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空汙高峰期 啟動全... 快!脫魯神器點進去韓國上網卡!限量出清中 鍾欣怡放話想生第三胎 ...
2018-05-14 19:40:23 | 人氣(32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聊齋故事-諸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順天府陳秀才,十六七歲時,在寺廟中讀書,但資質平庸,一直沒什麼作為。

先生名下有很多弟子,其中有一位姓諸的書生,自稱山東人,晝夜苦讀,用功不輟。

常年住在書齋之中,從不回家,問他原因,回答說:「在下家貧如洗,求學機會來之不易。

如果老是回家,豈非浪費光陰?」


秀才聞言,十分讚賞,想與他作伴,長期留在寺廟,相互切磋,書生說道:「不可,咱們那位老師,學識有限,此處非久居之地。

我聽說呂先生才高八斗,不如準備酬金,拜他為師。」秀才點頭贊成。


呂先生本是浙江儒生,流落外地,落魄潦倒,難以返鄉,眼見秀才二人前來拜師,歡喜不盡。

兩人之中,書生尤其聰明,讀書識字,過目不忘。

轉眼過去一個多月,書生忽然請假回家,十多天不見蹤影。


這一日,秀才偶然前往天寧寺,與書生不期而遇,只見他正在寺中幹活,乍見秀才,忸怩不安。

秀才問道:「為什麼半途輟學?」

書生歎了口氣,說道:「在下身無分文,無力支付學費,所以隔一段日子便得出來打雜,賺取工錢,等攢夠了酬金,自會返回學堂。」

秀才沉吟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你先回去讀書,學費的事情,我來想辦法。」


秀才父親開了一間酒店,小有積蓄,最近一段時間,家中經常不見銀兩,那自然是秀才偷走的,心中大怒,狠狠將他罵了一頓。

書生聽說此事,惶恐不安,不願秀才為難,遂主動提出退學。


呂先生問他理由,書生如實說了,呂先生不悅道:「你既然家中貧困,為什麼不早說?難道我是不講情面的人?」

當下將酬金原封退還,說道:「別胡思亂想,以後安心讀書,我不收你學費。」


半年之後,呂先生之子來到順天,將父親接回老家。

老先生離去後,秀才與書生愈加勤奮,一心考取功名,出人頭地。

未幾,秀才進入縣學,跟書生說:「還有幾個月,便是科考。以我的資質,十有八九考不中,這可怎麼辦?」


書生說道:「不用擔心,我替你參加科舉,金榜題名,易如反掌。」

秀才問道:「你我相貌不同,怎能代替?」書生笑道:「我自有辦法。」

到了科考那天,書生帶來一名男子,說道:「這是我表兄劉天若,為人好客,他家就在不遠,可以前去坐坐。」

說話間伸手在秀才身上一推,秀才猝不及防,跌倒在地,頃刻間靈魂出竅,大驚失色,叫道:「怎麼回事?」


劉天若笑道:「別怕,跟我走吧。」

兩人來到一處宅院,住了數日,不知不覺已是中秋,劉天若道:「今日李皇親園中,遊人如織,咱們也去瞧瞧熱鬧,順便送公子回家。」

當下命令童兒準備酒菜,起身站立,邁步而出。
穿過一道水閘,只見柳樹之下,停著一艘畫舫,兩人攜手登舟。

劉天若跟童兒說:「梅花館最近來了一位新歌妓,你去將她請來。」

童兒領命而去,過不大會,一名麗人款款而至,自稱姓李,名遏雲,京城名妓。


劉天若命她唱曲,李遏雲輕展歌喉,唱了一首「相思五更調」,聲音婉轉,撩人心魄,一曲唱完,主客拍掌叫好。

秀才問道:「聽說姑娘寫了一首『浣溪紗』,很有些意思,能否讀來聽聽?」

李遏雲點點頭,吟誦道:「淚眼盈盈對鏡台,開簾忽見小姑來,低頭轉側看弓鞋。

強解綠蛾開笑面,頻將紅袖拭香腮,小心猶恐被人猜。」

秀才側耳聆聽,末了,讚道:「好詞。」

劉天若道:「詞是好詞,但未免太過幽怨。」
說話間,船舶靠岸,三人穿過長廊,只見兩邊牆壁上題滿詩詞,秀才興致高昂,取過毛筆,將那首「浣溪沙」詞,寫在牆壁之上。

俄頃,夕陽西下,劉天若道:「時候不早,我這便送公子回去。」
來到家中,劉天若告辭離去。

秀才邁步進入臥室,只見外面走進一人,容貌神態,與自己一模一樣,笑道:「陳兄,別來無恙否?」這聲音溫文爾雅,正是書生所發,秀才只聽一遍,便已察覺,叫道:「你是諸兄?」


那人正是書生,聞言莞爾,說道:「事到如今,不能再瞞你。

其時我並非人類,而是鬼魂,因為與陳兄交情深厚,為了報答你,特地借你身軀,參加科考。

如今考試完畢,我也該轉世投胎了,肉身還你。」秀才問道:「此次科考,結果怎樣?」


書生道:「一帆風順,中舉不在話下。」

秀才求道:「你先別急著走,替我參加完會試,再走不遲。」

書生道:「陳兄福分太薄,進士頭銜,不是你該得到的。」

秀才默然不語,半晌問道:「你準備去哪投胎?」

書生道:「呂先生與我有父子緣分,我表兄劉天若在陰間當差,在他的幫助下,冥王已經批准我前往呂家投生。」

語畢,倒地不起。
四周圍一片寂靜,秀才問道:「諸兄,你還在嗎?」

書生叫道:「我還在。你先別說話,趕快與肉身融合。」

秀才點點頭,魂魄鑽入軀殼之中,緩緩站起。就在此時,屋內光芒一閃,書生再次現身,伸出雙手,說道:「快拿筆墨,在我左右掌心各寫一個『諸』字,以便日後相認。」


字跡寫完,秀才拿出酒水,給書生餞行,書生搖頭道:「不用麻煩了。如果陳兄不忘舊好,發榜之後,請來浙江一敘。」

語畢,消失不見。


數日之後,秀才果然考中舉人,當下準備行李,前往浙江呂家。

呂先生之妻,年過五旬,本來早已不能生育。

秀才到訪那一日,忽然產下一名男嬰,兩手緊握,不肯鬆開。秀才笑道:「這是我朋友諸兄。如若不信,他雙手之上,各有一個『諸』字。」

話剛說完,小孩雙手攤開,果然各有一個「諸」字。



 

Author :

鱷魚系列

台長: su yuin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32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 個人分類: 聊齋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聊齋故事-丑狐
此分類上一篇:聊齋故事-夏商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