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4 23:27:55 | 人氣(1,20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說】 愛 的 故 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

上篇:<我好想和你玩>

 

小狗來看千兒那天的天氣很差,在綿綿的雨絲裡,媽媽先下了公車,然後回過頭來牽小狗的手下了車。水泥路面才剛濕,踏在上面有點黏,小狗小心的看著地面,儘量不叫自己把鞋子弄髒。今天為了來看千兒,小狗著實的打扮了一下自己。

走進醫院,小狗喘了口氣,眼睛睜的大大的東張西望,到處是人,屋頂好高。從來都沒來過城市的小狗,把拉著媽媽的手拉的更緊。小狗的媽媽也是第一次來,也弄不 清楚倒底要怎麼走才能找到322的病房,東一頭西一頭的,最後總算走到一個穿白衣的護士小姐前面問322病房在那裡,才知道要坐電梯上三樓。在三樓的電梯 一出來,小狗就瞄到322的門牌。

媽媽敲了敲門,聽到裡面說請進來,就推門往裡走,這時裡面的錢媽媽已經站了起來,看到小狗和小狗的媽媽就說:「噢!陳媽小狗你們來啦!」然後就拉陳媽的手,要她在一張椅子坐下。陳媽坐下之後,還沒來得及跟小狗講話,只見小狗已經站在千兒的床前了。

「謝謝你們老遠來看青兒,青兒說了好多次,要不我也不好麻煩你們哪,大老遠的跑來。」錢媽媽纖細的手,握著陳媽的鄉下人種田又黑又粗的手,直是一副很感激的樣子。

「那裡呀,我們家小德一聽說要來看青兒,才高興呢,昨晚一大早自動要洗澡,自己把衣服鞋子都準備好,換了個人兒似的。」陳媽也是高興的說著,然後把身子靠向錢媽媽小聲的問說:「青兒的病情現在好些了嗎?」錢媽媽被問的眼睛一紅,就站起來拉著陳媽的手,走出了病房。

現在病房就只有兩個小傢伙,只見小狗一個人直往口袋掏,掏他帶來要和千兒一起玩的一些東西。有畫筆有小本子,一個水球,兩粒梅子糖……。

「小狗,你過來。」千兒看小狗一個勁地自己在忙著,就輕聲地喊他。小狗抬起頭看了看千兒,明白是要自己靠近一點,就放下手裡的東西,移到千兒的跟前。

「再過來一點。」小狗已經沒地方移,只好惦起腳尖,把身子貼上前去。瞪著眼睛盯著躺在床上不能動彈的千兒。

「把 耳朵給我,我要悄悄告訴你。」千兒帶著微弱的笑,小狗明白了,就把耳朵靠到千兒的嘴上。聽到千兒很輕很輕的說:「小狗,我好想跟你玩。」小狗聽了馬上抬頭 要問玩什麼?千兒的聲音又悄悄的傳來:「我好想像他們一樣,和你在田裡跑,大聲叫,叫你小狗,大家都一起,去找田蛙。去找你小~狗~我~好~想~跟~你~ 玩~」聲音一點點的慢了弱了。等了一會沒聽到千兒繼續,小狗抬起頭,看千兒已經閉起眼睛,很費力的在呼吸著。看千兒這樣,小狗著急的哭了,直對著千兒說: 「千兒!千兒!我是小狗,我是小狗啊!你累了嗎?你想睡了嗎?」

這時錢媽媽和陳媽走進來,看到小德啜泣著說我是小狗我是小狗,青兒則是有些急促的長喘著,錢媽媽示意把小狗帶開,自己握起青兒的手,把臉貼在青兒的臉上,直到青兒像是睡著了。才起身走出病房。

陳媽看到錢媽媽出來,立刻起身來問:「是不是小德嚇著青兒啦?」

「不 是不是!青兒是很高興見到小德的,她不知說了多少次,要和小德還有好多小德的朋友一起快樂的玩。可憐的孩子,白來這個世界一趟,一天也沒玩過。只是她叫小 德是小狗,小德也不叫青兒是青兒,小德叫她千兒。」說著就轉頭問小德:「對吧?你是叫她千兒吧?」小德點點頭,回說:「我總把青兒叫成千兒,千兒她喜歡小 狗,所以我就做她的小狗,讓她高興。」錢媽媽的眼睛又有點紅,跟小德說謝謝,對著陳媽說,因為小德是青兒這短短一生裡的唯一的朋友,青兒因為有先天性的 病,大部份的時間只能在病床上,所以沒有人願意和她在一起。陳媽知道這些,小狗是在青兒回鄉下外婆家,陳媽一天帶著他來外婆家清理打掃時認識的,而且也是 背著其他的孩子,偷偷地一個人陪青兒玩,因為大家要是知道了,也會當他是有毒,不再和他一起玩。

錢媽媽又說,一天外婆推著青兒在樹底下乘涼,看小德和大家玩的好開心,那之後青兒就變了,直說想和小狗玩,也從那之後,她常說死了之後要再回來,再回來時就不會像現在一樣,就可以和小狗他們一樣,到泥巴地裡抓田蛙…。然後又說,時間不早了,謝謝你們來看青皃,她有點不放心,想進去看看青兒是不是睡得很好。陳媽也就起身告辭,可是小狗說:我還想看看千兒,跟她說再見,告訴她我明天再來。所以三個人就一起走進病房。

青兒好像醒了,知道有人進來,就把眼睛盯在錢媽媽的臉上。錢媽鎷又快可又輕輕的握住青兒的手,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知道青兒隨時都會走的。

「媽~媽~」青兒的聲音微弱到快聽不見了:「我~走~了,我去和小狗他們玩去了。」就這樣青兒在錢媽媽如瀑布的淚流裡永遠閤起了眼睛。

這時外面的雨已經下了整天,天色也全暗了,從322號病房窗子望出去,可以看盞盞燈火,或遠或近的閃閃爍爍。

陳媽走過去,不發一語,只把手輕輕的放在錢媽媽的肩上。

小狗這時正瞪著個大眼看著天花板,他看到千兒的白色的影子,飄在空中,停了一會,然後從關著的窗子,飄飄的飛到外面的暗空,遠方的燈火打影子裡穿過來,好像千兒穿著一件鑲著星星的透明雲裳。然後變淡,然後不見了。



下篇: <狗兒千倩>

 

 

 

「千倩真是越來越迷人。」陳德威用右手在千倩的頭上不停的摸著,左手則是撥弄著依在懹裡的女友小迷的頭髮。小迷把身子轉了轉,看著千情說:

「千情真得不像狗的名字,聽起來比我小迷更像你的女朋友。」

「就是呀,以前我說到千倩,別人都以為我在說女朋友。」

「真得呀?你倒是很少跟我說千倩,先告訴我,你怎麼會給她起個千倩的名字,真是很少有呢!」

「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談點別的吧。你不是說有點餓,我去給你弄碗鷄絲湯麵,外面下雨,我們就在家裡隨便吃點好了。」一邊說一邊扶起壓在身上的小迷,站起身子,往廚房走出。本來貼在沙發一旁,頭靠在主人腿上的千倩,也慢條斯理的站起來,一步一趨的跟進廚房。當千倩把屁股帶著尾巴轉進了廚房,陳德威就把廚房的,門關起來,蹲下身子,把手伸了伸,千倩舉起前腳,讓主人握了握,和主人四目相接,然後把腳收了回來,走到牆角,坐下來,靜靜的抬著頭,望著陳德威。陳德威站起身,對著千倩笑了笑,就開始煮麵,沒多久就煮好兩碗熱騰騰的麵,推開廚房的門,端放在客廳的茶几上,和小迷快快樂樂的吃將起來。千倩還是一副老神在在的趴在茶几底下,把下巴壓在主人的腳背上,到底是年紀大了,沒一會就睡著了。

陳德威和小迷交往快一年了,第一次帶回家,也沒留小迷多久就把小迷送上公車,說好明天見。等公車一開走,就急沖沖的往家裡趕,因為心裡直掛念著千倩。他推開房門,一如這十多年來,千倩永遠是等在恰恰好的位置,當陳德威把門從身後關好,就可以蹲下身子,先和千倩磨蹭一番,才正式的回到家。今天也是一樣,千倩抬著頭等著他,只是他比較緊張,蹲下身子之後,用雙手捧起千倩的頭,直盯著她的眼睛看。十多年裡他看到千倩掉過一次淚,是自己高二千倩五歲那年。他帶著她去會女朋友,千倩好像有點不耐煩,直繞著自己的腿在打轉,卡在兩個人中間煩人,陳德威於是當做女朋友的面吼說:「千倩!你在幹什麼呀?再這樣就把你關在家,不准你出來!」千倩很聰明,立刻就乖乖的站在陳德威的身邊,直到他帶她回家,回到家之後,自己什麼都忘了,可就在要抱抱千倩時,看到她眼角的淚,陳德威忽然又想到記憶裡千兒那個微弱的笑,就把千倩立刻摟緊,很久以後悄悄的說了聲,對不起,千兒,你要原諒我喲!從那之後,就再也沒讓千倩看到自己和女友在一起。

可是這次,他沒有看到什麼,相反的千倩自己把頭伸過來,直在他的面頰上磨來磨去,很溫柔友好的樣子。陳德威這才放下心,可是卻有點哀傷起來。

 

千倩是在一個飄著小雨的夜晚在他的家門前等他,那時他國二,不記得是什麼原因外出,一個人晚上天都黑了才慢慢的走回家,就在看到家裡的燈光時,看到一團白色的東西在屋簷底下,然後注意到是一隻狗,小白狗站起身子朝自己走來,接近時很明顯的像是要跟著自己似的,就像很多流浪犬那樣。推開門時,小白一個閃身跟了進來,想它也許是餓了,就到電鍋裡挖了點飯,舀了桌子上的肉汁拌了拌,放在地上等小白來吃,這才發現小白不像流浪犬,全身乾乾淨淨,有著很光亮的皮毛。 

那晚小白就睡在德威的房間。臨睡前,德威推開窗子,看了看微雨的窗外,遠方的燈火閃閃,小白貼站在自己的腿邊,用身子撞了一兩下自己。那天夜裡,德威做了個夢,夢裡一個白影天使,身上穿著鑲著星星的紗裙,從窗子裡飄來,站在自己的床前,笑笑的對著自己。

第二天小白陪著陳德威走去學校,到了學校老遠看到同學,陳德威就呼的一聲跑掉不見了。放學時和朋友一起走在路上,沒多久小白又出現了,跟在旁邊回到家,等著陳德威餵她。就這樣,很快的,大家都知道陳德威現在有一個可愛的小跟屁蟲。

暑假來到時,小白已經和陳徳威的所有的朋友都熟了,那時大家已經改口叫她牽牽,因為有一天小白很明顯的咬著一條牽狗的套環給正和大家玩的高興的小主人,當大家你猜我猜明白小白是要像一些狗那樣被牽著時,一大夥人都笑了:「那有狗不要自由,反要給牽著呀,小白你未免太遜卡了一點吧!」看著小白溫馴的等著給戴上套環,然後大家搶著要牽牽時,陳德威的心忽然驚了一下,想起小時候的一個短暫的朋友千兒,千兒在醫院要走那天,直跟自己說:小狗,我好想跟你玩。

想到這,陳德威,一把抱起小白,說了聲:有事,我先走了。就往家裡跑,回到家,把小白放在床上,直盯著小白的眼睛看,什麼也沒看到,只看到小白高興的把個尾巴一個勁兒的抖啊抖。從此以後大家改口叫小白牽牽,偶爾陳德威會說是百萬千萬的千和倩女幽魂的倩。

那個暑假真是個快樂的暑假,最快樂的是千倩。跟著陳德威在鄉下的田野裡盡情的奔跳,一次真的去追田蛙,還特地跑進泥濘翻幾個滾,滿身泥巴,再一下子跳到陳德威的背上,然後又四腳朝天的跌下來,把四個泥巴巴的腳趾在空裡打轉不肯起身,陳德威乾脆掏了一大把濕泥,抺到千倩的肚子上,一群小朋友看在眼裡裡,樂得不可開支.這時,在陳德威的腦子裡,他聽到千兒格格不停的笑聲。

在自己對異性出現一種不明白的情愫時,陳德威也感覺到千倩的轉變。感覺到千倩也有點像班上一些女孩那樣,有一些專屬於女性才有的神態和動作。一次在河裡跟千倩一起洗澡時,回憶起自己第一次的親吻,兩隻手臂支在牆上,把嘴唇輕輕的壓到貼站在牆上的女孩,之後,她低著頭好久都沒動,一雙手臂直垂著,手掌面緊按著身後的牆,他看得出她和自己一樣的緊張,直到自己鬆開了支撐在牆上的手臂,把身體也貼近,把她摟進懷裡,兩個人才放鬆下來,讓一陣暈眩取代。想著想著,他捧起千倩的臉問說:千兒,如果你還活著,我們會相愛嗎?千倩把頭轉過去,他什麼也沒看到。

可是他記得,很多次當自己很想念不在身邊的女友時,窩在自己腋下打著小呼沉睡著的千倩,確實讓自己有著摟抱著千兒的感覺。也記得很清楚,一次千倩爬到他身上,輕咬著他的耳朵,他推開幾次,千情可就是不停,把他弄醒,朦朧裡和千倩揉來揉去,然後兩個人就開始在床上又翻又滾又蹦又跳的,直到哇聲和汪聲把媽媽引了進來說:怎麼和狗在床上瘋成這樣,床單你自己去洗!時間過的很快,千倩一天比一天的安靜,動作也慢了下來,對著自己凝視的時候也少了,也不像以前,到那去都想跟著。陳德威也已經是個成熟的大男人,像感觸之類的事情,也都藏起來不再表現在外面了。

門鈴叮咚,陳德威去應門,千倩把頭抬了抬,對講機裡傳來小迷的聲音說,有事路過,看你在不在,方便上來看你嗎?陳德威回說:上來上來!接著按了下開門鍵,樓下的門開了,把樓上的門閂給撥開,自己轉身到裡屋加件衣服。小迷推門進來時,千倩走了過去,在她的腿上磨了一下,這個動作被主人看到,就對著小迷說:嘿!千情她喜歡你!千倩知道你是我的未來妻子才這麼喜歡你!千倩為了表示喜歡,當兩個人坐在沙發上時,一反往常,擠在兩個人的中間,一會左邊磨磨,一會右邊蹭蹭,然後走開,到卧室,趴在自己的地毯上,沉沉的睡去。

五天後,陳德威在淅瀝的雨聲裡醒來,天還沒亮,打開燈習慣的瞄向床下的千倩,伸手去摸,千倩的身體已涼。正式的結束了為愛而來的狗兒一生。

陳德威下床,蹲在千倩的旁邊回想著這種種,千兒的去,千兒的來,千兒再一次的去!把千倩抱起來,陳德威自言自語地說:

「千兒,果真,你又是在這樣的一個細雨霏霏的夜裡走了,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有點怕這樣的雨天,結果還是在這種天,只是這次你沒有讓我看到你的天使衣裳。我們不知是不是還有來生,來生是不是還是你來找我,或是我去找你。」

向公司請了假,把千倩放在身邊的座位上,向兒時熟悉的鄉間開去。他老早已經把地點定好,那是一次單獨帶著千倩爬山時,一處依山面水的的樹蔭下,人和狗靜靜的坐著,望著藍天白雲和那一片沒人煙的鬱鬱蒼綠,一坐幾個小時就過去了,他不知千倩有沒有在想什麼,可是他想著很多事情,想自己讀得書,一個一個的人間愛情,以及,讓他捉摸不清那在天上的千兒的柔情。還記得自己打開一個肉罐頭,自己一口,千倩一口,把個肉罐頭吃得乾乾淨淨。在決定要回去時,他捧起千倩的臉,從千倩的眼睛裡,好像看到──看到自己因為愛的幸福。

下了車,陳德威抱著已經涼了的千倩,還得上爬一段路,雨後的天氣空氣中點點滴滴地撲來陣陣的涼意,他把千倩摟得更緊,想把自己的體溫傳給千倩。來到那棵一起吃光肉罐頭的樹下,挖了個坑,就要把千倩往下放時,陳德威終於忘記自己已經是個大男人,先是紅了眼睛,然後就哭了起來,繼繼續續的說:「千兒,我一直都不敢問,都不 敢問,你是因為我讓你喊我小狗做你的小狗,所以──所以──好就…」然後把千倩的臉貼在自己的臉上,放聲地號啕起來。

(完)



後記

我好想和你玩

有點像是掉到牛頓頭上蘋果。我因為看到我心愛的人在和一大夥人快樂的玩耍著,感傷只有自己不可以加入,只合格靜靜的在一旁看著,心中就湧出這樣的一個句子,就把它定成了題目。

因為有一份自身的投影,對千兒就有著一份同情,一邊寫就一邊掉淚。寫到千兒和母親永別,我的淚就變得嘩啦,所以錢媽媽的淚就成了瀑布。

寫文時把自己的影子寫在在文裡,是一件很過癮的事,想是會給這個台和台長多了點意義,所以挺高興這一時的「巧思」。

因為我自身的投入,我當然不會覺得這篇文字是空洞無物,只是不知讀者是否會覺得太少「故事的興味」了呢?

 

台長: 阿婆
人氣(1,20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apo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中篇小說【境中人的來信】(一)~(十三)
此分類上一篇:小說: 卿 本 佳 人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