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30 14:18:44 | 人氣(10,938)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喜怒哀樂〉…四大名導玩電影(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對台灣電影史有興趣的朋友,一定不會對「國聯」感到陌生。這間由名導演李翰祥組織的電影公司,得到「電懋」(後改稱「國泰」)及「台製」等支持,為影壇注入一股注重創作和培養電影從業人員的活力。「國聯」成立後,李翰祥不計成本地落實自己的理想,拍攝年餘又耗費鉅資的〈西施〉(1966),就充分展現他對電影事業的雄心壯志。

「國聯」重視劇本、布景、服裝、演員的用心的確有效提升台灣電影的市場與競爭力,但李翰祥不作商業計算的藝術性格卻成為他經營公司的阻礙。首先,「電懋」陸運濤及「台製」廠長龍芳等人在空難中去世,剎那間使「國聯」失去源源不絕的資金支持;其次,〈西施〉的嚴重超支,成為「國聯」揮之不去的夢魘;再者,李翰祥即便在經濟困難時,仍堅持拍攝品質的固執,更使赤字連連的情況雪上加霜。沈重的資金問題,壓得「國聯」喘不過氣來,部分開拍的電影只能喊卡,曾經意氣風發的李翰祥,在60年代末期,面臨事業的最低潮。

然而,際遇如此難料,困頓的「國聯」竟然意外促成一個妙趣橫生的實驗電影〈喜怒哀樂〉(1970)。為協助籌措資金,港台電影界於1969年發動援助「國聯」度難關的義舉(江青,《江青的往時往事往思》,台北:時報文化,1991,頁214。),著名的四大導演白景瑞、胡金銓、李行、李翰祥,更以分工方式拍攝四個主題小品。和風格與劇情連貫的多數電影不同,觀眾能在一部電影裡,享受四個不同的鏡頭語言與表現手法,即便到現在,仍是難得一見的電影形式。

白景瑞的「喜」
白景瑞的電影總給觀眾帶來意想不到的體驗,他在〈今天不回家〉(1969)中將看似無關的主角們穿梭連結及鏡頭運用的設計,令人印象深刻。在〈喜怒哀樂〉裡,以白導打頭陣的「喜」,便延續他的風格,揭示整部電影試圖兼顧主流與實驗的企圖。或許是出自義務幫忙,使他擁有較寬廣的創作空間,不僅可以自己選擇題材,亦不必因太過擔心票房而刻意媚俗。

觀看「喜」的過程,是一個有趣的解讀之旅,電影中雖然充斥著各種音效和配樂,卻始終沒有一句台詞,可以稱為「有聲默劇」。白景瑞利用鏡頭和角色表情的交錯配合,建構一部情節明朗、內容完整的短片。

「喜」的故事描寫一位沈迷於「書中自有顏如玉」觀念的書生(岳陽飾),深夜遇到女鬼(甄珍飾),由驚到怕、由怕而懼的心態轉變。情急之餘,他回想起自己曾打退一名盜墓者,認為這應是墳中小姐報恩,色上心頭,便完全不顧對鬼的害怕。為了再次與佳人相會,書生開始四處找墳,並且再次嚇退盜墓者,他樂不可支地拜墳、求小姐再次光臨。這次,他對女鬼已從害怕變成期待,被動變成主動,未料女鬼是出現了,但卻不是原本貌美如花的那一位(劉明飾)。面臨女鬼的咄咄逼近,書生則由喜轉驚、由驚轉怕,最後淒厲一吼,不禁令觀眾莞爾。

這部電影從聊齋的鬼故事中取其鬼氣,去其恐怖,白景瑞諷刺書生、也是人性「貪色」的弱點,強調不讀死書,才是真正的「喜」。(黃仁編著,《電影阿郎—白景瑞》,台北:亞太圖書出版社,2001,頁109。)電影以妙趣的方式呈現人性因「色」而產生的轉變,原本書生對女鬼避之唯恐不及,銀幕上呈現的是拿朵白花的甄珍,追逐拿著劍的岳陽。然而,當書生因白花而想起打退盜墓者的舊事時,情勢瞬間逆轉,他赤手空拳地追逐女鬼,原本態度積極的甄珍反倒成了半推半就。之後,書生因「色」期待女鬼再次來訪,未料這次來的容貌卻遜於前者,喜轉為怕,躲在棉被裡岳陽,恐懼的不是「鬼」而是「醜」。

身兼編導的白景瑞,在電影中不僅表現主題「喜」,更透露出多樣呈現的概念。巧遇美麗女鬼對書生是喜,被其他女鬼追逐時,對觀眾來說也是喜,然而兩者卻是截然不同的體驗,顯露白景瑞多層次的敘事能力。

胡金銓的「怒」
擅長刀光劍影的胡金銓,在「怒」中採取自己最熟悉的題材,改編自京劇〈三岔口〉,類似「龍門客棧」的劇情安排,像是長篇電影裡的一段,但亦可視為完整的短篇故事。相較於「喜」的沒有對白,「怒」終於讓觀眾聽到對話,只是它也難逃被提煉的命運,一字一句都是如此簡潔有力。

「怒」的故事場景設定在胡錦和陳慧樓夫婦開設的黑店內,一日四位官差押解被誣陷的將軍焦贊至此,他們雖受金錢誘惑欲殺焦贊,卻苦無機會下手。官差們偶然發現店東明為經營旅店、暗則殺客求財,商量後決定和老闆夫婦合作,並以共享賞金為誘耳。與此同時,楊家將為營救焦贊派出高手暗中尋找,碰巧於同日投宿黑店中,他滿袋子的黃金成為胡錦夫婦覬覦的對象。黑暗中,楊家將高手與黑店店主、官差、酒醒後的焦贊展開一場寧靜殺戮,整個客棧就像是一個氣氛凝結的戰場,木頭桌椅、油燈、成袋的穀子都變成具殺傷力的武器。延續到清晨的對抗,在陳慧樓被胡錦誤殺後劃下句點,一個晚上的刀光劍影,只剩下倖存者迎向晨曦。

相較於另外三個主題,「怒」是最令我困惑的一個,執著尋找「怒」的所在,卻始終沒法給自己確切的解釋。經過反覆思索,我的看法是,胡金銓利用焦贊一怒闖禍被流放外地的楔子,引出豪傑因「怒」招險的困境,進一步對映出官差與店東為「財」聯手謀害焦贊的短視。此外,故事中亦帶有英雄不忍一時之「怒」,將會陷入複雜危險境地的隱喻。

圖片摘自:黃仁編著,《電影阿郎—白景瑞》,台北:亞太圖書出版社,2001,頁8。

台長: 粟子
人氣(10,938)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電影研究 |
此分類下一篇:〈喜怒哀樂〉…四大名導玩電影(下)
此分類上一篇:豈止三笑---唐伯虎與秋香的永恆情緣Ⅲ—豈能缺少任白

育瑄
甄珍也女鬼一定像仙女吧!
2008-04-25 21:10:37
版主回應
以一個鬼來說,甄和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與岳陽追逐的場面,比較像害羞少女(人),或如妳所說的仙女(神)。印象中,還是樂蒂演得最好,從〈倩女幽魂〉到〈紅梅閣〉,能夠透過銀幕,由衷感到鬼那種異常的冷與不同於人的特質。
2008-04-25 21:41:51
育瑄
害羞ㄉ少女!!!請問您是在哪裡找的到電影?很想看!可是很像都沒看到!!!樂蒂ㄉ感覺一定很不一樣!我每次看到樂蒂,都很懷疑她真ㄉ是人嗎?真的很古典美很美
2008-04-26 13:50:59
季小末
这部拼盘小品我没看过,很想见识一下,因为四大导演存了互相较量的心,在艺术手法上有很多可以玩味的地方。
2011-11-25 21:41:12
版主回應
拍片的源頭是想救李翰祥的「國聯」,四人同台自然會激起火花,至於有無心存較量,我覺得如果有,也是正面的相互激勵。
2011-11-27 19:00:00
美國黑金
感謝分享!

http://www.yyj.tw/
2019-12-23 12:59:5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