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14項特定傷病保障Yaris輕鬆入主↘36萬起如何識人 用人 留人陸軍證實陳育琳將晉升女...
2008-06-12 14:39:25 人氣(6,687) | 回應(9)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背駝希望的理想苦旅…〈原鄉人〉

0
收藏
0
推薦

背駝希望的理想苦旅…〈原鄉人〉
粟子

「我不是愛國主義者,但是原鄉人的血,必須流返原鄉,才會停止沸騰!」…鍾理和
「我靠我自己兩隻手來工作、養家……我們生活雖苦,但我從不去向人要幫忙,尤其是他生病後,住到松山(療養院)去,我一個人帶四個孩子,還要上山砍柴去賣、下田、養雞、餵豬、燒飯」…理和的妻子‧平妹

第一次知道「原鄉人」,源自鄧麗君溫柔嘹亮的歌聲,後來才曉得,這是鄉土文學作家鍾理和(1915~1960)傳記電影的同名主題曲;也才明白,簡單純樸的歌詞背後,隱含為一個追逐夢想,備嚐坎坷的蒼涼人生……
接受日式教育卻親慕中國文化的台灣青年,鍾理和下決心成為中文作家,他不識字的妻子,不僅毫無質疑阻攔,更全心全力照顧家庭。作為一個「應該背負全家生計」的男人,他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延續作興趣,難免被「被制式工作壓得喘不過氣的爸爸們」羨慕;只是,當他夙夜匪懈地寫十幾年,仍落得一身貧病,最後咳血暈厥在稿紙上的苦境,卻也非一般人可想像的「重擔」。寫到這,我的耳畔揚起「原鄉人」頭兩句歌詞:「我張開一雙翅膀,背駝著一個希望……」雖然筆耕一生的宏願,心靈得以自由自在遨翔天際,但真正落實在生命裡,卻是異常沈重的淒楚。
相較同為真人真事改編的〈汪洋中的一條船〉(1978),勵志向上卻又遭逢絕症的迭蕩起伏,原班人馬的〈原鄉人〉則如「滴水穿石」,鬱悶挫折、坎坷扶持反覆堆砌,成就一個平凡人用一生逐夢的辛酸代價。記得曾聽人說,真實人生往往比電影還要殘酷,因為後者總得考量起承轉合,再衰的人,也有谷底反彈、享受果實的一天。無奈,現實的情況卻往往不按劇本走,一分耕耘不定立刻等於一分收穫,正如鍾理和「倒在血泊裡」的哀傷結局。
粟子說片名:〈原鄉人〉片名來自鍾理和的同名小說。據其子鐵民的說法,原鄉是台灣客家人指廣東祖先遷出的地方,「轉原鄉」即是指回祖居地去,死亡也隱稱「轉原鄉」。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6月12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第18屆金馬獎及電影「原鄉人」〉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http://www.rti.org.tw/Program/ProgramContent.aspx?ProgId=126&NetId=1&UnitId=0&LangId=1點選6/12
節目摘要:電影〈原鄉人〉
播放歌曲:由鄧麗君演唱的同名主題曲「原鄉人」及插曲「望一望」

本文同時刊登於「玩世界‧沒事兒」部落格
網址:http://miss-suzi.blogspot.com/
文章網址:http://miss-suzi.blogspot.com/2008/06/blog-post_12.html
該處有更多〈原鄉人〉的電影劇照及旅遊文章可以欣賞唷!

雄心與槓龜
從〈汪洋中的一條船〉、〈小城故事〉(1979)到〈早安台北〉(1980),李行連續囊括金馬獎大獎,意氣風發的他於領獎時高呼:「這是公平的!」自信、氣勢都至頂峰。然而,就像每位暢銷者都會面臨的難題,李行也遭遇「下一部拍什麼」的困境。
〈小城故事〉、〈早安台北〉雖然叫好叫座,但他對都不很滿意,心裡總覺得比〈汪洋中的一條船〉少了一些什麼。正一籌莫展之際,偶然間看到客家籍作家鍾理和的故事,李行心中浮現「正中目標」的欣喜,認為其保有「為愛情、為信念奮鬥的艱辛過程」的正面題材,也蘊含「平凡中有不平凡」的隱喻,填補先前作品不夠真實的缺憾。
為確保品質,李行找來老搭檔張永祥撰寫劇本,同時仔細詢問鍾理和長子鍾鐵民意見,希望藉此將藝術與通俗相互交容,抓住觀眾情緒外,也能呈現鍾理和的真貌。演員方面,李行未用徒弟阿B,而是找心目中「最具人文氣息」的秦漢,至於女主角,氣質純淨的林鳳嬌仍是不二人選。黃金組合到位,大批人馬趁冬季趕赴韓國首爾(時稱漢城),忍著零下二十度低溫,再現鍾理和與妻子深冬私奔東北的厚重雪景。李行認為鍾理和的親生經歷,兼具悲劇其傳奇色彩,加上幕前幕後均是一時之選,因此對〈原鄉人〉寄予厚望,他在韓接受訪問時發下豪語:「今年我將以『原鄉人』再捧個金馬獎大獎歸來!」
然而,人生際遇難以預料,李行將故事重點放在鍾氏夫婦相濡以沫的決定,卻導致此片連入圍都沾不上?!據當時報導,評審討論入圍「最佳影片」項目時認為:「〈原鄉人〉沒能表現出鍾理和真正的精神所在,只是圍繞著男女關係故事。」使電影遭到徘斥。怪異的是,另一部〈上海社會檔案〉未獲親睞的原因竟是「劇情講述上海發生的事,跟我們距離較遠。」如此說來,當年獲得「最佳影片」的〈假如我是真的〉,內容敘述中國大陸文革期間無名小子假裝高官少爺的故事,豈不是(地理)遠上加(時空)遠?
或許為了「安撫」電影工作者及廣大觀眾,評審們必須為勝敗結局提出理由。但我實在覺得,與其講出一些模稜兩可、難受公平的言論,倒不如直接說「我就是喜歡」,來得痛快直接。電影未沾染普遍存在傳記片的「造神」現象,反而強化妻子對家庭無怨無悔的付出,將鍾理和筆下「賢明的、堅強的、勇於生活的」平妹忠實呈現。我感覺,〈原鄉人〉將鍾理和拍得人性而不偉大,比〈汪洋中的一條船〉餘醞更強。不過,由於評審們堅守〈原鄉人〉是「鍾理和傳記」的立場,導致當劇情向平妹及夫妻感情傾斜時,產生「沒展現鍾理和真正精神所在」的批評。

鐵民的擔憂
1950年,即將作肺部手術的鍾理和,獨自在療養院寫下遺書,除交代後事,他更叮囑妻子別讓「悲劇重演」:「孩子勿使學我,可使種地,地最可靠,卻也不可相強。」他雖感嘆寫作太苦,希望能腳踏實地恬淡度日,卻也瞭解勉強無用的道理。或許是對文學的熱愛,透過血液傳給下一代,長子鐘鐵民還是成為作家。所幸,他有個收入穩妥的中學教員職位,亦未染上肺病,沒有面臨父親這般愁窮的苦境。
鍾理和過世二十年後,李行找上鍾鐵民,提出拍攝其父自傳式電影的計畫,但他最初的答案卻是否定:「我反覆考慮了兩天,然後明白告訴李行先生,拍先父小說我贊成,拍他的傳記我不好同意。」鍾鐵民先是疑惑「一個文學工作者的一生,是否值得渲染?」更懷疑九十分鐘的電影,根本不可能完整介紹一個人,若只傳達出單一片面,豈不更糟?雖然顧慮仍多,但見李行態度堅決,復以父親好友、也是客籍作家的鍾肇政鼓勵,才有條件應允。分場大綱尚未出爐前,鍾鐵民即提出兩點要求:一、愛情、婚姻不是故事重點,也勿需刻意渲染;二、要先瞭解他的心路歷程,回歸原鄉的民族認同,以及對文學創作與鄉土的熱愛,但要刻意避免誇張成愛國主義者或抗日英雄……洋洋灑灑提出對〈原鄉人〉的期待,愛深責切溢於言表。
看到這裡,真覺李行導演憨膽十足,敢選如此兩面難討好的題材。一方面觀眾對沈重劇情,本來熱情就低,砸重資拍攝,頗可能血本無歸;另一方面,想滿足家屬同樣難度極高,畢竟這是一部商業電影,百分百依照他們心目中的「原貌」呈現,幾近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李行就是李行,誠懇執著、目標明確。他雖順應鍾鐵民的建議,將戀愛部分刪去大半,卻也堅持納入鍾理和責打次子,導致後來高燒病逝的「高潮戲」,展現導演有為有守的定見。然而,直到電影上映前,上述這段公認全片最動人的情節,卻成為鍾鐵民的焦慮來源。他解釋:「現實中的父親絕不會做這種事(指痛打頑皮的兒子,)……我擔心會使人產生誤會,以為先父是殘暴的人。」儘管編導再三保證,會處理得相當自然,但他對此仍顯不安。
在美濃拍攝外景時,受邀參觀的鍾鐵民,碰巧看到「理和與妻兒生離,乘轎子赴台北治病」一幕。他注意到身旁群眾,有位流淚的中年男子喃喃道:「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舊事重提的震撼,不只是親屬,連素未謀面的觀眾都會造成衝擊,令鍾鐵民自問:「我不知道答應拍這部電影,到底是對還是錯!」雖然家屬心存猶疑,但〈原鄉人〉的出現仍是負多餘正。電影不只將鍾理和介紹給許多原本不熟悉鄉土文學的觀眾,也為文化界籌建「鍾理和紀念館」的計畫,注入強心針。至1983年8月,紀念館在美濃尖山山麓陸續建成,完成至親好友的心願。

文壇支援
生命的最後幾年,鍾理和的作品漸獲得肯定,也結識數位文壇友人,總算跨入堅如鐵石的藝文圈。這位「倒在血泊裡的筆耕者」的過世後,他們除為文推崇,也是前段提到「鍾理和紀念館」的催生者。得知李行將拍攝〈原鄉人〉的消息,不同於鍾鐵民的多所顧忌,普遍樂見其成,並且認為將一位耕耘寫作多年的作家一生搬上銀幕,絕對有其正面意義。
〈原鄉人〉上映前後,葉石濤、鍾肇政、林毓生、林海音等陸續撰寫感文,不只細細敘述鍾理和堅持理想的文人風骨,李行一貫嚴肅認真的拍片態度,亦對秦漢、林鳳嬌的演技稱讚有加。透過一則則刊登在《聯合報》副刊的大篇文章,足以窺知這群文化人對〈原鄉人〉的期許,不僅僅是將鍾理和介紹給廣大觀眾,也想藉此鬆動小重文學創作與大眾通俗文化的隔閡。

叫好不叫座
備受期待的〈原鄉人〉,上映時卻慘遭滑鐵盧,賣座異常清淡,一位甫欣賞此片的觀眾林貴真細膩分析:「從李行導演的電影『原鄉人』走出,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許不了主演的『大人物』賣座會遙遙領先了。在今天,每一個人為了生存,都需要付出『競爭』和『代價』……無不經歷一段滄桑,大家追尋『樂子』—即使是短暫的『嘻哈』或膚淺的『笑鬧』—還來不及,誰肯花了錢坐進電影院買它一段傷心呢?」確實,〈原鄉人〉沒有大悲大喜,卻處處凝結渾厚凝重的氣氛,及「不放棄夢想」的艱苦代價。真實人生背負沈重壓力的觀眾,花錢又是一番現實教誨,怎麼不爭相走避?
面對票房挫折,李行隨即開拍的〈又見春天〉(1981)改走輕快灑脫,他直率表示:「我不僅想『又見春天』,更想『又見票房』,觀眾應該讓我知道他們究竟想看什麼呀!」看來,才寫完左右制肘的長篇「鄉土論文」,李行無論身心都得放個假,寫段恣意揮灑的輕鬆小品。

平妹‧挺好的
欣賞〈原鄉人〉試映後,林海音寫了篇「平妹 挺好的」,描述電影裡沈默卻舉足輕重的角色…鍾平妹。文中提到,在與平妹的交談過程中發現,曾在北京渡過一段時光的她,經常把「挺好的」掛在嘴邊,用得還是正統的北京腔。
然而,自從平妹嫁給「有創作理想」的丈夫後,便很難過上一段「挺好的」日子。從糊鞋盒子、賣木柴煤炭到砍柴、收香蕉、上山偷扛木頭…….她一心支持伏案書寫的鍾理和,總想著多找工作多賺錢,即使累如陀螺也毫無怨言。心裡唯一的遺憾,竟是自己不識字,看不懂丈夫嘔心瀝血的作品。
平妹個性純樸,甚至將理和的求婚詞:「願不願意跟著我去做飯?」錯誤解讀:「我沒讀過書,傻傻的,想著家裡窮嘛,幫他做飯可以賺點錢,就答應了!」訪問者好奇她既然願意私奔,想必很愛鍾先生?這時平妹答:「我根本不想愛他啊!他讀了那麼多書,我只是個草地人。他說他愛我,我就怕,我的心都跳了,我對他說,我不敢啊……」由此看,電影裡含蓄接受求婚的林鳳嬌,雖比拍攝文藝片時收斂許多,卻仍嫌「太解風情」。
或許是越拍越體會「沒有平妹便沒有理和」的道理,不同於前面幾部女主角猶如大配角的處境,〈原鄉人〉的平妹像是打在固土裡的深厚地基,明顯強眼搶戲。多數時候,她都是勤奮工作,憑勞力養活一個家,看似沈默無言,卻在丈夫每每想放棄寫作時,適時給予鼓勵安慰,成為鍾理和筆耕不輟的推手。此外,編劇也利用簡單的對話,展露夫妻截然不同的性情,譬如:鍾理和感嘆:「人活著不只是填飽肚皮,應該還有其他『目的』!」平妹卻答:「我不懂什麼『目的』,我是跟你出來的,你說什麼都好。」
說實話,理和與平妹這對夫妻組合奇妙,一個走精神路線,多愁善感,喜愛觀察細微人事;另一個活在現實,單純樸質,支持丈夫照顧家庭,差異大到恰好互補。很難想連「同姓結婚」都視為禁忌的社會裡,女主外、男主內的兩人將面臨多大的壓力?特別是四處打工的平妹,若不是擁有簡單清澈的心靈,如何對抗這些流言誹語。「晚上我回來了,問我那裡痛嗎?這裡痛嗎?要是有個地方弄破了皮,就跟我擦藥、按摩,就是這樣子,你忙死了、累死了,都會感到心甘情願……」平妹雖然看不懂丈夫至死不渝的告白,卻透過點滴相處體會理和對自己的愛,也為這份感情,忍受超乎常人想像的身心壓力。

秦林再轉型
若說〈汪洋中的一條船〉讓不食人間煙火的文藝情侶落入人間,那麼〈原鄉人〉無疑將兩人推入更殘酷的貧病困苦……
為詮釋被拆了數跟肋骨的鍾理和,秦漢面容慘白憔悴,肩膀歪斜一邊,拖著蹣跚步伐緩緩前行,和往日帥氣瀟灑的形象大相逕庭。他的演技不僅令親眼目睹的鍾肇政讚嘆:「明明是理和呀!也明明是秦漢呀!」亦讓獨自生活二十年的平妹內心再掀波瀾,一度哭著離開拍片現場。
李行一向倚重的阿嬌同樣出色,不僅常因入戲過深而淚流滿面,一幕扛原本躲避林警的戲,更婉拒替身安排,一連摔了四次才拍成。林鳳嬌將個性含蓄內斂的平妹,透過平易溫暖的神情與動作,將對丈夫理想一知半解,仍全力支持的單純性情表露無遺。儘管兩人都未因此片入圍金馬獎,我卻覺得他們的表現較先前獲最佳男╱女主角,即秦漢〈汪洋中的一條船〉、林鳳嬌〈小城故事〉成熟,同時更有身為演員的熱情與覺悟。

李行對〈原鄉人〉著力甚深,開頭的東北大雜院便見用心,從連珠砲式罵人的惡房東、作威作福的漢奸隊長到熱心助人的窮苦小人物,頗有〈七十二家房客〉(1973)的味道。可惜,鍾理和夫婦並未在那兒長住,連帶使這段好戲短短告結。回到台灣美濃,李行維持一貫「龜毛」性格,點點滴滴仔細描繪,成就好友口中的「彷若往日重現」的錯覺。然而,或許太著重「真」,反倒失掉戲感,致使鍾理和隨肺病惡化,緩緩下墜的灰色氣氛,一路纏繞著電影到片尾……。
「這個社會給予作家們的鼓舞,說起來是不夠的。生前窮苦落魄,死後蕭條淒清。」李行仔細品嚐鍾理和一生,既欽佩又感嘆,趁拍攝之便,拋磚引玉捐贈十萬元給「鍾理和紀念館」籌備處。感覺上,李行選擇鍾理和的故事,或多或少也在他堅持寫作的「悲劇」中,看見自己「擇善固執」的影子。從〈路〉(1967)、〈玉觀音〉(1968)、〈秋決〉(1972)到〈原鄉人〉,如此「夸父追日」的熱情,李導何嘗沒有?

參考資料:
1.彭碧玉,「文壇點線面 精神‧人格‧作品」,《聯合報》第八版,1979年10月3日。
2.王弘岳,「『原鄉人』漢城出外景 北地風光‧盡入鏡頭」,《聯合報》第九版,1980年1月30日。
3.王弘岳,「導演李行 漢城發豪語 要以『原鄉人』再捧個大獎」,《聯合報》第九版,1980年2月4日。
4.王弘岳,「『原鄉人』拍片外一章 李行捐款協建『鍾理和紀念館』」,《聯合報》第九版,1980年3月1日。
5.鍾鐵民,「中國第一部作家傳記電影『原鄉人』」,《聯合報》第八版,1980年6月1日。
6.葉石濤,「府城之星‧舊城支月」,《聯合報》第八版,1980年6月1日。
7.鍾肇政,「笠山半日 與李行談電影『原鄉人』」,《聯合報》第八版,1980年6月1日。
8.林毓生,「鍾理和、『原鄉人』與中國人文精神」,《聯合報》第八版,1980年8月2日。
9.林海音,「平妹 挺好的」,《聯合報》第八版,1980年8月2日。
10.林貴真,「書香 大家來愛鍾理和」,《聯合報》第十二版,1980年9月6日。
11.王弘岳,「李行改變導演路線 選擇輕鬆明快題材」,《聯合報》第九版,1981年3月14日。
12.王威寧,「金馬獎入圍名單引爭議」,《聯合報》第九版,1981年9月3日。
13.黃仁編,《行者影跡:李行‧電影‧五十年》,台北:時報文化,1999,頁211~214。
原鄉人(My Native Land)
導演:李行
編劇:張永祥
演員:秦漢、林鳳嬌、鄭傳文、江明、崔福生、傅碧輝、曹健、張冰玉
首映:1980年
片長:104分鐘
出品:大眾電影事業公司
插曲:原鄉人、望一望、孟姜女、原鄉情濃
作曲:翁清溪
作詞:莊奴
演唱:鄧麗君
獲獎:第十八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童星(鄭傳文)、最佳電影插曲(翁清溪)
附註:赴南韓取景。
劇情介紹:
1933年,十八歲的鐘理和(秦漢)隨父母自屏東高樹遷居美濃,不久結識在鍾家農場工作、長己數歲的鍾平妹(林鳳嬌)。理和、平妹用情很深,卻礙於當地「同姓不婚」的客家習俗,遲遲無法共結連理。婚事一拖五年,理和迫於無奈,接受二哥建議暫時離家,赴同屬日本管轄的滿州瀋陽學習駕駛自動車(即汽車),臨行前,懇請平妹務必等他歸來。
兩年後,理和回到美濃,含蓄問平妹:「願不願意跟著我去做飯?」見她點頭應允,便積極進行私奔瀋陽的計畫。然而,就在船票妥當時,平妹卻打退堂鼓。她擔心糊里糊塗地跟著理和離開,到時人生地不熟,若被理和欺侮,恐怕無立錐之地,理和聞言再三保證,並直言事難反悔。此時,鍾母親(傅碧輝)循線找來,試圖規勸兒子打消念頭,無奈理和心意已決,她只得掏出珍藏首飾,希望兒子好好照顧身體。理和告訴母親,他會先落腳滿州,但最終目的是要去心目中的「原鄉」…中國……

1940年11月,理和與平妹抵達大雪紛飛的奉天(即瀋陽),住進熱鬧的大雜院,理和也找到出租車司機的工作。鄰居裴大娘(張冰玉)好奇他們為何千里迢迢從台灣到此,平妹只得說出兩人私奔的原委,並問:「同姓結婚,在這兒人家也笑話嗎?」她溫暖道:「我們這兒哪裡來的人都有,誰姓什麼都不知道,沒有人會笑妳的。」
理和工作時,載到一位受鴇母及日本人逼迫的少女。他目睹日人態度蠻橫,不忍同胞遭受荼毒,毅然將兩人趕下車、放走女孩。返家後,理和餘怒為消,直言到此應該不是只為「填飽肚皮」,應該還有其他「目的」,平妹柔情答:「我不懂什麼目的,我是跟你出來的,你說什麼都好。」清晨,房東大聲催繳租金,指著眾人胡亂辱罵,大家不以為意,只有理和拿出小本子,將這幅奇景記錄下來。

晚間,理和在公司等候客人叫車,同事笑稱自己的職業和「妓女」一樣,都是晚上隨叫隨到、伺候老爺。聽在理和耳裡很不是滋味,當下決定辭掉工作。平妹糊鞋盒子貼補家用,滿心愁緒的理和喃喃自語:「一個人為了一日三餐什麼都可以做,但這有什麼意思呢?」平妹問他日後要作何工作,理和堅定答:「寫作!」。
理和自小便對創作充滿興趣,儘管受日本教育,內心卻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鍾,因此才會帶平妹來到「原鄉」。平妹得知丈夫志願,淡淡地說:「你安心寫東西好了,我會想辦法找工作多賺點錢。」立志寫作後,理和心情激動,亟欲記錄眼前所見的民族苦難及生活感觸,他更意有所指稱:「今天晚上的決定,就是決定我一生的命運。」

一日,理和與裴大爺(曹健)談起對「原鄉」的嚮往,對方卻一語道破:「這裡是滿州國而非中國,與台灣一樣都掌握在日本人手裡!」此話誘發理和赴關內定居的念頭。另一方面,在家糊鞋盒子的平妹,向裴大娘解釋「看起來沒做事」的丈夫本是農場少爺,要他開車服侍別人,確實太過委屈。至於現在,平妹雖稱不懂,卻很支持理和要當作家的志願。
住在同一大院的保安隊長(崔福生),欲以高薪聘請理和擔任日文翻譯,但他謙稱自己雖會日本話,卻不願以此為生。隊長先是好言相勸,指平妹即將生產,他也正值失業,是十分難得的賺錢機會。見理和再三婉拒,才氣得大罵:「不識抬舉!」
平妹即將臨盆,理和將母親給得鐲子當去,才有錢添購用品。深夜,理和在大雪紛飛的屋外焦急等候,所幸孩子身體健康,未發生傳說中同姓結婚的遺憾。長子鐵民滿月,理和與平妹常受裴家大爺大娘照顧,兩人點滴在心。人在關內的二哥(江明)又托人送來舊大衣與一百元,更令理和感動莫名。有了盤纏,理和決定帶妻子到北平,看看裴大爺口中「古老的中國」。

夫妻倆在北平開了間木柴小店,平妹負責全家生計,理和則完成他的首部作品《夾竹桃》。理和將多年心血寄給父親及二哥,平妹好奇書會不會有人買,理和堅定答:「不管有沒有人買,我都要寫下去!這是一種理想、一種追求,永遠不會停止,除非我死。」平妹略感無奈:「我要是認識字就好了!」這些年,她一心照顧丈夫,使他無後顧之憂地寫作,理和言談間盡是感謝。未幾,理和接到大哥電報,得知父親過世的消息。他想起當初堅持和平妹結婚,遭父親強烈反對的種種往事,不禁潸然淚下。
一位台灣同鄉李慶北罹患肺病,房東擔心被傳染,將他掃地出門。只有理和夫妻不以為意,招待他在家用餐,沒想到竟成為理和感染肺病的源頭……
抗戰勝利,木材店卻出現拿木炭不給錢的無賴,此人不以為然罵:「日本人已經投降,你們台灣的人靠山垮了,拿點東西又有什麼關係?!」一向沒什麼火氣的理和,難得大聲喝叱,連同鄉都稱開了眼界。十年不見的二哥前來探往理和一家,他鼓勵弟弟返鄉定居,畢竟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兩人回到美濃老家,才從大嫂(游娟)口中得知家道中落,不只工廠歇業,農場也早早賣出,大嫂感嘆:「唉!總歸一句話,日子很難過。」
理和經人介紹到在內埔中學當教員,夫妻暫居學校宿舍,生活恬淡穩定。只是,夜間時常咳嗽不止,平妹認為症狀很像北平認識的李大哥,理和不以為意:「他是肺病,我是感冒著涼!」未幾,醫生(韓甦)確定他感染肺病,理和擔心傳染學生,決定回老家靜養。
返家後,理和仍日夜不停寫作,導致病況日益加重。平妹擔心不已,屢屢勸他醫治,終於說動理和,在醫生安排下赴台北治療。住院兩年,毫無起色的理和與妻子商量開刀切除病灶,平妹答:「開刀總有個希望!」她鼓勵丈夫不要害怕,並一肩扛下費用問題。平妹決定將僅有的幾畝薄田賣去,籌措醫藥費。她向不甚贊同的大嫂與婆婆解釋,自己苦日子過慣,無論如何都能養活自己和孩子,但丈夫的病總得一試!

開刀前,理和寫下遺書。他深知自己把沈重的擔子都放在平妹身上,未免太過自私,但他這些年唯一的願望,就是恢復往日的健康,再過著貧窮但幸福的生活。理和深情寫著:因為深愛妻子,才能抗拒纏繞自己的自殺念頭,也因為平妹,他才能勇敢赴死…去接受手術。
經過漫長的開刀,理和雖失去數根肋骨,卻保助性命,住院第三年,虛弱的理和終於回到美濃。養病期間,他仍不改對創作的愛好,整日認真書寫,平妹則四處打工維持家計,收香蕉、採鳳梨、搬大石、砍野草,甚至身懷六甲還在工地搬運磚塊。

理和的文章不得編輯喜愛,時常遭到退稿,難免意志消沈。長子鐵民同樣有志創作,他語重心長規勸:「將來作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走爸爸這條路。」理和無奈筆耕多年,卻一塊錢也換不到,決心棄文顧家,減輕平妹的負擔。
一日,修好雞籠的理和,要次子立民(鄭傳文)將鋸子還給鄰居成炳伯,立民卻因一時貪玩弄丟。不久,東窗事發,理和氣憤兒子說謊騙人,狠很加以責打。
又一日,鍾家小妹的公公做壽,理和為無錢送禮煩惱,平妹靜靜道:「我可以去山上扛木頭。」理和儘管擔心盜林被抓,迫於無奈只能答應。上山當日,理和整日心神不寧,索性跑進森林尋找妻子。正巧目睹扛著木頭的平妹,因逃避警察追蹤,在河溝裡摔傷。回家後,理和勸妻子別再冒險,只要一家人能生活在一起,日子再苦都過得去。
理和要立民買餵雞的米糠,但兒子到晚飯時間還沒回來,不免動怒。深夜,發燒的立民拖著沈重的袋子歸來,他因為害怕爸爸責罵,不敢回家討救兵。立民體溫越來越高,理和卻找不到願意上山的醫生,服下特效藥後依舊不治。理和憶起自己從來對立民嚴厲,竟致父子緣淺,內心相當自責。

成炳伯見理和傷痛異常,勸他將內心的感觸寫出來,不須管退稿與否,因為「汗水流到田裡,總會長出稻子來」。理和下筆寫自己的成長故事《笠山農場》,與此同時,他的短文〈原鄉人〉和寫給早夭次子的〈野茫茫〉也刊登在報紙上。
理和以長篇小說《笠山農場》獲得「中華文藝獎金委員會二獎」,他見第一名從缺,若有所思道:「沒有第一名?」長子鐵民接口:「那你就是最好的了!」理和看到刊登得獎名單的報紙,還有一則同姓結婚的佈告,緩緩對共苦多年的平妹說:「同姓結婚的不只是我們,看來我們並沒有錯。」

理和接連寫出〈雨〉、〈做田〉、〈菸樓〉等鄉土文學創作,相較於豐富的創造力,他的身形卻是日漸消瘦。一天,理和又熬夜寫作到天亮,他感嘆自己想寫得太多,時間卻老是不夠。與平妹漫步當初求婚的地點,無奈地說:「妳當時拒絕我就好了!就不用過這麼多年的苦日子。」平妹甘之如飴,她回答:「現在才為你燒二十年飯,我還打算再燒三十年。」
鐵民拿來裝著一千元稿費的信,卻看到父親已吐血昏倒在修改一半的中篇小說〈雨〉旁,悄悄結束四十五年竭力寫作的人生。

鍾理和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央廣平妹李行林鳳嬌金馬獎客家原鄉人秦漢電影達人鄧麗君
台長:粟子
人氣(6,687) | 回應(9)|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廣播…金馬獎專題 |
此分類下一篇:翻案的再翻案…〈武松〉
此分類上一篇:不受拘束的青春序曲…〈早安台北〉

育瑄
謝謝粟子ㄉ介紹,讓我更加認識國中課本裡ㄉ作者鍾理和
2008-06-12 20:13:44
版主回應
很感謝您的收聽,我也是透過此部電影才對他有較多認識。^.^
2008-06-12 20:59:09
太子龍
我讀過鍾先生的「笠山農場」,裡面的主角致平和淑華,其實講的就是鍾先生和他妻子的愛情,不知台長您是否讀過此書?
2008-06-13 09:30:32
版主回應
說來汗顏,我的興趣在看電影,看書就荒廢了。
2008-06-13 10:48:51
老元
我也覺「原鄉人」是編、導、演、樂,相當成熟經典,可惜這部電影自始至今未獲應有重視,除了鄧麗君主唱的主題曲。
秦漢、林鳳嬌真是國語電影絕配,另一對是林青霞、秦祥林,二林二秦這樣配最有螢幕化學作用,當然,這是我個人觀感。
「原鄉人」除有李行、張永祥、秦漢、林鳳嬌黃金班底,亦該加上鄧麗君,這樣組合其後再也沒有,1980年代起,不但李行從國片市場逐漸退位,二林二秦各奔東西,所謂人文、格調,甚至優雅動人,此後再也不會有了。
2008-06-13 11:47:26
粟子
老元:
我感覺〈原鄉人〉整體較〈汪洋中的一條船〉更成熟,也更體會到李行費盡心力的熱情,不過票房卻是傷害熱情的致命傷。如您所說,至今〈原鄉人〉存留下的,僅是鄧麗君的歌聲。
二秦二林中,我最偏愛秦漢與林鳳嬌的搭配,兩人不只適合談情說愛的文藝片,演技也隨歲月精進,〈原鄉人〉便是一個總結。
2008-06-13 12:23:44
育瑄
都沒想過這問題,那時國民政府來台,很多人還不能一下適應語言ㄉ轉換,而您說鍾理和,是自己學習ㄉ,且也可以馬上用中文寫文章,我對他更加ㄉ敬佩了!
2008-06-13 15:53:38
版主回應
對於一些接受日本教育,同時使用日文創作的台灣作家而言,突然轉換文字語言卻是很難適應的。如您所說,鍾理和學習中文,並以此創作的自學過程,若非有強烈的興趣推動,是很難達成的。
2008-06-13 18:22:04
李可
你的部落格給我滿大的鼓勵,
我想我是否也該把有些廣播節目資料做這樣的整理來跟大家分享?
也許我會很快跟上,
不見得會做得跟你一樣好,
只想把一些難得的見聞說給大家聽。
2008-06-15 09:28:58
粟子
李可:
沒想到我的部落格能讓您興起這般動力,您的聽眾一定非常高興。我當初會寫這些文字,主要是錄節目時的筆記,由於花費不少時間準備,想著就此埋沒有些可惜,所以才會刊登於此。東西稱不上好,若能喚起影迷們一些印象,也就十分值得了。
2008-06-15 10:03:29
謝敏
當年原鄉人沒有在金馬獎得獎這件事,讓我覺得非常錯鄂,我以為他會橫掃千軍。
這是林鳳嬌演出最精彩的一部電影,因為這部電影,我才認為她是演員不是明星;
劇情也跟當時電影的呼天喊地也不一樣,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林鳳嬌演的鐘平妹大著肚子還在山裡奔跑的鏡頭,及最後一幕她靜靜看著鍾理和死亡的事實。
2008-07-28 18:32:00
版主回應
我也頗有同感,若按照評審的官方說法,是該劇過多著墨於鍾理和夫妻的感情,特別是平妹的部分,不符合電影〈原鄉人〉的主題。這麼說,如果改名為〈平妹〉不定獲獎機會較高?
對於兩人的演技,確實非常亮眼,徹底從三廳電影中的帥哥美女,蛻變為演什麼像什麼的演技派。像您提到的的片段,林鳳嬌飽滿厚實而不浮誇的詮釋,確實令人印象深刻。
2008-07-28 19:40:35
JANE
每當有人提起原鄉人 不管是影迷或者節目主持人 都會讓秦漢特別感傷 因為當年的票房反應不好 但我很喜歡原鄉人 以前只看秦漢與林青霞的電影 現在最愛秦漢阿嬌搭盪的電影最耐人尋味
2011-02-14 14:41:59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