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9 22:14:35 | 人氣(59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僵住的台灣//震災之後//民主的悲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國父的三民主義:民有、民治、民享
毛澤東的共產主義是一人獨有、一人獨治、一人獨享至到人死
毛澤東之後的共產黨自然奉行的不再是毛澤東的共產主義了,人民富了,人民活躍起來了

我沒有認真研究過三民主義,對共產主義更是連一知半解都靠不到半點邊,所謂沒半點認識.

「民主」被認為是普世最基本的價值,這就有如「人權」.
只是,我對「民主」和「人權」,這麼簡單明確的名詞的實質意義,卻真的,實實在在的:「不懂」

如嬰兒的民主權利和義務,會和要哺乳他的「母親」的民主權利和義務相同嗎?我覺得簡直就是「絕對的相反」!
拋開「情愛」的一面,嬰兒是絕對的單向吸取母親的付出,母親則是單向的付出!
在什麼時候,人民全體一同的,開始「平權」?

疑惑重重啊我??!!

台灣現行民主制度,就普羅大眾的認知就是「直選」而已!

只要你活滿20歲,就「可以」或「愛投不投」的,去投票決定社區和國家的領導人,以及法律的制定人!

對於這樣的民主制度,我怎麼就覺得是「「兒戯」」--唉唉,是我太老了嗎?進步的社會,就該讓青年(很多只是小免崽子)去主宰嗎??




李鴻源的這篇文章,只描述了台灣的「僵化」,沒說僵化的縁由來「選民直選」,只略略的提及「選票」.
台灣的僵化在我看來就是不「不成熟的民主制康」的必然結果!!
有人說這是民主制度初期的陣痛,希望這只是陣痛,陣痛之後,會出現一個成熟的民主寶寶!希望啊,只能希望啊!!




http://udn.com/news/story/7339/1493422

僵住的台灣 李鴻源:我們沒有「防災的頭腦」

2016-02-07 02:03 聯合報 李鴻源/內政部前部長、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

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 聯合報資料照片 記者屠惠剛/攝影

分享
三年前,任職內政部時,接到國家地震中心的警訊,台北如果發生規模六地震,會倒掉四千多戶房子,死亡人數恐達上萬。茲事體大,我請營建署和國家地震中心套疊資料,找出全國土壤液化嚴重的區域:台北市、新北市、台南市。其中台南風險區域落在市區東側永康、新化、仁德一帶,不幸就是這次地震的重災區。

當時,我請縣市政府連同土木技師公會,找出那些潛在危險會倒掉的房子;這不是幾萬戶而已,是幾百萬,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錢從哪裡來?所以我提出防災型都更,當時相中國防部因裁軍之故,會空出營舍土地,我找了台北五處、新北一處、台南三至五處。

舉台北一○一旁的軍保場為例,周邊是吳興街老公寓,假設蓋廿棟更耐震的高樓,將附近居民挪進新建築,還能有社會住宅在裡面,再去都更住戶搬走的老公寓;其他售出戶數能讓繼續確保財源,若以這樣的規畫,內政部負擔得起經費。

可惜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三年後,依然無所作為。昨日南台大震,假如三年前政府已經開始做,至少現在不會只能談救災,而是可讓民眾知道,政府在如何因應。

政府預算有限,防災型都更的關鍵是財務規畫,假如可以把錢賺回來,就能再繼續;但是中華民國法律有「圖利」罪,防弊都來不及,更怕沾上圖利,所以官員都被綁死,無法想像、更無法有作為。

防災型都更,在現今政治氛圍很難成為首長的優先順序,首先,這是至少廿年的大計,政治人物的眼光只有四年、八年;其次,要拆很多房子,只要十%的人反對,就可以讓首長灰頭土臉;請問政治人物,要做對的事?還是討好民眾的事?然後再等下一個強震?屆時或要付出百倍代價,人命財物的損失不可計數。最後,規畫的是中央,執行在直轄市,推行仰賴兩者合作共識和默契。

在台灣,防震比防颱差得遠了,要看如何防震,鄰近日本就做到極致。他們認為東京隨時可能發生規模七.三地震、造成至少卅萬人死亡,他們推防災型都更已十多年,這是治本。各項治標則展現在醫療、食物、災民安置、防災公園、後勤安排各層面上,如何在一小時內設置上百個廁所?短時間準備帳篷、公家建物配置、超商扮演的角色等,全部有縝密安排。

台南的災民,不是人救出來了就沒事,救災作業也包括心裡輔導,災民短時間無法工作、房貸誰來付…這些問題都需要配套。

高雄氣爆、八仙氣爆等悲劇後,我們都說要檢討,但檢討之後有改變什麼嗎?問題就在於我們沒有防災總署;檢討後又由誰來落實執行?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沒有「防災的頭腦」。沒有防災總署,就沒有政策,也就沒有預算,民間學術也不會有相關系所與產業。

防颱準備有一個禮拜時間,但地震只有三十秒,希望大家痛定思痛,政府不要只說檢討,卻被動等待每年意料之外的災害。南台大震當然是天災,但也是某種程度的人禍,因為從頭到尾沒有人面對問題。

台北上一次大地震,是康熙三十三年,距今三百年了;假如昨日這場地震發生在土壤液化更嚴重的台北,只要規模六,後果不堪設想。

災民是不特定族群,無選票可言,台灣現在的問題是政治專業不見了,對的聲音無法出來,地方諸侯坐大,越敢花錢討好人民、炒短線的首長,民調越好看,而沒有民意基礎的中央官員越弱,就無法對國家作長程規劃。

僵住的台灣,每個環節都出了問題,而地震只是讓我們看見冰山一角。我們看見所有單位在災區很辛苦卻像無頭蒼蠅,沒有節奏地在作戰,因為沒有後方支援。

我們沒有「防災的頭腦」,沒有專責單位,沒有一次災害是知道該怎麼辦的。政府把防災分工出去,沒有協調、沒有整合、也就沒有人才,造成沒有一個專責部門有能力整合資源,面對災害。

南台大震,是又一個我們無法預期的傷痛,救災工作之後,更重要的是,政府要更認真、專業來討論,設定短中長期目標落實,下一次災害來臨之前,我們至少有所準備,不至於亂了方寸。

延伸閱讀

單信瑜/樂觀偏見與不尊重專業,是台灣災害管理最大的危機

台長: 阿婆
人氣(59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政治時事 |
此分類下一篇:習大大/兩岸/新聞和回應都好看
此分類上一篇:國民黨賣台再賣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