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3 13:11:45 | 人氣(14,354) | 回應(15) | 上一篇 | 下一篇

先甜後苦的夢幻愛…〈白屋之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先甜後苦的夢幻愛…〈白屋之戀〉
粟子

〈白屋之戀〉是我印象極深的七0年代文藝片,娃娃臉的鄧光榮與可愛的甄珍非常登對,立即躍升心中速配情侶第一名。不只俊男美女組合,電影前半同樣極盡浪漫唯美,兩人因巧合相識、一見鍾情,隨即陷入「眼裡只有對方」的戀愛,就在曖昧不明之際,因女方愛慕者與男方長輩的阻攔,更堅定相守意志。本以為就此邁向幸福坦途,沒想到,女主角卻被男配角設計的變心戲碼蒙蔽,懷著報復另嫁他人。轉折發生在婚後,當她意外得知真相,又被丈夫反鎖屋內,眼睜睜見失意男主角誤會女友琵琶別抱。末了,好不容易掙脫自掘的婚姻墳墓,卻面臨心上人車禍彌留,斷氣離世的噩耗。
從難分難捨的愛、意氣用事的恨到永生難忘的情,電影似是遵循文藝悲劇公式,卻又比觀眾熟悉的劇情更震盪起伏、甚至激烈許多。由玄小佛原著改編的〈白屋之戀〉,不僅衝突性強,純愛指數更是爆表,復以白景瑞近乎花俏的呈現手法,一方面挽救因〈再見阿郎〉(1971)叫好不叫坐而陷入困擾的白導;另一方面更將初來台灣發展的鄧光榮,推上文藝首席男星寶座。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5月1日播出〈回顧全程在台灣拍攝的電影「白屋之戀」〉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http://www.rti.org.tw/Program/ProgramContent.aspx?ProgId=126&NetId=1&UnitId=0&LangId=1點選5/1
節目摘要:電影〈白屋之戀〉
播放歌曲:〈白屋之戀〉插曲「愛你愛到底」、「巍巍的高山上」(甄妮演唱);主題曲「白屋之戀」(劉家昌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玩世界‧沒事兒」部落格
網址:http://miss-suzi.blogspot.com/
文章網址:http://miss-suzi.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html
該處有更多〈白屋之戀〉的電影劇照及旅遊文章可以欣賞唷!

玄式愛情
電影〈白屋之戀〉改編自玄小佛十七歲時的處女作…中篇小說〈小木屋〉,白景瑞接下此片導演工作時,即感覺故事「頗具衝擊力」,並且「容易讓觀眾接受」,顯見原著引人入勝。實際上,玄小佛是七0年代繼瓊瑤之後,難得兼具產量、普及性及被改編成電影頻繁的言情小說家。
林芳玫在其博士論文改寫的《解讀瓊瑤愛情王國》中,分析玄小佛在文壇的處境與瓊瑤恰恰相反,指出她未如後者飽受批評與攻擊,卻也沒有得到任何正面評價,由此提出「這點足以說明瓊瑤是文壇的一份子,而玄小佛則完全是個外人。」的結論。此外,九0年代以前,玄小佛的書未見於一般書店,僅能在租書店才能看到,對比現在的情形,即類似萬盛、禾馬、飛田等公司的出版品,以便利商店、租書店、小型書局甚至文具店為主要通路。我認為,上述解讀並非認為玄小佛作品矮「被視為文壇一份子」的言情小說家一截,而在於訴求對象更明確,鎖定在使用租書店的讀者,即女學生、初入社會的年輕女性。這或許是此類作品,更為脫離現實的重要原因。
對玄小佛作品的特色,林芳玫也以「愛情與階級躍升的夢幻」為主題,進一步解讀:「她的女主角勇於向傳統女性氣質挑戰,既不溫柔嫻靜,也不端莊幽雅。……她們通常獨立進取、活動力強、甚至在外表言行上顯得跋扈蠻橫、唯我獨尊。」她認為玄小佛的小說其議題是:女性個性自我的展現(才華、脾氣、行為)與外在社會規範間的衝突矛盾,因此「她的女主角和瓊瑤女主角一樣渴望感情的歸宿,但是達到此一目標的方式不一樣……瓊瑤的行動典型是:被愛、被照顧、被呵護;玄小佛的行動典型除了愛情(愛與被愛)之外,還包括了事業的追求。」儘管這個「行動典型」顯然是脫離現實且是偶然加偶然的結果,但由於通俗文學(包括:瓊瑤、玄小佛等人創作的言情小說)的存在功能,並不是去正視社會問題甚至謀求解決,而是提供一種介於真實與虛構間的想像(如:包公無私判案、羅賓漢劫富濟貧、俊男美女一見鍾情……),填補讀者現實生活的挫折。
林芳玫將玄小佛小說的敘事結構,歸納為四個連續發生的元素,即「邊緣地位」→「愛情與衝突」→「身份轉變」→「接受與整合」,至於小說中愛情的衝突,往往來自內在素質(如:女主角堅持自己的獨特性與自主性,甚至是暴烈乖張的脾氣),不似瓊瑤的外部障礙(如:父母反對、未婚夫╱妻阻止)。有趣的是,以〈小木屋〉改編的〈白屋之戀〉未像《解讀瓊瑤愛情王國》一書中舉例的〈晨霧〉(1978,同為玄小佛原著改編電影)那般符合上述模型,即著重女主角階級╱身價的躍升、追求工作成就等,反倒偏向瓊瑤六0年代的小說結構,即「匱乏與不滿」→「墜如情網」→「世代衝突」(父母反對或往日戀情阻礙)→「衝突結果」→「結局」。不過,據我的觀察,〈白屋之戀〉依然存有:孤女的邊緣地位、強調「不依賴」的獨立性格,以及蠻橫對待愛慕表哥等林氏羅列的玄小佛式特質。
關於玄小佛:本名何隆生,1951年出生,江西南康人,世界新專肄業。〈白屋之戀〉是首部改編電影的作品,其後陸續有20多部小說搬上銀幕,並在〈晨霧〉、〈沙灘上的月亮〉(1978)、〈踩在夕陽裡〉(1978)擔任編劇。1979年,與導演楊家雲合組「陽光電影公司」,發掘新一代文藝女星應采靈,編寫〈小葫蘆〉(1981)、〈誰敢惹我〉(1981)及〈笨鳥滿天飛〉(1982)等片。八0年代,開始從事電視製作,並曾擔任戲劇製作人,期間寫作不輟,前後共在台灣出版小說六十本左右。1993年赴大陸進行演藝交流時,結識上海電影製片廠導演楊延晉,一年後,她賣掉台灣物產,同時決定封筆不再寫小說,抱著破釜沈舟的心情嫁至上海。目前擔任安麗公司在上海的行政鑽石大使,轉型為成功的直銷商。

選角如份
如前所述,玄小佛筆下的女角,通常獨立堅強、敢說敢為,因此文字影像化時,最重要的便是找到足以勝任的演員。放眼當時影圈,確以甄珍最符合〈白屋之戀〉裡任性活潑的角色。巧合的是,暱稱「小淘氣」且主演數部「淘氣系列」電影的她,此時也希望改變戲路,脫離嘻皮笑臉的喜劇,嘗試「成熟的、悲劇性」等不同於以往的角色。
儘管〈白〉的大方向是文藝悲劇,但無論對白、鏡頭都是以近乎童話的夢幻方式呈現,部分劇情甚至會讓「較冷靜」的觀眾啞然失笑。對此,影評蔡國榮指出甄珍「俏皮活潑但不過火」的表現,某種程度降低原著中「憤世嫉俗的太妹色彩」。我更進一步認為,甄珍將原著中偏激的孤女,以自己的銀幕形象及演技包裝,轉換成大眾能夠接受、進而理解的任性爽朗角色。只是,不可否認,當她飾演的程靈瞪著眼睛,表情兇狠,反覆以卑鄙、齷齪等形容詞辱罵愛慕自己的表哥時,還是有種「這不是甄珍!」的錯覺。
相較早早確定的女主角,男主角卻是波折重重。原本劇組內定為白景瑞的固定班底柯俊雄,回顧他在〈寂寞十七歲〉(1968)、〈再見阿郎〉中成功詮釋屌兒啷噹的痞子男,應是不錯的選擇。只可惜,他的年齡明顯長於〈白屋之戀〉預設的大學三年級,而和甄珍談「姊弟戀」的安排,更難說服觀眾。一個月過去,正式名單公布,柯俊雄換成鄧光榮,這位在港快速竄紅的小生,首次來到台灣發展。實際上,鄧光榮(1946~)十七歲即以〈學生王子〉(1964)投入影壇,之後因求學短暫中斷演藝事業。由於外型帥氣高大,二十出頭,已成為粵語一流紅星。隨著粵語片沒落,他轉入國語片求發展,赴台拍攝〈白屋之戀〉前共接演十部以國語發音的電影。
白導看中鄧光榮全身充滿「男孩子的朝氣」,不僅與片中熱衷運動的男主角契合,娃娃臉的清純笑容更與甄珍十分搭配。果不其然,鄧光榮在〈白屋之戀〉處處耍帥,騎機車、打唐手道甚至刷油漆、丟可樂瓶都很瀟灑,演技雖稱不上精湛,卻是很稱職的白馬王子。電影不只將他捧為七0年代前期最受歡迎的言情片小生,亦成功塑造與甄珍這對銀幕情侶,陸續合作〈彩雲飛〉(1973)、〈海鷗飛處〉(1974)等極受歡迎的賣座電影。
附帶一提,〈白〉片的男主角本是「籃球健將」,但鄧光榮對此運動外行,只得改為唐手道國手。為了角色需要,鄧光榮特別到位於台北的「中國神龍唐手道館」練習,以期在電影中展現「國手」戰無不克的英姿。

破壞專家
不同於愛得死去活來的主角,可謂「單戀者專家」的江明仍難逃失敗命運。特別的是,此番他不只是落寞的離去,反倒用盡心機想贏得表妹歡芳心。雖然順利達到目的,卻被識破的甄珍狠狠報復,而不斷忍讓的他竟一夕大爆發,甚至將太太五花大綁……對江明的表現,蔡國榮有極高的評價:「江明的表現作為出色,內心的表達十分精確細密,其實吳健夫(即江明在片中的角色)不擇手段迷戀表妹程靈,立場宛如「此情可問天」的沈白芙,是個相當值得探討的人物,可惜編導不此之圖,……不著墨於他在愛恨之間的掙扎,江明也只能在有限的篇幅,盡量表現吳健夫被責罵時敢怒不敢言的尷尬了。」
就演技的部分,我同意上述的觀察,江明將既愛又恨的矛盾及內心拉鋸的痛苦,表現得相當深刻,以致於電影後半的氣憤暴怒與祈求原諒均顯得不那麼突兀。至於「篇幅有限」的批評,我倒認為是非戰之罪,畢竟吳健夫是個配角,套句汪萍在〈一簾幽夢〉(1975)裡的台詞:這些不得女主角親睞的男性,只是電影裡的調味料!

精心序幕╱花招
〈白屋之戀〉一開始以美國片〈霹靂神探〉(The French Connection,港譯:密探霹靂火)揭開序幕,直到銀幕旁打出「程靈外找」,才將畫面帶回觀眾席裡的甄珍,是很有趣的嘗試。其實,白導對片頭總是花招百出,譬如〈家在台北〉(1970)的大量分割畫面,片頭即帶出等待與歸來者的複雜心情。
原本要找男程靈的鍾應斯卻意外找到女程靈,這段源自電影院的同名奇遇,也反映出兩人不切實際的愛情。白導選擇〈霹靂神探〉飛車追逐一段,或許是藉其緊張氣氛,為唯美浪漫的〈白屋之戀〉增添刺激。但從結局的角度看,似乎預言男主角車禍身亡的悲劇。此外,為不破壞片頭營造的氣氛,電影在結束時,才打上片名、演員、工作人員字幕,這在當時國語片中也是比較特別的安排。
除片頭設計,白景瑞在片中的鏡頭運動與剪輯也花招十足,蔡國榮曾在評述〈白屋之戀〉的文章中,並列舉數個「誇張」的手法:一百八十度弧形搖攝:程靈與鍾應斯郊遊時,兩人頭腳相交的反方向躺著;現在與過去快速對切,外加迴音旁白:程靈誤會鍾應斯移情別戀,狂奔出醫院;全景跳接大特寫,又接回全景,重複數次:程靈揭穿表哥陰謀,兩人爭吵不休。如他的分析,這部被記者稱描述為「具歐洲現代風格」的電影,可說是特殊手法拍攝大全。

台灣取景
〈白屋之戀〉以全實景拍攝,主場景小木屋座落於「淡水高爾夫俱樂部」,不僅屋前草坪乾淨平坦,不見一根雜草,沿路還有整齊行道樹開路。木屋內麻雀雖小,卻是希望遠離喧囂者的美夢,瀰漫木香的房間,一大片毫無遮蔽的玻璃,堆滿唱片的小閣樓與可以隨意亂煮的廚房。男主角鄧光榮宣告要將木屋隨四季變化漆上不同色彩,與甄珍捲袖打鬧的畫面,真是浪漫夢幻的極致。此外,海邊練唐手道及談戀愛的場景,似也在台灣北海岸,兩人在海邊打鬧追逐、情話綿綿,試問文藝片怎能缺少以上畫面!
電影開場,兩人即在喧囂熱鬧的台北街頭漫步。細看周圍景致,約在火車站與西門町一帶,以現在的角度,更添懷舊滋味。至於登山出遊的景點,則是位於台北近郊的陽明山小油坑附近,煙霧繚繞的火山地形,配上甄珍穿著連身純白洋裝跳躍,裙襬以傘狀旋轉的慢動作畫面,堪稱綺麗愛情經典。

「你是男孩子,小男孩,小鬼,小鬼頭。」甄珍露出俏皮笑容,與鄧光榮追逐打鬧、慢動作奔跑的經典畫面,一而再重複出現,夢幻得令人暈頭轉向。記得去年曾做過一場以老電影為主題的小型演講,便挑選這一幕作為七0年代文藝片的代表,當臉上冒著豆大汗珠的甄珍,跳躍踩中生鏽鐮刀的剎那,台下七年級後段班的學生已笑得人揚馬翻。雖然是可以想像的爆點,但心裡還是浮出小小不妙:「該不會就此以為老電影是個笑話吧?」所幸,甄珍與鄧光榮的漂亮組合,稍稍減退我的擔心,畢竟現在去哪兒找如此搭配又有大明星味道的男女主角呢?

參考資料:
1.林芳玫,《解讀瓊瑤愛情王國》,台北:台灣商務,2006,頁65、142~147。
2.蔡國榮,「玄小佛的《白屋之戀》」,《電影阿郎—白景瑞》,台北:亞太圖書,2001,頁168~171。
3.本報訊,「白景瑞為中影 執導白屋之戀」,《聯合報》第七版,1971年12月23日。
4.本報訊,「中影三新片 將陸續開拍」,《聯合報》第七版,1972年1月3日。
5.謝鍾翔,「鄧光榮 白屋之戀」,《聯合報》第六版,1972年2月12日。
6.本報訊,「小生鄧光榮 勤練唐手道」,《聯合報》第六版,1972年4月1日。
7.謝鍾翔,「小淘氣甄珍演喜劇演膩了」,《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6月24日。
8.本報訊,「小白一『景』」,《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8月23日。
9.樓蘭,「玄小佛與楊延晉的九年婚姻」,《鳳凰週刊》2002年第31期,2002年。
10.胡明揚,「作家玄小佛 安麗玄老師」,《聯合報》F4版,2007年8月28日。
11.女作家群像--玄小佛 朱秀娟
http://blog.yam.com/enci37/article/4387560
白屋之戀(Love in a Cabin)
導演:白景瑞
原著:玄小佛的中篇小說〈小木屋〉
編劇:鄧育昆
演員:甄珍、鄧光榮、江明、葛香亭、傅碧輝、孟加、李芷麟、車軒
出品:中央電視公司
插曲:白屋之戀、巍巍的高山上、愛你愛到底
片長:112分鐘
首映時間:1972年8月24(台灣)
附註:鄧光榮首次來台,憑此片一炮而紅,成為文藝片首席男星。
戲院裡正播放〈霹靂神探〉(The French Connection,港譯:密探霹靂火),就在金‧哈克曼飛車追逐的緊張時刻,銀幕旁卻打上「程靈外找」的幻燈,令看得起勁的程靈(甄珍)暗罵:「哪個鬼東西,正在緊張的時候來找我,討厭!」依循售票員的指示,程靈走向打外找的年輕男子鍾應斯(鄧光榮),互不相識的兩人都感到莫名其妙。應斯對程靈一見鍾情,所幸將錯就錯,稱程靈父親遭遇緊急的事,派他來找女兒。程靈父母早逝,識破應斯謊言,但她也對這個「撒謊不做調查的小鬼」感到好奇,決定跟他演演戲,看會耍什麼花招。
走在台北街頭,程靈詢問對方為何說謊,並笑說:「好險我沒有一個在公司上班的父親,否則就要被你騙了!」應斯頗感困窘,無奈道出原委。原來,應斯要來找男同學程靈(車軒),沒想到卻走出一個女程靈,他舉自己的名字「鍾應斯」為例,三個字便不容易犯同名之嫌,程靈看穿應斯心事接口:「你想自我介紹就明講吧!」程靈坐上應斯機車,互相自我介紹,應斯就讀台大電機系三年級,而程靈則是自世新編採畢業兩年的記者。

應斯來到程靈在山上的家…一棟雅致的小木屋,他好奇裡面不僅沒磚沒瓦、窗戶佔整面牆、更沒有化妝台與脂粉味,程靈回答:「這樣才安全,小偷、色狼不會來!」寒暄過後,程靈下廚房煮「百科全餐」,她向應斯保證將會「營養可口」,但不保險不會中毒!
應斯在程靈的家十分舒適自在,只有見到桌上她與另一名男子的合照,露出不服氣的神情。晚餐過後,應斯藉機詢問男子身份,難道是未婚夫?程靈以「同事」回答,他卻直覺實情不簡單,認為女孩子不會隨便將與男人的合照放在桌上。程靈不願多說,婉轉回答:「小男孩,別再多問了!」應斯騎機車離開,程靈看見他故意遺漏在桌上的項鍊,露出「後會有期」的笑容。

隔日天未亮,應斯便出發前往小木屋,他左思右想,決定不打擾程靈睡眠,自己在一旁空地練唐手道。另一方面,程靈早已聽到應斯練習時發出的喊聲,雀躍心情溢於言表,趕緊梳洗換衣。三個鐘頭過去,應斯見程靈開門,露出大大笑容,程靈稱這樣的他像個大娃娃,應斯不服氣道:「要是別人開我這個玩笑,我就給他一頓老拳!」
應斯不明白為何程靈天天在家,難道不須工作?程靈回答平日是報社記者,近日碰巧放假,才能好好休息。其實,她的老闆就是自己的姑父,父母親過世後,姑姑(傅碧輝)對她照顧有加,而那位應斯誤會是未婚夫的男子,就是表哥吳健夫(江明)。儘管姑姑不願意,程靈卻還是堅持搬到小木屋獨居,目的就為不依賴親人,聽到這裡,應斯老氣橫秋地說:「其實這也談不上依賴,社會就是這樣,人事關係,很正常嘛!」這讓程靈很不服氣,直言:「小鬼,你才多大!」更指著自稱是「男人」的應斯道:「你是男孩子,小男孩,小鬼,小鬼頭。」應斯也非省油的燈,他引用哲學系同學的話:「當人無理取鬧時,你就對他微笑吧,嘻嘻!」
程靈覺得應斯的名字很耳熟,才想起是很出名的唐手道選手,不僅自己曾在電視上看過他的比賽,表哥健夫也剛採訪過應斯在中華體育館的賽事。程靈左一句吳健夫、右一句吳健夫,聽在應斯的耳裡很不是滋味,但也不好說什麼。應斯為轉移氣氛,約程靈去游泳,未料,看似陽光活潑的她卻答:「好遺憾,我不會,也許你不信,同學每次約我到海水浴場,我總是替她們看東西的。」

既然不能下海,只好改為登山郊遊,兩人趁著清朗天氣,齊心協力前行。期間,遇到極簡陋的木橋,程靈在應斯的鼓勵下,才提起勇氣跨過。相互扶持的過程,讓程靈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情緒…依賴,應斯笑答:「女人天生是依賴的動物。」見程靈不以為然,他接著說:「別嘴硬了!以後也會。」經過一番努力,兩人終於到達目的地,程靈不自覺地喊鍾應斯為「鍾斯」,應斯覺得新奇,約定以後都以此稱呼。
程靈看著應斯的娃娃臉,一直將他看成大男孩,直到這次郊遊,她才覺得對方像是一個「大人」,聽到這裡,應斯沒好氣回答:「我本來就是大人!」兩人在山間追逐嬉戲,氣氛浪漫之際,程靈卻不慎踩到生鏽鐮刀。應斯見狀著急不已,擔心程靈感染破傷風,丟下行李、急急背她下山,更說:「現在妳的腳比越戰還重要!」

隔天,健夫來到程靈住處,看她腳受傷,心裡既不捨又擔心,他借題發揮,稱程靈太不會照顧自己,要表妹搬回家住。健夫好奇詢問程靈與何人爬山,結果竟是自己採訪過的唐手道國手鍾應斯,內心更添不滿。此時,應斯造訪,健夫本以「表哥」身份自居,稱要帶小靈回家照顧,並向應斯下逐客令。這個舉動引起程靈不滿,不僅留下欲離開的應斯,更惡言趕走表哥。
應斯認為健夫很有風度、也十分嚴肅,程靈說他佔有慾強,從小欺負自己。程靈不願受傷的事被長輩知道,以免又得回到吳家。她雖知姑姑帶自己好,卻不喜歡寄人籬下的感覺,應斯明白程靈獨立自主的個性,對她更為欣賞。經過上次爬山,程靈覺得應斯很成熟穩重,不像初見面時的小男孩,應斯回答:「剛認識時的看法,常常有錯誤。」應斯見程靈故意忽視對自己的感情,忍不住和她辯論,突破程靈原本的防備,曖昧不明的感情也隨著這次爭吵轉為愛情。
另一方面,健夫仍將程靈受傷的事轉告母親,她只得在姑姑的規勸下暫時搬離小木屋,滿心不願意的程靈因此大罵:「吳健夫,你好陰險!」毫不希罕表哥的關心。程靈在吳家的日子,處處受到健夫監視,亦切斷與應斯的聯絡。程靈諷刺他「勤快」,聽到電話聲就搶著接,還立刻說「不在」,健夫心裡有鬼,對程靈的冷淡只能忍耐。

傷癒後,在程靈的堅持下,終於返回小木屋,讓在此地苦等她月餘的應斯樂不可支。程靈詢問應斯為何不主動聯繫,他表示自己打了許多電話,都被推說「不在」,程靈這才明白表哥心機,氣罵對方「卑鄙」!應斯出言維護健夫,程靈無奈道:「你太純潔、太不懂世故。」兩人在小木屋慶祝重聚,聽歌跳舞,享受快樂夜晚。程靈與應斯被浪漫氣氛感染,情不自禁發生關係,事後,程靈暗暗流淚:「我們還沒有結婚。」應斯明白女友心事,立刻起身喊:「結婚典禮開始!」
程靈一身雪白,連身長裙與絲巾頭紗,手裡拿著燭台;應斯則斜掛披風,手持安全帽,作中古歐洲武士打扮。房間內點滿蠟燭,應斯自認司儀,兩人行禮如儀,應斯更在禮成後允諾程靈要為木屋換新裝:「春天塗海水藍,夏天塗綠色,秋天塗鵝黃,冬天塗白色。」幸福異常。
由於正值秋天,應斯與程靈正為木屋上鵝黃油漆,卻沒想到健夫已進入房間,隔牆有耳。應斯坦白過去,表示曾有一個青梅竹馬,即是現在已成大明星的倪珊(孟加),不過兩人久未聯絡,不可能有任何發展。健夫無意間聽到這件往事,興起以倪珊破壞表妹戀情的計畫。
應斯允諾將在冬天把木屋漆成白色,程靈感動不已,並期待這絕美的風景。自婚禮後,兩人過著快樂甜蜜的同居生活,應斯的同學男程靈也對他們羨慕不已。唯獨健夫十分感冒,他認為自己與表妹的情感要比應斯更真實,決心要花費更多時間陪伴程靈,以換取她的親睞。程靈見健夫越陷越深,直言與應斯的愛情既濃且深,絕非他口中的短暫好奇。只是,程靈說完後,卻又覺得心虛,急急跑去找正在海邊練習唐手道的應斯,應斯好言安慰,兩人感情更深。

健夫趁應斯不在時來到鍾家,與鍾父(葛香亭)懇談,將其子、程靈及自己的感情糾葛告知對方。鍾父認為程靈不僅有自小認識的表哥,年齡也比應斯大,這種感情是最禁不起考驗的。他要求兒子務必結束戀情,但應斯不願接受。
隔日,鍾父在健夫的帶領下,來到小木屋,以各種理由試圖說服程靈,不要因愛情扼殺應斯的大好前途。程靈聽出弦外之音,仍堅持要等待應斯畢業、唸書甚至當兵歸來……鍾父不肯死心,頻頻追問程靈是否願意為了應斯前途而分手,她只得流淚應允。鍾父離開後,程靈泣不成聲、一再重複道:「我不答應、我不答應、我不答應!」
夜晚,應斯興沖沖趕來,表示要與程靈「結婚」,只要兩個人真心在一起,不一定要父親的同意,到法院公證也可以。然而,程靈經過鍾父的提醒,已不再像先前那般浪漫,她提醒應斯,結婚只是儀式,真正的問題是日後的生活。應斯驚覺今日的程靈與過去不同,什麼都想到「錢」,他直言只要明日比賽獲勝,便能開武道館賺錢,屆時買汽車洋房,言語極盡挖苦。程靈不滿受誤解,表示自己若真愛錢,就會選擇健夫。只是,此言又刺痛應斯內心,撕下兩人合照罵:「那妳去找吳健夫好了!」

比賽當日,程靈擔心應斯安危,來到唐手道會場,卻看到倪珊拉著他親暱接受記者拍照的畫面,程靈只得默默離開。應斯亟欲找程靈,質問她為何沒來看比賽,臨行前被男程靈以「明日對手更強」阻止,應斯只得暫時忍耐。
次日賽前,程靈留信給應斯:「你真是一個感情不穩定的大孩子,如果你真惦記著我,比賽完了,我在小木屋等你。」她將信交給同報社的女記者(李芷麟)轉交,沒想到此人已與健夫合謀,偷偷將信撕碎。未幾,應斯在比賽場上受傷暈厥,送至醫院,加上未收到程靈留言,自然失約。
程靈透過報紙得知應斯腦震盪消息,心裡雖然擔心,但各家報紙都有「倪珊日夜守候」的副標題,又令她五味雜陳。程靈趕去醫院,應斯昏睡不醒,倪珊則與鍾父互動良好,她更稱要與應斯一同到美國留學,程靈只得含淚退出病房。
程靈一路奔跑,腦海都是她與應斯交往點滴及鍾父、倪珊的話語,複雜的情形讓她難以承受,終至昏倒路旁。此時,一路尾隨在後的健夫趕緊將她送回木屋照料,健夫趁機向表妹提出求婚,並說所有人都知道應斯將與倪珊赴美,要程靈別再做傻瓜。程靈大受刺激,一時情緒混亂,帶著報仇的心態想:「我要比他們先結婚!」草草答應健夫,兩人隨即舉辦儀式。

結婚當日,應斯匆匆趕至會場,交給程靈祝賀禮物後快跑離開。晚間,眾人在新婚夫妻的新居舉行酒會,程靈心裡雖恨應斯,但不明白他為何要「裝出」一副傷神的樣子,同時她更無奈自己為了一時「好勝」,就要與一個不愛的男人生活一輩子。沒想到,喝醉的倪珊現身,竟對程靈說出:「我不可能與鍾應斯結婚!」原來,健夫答應捧紅倪珊,條件就是要她接近應斯,加上鍾父配合演出,才讓程靈誤會愛侶始亂終棄。程靈得知真相,決心要向道貌岸然的健夫施以報復!洞房花燭夜,程靈將健夫拒於門外,蜜月機票撕毀,健夫以為表妹脾氣一向如此,「愛怎樣就怎樣吧!」語氣盡是無奈。

程靈在所有人面前作一套,實際對待丈夫卻是冷淡無情,健夫送珍珠項鍊,她卻戴上與應斯定情的鐵項鍊,並且不願與健夫同床。另一方面,應斯到所有曾與程靈走過的地方,並且依約逐漸將小木屋漆成白色。
健夫決定對程靈更好,清晨作早點、細心問候,希望以此感動她。程靈不時想吐,他以為妻子身體不適,體貼陪伴看診,沒想到卻得到一句「太太有喜」。回家後,程靈表示孩子是應斯的,並說這是對他的「報應」,健夫氣急敗壞,不只毆打程靈,辱罵她是賤女人,更將她綁在臥房。經過激烈衝突,深愛程靈的健夫恢復理智稱,只要願意拿掉孩子,兩人就能幸福生活,但程靈堅持只愛應斯,氣憤大罵健夫是「卑鄙的野狗」!

健夫請應斯到家裡詳談,謊稱程靈已向自己坦白過去,並且請求原諒,而她與應斯的小孩也已經拿掉……應斯痛苦不已,一連喝了好幾杯烈酒。被綁在臥房的程靈則急如熱鍋螞蟻,無奈她的嘴裡綁了布條,完全無法出聲。
應斯以為程靈真正愛上健夫,神情落寞難過,他向健夫表示歉意,更祝福兩人永遠幸福。應斯離開後,健夫誠心向程靈請求原諒,同時為她鬆綁,但程靈心意已決,丟下一句:「我要控告你虐待,我們離婚!」就往小木屋奔去。

程靈匆匆趕到木屋,外牆已是一片雪白,她高興開門,卻看到酒後騎車撞進木屋的應斯,滿臉是血斜躺窗戶旁。四周一個人也沒有,程靈本要到山下找醫生,卻被神情恍惚的應斯阻止,已無法言語且看不見的他,緩緩在程靈手上寫:「來‧不‧及!」
程靈傷心哭泣,請應斯把想說的話在自己的手心寫出來,告訴程靈已將房屋漆成白色,希望她與健夫幸福,寫到:「他愛妳,我比他更…..」隨即傷重過世。
孩子出世後,程靈婉拒姑姑及鍾父的好意,決心以自己的力量獨力扶養他長大。

台長: 粟子
人氣(14,354) | 回應(1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廣播…記錄台灣 |
此分類下一篇:心有靈犀終還魂…李菁作品〈連瑣〉
此分類上一篇:來自真實的文藝悲劇…〈煙水寒〉

Lawrence
Hi Suzi,

Very comprehensive details of this &quotLove In A Cabin&quot ... Yeah, I like this movie too... Alan and Chen Chen sparkled chemistry in this film... Beautiful sceneries and wonderful songs by Jenny Tseng... Perhaps you may want to consider to include the movie poster too... Once again thanks sharing with us this wonderful blog. .. Cheers !
2008-05-03 17:34:15
版主回應
〈白屋之戀〉的迷似乎不少,令一位喜愛早期電影的網友育瑄對此片同樣情有獨鍾,當然我也在列。如你所說,〈白〉片將文藝片的重要元素,即插曲、男女主角浪漫追逐等夢幻鏡頭一一納入,因此看來特別賞心悅目。
2008-05-03 21:07:21
育瑄
我真的很喜歡<白屋之戀>,且我還聽了二次介紹,雖然是悲劇,但裡面有很多我說不出ㄉ喜歡!當然也要感謝粟子!第一次看時,我媽快被我問煩死了,這裡是哪?那裡是哪?我媽是一問三不知<<< 因為粟子,讓我知道原來是在淡水高爾夫,但不曉得是不是我之前看過一本書裡介紹ㄉ,是不是台灣第一個高爾夫球場啊? 原本是籃球高手<<<我比較想看看鄧光榮先生打打看籃球!因為他打籃球一定很帥ㄉ吧!
2008-05-03 23:15:15
版主回應
我不清楚淡水高爾夫球場是台灣第一座球場,但透過網路應該可以查到。我感覺鄧光榮應是位運動專家,但報導稱他不擅長籃球,只能將劇中人改成唐手道國手了!
2008-05-04 15:36:27
育瑄
不好意思因為沒有去過,所以想問一下<<<怕找了半天,結果是不同ㄉ地方!我會找找看ㄉ。我想他應該是像您說ㄉ運動專家!因為看起來超級陽光ㄉ男孩~
2008-05-04 15:57:32
育瑄
我是看到一本,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陳柔縉小姐著,裡面有提到1919年6月1日淡水高爾夫球場正式開場,為台灣的高爾夫運動正式掀開序幕.因為我沒去過,不知道提ㄉ是不是,如不是,把它當知識看一下就好!
2008-05-10 16:20:26
Berbice
鄧說拍戲是實現觀眾的夢幻
他拍戲空檔時,常常會構思他自己電影的企劃案
記者問哪有時間想別的企劃案?
鄧說拍文藝片只是在海邊跑跑跳跳,不過文藝片要有內心戲情緒表演比武打片難,武打片只要對鏡頭做表情動作即可
他與嚴珍納〈鄧太太〉彼此相互信任,絕不會讓老婆出外吃苦賺錢
2008-06-04 17:34:47
版主回應
確實,鄧光榮與甄珍的搭配可謂實現我某種程度的夢幻。原來演繹夢幻劇情的他,在現場竟是構思現實且複雜的企畫案,感覺上有些後現代~^.^
2008-06-04 18:36:30
Bernice
秦祥林則說他很容易因拍戲環境氛圍而與女主角談戀愛
東南亞觀眾曾問鄧光榮為何不娶甄珍
鄧回答說:很奇怪為什麼要我娶甄珍
鄧光榮也說:謝賢與甄珍夫婦是他的好朋友,只要檔期許可他會接演謝賢的電影
2008-06-05 08:54:01
版主回應
原來如此,我也曾納悶甄珍與鄧光榮常演情侶,為何沒假戲真作?觀眾常被虛幻的影像催眠,對明星而言,倒只是份工作。
2008-06-05 10:17:11
Bernice
鄧光榮是練家子每天都在練功
因香港的家太小了,使他不好練功
考慮買大一點的房子
現在是否仍在練功就不得而知了
還有老牌電影明星李麗華的老公嚴俊〈當導演〉曾欠鄧光榮片酬,鄧就武力討債
鄧說嚴小氣死愛錢
2008-06-05 09:02:48
版主回應
哈哈!看來嚴俊的「勤儉」事蹟似已有名。印象中,曾協助「國泰」接收「永華」的歐德爾就說,嚴俊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不只自己錙銖必較,即使老闆的前也想盡辦法省。
2008-06-05 10:19:45
judy
我也覺得甄珍和鄧光榮最配,無論身材容貌氣質,兩人各方面都屬於同一類型。

甄珍和秦祥林或秦漢都不配,身材和氣質都極度不合,容貌也不同類。
2008-06-15 10:42:13
版主回應
看來喜愛甄珍與鄧光榮搭配的同好真不少。^.^
2008-06-17 08:39:38
謝心采
誰有鄧光榮與甄珍的DVD,我想購買~
2010-09-04 15:56:50
版主回應
兩人合作的不少電影都已發行DVD,可透過yahoo奇摩拍賣、博客來網路書店查詢。
2010-09-04 17:13:28
June
本部電影攝影指導也是賴成英喔!!^_^
2011-02-26 00:41:34
candyfamily1217
鄧光榮&甄珍的演出的情侶是最配,看他們的戲,開心,舒服.
2011-05-08 13:36:11
sunlong
支持樓上大大加N個讚,我是超級鄧甄迷!就是那種感覺!!!
2011-05-25 19:59:29
版主回應
同感,兩人是絕配。
2011-05-25 20:45:16
sunlong
鄧哥突然仙逝!令人不勝唏噓!
2011-05-25 20:03:59
coolx
前幾日看海鷗飛處的時候,看到甄珍賭氣嫁給謝賢飾演的角色時,也立刻想到白屋之戀裡也有類似的情節,只是白屋之戀不同的是被設計產生誤會而下嫁的,而海鷗飛處是為了賭氣嫁的,哈,當下覺得還滿妙的 ^^
2012-02-03 11:09:02
版主回應
兩齣安排可謂異曲同工,這給我的啟示是,千萬不要意氣用事,尤其是對婚姻大事!
2012-02-03 11:24:04
risillent
白屋之戀劇情雖然夢幻,可是鄧甄兩個主角實在是最完美搭配,好看至極,值得一看再看。哪裡還需要其他的因素呢!可惜謝賢把甄珍當做搖錢樹。由謝賢拍得鄧甄電影就粗製濫造,比起白屋之戀,彩雲飛河海鷗飛處要差多了。鄧光榮早早就走了,正所謂自古英雄不能見白頭。即便在一群俊男中他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不光是俊美的外表,而是與生俱來的氣派和自信的氣質是渾然天成。沒人學得來。
2012-11-09 05:55:37
版主回應
此片因兩位主角的相配而大大加分,白景瑞的「過份夢幻」處理也是功不可沒,與其考量現實有所壓抑,不如放開手腳製造浪漫。
2012-11-09 10:41:1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