…狄娜
粟子

「五十年代前後,荷李活(好萊塢)生產了電影裡的玩物—Sex Bomb性感炸彈,香港人將它翻譯為極盡揶揄之事『肉彈』,……多數艶星在青春不再時,又無演技可持,下場均甚為悲哀,而我正好趕上六十年代那個荒謬的演藝時代……」時隔數十載,狄娜(1945~2010)以「我的荒謬」形容電影生涯,畢竟銀幕上的她始終被視為慾望投射的對象,以撩人姿態挑逗視覺刺激,一切的一切,都和內在的睿智聰慧截然不同。秉持父親「仁義值千金」的遺訓,卻在李翰祥執導的〈大軍閥〉(1972)遭設計裸露,狄娜坦言是「義氣搏兒嬉」,因為「意氣用事而脫衣」的人正是「咎由自取」的自己。時光流轉,曾經的性感女神轉行衛星航太產業,憑藉出眾口才、脫俗文筆令人耳目一新,只是媒體一旦提起這位傳說中的「香江才女」,還是得從好久好久以前的豔星故事說起……一如狄娜自述「掛著揮之不去的肉彈惡名」,此生注定無法與那段「荒謬」分道揚鑣。
過世次月,狄娜執筆的自傳《電影—我的荒謬》出版,不同於平鋪直敘或隱惡揚善的同類作品,她幾近毫無保留寫下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坦率得出人意表。印象最深的,莫過多不勝數的被愛經驗與通透獨到的豁達態度,文中直接點名的求愛者,不乏知名影星導演政商名流。回憶這群撲火飛蛾,狄娜的愛情觀十分值得一書:「當你產生愛的感覺時,你已經得到珍貴的回報,你應該感謝那個令你產生愛念的人,而不苛求更多。」既不能阻止你愛我,亦不能強迫我愛你,於是期望你能「對自己的感情負責」,盡情享受「愛人」的過程—有勇氣承擔愛情的痛苦,不要奢求你的愛能夠得到回報。這就是狄娜,一個讓許多男人迷戀卻難以擁有的「奇女子」。


關於狄娜
狄娜本名梁幗馨,藝名為其英文名Tina的中文翻譯,祖籍廣東新會,父親為大學教授並曾任職廣東省稅務局副局長,於她九歲時過世。1955年,入讀澳門聖羅撒女子寄宿學校,因故逃學,後返港與母同住。1962年,因泰國首相沙立總理胞弟湯頓追求,獲邀赴泰拍攝首部電影〈七虎殲霸〉(1962),從而開始結識政治人物。六0年代中,加盟香港「國泰影業」,簽訂三年合約,陸續演出〈英雄膽〉(1967)、〈血洒紅玫瑰〉(1968)、〈千手佛〉(1968)、〈游龍戲鳳〉(1968)、〈逃〉(1968)等,均飾演具誘惑力的美豔角色。1968年,與來自中國大陸的前運動教練馬益彰結婚,隔年誕下獨生女馬天如,惜婚姻僅維持五年。
婚後,狄娜為各公司拍片,國粵語皆涉獵,包括:〈麒麟寨〉(1968)、〈波斯貓〉(1969)、〈聰明太太笨丈夫〉(1969)、〈一劍香〉(1969)、〈說謊的人〉(1969)、〈獵人〉(1969)、〈人頭馬〉(1969)、〈一代棍王〉(1970)、〈神探一號〉(1970)、〈花心財神〉(1970)、〈浪子與修女〉(1971)、〈一劍勾魂〉(1971)、〈大軍閥〉等。其中,講述女扒手艶娜(狄娜飾)為逃避警方追捕匿居唐樓,被眾男住客垂涎,卻屢屢為她巧計化解的喜劇粵語片〈七擒七縱七色狼〉(1970)系列,為其代表作。與此同時,狄娜應「麗的電視」總經理鍾啟文邀請,擔任電視節目「得咗」(1969)、「狄娜與我」(1969)主持人,開始接觸小銀幕。1972年,加盟「無綫電視」,主持介紹首輪電影與相關資訊的知識性節目「蒙太奇」(1972~1976),收視反映甚佳。
七0年代初,狄娜思想明顯左傾,公開表態支持中國共產黨,希冀回大陸「當螺絲釘」,貢獻一己之力。1974年,正式申請破產(為香港首位破產人),其目的在「表示與資產階級及資本主義社會決裂」,期間鑽研馬列主義之餘,亦祕密從事中國外交事務工作,四年後清償過億港元債務。揮別影圈,狄娜轉而投入衛星導航系統與人造衛星業務,經營範圍甚廣。年逾六十,復出主持「百年中國」(2005)、「大國崛起」(2007)節目,獨到觀點引發話題。2010年春,因子宮頸癌惡化病逝,享年六十五歲,狄娜生前表示不願有任何公開的殯殮遺事,希望記得她生前的「談笑風生」,不想大家看到她死後的「木無表情」。


非露不可
「為甚麼別人演戲就演『玉女』,我演戲就成了『肉彈』,這些混賬胡塗的編劇和導演,又未看過我演戲,憑甚麼就認為我只能酥胸半露,究竟是觀眾願意看,還是他們自己想看—浴缸泡沫裏我穿著肉色內衣在泡沫中伸出的一條大腿?」由泰國回到香港,正值雙十年華的狄娜立即被冠以肉彈名號,她對這類「近乎藐視」的角色反感非常,總是抗拒到片廠拍攝,一逮到機會就鬧情緒。話雖如此,想當「玉女」多過「慾女」的狄娜,還是敗在「吃軟不吃硬」的個性,禁不住製片導演低姿態哀求,類似題材一部演過一部。冶艷形象深植,港人至今仍將狄娜作為「二筒」的代號,本人對此頗不以為然:「這僅是香港這種保守的父權社會對女性的揶揄。」
回顧狄娜最引爆輿論話題的大膽演出,首推〈大軍閥〉中的背部全裸畫面,觀眾心中「理所當然」(肉彈自然不排斥露),其實是她的俠義心腸使然。「我翻看劇本,雖然只不過是一部庸俗的商業電影(裏面我的角色,一字未提要脫衣服),……儘管劇本胡胡鬧鬧,我也認真訂制服裝(自費)。」狄娜揣摩片中「姨太太」的心境,直言是:「在權勢的摧殘下,用她們的青春少艾娛樂男人的衰老醜態。」種種準備,都是想助李翰祥打響重返「邵氏」的第一戰。相敬如賓的關係直至狄娜的最後一場戲,當她聽到導演「早有預謀的請求」,內心浮現懷疑羞辱氣憤的複雜感觸:「眼前這個可憐的『大導演』難道已經江郎才盡,淪落到要靠這些下流的橋段去媚俗觀眾……又或著真正可憐的是我,人們看到的只是我36、24、35的幾個數字……」
原本承諾隔著紗簾、只會拍到腰肢的遠鏡頭,最後變成偷拍的全裸背身,狄娜的怒意不言可喻:「這些卑鄙的手段不值得我生氣,他擺佈了一個成功的商業噱頭,而藝術的良知卻徹底失敗,損失最大的是他自己。」此次極不愉快的經驗,使已無多餘時間的她「談演色變」。推去戲約的日子,狄娜不是前往中國大陸改造學習,就是透過電視節目「蒙太奇」,開誠布公地觀眾訴說「真實的話」,漸漸淡出虛假浮華的水銀燈下。


愛情理論
「每個人成長時都會嚮往異性的愛情,就跟飢餓一樣,飢不擇食,例如你喜歡吃魚翅,但當你找不到魚翅的時候,你就會把粉絲當作魚翅,……人在追求愛情的時候,往往碰不上心目中的對象,但愛情的飢餓更甚於肚子要吃東西,於是就把感情投放在一個並不理想的對方,並且硬是幻想成戀愛。」對自己表達愛意的男士「沒有一千個也有幾百個」,電力超強、迷人無數的狄娜不諱言浪漫作風實際蘊含「替天行道」的用意:「我最喜歡懲戒那些在自由戀愛之下結了婚,家有賢妻又在外邊三心兩意的男人,就算他們把心肝挖給我,我只視他們為負心郎。」不只有自詡風流的花花公子,亦不乏非自由戀愛結合或柳下惠出名的已婚者,面對後者的瘋狂愛慕,她難掩對其另一半的抱歉:「為什麼不去想想人家的妻子……我幹嘛會那麼可惡?現在只好讓時間去沖淡感情……但沖不淡呢?」狄娜其實也非鐵石心腸,能如此「遊戲人間」,還是因為對他們沒有「真正的感覺」,無法給予她一直尋找能真正暈頭轉向的愛情:「不管能不能在一起,也不論對方愛不愛我,只要能讓我有『瘋狂的愛』的感覺。」
曾經合作的男星中,陳厚可謂經驗豐富的愛情高手,對比被狄娜店得失魂落魄的同行,他保持一貫嘻皮笑臉,半真半假和女神對談愛的真諦。「當你愛上一個值得愛的人,無論能不能結合在一起,感情都是長久的,他(她)的素質使你傾心和愛慕甚至尊敬,分開了也會永遠懷念。」即使不幸「錯愛」,也不必傷心難過,只需等待時間淡化……所有自以為是的痛苦,都會隨著幻想的破滅而覺醒,因為一切原本就是「錯的」。狄娜將結論念茲在茲,衍生出有趣切實的「魚翅粉絲說」,見女兒亭亭玉立,趕緊傳授珍貴體悟,竟獲得她頗富哲理的回應:「不要遇到感情的挫折就要生要死,死了就碰不到真正的魚翅了,不要讓粉絲騙走了你的心。」坦白說,魚翅、粉絲雖能憑著視覺味覺辨明,但若肚子餓了便覺得兩者差異無幾,唏哩呼嚕吞下肚,從而陷入「愛上非理想對象」的圈套而不自知……隨著情感付出越來越多,就算發現所愛非人也不捨收手,傷財傷情傷新身傷心,屆時就不是換間餐廳那般便宜便利。


母子情深
「媽咪,等會你不要告訴別人我是女孩子,你不要叫我做Martina!」從小對「當女孩」感到排斥,狄娜一開始只是當作「羨慕男孩子可以亂蹦亂跳」的心態,但隨著女兒年歲增長,她才明瞭不僅如此而已。二十二歲的馬天如選擇接受長達七年的變性手術,由Martina變成Michael,經歷這場重大且特殊的轉折,見過大風大浪的母親只有尊重:「你所選擇的航道,是媽咪非常陌生的,但你既然主意已決,我就會無懼於揚帆出海,我會與你共同掌舵,……我們這對最要好的朋友將永遠手牽手……。」
生下女兒前,二十出頭的狄娜吃盡懷孕苦頭,好不容易順產,腦海卻浮現母親得知她未婚懷孕時的賭咒:「你將來生一個像你一樣的女兒,你就知道報應了!」狄娜於是暗暗起誓:「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未婚懷孕,我一定能理解你……只要不是惡意傷害別人,我一定都會原諒你!」然而,隨著女兒轉換性別為兒子,她婉轉寫到:「你選擇的人生道路,不生子女,而我永遠都沒有機會做『氣壞了的母親』或著是『原諒的慈母』。」一生不乏冷靜或瘋狂追求者的狄娜,面對拼命示愛的蜂蜜蒼蠅,向來看得很開很寬很自由,無奈這些男人爭得頭破血流,都無緣成為狄娜的摯愛,因為親生寶貝早已佔據這獨一無二的位置。別於混亂爆笑的藝人育兒經,狄娜在講述親情的自傳書《從母到友》,細細紀錄與孩子相處的點滴,展現身為人母的和藹慈祥與透徹智慧—無論好的壞的真的假的都盡量坦承,堅信實話永遠比謊話受用。
「我的答案一定要有啟發性,讓你自己習慣思考,才能培養你的判斷力,這樣你成長的時候才不會受人擺佈,不會盲從附和,才能分辨是與非。」儘管是第一也是唯一一次做母親,狄娜卻有著與眾不同的育兒觀念,妙喻處處,如同一位熟悉兒童心理的實踐者。她認為無論孩子幾歲,都應該引導他面對現實—以打針為例,以「會痛但可用來消滅病菌」取代「不要怕、不會痛」,避免讓微不足道的小謊毀壞親子間的信任。此外,狄娜以「給其他人做好榜樣」的方式循循善誘,而非在眾人面前數落「不乖」;無暇照顧時準備孩子感興趣的童話書或遊戲,關心引發叛逆情緒的內在因素多過指責與命令……文字間,她是位平凡也不凡的母親,淺白描繪既感性又理性的教育精神,傳遞善良正義的中心思想。


婚姻波折
不同於對骨肉的難以割捨,狄娜坦承從結婚之初萌生離婚念頭—不僅藉由各種機會讓丈夫覓得「感情蛋」的承接者,亦希望自己能找個「能夠幫助離婚且不會再結」的外遇對象。經過一番精心設計,另一半如她所願「無心插柳」發生婚外情,手續在狄娜主導下迅速辦妥,好不容易達成目的她,甚至送給即將再婚的前夫汽車大禮。回顧必須分手的原因,狄娜坦言覺得丈夫愛妻子超過孩子(如嫉妒妻子關注女兒多過自己),即扮演父親角色並不稱職,甚至懷疑日後女兒非親生的指控(1999年前夫自稱與馬天如無血緣關係),當時就已埋藏對方心底。畢竟狄娜始終有數不清的男士前仆後繼獻殷勤,難免招致丈夫妒恨。
想娶狄娜的不乏權勢地位的高官或家財萬貫的富商,為何會嫁給相形之下一文不名前夫?且既然費盡心思「離」,當初又為何要「結」?狄娜自述正是「過分同情別人處境」與「正義感」的性格導致—當時男方愛得濃烈又弱得徹底,不分晝夜、要生要死,終於勉強打動芳心。陪伴狄娜終身的親暱男性友人,便對她的「善舉」頗有微詞:「你的那些追求者,就知道利用你心軟,今日撞牆,明日撞車,又說要撞飛機,你相信我,他們不會真的去死……,愛情不是麵包,你不應施捨。」狄娜固然同意,卻難免舊事重演。實在是不擇手段「狂追」她的人太多,而拒絕本身又是件痛苦困難、糾纏不清的麻煩事。


作為一位冶艷智慧兼具的性感女神,狄娜時常感慨旁人只見外型忽略內在,為了證明能力,總得付出更多心思運籌帷幄,才能贏得應有的信服與尊重。坦白說,美麗對狄娜是阻力也是助力,畢竟若無出眾外貌作墊腳石,便難有機會打入政商名流社交圈,遑論讓自以為是的官員老闆見識她內外兼備的人格特質。相較公領域的果決幹練,狄娜在私領域展現由衷濃郁的理性與柔情,儘管深愛孩子,卻也賞罰分明,是母親是伙伴更是終身摯友。從事業到人生,狄娜秉持一貫有為有守的理念,兢兢業業為此奮鬥,一如她臨終前對傳媒的贈言:「刀槍能夠殺人,筆墨可以救人。」狄娜透過文字闡述所思所想,留下的筆墨點滴,正是她寄予後人的處世箴言。

參考資料:
1.狄娜,《從母到友》,香港:天原文化,2010。
2.狄娜,《電影—我的荒謬》,香港:藍天圖書,2010。
3.維基百科…狄娜

相關文章:
1.狄娜的永恆摯愛
2.魚翅與粉絲…狄娜的愛情理論
3.陳厚的最後時光
4.1959年的肉彈危機!
5.范麗的性感路
6.不只是性感…夏厚蘭

本文同時刊登於「玩世界‧沒事兒」部落格
文章網址:性感女神另一面…狄娜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旅遊與各類文章可以欣賞唷!

台長: 粟子
人氣(12,81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偶像後援(藝人、後援會) | 個人分類: 明星專文 |
此分類下一篇:小雲雀…顧媚
此分類上一篇:張美瑤,永遠的寶島玉女

Jackie Law
When you live a life full of conflict like her, you need a great personality, she was graceful, unlike her movie rolls though, but she was so sexy back in the 60's, she should have accept her
movie image, nothing wrong for being sexy
2012-05-01 00:55:11
版主回應
的確,狄娜的特別已不足以「奇女子」形容,她是一位非常獨特且有見地的時代人物。
2012-05-01 08:40:1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