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0 14:28:45 | 人氣(17,277) | 回應(13) | 上一篇 | 下一篇

藝術家明星…喬莊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藝術家明星…喬莊
粟子

「我覺得我還是幸福的、快樂的,雖然我不曾成功為一個藝術家,或著我壓根兒不能成功為一個藝術家,可是,我知道自己現在正在走上這條道路。」1960年初,擅長繪畫的斯文青年喬莊(1934~)加盟「邵氏」,受邀為所屬刊物《南國電影》撰寫一篇自我介紹的短文,內容泰半以最鍾情的「畫」為主題,言談間難掩對藝術的喜愛。喬莊自幼學習美術,或許正是如此長時間的薰陶,使他比同類型的男演員多了幾分文藝氣息,是類似角色的不二人選。
以凌波為首的女小生崛起前,喬莊風流倜儻、外型又好,可謂最理想的書生典型,〈花田錯〉(1962)(1962)的卞濟、〈武則天〉(1963)的太子賢乃至〈紅娘〉(未完成)的張君瑞,詮釋落第舉人、落拓秀才與落難才子,不是拿畫筆就是拿毛筆;回到現代,他不改氣質路線,角色不離大學生、畫家、音樂家或富家子。儘管常演文質彬彬的年輕男子,喬莊卻沒有奶油小生的脂粉味,還反倒多了幾分衝動、叛逆與倔強,在同期男演員中別具一格。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11月12日播出〈電影筆記:明星回顧「喬莊」(上)及電影「明日之歌」)〉專輯,下集〈電影筆記:明星回顧「喬莊」(下)及電影「慾燄狂流」)〉於11月19日播放。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1/12
節目摘要:喬莊(上)、電影〈明日之歌〉
播放歌曲:〈明日之歌〉插曲「寂寞」(靜婷演唱)、「昨天」(靜婷演唱)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1/19
節目摘要:喬莊(下)、電影〈慾燄狂留〉
播放歌曲:〈慾燄狂留〉插曲「狂流」(鍾玲玲演唱)、「秋夜」(韋秀嫻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玩世界‧沒事兒」部落格
文章網址:【廣播】藝術家明星…喬莊
該處有更多粟子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喬莊
本名喬木,上海人,上海美術專科學校畢業(主修油畫)。1954年赴港,未幾進入「長城影業公司」為基本演員,主演〈三戀〉(1956)、〈大富之家〉(1956)、〈日出〉(1956)、〈鸞鳳和鳴〉(1957)、〈眼兒媚〉(1958)、〈王老五之戀〉(1959)等九部影片。1959年10月轉投「桃源影業公司」,亦曾在「邵氏」任廣告油畫美工,〈江山美人〉(1959)的宣傳廣告即是出自喬莊手筆。1960年1月與「邵氏」簽約,首作為嚴俊導演的〈黑夜鎗聲〉(1960),後陸續參與〈盲目的愛情〉(1961)、〈儂本多情〉(1961)、〈花田錯〉、〈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客串)、〈第二春〉(1963)、〈杜鵑花開〉(1963)、〈武則天〉等,為公司力捧、極具潛力的後起之秀。
1964年,喬莊來台拍攝〈情人石〉(1964)與〈山歌姻緣〉(1965),並由此正式走紅。期間主演電影古今各半,但仍以時裝文藝最為出色,作品包括:〈歡樂青春〉(1966)、〈文素臣〉(1966)、〈蘭姨〉(1967)、〈斷腸劍〉(1967)、〈少年十五二十時〉(1967)、〈明日之歌〉(1967)、〈七俠五義〉(1967)、〈盜劍〉(1967)及〈寒煙翠〉(1968)等,〈慾燄狂流〉(1969)是在「邵氏」的最後一部電影。1969年,喬莊與「邵氏」約滿,改以自由演員身份繼續在影圈發展,開始接觸幕後工作,自編自導自演武俠片〈劍膽〉(1969)、〈八步追魂〉(1969)、時裝喜劇〈太太懷孕了〉(1970)。拍罷〈三十六殺手〉(1971)不久即退出影壇,自此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


從影機緣
喬莊從小喜歡繪畫,興趣一直持續到中學時代,再至就讀美專,早將此視為終身志業。由上海來到香港,曾以繪畫為生,雖然沒辦法賺大錢,倒也過得滿足愉快,他愛看電影,卻從沒想過有天會成為電影演員!有次在九龍彌敦道上寫生,喬莊被碰巧經過的「長城」導演李萍倩一眼相中,當時他正為新片〈三戀〉中的畫家角色苦惱,而眼前這位美專畢業生剛好符合理想……。經由李萍倩的引薦,喬莊出乎意料展開演藝生涯,且第一部電影就與「長城大公主」夏夢搭配,之後角色不脫第一、第二男主角,星運堪稱順遂。
1959年底,喬莊離開「長城」,轉入親國民政府的「自由影業」系統,在左右對立的氛圍下,此舉被視為「棄暗投明」、「投奔自由」,媒體也對此大幅報導,並藉喬莊之口批判中共政權。其實,撇開複雜敏感的政治難題,喬莊轉換公司無疑是為了謀求更好的發展機會,理由和同期「由左轉右」的樂蒂、關山如出一轍。畢竟無論酬勞或演出機會,有「邵氏」、「電懋」等支持的「自由影業」都較左派「長鳳新」(長城、鳳凰、新聯)優渥。


戀情迷霧
喬莊入「邵氏」時已二十五歲,「投奔自由」的新聞熱潮沒過多久,記者就對他展開新一波的「逼婚」攻勢,女星名字一個換過一個,但似乎都僅是電影宣傳的煙幕彈。1963年,二十八歲的喬莊為〈山歌姻緣〉來台,再度被問起:「何時結束單身生活?」連珠砲式說出一堆女星姓名,走馬燈至丁紅時突然停住,原來此時的喬莊已經紅了臉?!不久前,香港娛樂報紙《明燈日報》刊出一則喬莊與丁紅論及婚嫁的花邊新聞,台灣記者以此為據窮追猛打,逼得他老實答:「我與丁紅雖然是很要好,但卻沒有談情說愛!更沒有提過終身大事!」有趣的是,記者或許認為喬莊沒說實話,於是以「只有待時間來作證人」做結語,但事過境遷回頭看,時間確實作了證人…證明喬莊沒說謊。
眼見與丁紅的緋聞越傳越兇,喬莊承認孤身在港倍感寂寞,但仍指天發誓「目前並無女友」,他坦承不願追求圈內人,因為「娶太太就得請她好好地主持家務」。喬莊更開出擇偶條件,即年齡小自己六到七歲、能說國語、相貌中上、性格溫柔,還得有音樂或美術方面的修養。此外,喬莊一再表示想娶「家庭婦女型」的小姐,即不愛交際應酬、忠於丈夫,在他的心目中,這樣的婚姻才能幸福。
隔了一年,喬莊依舊孤家寡人,這會兒對象又換成活潑俏麗的石燕,而且從石燕某次的訪談看來,戀愛的真實性頗高。聽到「您和喬莊關係如何」的問題,石燕笑稱兩人關係「不好也不壞」,言語間埋怨聚少離多,感情維繫不易,況且雙方都與「邵氏」有合約關係,婚也不是想結就結得成!與石燕的傳聞沒多久趨於平淡,兩年過去,喬莊已是年輕女星口中的哥哥、叔叔,他也樂得搬進位在清水灣的「邵氏影城宿舍」做快樂王老五,整日畫畫、品茗、打麻將,日子自由自在……眾人好奇喬莊是否抱持不婚主義,他無奈苦笑:「我只是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人。」


尋覓真愛
或真或假的戀情傳了幾年,喬莊雖還是一副娃娃臉,實際卻已突破三十大關。〈寒煙翠〉外景隊出發前,被問得有些煩的喬莊索性「先開口為強」,直指要到台灣物色一位「家庭主婦」。本以為是明星為求宣傳效果的「撂狠話」,沒想到喬莊說到做到,真的在南台灣覓得理想伴侶……
距離宣示「找太太」才滿三個月,竟傳出喬莊將赴台求婚的消息,對象是一位正就讀台北實踐家政學校二年級(現實踐大學)的許小姐。據報導,喬莊五月份隨〈寒煙翠〉外景隊到台南縣珊瑚潭拍攝時,下榻台南市華洲飯店,在導演嚴俊的牽線下,結識週末返家度假的飯店二小姐。然而,當記者向許家求證時,卻得到「雙方僅是普通朋友」的答覆,許小姐本人則稱和喬莊僅見過一次面,但不否認魚雁往返。其實早在曝光前一個月,喬莊已托人向許家提親,唯女方以需要考慮為由暫未回覆。
隔年,喬莊為首次擔任導演的〈劍膽〉抵台,話題仍舊圍繞婚姻。談起「未婚妻」許小姐,喬莊自稱「很相信命運」,雖然這只是兩人的第三度見面,但一切都是緣分……喬莊形容許小姐很漂亮又文靜,更重要的是瞭解他。不過,未來岳父希望他能改行做生意,並且長居台灣,喬莊坦言「這些是都不是說做就可以做的」,他也不捨中斷電影事業,「當然,她的父親都是出於好意,而且有許小姐的體諒也就夠了!」為此深感煩惱的喬莊豁然道。婚期一延再延,終於盼到未婚妻畢業,1970年底步入禮堂,婚後喬莊淡出影圈,不再涉足娛樂界。


談凌波
喬莊和凌波頗有緣份,「梁兄哥」分別第一次在古〈紅娘〉、今〈明日之歌〉當女人,均是與喬莊「談戀愛」。正當凌波以〈梁祝〉在台引爆熱潮時,與她拍攝〈紅娘〉的喬莊也成為記者探訪的對象,話題左繞右轉,全是這位當紅炸子雞。喬莊回憶對凌波的印象,是個對人態度親切、談吐斯文且純潔的女孩子,待人接物一點也不矯揉造作。對於飾演崔鶯鶯的表現,喬莊更是讚譽有加:「一上妝之後,就流露出一個女演員難得的氣質,把自己帶進戲中。凌波實在太聰明了,戲的理解力高人一等,對工作態度也非常認真。」
可惜,〈紅娘〉因為凌波在〈梁祝〉的反串表現太過成功,導致「邵氏」上層決定重拍,崔鶯鶯改當張君瑞,紅娘也由杜娟換成林黛(最後拍成的〈西廂記〉(1965)則由李菁飾演)。喬莊得知先前努力白費,無奈感嘆「演員只有聽從上面的意思」之餘,仍不忘幽默「自我安慰」:「我很惋惜我和凌波第一回在銀幕上扮演情侶的戲,成了一場春夢。……我在『紅娘』理的那個角色將由凌波取代,我是個男人,演男人戲竟然演不過凌波,所以我很佩服她。」語畢,他又想起曾在〈花田錯〉男扮女裝的經驗,直言渾身不對禁、彆扭的要命,凌波「演男人」卻能這般瀟灑裕如,無怪能征服萬千影迷。
年餘,兩人因〈明日之歌〉再次攜手,這也是凌波在〈梁祝〉後的第一部時裝片。在此之前,〈明日之歌〉的卡司已經過四次更替,導演陶秦最早屬意林黛、陳厚主演,後來幾經波折,人選由葉楓(婚變鬧得滿城風雨,本人亦對一再演歌女角色興趣缺缺)、胡燕妮(當時仍是新人,沒有票房保證)輾轉至凌波。喬莊飾演染上毒癮的天才鼓手,而凌波則是他一手栽培的紅歌星,兩人為了「毒癮」爭執衝突、為了「戒毒」相互扶持,對手戲十分精彩。值得一提的是,凌波歌喉有口皆碑,但〈明日之歌〉中的插曲卻由靜婷演唱……據傳是導演陶秦對凌波試唱的結果不甚滿意,無法達到他的理想,因此仍交由長期合作的靜婷幕後代唱。


即使拍戲忙碌非常,喬莊還是不忘最愛的畫筆,精心繪製的人像油畫,更為他贏來不少友誼,帥氣男星雖多如過江之鯽,但像他這般真材實料的「文藝小生」卻是屈指可數。「有一個人,他願意老老實實走著他自己個人理想的道路,這個人就是我。」沒有汲汲營營,而是靜靜地耕耘著鍾愛的事業,喬莊就和他的銀幕形象一樣俊雅溫文。

參考資料:
1.本報訊,「香港匪方長城公司的名小生 喬莊於偽國慶前投奔自由」,《聯合報》第八版,1959年10月1日。
2.本報香港航訊,「喬莊否認戀丁紅」,《聯合報》第六版,1963年5月29日。
3.本報訊,「喬莊談擇偶」,《聯合報》第八版,1963年6月17日。
4.姚鳳磐,「喬莊口中的凌波」,《聯合報》第八版,1963年6月18日。
5.楊蔚、吳心白,「群星譜」,《聯合報》第三版,1964年6月13日。.
6.本報香港特約,「邵氏開拍明日之歌」,《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12月17日。
7.本報香港航訊,「寄情於丹青 喬莊不忘畫」,《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12月23日。
8.本報香港專訪,「喬莊將來台灣 找『家庭主婦』」,《聯合報》第八版,1967年4月14日。
9.本報訊,喬莊好事近 將回國訂婚」,《聯合報》第六版,1967年7月14日。
10.本報台南十四日電,「喬莊的婚訊 女方拒證實 僅稱是普通朋友」,《聯合報》第六版,1967年7月15日。
11.台南訊,「喬莊演出求婚記 嚴俊古都作紅娘」,《經濟日報》第六版,1967年7月16日。
12.周銘秀,「喬莊編導劍膽要做新嘗試」,《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5月11日。
13.謝鍾翔,「喬莊可能重返邵氏 定於年內完成婚事」,《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7月30日。
14.台南訊,「喬莊佳期將在明春」,《聯合報》第五版,1969年5月29日。
15.本報香港航訊,「邵氏計畫開拍新片 喬莊構想電影故事」,《聯合報》第八版,1970年6月22日。
16.吳昊主編,《邵氏光影系列:男兒本色》,香港:三聯書局,2005,頁38~43。


明日之歌(Song of Tomorrow)
導演:陶秦
原著:方龍驤
編劇:陶秦
演員:凌波、喬莊、金漢、沈依、雷鳴、田琛、陳鴻烈、馬笑儂
首映:1967年10月12日(香港)
片長:92分鐘
插曲:明日之歌、昨天、寂寞(沈華作詞、顧嘉輝作曲、靜婷演唱)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鼓手蔣松平(喬莊)技藝超群,各夜總會爭相聘請表演,松平在老師過世後,肩負照料遺孀(馬笑儂)及遺孤蘇玲(凌波)責任,為應付超量工作,竟染上毒癮惡習。松平鼓勵蘇玲學歌,希望她能習得一技之長,這天,蘇玲獨自到夜總會找松平,表示不願再學,她輕聲道:「你是不是在我媽枕頭下放了一千塊錢?松平,我們很感謝你,但不能老依靠你。」松平坦言蘇玲的哥哥殘廢,她也未找到工作……
「我已經找到了。」蘇玲將預支薪水還給松平,卻引來他的不滿:「什麼職業!是不是舞女?我要妳練歌,練好了歌跟我一起表演。妳的父親是我的老師,他教會了我許多東西,好讓我今天有了混飯吃的本事,我不能眼看她的妻子有病不醫,他殘廢的兒子整天愁柴愁米,他女兒去做一個任何人都可以摟抱的舞女,妳明白了沒有!」蘇玲聞言痛哭,松平好言勸她繼續學歌,若蘇家經濟上仍有困難,他願意多趕幾場。「可是,媽說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松平趕緊解釋:「不,妳媽媽看錯了。」他對蘇玲溫柔安慰,此情此景全都看在愛慕松平的歌女白露(沈依)眼裡,心裡不由地擔心失去他。


松平拼命賺錢,蘇玲則在他的資助下努力練歌,終於盼到兩人首次合作演出……蘇玲在台上演唱,松平卻顯得心事重重,冷眼旁觀的白露則在吧台喝悶酒。「怎麼樣?不太高興?蔣松平那個妞兒從哪弄來的,看來對妳很不利嘛!」闊少朱大衛(雷鳴)看穿白露心事,見她轉身離開,大衛一派輕鬆:「咱們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妳把那個小妞介紹給我。」「哪有那麼簡單……」聽到白露回話,大衛問蘇玲是否知道松平吸毒的秘密,見她搖頭,心中浮現新的辦法。
松平送蘇玲返家,他雖然滿意表演,臉上卻看不到喜悅。言談間,蘇玲不掩對松平的好感,但他似乎有意疏遠。「松平,你是不是有心事?」蘇玲依依不捨與松平吻別。一進屋,蘇玲就看見門下塞進一封未署名的信,指松平吸毒成癮,她看完後喃喃:「我不信!」隨即致電松平,話筒那頭震驚不已,蘇玲遲遲沒聽到回話,她繼續追問,逼到死角的松平只回答一個字「有」後掛上電話,滿臉淚痕的蘇玲再撥通,松平約她見面詳談。
「你吸的毒給我看看。」蘇玲驚訝毒品和香菸一樣,松平解釋「裡面有東西」,「你為什麼要吸呢?」松平吞吐半會兒才答:「為了要振作精神,為了要把鼓打得快打得準,為了……蘇玲這是誰在多事!」蘇玲回想叔叔吸毒「死在街頭沒人管」的下場,令松平十分憤怒,蘇玲毫不畏懼道:「你不戒,我明天不上場!」她希望松平脫離毒海,但這豈是容易的事。其實,全樂隊的人都知道松平吸毒,但只有于明(金漢)勸他戒除,蘇玲堅持要松平到醫院治療,因為他能把一個小舞女改為歌手,也能將吸毒的人改為正常的人,「答應我,再戒一次,我不愛吸毒的人。」松平感動女友用心,毅然將毒品丟棄。


蘇玲將醫院開得處方放進松平的置物櫃,于明樂見其成,白露丟毒品給松平,他也立即丟掉,蘇玲喜極而泣。「戒毒?蔣松平會戒毒?」大衛一臉不可思議,又教白露一計。見松平行色匆匆,又不願接受毒,白露故意刺他的弱點:「今天來看蘇玲的人可是不少,你可千萬要玩得小心一點,我可不希望蘇玲為了你而失敗!」「給我!」松平還是無法脫離。
蘇玲越來越受矚目,和松平的感情也越來越深,一早,蘇玲來帶男友去看醫生,令故態復萌的松平神色緊張。蘇玲在房內見到摻了毒品的煙,臉色一沈,再看到藥水根本沒動,「不是不想戒,我要戒,我怕……」蘇玲根本不聽、自顧自道:「從今以後我不管你,你也不要管我!」蘇玲拒絕登台,陳經理和于明試圖疏通,說來說去還是要松平戒毒。大衛趁虛而入,蘇玲賭氣和他同遊夜總會,與此同時,白露也卯足全力誘惑松平,但兩人都碰了釘子。
松平耐不住對蘇玲的思念,在她家樓下等候,蘇玲也難忘對松平的愛,兩人緊緊擁抱一起。松平稱自己再度吸毒,就是怕精神不集中,影響女友的演出,蘇玲聽了更添感動,她願伴著松平戒除毒癮,兩人於是在夜總會同事的促擁下行結婚禮。


蘇玲、松平婚後幸福,一日收到大衛賀禮,表示已和夜總會經理說好,給一個星期的蜜月假期,還願免費借出別墅,讓他倆好好享受甜蜜時光。另一面,大衛、白露搶先進入別墅,將毒品藏進抽屜,隨即驅車離開。
松平夫妻一身休閒前來,又笑又鬧好不快樂,只是松平毒癮不時發作,冒冷汗、手發麻、全身發冷,蘇玲在旁努力想辦法幫他減少痛苦。深夜,白露致電別墅,接起的正好是松平,掛電話前,心緒複雜的她在大衛的催促下說:「萬一,這只是萬一,最好你能夠熬得過去,要是實在不行……拜拜。」大衛氣得不得了,狠打白露一巴掌,又逼著她再撥,說出電話下的抽屜藏有「東西」。
松平被戒毒的痛苦折磨得不成人形,但妻子的安慰卻使他有了信心,並決定作一首「明日之歌」。聽到松平唱「明天是一片渺茫」,蘇玲溫柔反駁:「不,你應該說明天是充滿了希望。」松平請蘇玲拿紙筆,但見她欲打開藏有毒品的抽屜,嚇得急急阻止,蘇玲因此覺得其中有怪。深夜,松平在愛情與毒癮間猶豫不決,痛苦掙扎許久,終於將煙全數丟出屋外。儘管克服心魔,松平對未來依舊悲觀,情緒都發洩在他寫得「明日之歌」裡:「我知道、我知道明天是一片渺茫,妳偏說、妳偏說明天是充滿希望。」「我不喜歡,平,難道你覺得生命是這樣灰色的嗎?你心裡就只有那個東西!」見妻子質疑,松平願意為她重新寫過。


松平的醫生致電蘇玲,稱第三天是最不容易過的晚上:「妳不要怕,跟他堅持到底!」蘇玲心神不寧,松平本來還能正常對話,不久即毒癮發作,開始在庭院找先前丟棄的煙。蘇玲忍著腹痛找到松平,懇求將毒品交出,但此時他已失去理智,將自己反鎖房門內,卻怎麼也找不到火。打開門,蘇玲心灰意冷:「你請吧,只要你忍心!」說完即昏倒在地。


蘇玲送至醫院急診開刀,趕來的于明責備好友不關心妻子,忍不住破口大罵:「你究竟是人還是鬼?為什麼這麼不爭氣!你以為她是你一手造就的人,你就可以把她殺死,你這是什麼居心,你是個永遠沒有希望的吸毒鬼!我要跟你絕交!」得知蘇玲尚未度過危險期,松平獨自回家,有了開煤氣自殺的念頭。恍惚間,松平看見蘇玲演唱「明日之歌」的情景:「我等你為明天歌唱,我帶著淚珠切切盼望,分別了、分別了,明天的美酒你獨嚐,分別了、分別了,明天的歌曲你獨唱。為了我們明天難相見,此很綿綿問蒼天,把枕邊細語一句句記在心田,對明天陽光一聲聲引吭向前。明天、明天,我們在夢中再相見……」松平寫完遺書後暈厥,聽到電話鈴聲才勉強醒來接起,告知蘇玲手術成功的于明直覺不對,於是前往松平家。
松平不耐煤氣推門離去,隨後趕到的于明將他寫在樂譜背面的信讀給蘇玲聽,松平直言知道吸毒有害,卻沒想到除了害自己,還會害死愛他的人……只是毒發的一剎,就沒有昨天、也沒有了明天,只有一個短短的今天。「于明,求你可憐我,也可憐他,求你找到他!」蘇玲在病床上傷心落淚。


松平匿名「張平」來到石鼓洲的康復院戒毒,以致蘇玲等人始終得不到丁點消息。半年過去,蘇玲受邀到電視台表演,第一首歌,就是松平所寫得「明日之歌」,已經戒毒成功、即將離院的松平看到電視情緒激動,聽著妻子重新改過的詞,更有了重生的動力。
松平和蘇玲通上電話,眾人難掩高興,他告知妻子已戒毒成功,兩人相見就在明天!


慾燄狂流(Torrent of Desire)
導演:羅臻
編劇:凌華
演員:胡燕妮、喬莊、楊帆、于倩、歐陽莎菲、田豐、谷峰
首映:1967年11月7日(香港)
片長:86分鐘
插曲:狂流、當年、秋夜、雨濛濛、珍重、麗莎(王福齡作曲、施維作詞)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富家子林大衛(喬莊)終日沈溺酒色,個性與認真負責的建築師好友陳漢民(楊帆)恰恰相反。這天,大衛又帶著女人喝酒開車回家,途中幾次險些撞上山壁,打開家門,竟發現客廳躺著數對醉醺醺的男女,他氣憤問:「這些人哪來的!」傭人怯生生答:「小姐請來開party的。」大衛一個箭步衝上樓,在妹妹門外又敲又踹許久,才見到滿臉不以為然的曼娜(于倩)。「妳不要臉,爸爸不在家,就帶男人回來睡覺!」聽到哥哥辱罵,曼娜怒氣沖沖回嘴:「我的事不要你管,你不是一樣帶女人回來!」「妳,下流!」她訕訕答:「跟你差不多!」大衛毆打曼娜男友洩憤,卻遭對方還擊,兩人扭打成團。見實在沒辦法處理,傭人只得致電漢民,不一會兒,漢民現身,三兩下就將曼娜男友打倒在地,結束這場鬧劇。
漢民忙著處理工地業務,曼娜約他外出同遊,他以沒時間婉拒,曼娜爽朗:「何必那麼辛苦呢?爸爸又不在!」漢民坦言董事長交辦許多事情,她聞言稱讚:「怪不得爸爸這麼喜歡你,相信你。哪像我那位荒唐的哥哥,每天只知道玩。」見漢民繼續推託,曼娜明白他有意躲避,忍不住態度轉壞:「你以為我找不到男人陪我玩?不過漢民,我還是不會放過你的!」


漢民收到一張沈夫人(歐陽莎菲)時裝表演的請帖,當日即前往捧場,對女人很有興趣的大衛,也在會場張望。大衛見漢民也在,好奇他怎麼會出席,原來此地的裝潢布置全出自漢民之手,他是因為不好推卻沈夫人的邀請,才「例外」撥空前來。「有沒有漂亮的?」兩人的眼光同時聚集台上,都對這位表演的模特兒朱丹楓(胡燕妮)投注欣賞眼光,尤其是看遍美女的大衛,更是目不轉睛。丹楓演出完畢,大衛立即起身鼓掌,漢民見狀露出若有所思的憂慮神色……大衛得知漢民與丹楓有數面之緣,強力要求介紹認識。其實,漢民與丹楓性情相投,早已互相欣賞,但礙於大衛熱情,也只好勉強答應。
三人約在夜總會見面,大衛用盡心思奉承,漢民也是妙語如珠,丹楓被逗得樂不可支。丹楓甫自法國回港三個月,母親已經離世,此番是應朱母生前好友沈夫人之邀在表演會客串。音樂響起,大衛當仁不讓請丹楓共舞,並開玩笑:「我們倆就像兄弟一樣,我請妳跳就等於他請妳跳!」漢民跟著陪笑臉,兩人離座後卻是神色憂傷地落寞飲酒,又過了一會兒,他浮現釋懷的苦笑,隨即先行離去。「漢民呢?」丹楓不解,明白箇中用意的大衛答:「他大概有事先走了!」
深夜,大衛在美麗的香港夜景前向丹楓示愛,他婉轉道:「好險妳對香港有感情,否則不是又要走了,我又要失去妳……這一位朋友?」得知丹楓知道自己曾在美國讀建築,大衛半開玩笑:「我不是一個好學生,是不是漢民把我的壞事都告訴妳了?」丹楓稱漢民只說過兩人是同學,其餘一概不知。「他是最瞭解我的,這些年來我一直過著不正常的生活,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常常矛盾的很……」大衛自我剖析,「怎麼會呢?你不是有個很好的家庭?」大衛搖搖頭:「我母親很早就去世,父親一直忙著他的事業,我們很少在一塊,好像沒什麼深厚的感情。長大以後,我覺得很苦悶很空虛,想找刺激,幾乎天天醉酒鬧事,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不能控制自己……我覺得很奇怪,我從沒和人說過這些話,妳聽了覺得討厭嗎?」丹楓溫柔答:「不,這不能完全怪你,不過你也應該負責。」聽到心儀對象的安慰,大衛直覺不能繼續墮落,緊緊握住丹楓的手:「妳能幫助我?鼓勵我嗎?」她笑而不語。
隔日,大衛衝進公司,連聲向漢民致謝,他不僅將先前不願說的話、悶在心裡的事一股腦告訴丹楓,決心正正經經地和她交往……「昨天回家以後,我想了很久,以前荒唐的行為的確很不應該。」漢民也認為之前的大衛確實過頭,他感嘆:「眼看你自己在毀自己,誰也沒有辦法挽救你,沒想到,你們第一次談話就使你改變了,這麼說丹楓對你的影響很大……我希望你們有更好的進展。」漢民為了好友的未來,忍痛說出違心論。


丹楓、大衛與漢民一同出遊,先駕快艇再改乘帆船,好不愜意。傍晚,三人至海濱酒店住宿,大衛將丹楓安排在一間精心布置的套房,裡面更掛好一套套華服,丹楓直覺不對,獨自乘車離開。大衛趕緊追出,正要趕上時,差點撞上開紅色跑車的妹妹,見曼娜帶另一位男友外出,他轉而追逐兩人,一路又回到酒店。大衛再度與此人大打出手,他原本佔有優勢,但對方卻亮出小刀,危急之際,漢民伸出援手,兩三下撂倒在地。

得知大衛追求丹楓,沈夫人好意造訪,將大衛先前的事全部告訴她,請丹楓作參考。說完,沈夫人補充:「一個人很難講,可能在某一個時期突然變了,男女之間有時候很微妙,可能你們第一次見面就影響了他……這兩天你們沒有在一起,是不是有點困擾?」丹楓明白大衛心意,卻又擔心故態復萌,聽到「想不想見大衛」的難題,她頓時語塞,沈夫人笑言:「不想見又想見,是不是?」大衛碰巧前來,兩人於是有了深談的機會。
「這兩天不願意見我,是不是在考慮我這個人好不好?那天旅館的事,我向妳道歉,請妳不要誤會我有什麼壞主意,我是想討好妳,反而弄糟了。我尊敬妳,我不會用那些肉麻的話,來表示我對妳的愛。」大衛誠懇解釋,嚴肅表情反而使丹楓笑了出來,大衛一反愛開玩笑的個性,認真請求丹楓回覆,她委婉道:「有些話不回答比回答更好。」大衛猜知心意,承諾會在家靜靜等候回音。幾日過去,終於等到丹楓電話,她在沈夫人的鼓勵下答應與大衛共偕白首,未幾步入禮堂。

曼娜再約漢民同遊,他好奇要去什麼地方,「放心,不會帶你到壞地方去。」車行飛快,嚇得漢民抓緊把手,曼娜只是笑:「你怕死?我可不怕!」兩人來到靜謐的水庫旁,是漢民最喜歡的地方,見他屢屢躲避,曼娜認真告白:「一個人想得到他自己心愛的人,而得不到的時候,是不是很痛苦?」漢民想起對丹楓無疾而終的感情,只能淡淡回答「不知道」。曼娜不知箇中原因,稱與漢民從小一起長大,不是普通的感情,她逼問:「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傻?」曼娜談起小時快樂,漢民思緒因此回到過去……
「我愛談天、你愛笑,這些都已經過去了!」她感懷歲月匆匆,更難過漢民遲遲不願接受自己的愛:「我得不到你的愛,我恨我恨、我恨所有的男人,我要刺激,我要發洩,我恨你們不管我、不愛我。我知道你心裡一定另外有人,只要告訴我是誰,以後我不再打攪你了!」漢民面色沈重:「每個人都有秘密,是快樂也好、是痛苦也好,讓它藏在心底。」


林父(田豐)忙完海外業務歸國,他早年與漢民父親一同創業,可惜對方太早過世……林父稱讚漢民做事認真負責,要是兒子能有一半就感欣慰,漢民稱大衛已經戒酒,且近日就將自日返港。曼娜不知父親返家,還與新交的男友(陳鴻烈)熱吻話別,此情此景使父親勃然大怒,正欲追罵女兒,就因突發心臟病暈厥。
大衛與新婚妻子丹楓回到家,第一時間就去向林父請安。林父單獨與媳婦談話,認為兒子能娶到丹楓,應該感到很滿足,他回憶大衛母親離開的早,自己又忙於工作,於是造成大衛複雜的性情,見丹楓不以為意,林父不忘提醒:「不過要想完全瞭解他的性格,不那麼簡單。他自卑感很重,又很衝動,常常會有不安定的狀態。知子莫若父,我必須要告訴妳。」丹楓願意單下照顧大衛的責任,令林父頗為滿意。
曼娜上下打量丹楓,故意問漢民:「是你先認識我嫂子還是大衛?」聽到丹楓的回答,曼娜有意無意說:「那你為什麼不追求她?還是存心讓給我大哥?」她話鋒一轉:「妳一定是為了我們家有錢,才嫁給我哥哥的!」「不是的。」聽到回話,曼娜大笑:「妳怎麼會嫁給一個荒唐鬼,要是我一定嫁給漢民,妳選錯對象了!」回到房間,丹楓好奇丈夫和妹妹的感情,聽到說「像冤家」,她勸大衛要愛護妹妹,以身作則。婚後,大衛覺得生活充實,一切都因為有了丹楓,而丹楓也願為他放棄服裝設計的理想,只要丈夫好好過日子。


林父為子媳舉辦宴會,丹楓的歌唱驚豔四座,坐在台下的漢民卻是黯然神傷,愛慕他的曼娜在旁目睹一切。「剛才我看你聽歌的時候,情緒好像很複雜,我想知道你心裡的秘密?」曼娜在書房找到漢民,繼續追問他對丹楓的感情。另一面,沈夫人好意問大衛何時請紅蛋,卻見他臉色一沈,又拉方醫師(谷峰)密談,似乎另有隱情。見哥哥落寞,曼娜丟了一句:「看他們倆跳得多親熱!」眼前正是丹楓與漢民共舞。
漢民回到家,曼娜以性感裝扮等候多時:「我愛你,我什麼都可以給你!」見他冷淡以對,曼娜順口說出「暗戀丹楓」的事實,漢民不願回話,她就以「住在這裡」為要脅反覆逼迫,「是妳逼我說的,是!是!」漢民痛苦承認。與此同時,大衛自方醫生處得知無法生育,儘管不是百分之百不可能,卻也是機會渺茫,行前囑咐千萬別將此事告訴妻子丹楓。

大衛搖搖晃晃回到家,剛好丹楓外出,曼娜趁機大做文章:「一男一女出去,該辦什麼都辦好了!漢民親口告訴我,我現在告訴你,他愛上你太太!」心事重重的大衛重摑妹妹,曼娜卻放聲大笑。丹楓、漢民見大衛又開始喝酒,一個勁地好言相勸,大衛問他們為何一同出門,丹楓解釋是為看病,至於看什麼則是「秘密」,本來想到公司找丈夫,但大衛不在,正好漢民外出,於是才請他載送一程。大衛根本聽不進任何解釋,只是氣憤地邊摔酒杯邊喃喃:「你們的事,我知道……我知道!」丹楓見他不信兩人去看醫生,決定說出「已經懷孕」的喜訊,沒想到剛被醫生公布「無法生育」的大衛惱羞成怒,頻頻高呼不可能!
大衛恢復荒唐生活,整日喝得大醉,林父看不下去,好聲好氣問:「心裡有事說出來,沒有不能解決的!這裡沒有外人,我是你父親,丹楓是你太太,漢民和你像兄弟一樣……」聽到這,大衛繼續拿酒猛灌,趁著酒意與漢民互毆,後更醉倒在地。
漢民、丹楓送大衛上樓的空檔,一個小混混(午馬)送進數十張曼娜與男友尋歡的不堪照片,就想勒索錢財。林父直罵「滾」,聞聲而來漢民冷靜請離此人,並與他商談處理辦法。曼娜回家,林父痛批女兒,並稱要殺了她,拿著獵槍胡亂射擊。林父再度心臟病發暈倒,逃離的曼娜也車禍撞山。


林父病重不治,大衛精神萎靡,漢民決定離港赴歐,丹楓無奈:「我感到難過極了,大衛竟然懷疑我們……他應該瞭解你,你是一個好人,難道有人在他面前中傷我們?」回到家,丹楓想起漢民要走、大衛酗酒,不禁面露憂色,大衛以為兩人餘情難了,恨恨道:「你要走,妳也要走,你們兩個一起走!」丹楓被大衛打暈,漢民只得將她抱上床,此時大衛卻取出父親的獵槍,一面以槍口毆打漢民一面痛罵他吃林家的飯長大,竟然和自己的太太通姦……「我們從小一塊長大……拿到要挖我的心你才能相信!」「我要打穿你的心!」大衛失去理智,搶槍爭執間,忽然擦槍走火,大衛受傷暈了過去。
來到醫院,方醫師得知全部情況,一對一勸大衛:「因為你對生育的問題完全感到絕望,引起了心理上的自卑。當你聽到太太懷孕的時候,你受不了這個打擊,同時更懷疑你太太的行為,懷疑越重思想越亂,你又用酒來麻醉你自己,在失去理智的狀態中,你幾乎闖了大禍!」他稱先前的檢查不是百分之百確定,也還有一線希望,難道大衛忘了?大衛含淚來到丹楓病房,夫妻終於重修舊好。出院後,兩人與漢民道別,一同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台長: 粟子
人氣(17,277) | 回應(13)|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廣播…明星回顧 |
此分類下一篇:噴火女郎…胡燕妮
此分類上一篇:影壇萬能奇人…王天林

JACKIE LAW
IS HE STILL ALIVE? DOES HE LIVE IN TAIWAN, HONGKONG OR USA?
2009-11-12 13:43:48
版主回應
據我所查資料,喬莊息影後幾乎未與影圈聯繫,猜測應住在台灣,也希望各位朋友提供相關資訊。
2009-11-12 13:50:45
Wong
乔庄在70年末到了马来西亚当自愿工作者教英文。 乔庄其实在很小的时候移民去了英国,是英国公民。乔庄是我在1996年时的英文补习老师(不收分文)。可惜的是我在毕业后失去了他的联络。他已不在教书了。听说回去了英国。我在2008年时无意中在一间书局遇上了他。可惜当时匆忙,没能拿下联络地址,现在后悔万分。他是我的英文启蒙老师,把我超烂的英文补好。我自小没有享受过父爱,所以真的把他当成父亲一样。有时候我真的祈求老天能让我们在重逢啊。。。
2010-12-11 14:54:36
Jackie Law
Dear Wong,
Your posting is priceless if the gentleman you mentioned was the same the actor we all missed. Did he ever once talk about his acting days in Shaws Brother? Thank you for sharing anyways.
2010-12-12 09:36:55
陳英宏
我小時候曾看過一部\"逆旅風雲\",是\"長城,鳳凰\"出品.喬莊主演.女主角忘了,有誰可證實?
2011-06-15 04:32:32
版主回應
您好:
查詢「香港電影資料館資料庫」,找到這部影片,1957年「長城」出品,民初文藝片,李萍倩導演、朱克編劇,夏夢、喬莊主演,赴澳門出外景。
劇情摘要(引自資料庫):
歌女小嬌紅私逃,往找情郎胡海,於火車上遭陳家聲兄弟調戲,聲誤殺仗義助紅的乘客七斤,卻畏罪嫁禍於另一乘客李田。紅不忍田被冤枉,冒險出庭作證,田得以脫罪。紅被歌院老闆押上火車,終跳車身亡。
2011-06-15 09:10:57
Chris Tan
I read that he had already paaaed away.
2011-06-15 16:33:44
版主回應
請問您是從哪裡得知的訊息?因為我未查到相關資料。謝謝!
2011-06-15 17:58:24
Chris Tan
http://oldiesclub.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12.html?showComment=1304824409603#c4718093747543246535

西北怪郎提到...
不好意思糾正一下,喬莊和方盈演那部改編瓊瑤小說的是《寒煙翠》并非《苦情花》,早些時候版主不是紀念方盈逝世做了懷念特輯?那首江宏代唱的才是《苦情花》。
与人談起邵氏全盛時期的明星,是無悔的青春記憶,比方《花田錯》的樂蒂,丁寧還有男扮女裝的喬莊,永遠是二綫的朱牧。
喬莊出身上海美專,開始担任广告油画美工,林黛赵雷不朽经典《江山美人》宣传画来自他画笔。加盟邵氏第一部与天皇巨星李丽华的《黑夜枪声》,接着《盲目的爱情》,《情人石》《七侠五义》《盗剑》《明日之歌》《文素臣》《武则天》;客串一闪在《春暖花开》及《手枪》。
乔庄走了,除了怀念他的电影,就想会有人替他举办个人画展那该多好。

2011年5月8日上午11:13
2011-06-15 20:25:28
版主回應
您好:
謝謝提供的文章,也就是說,喬莊是今年過世?我想香港電影資料館若得知此消息,應會籌備回顧懷念展。
2011-06-15 21:37:11
陳英宏
太感謝妳了!這是我小時候看過一次....
喬莊的印象深刻不忘..........
我記得是黑白片.
他去了?
真懷念他......................
2011-06-16 01:07:26
Chris Tan
No, he passed away on August 4th, 2008

You have to read this link.

http://oldiesclub.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12.html?showComment=1304824409603#c4718093747543246535

爱看戏的人提到...
我的天啊!邵氏男星乔庄于2008年8月4日安息天家,而且在吉隆坡住上了一些日子,还到过金河广场长青书屋,寻找老电影特别是他从长城转投邵氏与李丽华合作首部戏《黑夜枪声》。
他是画家演员,在“长城画报”“香港影画”为读者留下丹青人像,林黛家中大厅悬挂个人油画像,也出自乔庄笔下;与他演戏最多的女主角数杜娟最多,如《桃色风云》,《侬本多情》,《第二春》,《杜鹃花开》,《山歌姻缘》等;乔庄擅演非善青年,与麦基称得是邵氏坏男居心不良。角色是相对的有好也有反派,乔庄好人一个出现在《苦情花》,《少年十五二十时》,《兰姨》,《欢乐青春》,《断肠剑》《黑狐狸》~~~好多好多精彩里。
影城多是非流言一大堆,白云在邵氏和张仲文,张冲拍黄梅调《潘金莲》那些时光,与乔庄一起骑马游泳散步走走,就蒙上同志疑云搞到好朋友也得分手,乔庄移民阿美利加,白云晚年经济落魄投湖日月潭告别人间。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有说不尽的血泪辛酸富贵浮云在邵氏影城和影人!
2011-06-16 05:02:27
版主回應
謝謝您提供的資料,我會以此為基礎再查詢。謝謝!
2011-06-16 16:06:47
Chris Tan
It'so sad that many of these artiste had passed away and it wasn't published in the paper and NOT people are aware of it. This is NOT the case for Hollywood movie stars!
2011-06-17 07:32:31
版主回應
同感,華語影壇對息影或非第一線的藝人關注實在太少,實在非常可惜。
2011-06-17 10:25:52
陳英宏
多謝 Chris Tan.讓我們了解喬莊的後半生...
喬莊,你安息吧...
在我們心中,你\"音容宛在\"..........
2011-06-17 08:24:27
Wong
“乔庄移民阿美利加” 是不正确的。他去的是英国,而且是随父母去的,不是他自己移民。我遇见他的时候也是2008年,他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呢?虽然是失连了,但真不希望那是真的。。。
2012-08-06 19:09:57
版主回應
請問您的消息來源為何?關於喬莊後續消息幾乎沒有,非常感謝您的提供。
2012-08-07 16:27:19
patrick
我可證實Wong 所說的,我也曾跟隨乔庄老師學習英文4年,我們是小班製,偶而老師會說一說以前的他,但完全不是眷戀,只是一份達觀。他對我的人生觀也有很大的启蒙,我很想知道老師的實況,先說一聲老師謝謝您!
2012-08-24 08:58:54
版主回應
感謝您提供的珍貴訊息,原來喬莊息影後曾擔任老師,人生觀如此豁達。
2012-08-25 15:27:02
Andy
Tell me more about him. Did he really marry that Taiwan girl in 1970?
I miss him so much.
2012-09-02 13:47:43
版主回應
懇請知曉喬莊現況的網友留言分享,謝謝!
2012-09-06 16:28: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