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0 00:00:00| 人氣65,429|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黑子的籃球)綠赤 X 紫赤 / 理由。全 R-18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本文為BL同人創作,不適者勿入。

2.本文配對為「黑子的籃球」綠赤(綠間X赤司)& 紫赤(紫原X赤司),雷者勿入。

3.OOC(角色個性偏差)嚴重,悲主軸,慎入。

4.本文引號使用注意:「」=普通對話『細體』=角色暗忖『粗體』=過去對話

5.高中時期,主綠赤/R -18,務必注意。

 

(黑子的籃球)綠赤 x 紫赤 / 理由。全R-18

 

巨蟹座的我,喜歡上射手座的你,無需理由。──綠間真太郎

 

「哈阿!真… …阿嗯… …真太郎。」

弓起身子,明顯的感受到對方讓手指進入自己體內的感覺。

一瞬間,被撐開的疼痛,讓他的眼角泛出淚光。

少年俯下身子,溫柔的親吻落在赤司的唇辦上,又立即的分開。少年勾起莫名的笑容,又一次湊近赤司的唇。

這一次,他伸出舌頭在赤司的唇辦上輕輕描繪,濕潤的感覺、對方的氣息全部都感受的到。赤司不自主的探出舌,想要靠近對方的唇辦,想要讓他更深入的與他嬉戲。

舌尖觸碰到對方的舌尖,柔軟的感觸伴隨說不上來的異樣感覺,赤司並不討厭那種感覺。跟著自己的感覺,主動的挑逗對方。靈巧的舌尖在對方的舌頭上描繪,邀請對方一起纏綿。

綠間半瞇起那雙綠色的眸子,看著眼前這個少了球場上凌人霸氣的赤司,滿意的給予對方他想要的回應。

貼近赤司的薄唇,重疊的剎那,彼此交纏的舌進入赤司的口中,不停的相互纏繞、挑逗、吸吮。

來不及吞下的唾液全部沿著嘴角緩緩流下,享受在吻中的剎那,綠間又將第二根手指在一瞬間進入赤司的體內。

又一次被撐開的疼痛讓赤司蹙起眉宇,想要掙脫這個吻,但卻被綠間以手阻止,他輕壓著他的頭,強迫的加深這個吻。

「唔… …嗯唔… …。」

同一個時間,綠間探入的手指開始在赤司的身體裡面慢慢移動。

先是有些扭動好讓赤司習慣異物在體內動作的感覺,接著開始有些緩慢的退出又進入。

不停的來回動作,又以手指的配合,將手指撐開又縮起。不停的刺激感讓赤司難耐和恐懼,身體下意識的縮的更緊。而異物在體內活動的感覺也越顯清晰,自己的身體也跟著起了異樣的反應。

從雙腿間滑下的液體,黏稠、濕潤的感覺讓赤司感到不適。

當第三隻手指探入,又一次擴大的感覺,下身傳來的異樣讓赤司睜大了雙眸,逃脫綠間纏綿的吻後,不停的喘著粗氣。

伸出手,使盡殘餘的力量將綠間的身子推開,而對方原本還在玩弄他後方的手指也跟其離開。

身上凌亂的制服只有稍微蓋住赤司的身體,而下身早已被褪到腳邊,殘留在身體上的只剩下透明以及白濁的液體。

「討厭嗎?赤司。」

冷靜的看著紅色髮絲的少年,看似平靜的言語,他自己明白──心,在顫抖。

他知道,他無法當他最重要的那一個。所以從來也沒有奢望擁有他的承諾或像是這樣抱他、親吻他。

只是,當他在他的眼前掉下從來沒有看過的淚水時,情緒,已經控制不住。

壓抑的心情,爆發性的宣洩出來。

 

赤司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紅色的髮絲掩住他的雙眼,他好像頓時間了解到什麼,他主動的湊上身子,觸碰綠間的臉。

靜靜的感受他的體溫。

 

「真太郎,抱我。」

 

半晌,赤司將身子向前傾,靠在綠間的胸膛上,霸氣十足的聲音下達命令。

綠間沒有多問,只是順從赤司的命令,將他擁入懷裡。

這一瞬間,溫暖的體溫包裹著身上近乎赤裸的赤司,身子感受到的暖意,卻和胸口的寒冷成了強烈的對比。

與其說那是疼痛的感受,更適合的形容是「空虛」

 

閉起雙眼,腦海裡面浮現的身影卻是另一個少年。胸口的鬱悶更加清晰,小手反射性抓緊綠間的衣服。

他的心,在顫抖。

別人看不出來的顫抖… …

「真太郎,你愛我嗎?」

「愛」,如此強烈的字眼。這一瞬間,他無法去思考少年口中的「喜歡」以及「愛情」有什麼差別。

靠近耳畔,輕聲呢喃,溫柔的聲音和紫髮少年的不同。是更堅定、更確切的語氣。

「我愛你,赤司。」

真實的愛情,毫無虛假、毫無保留。綠間真太郎,只為了赤司征十郎一個人心動。

 

沒有理由

 

「是嗎。」

不是疑問,亦不是肯定。赤司的言語中淒涼的意味,是嘲諷,還是懷疑。感受不到,但那確實的在綠間的胸口上,劃了一刀。

他知道他得不到,赤司完全的心。

 

但他只要,所愛的他,不要又一次的掉淚。

赤司征十郎,是霸氣十足的隊長,是奇蹟的世代曾經追隨過的強大。

 

湊近綠間的身子,主動的吻上對方。

唇瓣的重疊,他渴望對方的疼愛,渴望他的親吻、溫柔。也渴望綠間可以澈底的將紫原敦曾經留下的所有觸感,以及溫度,完全的取代。

貪婪的索取對方的甜,又一次的激烈纏綿。

小手趁機一一解開還完整的鈕扣,冰涼的體溫探入對方的身子,輕觸綠間的身體。滑過胸前的紅潤,往下解開對方的褲子。

拉鍊清脆的聲音,皮帶掉落的聲音,每一個小動作,讓兩人的體溫不停的升高。

結束纏綿的吻,赤司的異色雙眸專注的凝望綠間。

那失去薄薄鏡片遮蓋的碧綠雙瞳,毫無保留的讓他取讀。眼鏡底下的面容,認真、專注、溺愛他的眼神,讓人滿意。

他要的,是這樣的神情──對他赤司征十郎,絕對的「專注」。

 

抱著赤司,慢慢將他往後方的柔軟床鋪推倒。欺壓在對方的身上,溫柔的疊上他的唇。

這是綠間和紫原不同的地方,少了喃喃的承諾、少了服從的話語,卻多了,更多、更多專注的視線。

盡人事,聽天命。

綠間真太郎的天命,告訴他,要愛他、要溺他、要抱他、要吻他。要專注於他──赤司征十郎。

 

探入口中的舌,挑逗對方的極限。不停的纏綿,綣曲,感受對方的觸感,溫熱的雙唇重疊,相互配合著,回應著對方。

吐出的氣息全然在對方臉上,異色瞳孔的雙眸,慢慢的閉起。享受在這個吻中,他努力的讓自己的思緒完全的放在對方身上。

不捨得與他分開,過度的奢求對方的溫柔。

過多的津液從嘴角滑落,為呼吸而稍微分離的瞬間,成了挑逗的機會。舌尖在唇辦上的描繪,輕柔、溫熱、冰冷。

身上的衣服跟隨彼此的動作,慢慢的一一褪下。

白皙的皮膚離開制服的掩蓋完全的展現在眼前,俯下身子,溫柔的觸碰。赤司拉起綠間纏著繃帶的手,調皮的用嘴巴慢慢拆開那束縛。

牙齒與舌頭的運用,那雙眼眸專注的看著綠間的手指。

直到有些沾濕的白色繃帶從手指中滑落,赤司才滿意的勾起笑容,將視線放回綠間的臉上。

「我要真太郎完全的觸碰,不准有別的物品。」

語畢,赤司明顯的看見綠間臉上泛起的紅潤,那雙碧眸羞怯的撇開視線,卻又很快的被對方強勢的扳回。

「要看著我,真太郎… …。」

溫柔的吻,主動的打落在他的臉上。從臉頰,到鼻樑,然後是唇辦。紅色髮絲的主人,難得的主動。

綠間完全不曉得的一面,活生生的在眼前上演。

剎那,他卻私心的想起。眼前的赤司,在他的面前有這種風貌可是第一次。但是,紫原呢?

紫原敦,早就看過了,也早就擁有眼前的他。

胸口的酸楚,還有不滿完全的湧上。手開始不安份的在赤司的身上來回移動,觸及對方下身的濕潤。

方才殘留的液體還沒乾掉,順勢將自己的手指又一次觸碰對方的後方。

這次,沒有無預警的探入,只是來回在外面摩擦。

難耐的刺激讓赤司下意識的弓起身子,這樣的感覺他是第一次感受到。是因為對象不同,還是因為這些方式,紫原沒有做過。

赤司已經分不清,只是慢慢將自己的意識、一切沉浸在綠間給的溫柔之中。

「真… …太郎,不,不要,這樣。」

小手下意識抓緊綠間身上的衣服,緊閉的雙眼,卻讓下身的觸感更加清晰。

「赤司,這樣的你,紫原是不是,也看過呢?」

低沉的聲音在赤司的耳邊呢喃,另一隻手則不懷好意的握住赤司的下身。

「真真太郎,不准,提到… …敦。」

命令式的言語,卻在這個時候一點霸氣也沒有。不過,聽見赤司的話,綠間乖乖的閉上了嘴巴。那雙碧眸憐愛的看著赤司,溫柔的吻去他眼角的淚水。

「我知道了。」

深鎖起眉宇,他將手指大膽的探入,跟著濕潤的液體,加上赤司方才還沒有調適回來,這次的進入比方才順利的多。

三隻手指已經可以在赤司的體內來回抽動、逗弄。

「阿… …唔嗯… …真太郎給,給我。」

緊抓著身後的被褥,咬著下唇,努力想要阻止嘴裡的聲音。

不要再挑逗,他要他。不要再玩弄,他要他。

他要他,要他將體內殘留的體溫完全的掃去。要他完全的讓他忘掉那人留下的一切。

綠間真太郎,是可以的,因為他是完全的愛著他,愛著赤司。

所以赤司相信,他是做的到的。

「真太郎… …。」

「不要咬著,讓聲音出來。」

吻上赤司的唇,讓他緊咬的牙齒鬆開。殘留下的小小血點散發出鐵鏽味,刺激了綠間的味覺。

心頭一陣心疼。

「赤司… …放心,我會給你的,不過我不想傷害你,所以,再忍忍。」

加快手指進出的速度,不停的加速,赤司卻得不到完全的快感。

只能讓聲音遵照綠間想要的從口中喊著他的名字,讓連自己都感到羞恥的聲音不停的出現。

急切的想要擁有對方,或許只是想要讓心裡好過一點。想要填補那空虛… …赤司征十郎,在某方面來說,是不是任性了、自私了。

但是──

綠間真太郎,是認真的。

白濁的液體洩出,灑落在腹部上,赤司頓時間感到無力。迷茫的眼神看著綠間,伸出手,觸碰他的臉頰,吻上。

「已經,可以進來了,真太郎。」

「赤司。」

深鎖的眉宇沒有鬆開,綠間很清楚,現在的赤司,一定很難受。

抽出在赤司體內的手指,改為讓自己的下身觸碰到赤司的後方。熾熱的觸感與手指不同,刺激赤司的感覺神經。

… …阿哈… …阿阿,嗯… …。」

瞬間進入的痛楚,讓赤司無法承受的喊了出來。

小手抓緊對方的身體,紅色的手印落在對方的背部,進入的溫度和下身異物填滿的感覺讓赤司有些不習慣。

看見赤司緊抓的模樣,臉上完全扭曲的表情,他知道現在必須讓他習慣才行。忍著自己的慾望,只是讓他抱著,慢慢等他習慣。

這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但是和綠間,是不同的。

赤司隱約的知道,自己在內心深處,還是有排斥的吧。

讓身體稍微的習慣,慢慢的撫平一瞬間的痛楚,赤司慢慢鬆開原本緊抓的手。

「真太郎,可以動。」

得到對方允諾,綠間才慢慢的開始動作。前後的抽動,一開始的緩慢讓赤司更加難受。空虛的感覺隨著綠間的動作不停的湧上。

強忍住口中的聲音,將頭埋在對方的頸窩。

「真太郎,沒關係的,可以更快一點。」

似乎是察覺綠間太憐香惜玉而不敢讓動作太大,赤司在綠間的耳邊給了他允許。

現在的他,不需要對方的什麼溫柔。他只要,可以擁有對方,可以讓自己失去理智不再繼續想念就好。

聽見赤司的聲音,綠間在赤司的臉上落下淺淺的吻。從原本的動作加快不少,每一次的衝擊,每一次的退出,又進入。

「阿… …太郎,嗯,真太郎… …嗯哈… …。」

不停、不停,感受彼此的存在。

吻上對方的唇辦,挑逗對方的胸前,給予更多的快感。

一次又一次,直到完全的將力氣用盡。

白色的液體又一次的洩出,沾濕身下的被子,從彼此交和的地方溢出,黏膩的感覺在彼此之間。

半晌,綠間原本要抽出的動作,卻遭到赤司的阻止。

身體被拉回他的身邊,目光只能注視在他的雙眸上。

「赤司,不可以。」

如果沒有出來,等等又會。

這是他們都知道的,但是,現在這個時候,赤司不想要對方的離開。不管是他的身邊,還是他的體內。

他需要綠間的體溫,需要他的懷抱。

「我不准,真太郎… …就這樣待著,抱我。」

「可是… …。」

看著赤司堅定的眼神,綠間只能夠支吾面對。對他最喜歡,也最想要超越的赤司征十郎,或許,在愛上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走進逃不了的深淵中。

聽從,是從初中開始。直到現在,仍然沒有改變。

他沒有紫原的絕對服從,但對於赤司的話,卻還是會乖乖遵守。雖然有時會覺得是無理的,但在他身上的霸氣,卻不允許任何人拒絕和懷疑。

這是綠間明白的。

「你愛我,不是嗎?真太郎,還是說,高尾君也是比較重要的?喜歡和愛的不同嗎?」

這一瞬間,赤司有種想要掉淚的衝動。但過高的自尊卻不允許,只是用和平時一樣不容許任何謊言堅定的眼神看著綠間。

「不是的,赤司。」

「如果你是認真的,就這樣繼續抱我,不准放開。」

… …「不准放開」這曾經是放在誰身上的話,如今,赤司只想抓住眼前的他。擁有他,有他就好了。

紫原敦,他才不需要… …

「好。」

緊緊的抱著,感受彼此身上的體溫,甜膩的親吻之後,才慢慢閉上雙眼,進入夢中。

『赤司,你還愛他,不是嗎?』

蹙起眉宇,綠間很清楚的。他得到的不是完全的赤司征十郎。

 

 

一陣昏睡過後,赤司慢慢睜開眼睛。看著身邊抱著自己的少年,胸口一陣酸楚。

他不是討厭和綠間做這一切,只是那還是不同的。

紫色的身影,一直都在他的腦海、心裡。

抹不去,揮不掉。掙脫不了,他的束縛。

 

紫色的身影,他的溫柔嗓音,不停的在耳邊反覆出現。胸口的孤寂越顯清晰,痛楚、難受。看見他與他的身影重疊的剎那,他無法控制的掉下淚水。

生平的第一次掉淚,竟然是為了別人。

或許,連他自己也覺得可笑。誰要他,毫無保留的愛上了那樣的紫原敦。

冰室辰也,進入他的世界。赤司征十郎,只能離開他的世界… …

『最喜歡小赤了,我愛你。』

『小赤好過分,不要丟下我,我會乖乖聽話,只聽小赤的。』

『小赤… …小赤,小赤,不可以不要我喔。』

『絕對的服從,我不會打破的,小赤,我愛你。』

 

赤司勾起淡淡的笑顏,似乎在嘲笑自己的天真。足智多謀的他,也會有這樣的一天?

天真的相信,別人的話。

『紫原敦,明明是你先愛上的。憑什麼,最後要我為你流淚?』

心裡暗忖,下意識的抱緊身邊睡著的綠間。

眼淚又一次的奪眶而出。不是常人的嚎啕大哭,不是潸潸不止,而是,簡單的掉落… …一滴淚珠。

在臉上劃過一行淚痕,晶瑩剔透,如熱水般,燙傷自己。

赤司知道,紫原看他的眼神,是和綠間一樣的溫柔和專心。只是,綠間真太郎,至今仍然如一。

而黑色的髮絲,進入紫色的眼眸中。

鮮紅的他,不再是唯一。如此而已。

「真太郎。」

小聲的喊著對方的名字,努力想要忘掉鳶紫髮絲的他。

 

 

叮咚──叮咚──

突然的門鈴引起赤司的注意,看著身旁仍然熟睡的綠間,赤司稍微推開綠間的身子,讓對方從自己體內退出。

一瞬間的空虛和冷空氣的侵入讓他有些不適,他快速的換上褲子和衣服才慢慢走到門口開門。

喀擦──

門被打開,赤司還沒有回過神看清楚來者前,已經落入對方的懷抱。

「嗯… …。」

細小的聲音從赤司的口中吐出,被對方抱著的動作稍微刺激到幾個小時前結束的一切。那個地方可還沒有恢復,稍微一動又會難耐的。

對方不解的蹙起眉,加大抱著赤司的力量。

「小赤?你怎麼了?」

聽見赤司的聲音,少年明顯的有些不悅。

「放開我,敦,放開。」

沒有理會對方的問題,赤司逕自的下達命令。

少年習慣性的服從,乖乖的放開赤司,那雙紫色的雙眸認真的凝望赤司。

溫柔的視線,在赤司的眼裡立即和綠間的注視重疊一起。

他睜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的紫原。他還能,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

「小赤?」

不解眼前的赤司那訝異的表情。

「不要… …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我,敦。」

冷靜的說著,平淡的語氣,但紫原卻看的出赤司內心的顫抖。

「小赤,你生氣了?」

「不准再用那種眼神看我,敦,你的眼神已經不屬於我。」

沒有理會紫原的話,赤司逕自說著。他討厭那種感覺,對方用對待別人的溫柔來對待他。

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差勁。

… …小赤,我沒有。」

伸出手,輕捧赤司的臉,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一片鳶紫蓋住赤司的視線。

在嘴唇上蔓延開來的溫熱觸感讓他睜大了雙眸,怔住的思緒,無法加以思考任何的事情。

只能縮緊自己的手,緊抓著紫原的衣服。想要推開,身體卻無法做出行動。

還是不行嗎… …無法完全的離開他。

 

輕輕的吸吮,唇辦重疊的觸感,舌頭趁機探入,撬開對方的貝齒,舌尖相互觸碰到的瞬間,赤司的雙眸睜的更大,手抓著紫原的力道也隨之增加。

「唔… …嗚嗯。」

些微的反抗,想要逃離這個吻。他真的不想要,繼續讓他影響他的一切。不想要,繼續陷入他的溫柔裡。

無奈,紫原的手緊緊將赤司的手握著,十指相互扣緊。身子無法承受住對方的力氣,而隨著對方的動作往後靠著一旁的牆壁。

被圍在小小的空間中,背後是冰涼的牆壁,前面則是那個讓他最心煩,最不願意再次淪陷的懷抱。

「放開,敦我的命令。」

「是絕對的!我知道,小赤,不過現在我不想聽話。」

跟著回應赤司的話,紫原的瞳孔閃爍認真的光芒。

這可能是第一次,他反抗赤司的命令。

「小赤,不要丟掉我,不要丟掉我。」

不停的呢喃,他溫柔的注視,就和過去一樣。沒有任何的改變,但是赤司卻在那樣的注視之中感覺到了更多的害怕以及不安。

冷靜的看著紫原,赤司伸出手,用力的推開紫原的身子。

「敦,我說了,放開。」

「你已經不再看著我了,冰室君,代替了我,我對你已經不重要了,所以,我不要了,敦。」

捨棄掉,放棄一切。

他不要了,不要這溫柔的一切。冰室辰也的模樣,和紫原敦接吻的樣子,和紫原敦相互緊緊擁抱的樣子。

紫原敦對他露出的專注眼神,和對待赤司征十郎一樣,所以,他不要了。

腦海裡面閃過所有的一切,意外中看見的那一幕,已經讓他的心完全的被撕裂。無法彌補了。

垂下眼簾,讓自己的赭紅髮絲蓋住自己的雙眸。

「敦,離開,這是命令。」

聽見赤司一連串的話語,紫原沒有任何的反抗,只是乖乖的接受他的鐫譙。

「小赤的命令,是絕對的。我知道了… …。」

失神的雙眸看著赤司垂下眼簾的模樣,紫原慢慢放開抓著赤司雙肩的手。轉過身子,紫色的身影消失在門後。

喀嚓──

門被關上的聲音,如同關鍵的聲音一般,瓦解赤司的面具。

手背上打落了點點的水漬,溫熱的感覺滑過臉頰,留下了冰冷的觸感。

倚靠著門扉,身子無力的滑落坐在地板上。

「這樣就好… …。」

冰冷至極,完全的冰封,完全的放下,完全的遺忘。他在他身上所遺留下的所有溫暖、觸碰、溫柔,卻怎麼樣也抹去不了。

「赤司。」

突然的聲音傳入耳畔,赤司已經沒有任何的力氣去理會。

無預警的落入對方溫暖的懷抱中,他沒有抗拒、沒有推開,只是安靜的待在他的懷中,將頭埋在他的胸膛中。

「真太郎也是吧,高尾君,是真太郎愛的,我只是『喜歡』。」

小聲的在綠間的耳畔說著,他已經累了。

不想要,再繼續愛任何的人。所有的愛,早就都給了同一個人。

「我愛你,赤司。」

沒有反駁赤司的話,只是專心的在他的耳朵旁溫柔的傾訴一次他真正的心。

「是嗎,理由呢?」

聽見綠間的話,赤司冷哼一聲,冷靜的反問對方。

「這是不需要理由的,赤司。」

就是比較重要,就是比較特別,就是單純的,不想再見到你哭泣的模樣。

 

「可是,真太郎,敦的一切,還在這裡… …。」

拉著對方的手,觸碰他的太陽穴。

紫原敦的身影,還在他的腦海裡面。

「這裡。」

隨著聲音,又往下觸及他的唇辦。

紫原敦溫柔的親吻,相互重疊的唇辦,那樣的溫存還殘留。

「還有這裡。」

最後,緊緊的抓著他的手,放在胸口,讓綠間感受著他的心跳聲。

那心動的情緒,還是不停的為了紫原敦而跳動。

小手緊緊的抓著他的衣服,眼淚,無法控制的掉下,打溼他的衣服。

「赤司,我愛你、我愛你,是愛,不是喜歡。」

難得的不停訴說著相同的話,和自己的個性完全的違和,卻只是為了他而傾訴。赤司知道,綠間的臉上的泛紅,不是他的錯覺,而是真實的。

綠間溫柔的反握對方的手,抬起他的下顎,俯身欺上他的嘴,與紫原不同的感覺覆蓋在赤司的身上。

他的親吻,是不同的挑逗方式,不同的纏綿。

伸出手,輕捧他的臉,專注的吻著對方,一次又一次。慢慢將親吻一個個的往下打落,刺激他的感覺神經,綠色的身影,也想要佔據他的雙眸。

… …。」

難耐的低哼,赤司反射性的阻擋對方親吻的動作。

「對不起。」

見赤司不想要的模樣,綠間馬上停止親吻,想要放開他的身子,卻在離開剎那被赤司阻止。

「真太郎,再多讓我感受你,再給我,不准放開。」

… …「不准放開」這曾經是放在誰身上的話,如今,赤司只想抓住眼前的他。擁有他,有他就好了。

紫原敦,他才不需要… …

 

或許,不是不需要。而是太需要,但卻沒有辦法擁有。只殘留下心痛。

 

主動的拉過對方的手,觸碰了自己的下身,又往後感受到還未乾涸的濕溽,強迫的自己將對方的手指探入後方。

嗯唔… …。」

赤司沒有忍耐的低聲呻吟。綠間只是睜大了雙眸,訝異赤司的所有動作。牽著他的手,主動的讓他探入,在他的面前表現出如此的風貌。

但赤司沒有特別的情緒起伏以及反應,只是渴求他的愛撫,和方才一樣,貫穿他的身體,溫柔的輕撫,以及… …

 

專心的注視。

 

「我知道了。」

耳根子業已泛起嫣紅,抱著赤司,手指開始動作。

『對不起,我趁虛而入,赤司。』

但是,我愛你,不需要理由的。我也知道,你沒有任何理由的,還愛他。

 

盡人事,聽天命。

他會一直愛著,寵著,溺著,守護著。

 

『明明是你先愛上我的,憑什麼,要我為你流淚… …敦。』

 

小手緊抱著綠色的身影,好緊、好緊。像個孩子害怕失去一切的緊抓著對方,感受他的體溫在自己的身體裡面流淌。

… …敦。」

「赤司--。」我不是紫原敦,但是我毫無理由的愛上你,如同你不需要理由的還深愛紫原敦一樣。

聽見他的聲音,赤司的思緒好像被抓回一樣。空洞的眼神閃過一瞬間的光芒,小手收緊,慢慢的開口。

… …真…真太郎。

閉上眼睛,將頭埋入對方的頸窩,縮在他的懷裡。那一瞬間,赤司征十郎,似乎得到了最後的一點--安心。 

只是,那並不是來自他心裡還愛著的他。而是,毫無理由全心愛著他的--綠間真太郎。

 

Fin

 

 

後記:

好吧!這篇真的是純粹的想寫綠赤的H(掩面///

好難得的嘗試了BLH,沒記錯,自從基綠的H之後就沒有碰過。這次算是很大的突破,完全不同的文筆方式吧。

赤司和紫原之間的感覺,還是只有所謂的愛和喜歡的不同。

紫原心意是因為冰室的出現而搖擺不定,這樣的他讓赤司感覺到了不安。又讓赤司看見他們接吻的畫面,這要一直以來依賴紫原的赤司難以接受。

『冰室辰也,進入他的世界。赤司征十郎,只能離開他的世界… …。』

但是,赤司仍然是放不下對紫原的感情,只能逼迫自己沉迷在綠間給的一切讓自己忘掉紫原給的溫柔。

嗯,那大概就是這樣。這篇無劇情可言,就是純粹的心疼赤司的悲文+H主軸的崩文一篇!

希望大家喜歡(燦

台長: ☆星寒よだはずむ
人氣(65,429) | 回應(2)| 推薦 (5)|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黑子的籃球 |
此分類下一篇:(黑子的籃球)青→黃黑 / 太幸福。全
此分類上一篇:(黑子的籃球)黃 X 黑 / 目光。全

(悄悄話)
2013-02-12 01:07:5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