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致富的長期投資法12檔法人緊抱不放的價值股法人:15檔漲過頭短期別碰騎單車摔成植物人 新北...
2004-12-16 01:15:40 人氣(678)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晉公子重耳之亡

0
收藏
0
推薦

  公元前二五三年,在外流亡長達十九年之久的晉公子--重耳,在秦國秦穆公的協助之下返回晉國即位,是為晉文公。
****

  子夜,晉國郊外的曲沃離宮中,大廳之上一名顢頇的蒼髮老者,正在微弱燈火之下翻閱著竹簡。
  「他就是姬重耳?似乎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而且這裡的戒備也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鬆懈。」一名身著黑衣的矇面男子正躲在宮外的樹上窺視著大廳之中的動靜。
  「也罷,我只要達成我的任務就好,上吧!」男子眼見機不可失,奮力握緊手中的短劍,從樹上一躍而下。
  「碰、碰」門外兩名侍衛應聲倒下,由於戒備鬆散,黑衣男子大膽地由正面破門而入。
  「重耳老賊!今日就是你大限之期,納命來!」話聲未畢,男子反握手中短劍,直指晉侯猛衝而來。
  「鏘!」一名女子從後飛身躍出,手持一把青銅長劍將男子的攻擊挑開,男子向後翻了一圈,腳步尚未站穩,女子又是一劍刺了過來,男子向右一轉跌落在地,躲掉了這致命的一劍,但女子一招又起,拿著劍朝倒在地上的男子猛刺,絲毫不給他一點喘息的機會,男子左躲右閃在地上翻來滾去,樣子好不狼狽。
  「唰!」這一劍落在男子耳梢之下,臉上的面巾也隨之飄落,而面巾之下竟有張俊秀的臉龐,女子再度舉起手中之劍,男子自知難逃,緊閉雙眼已有領死的覺悟……
  「慢!嬴詩!住手!」制止女子痛下殺手的正是晉侯,這位年事已高的老國君步履蹣跚地走向二人,女子的劍鋒依然直指著男子,不敢有一刻的放鬆,深怕又再度讓刺客逮到機會。晉侯將嬴詩的劍緩緩推開,伸手將倒在地上的男子攙扶起來,這一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男子感到訝異。
  「小兄弟你沒受傷吧?」面對晉侯的關心詢問,男子反不知該如何回應。
  「寡人斗膽地問一句,小兄弟可是姓車?」男子聞言一驚。
  「沒錯!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確姓車,姓車,名濤!」晉侯一聽,神情黯然,似乎對於車濤行刺的原因已了然於胸。垂老的晉侯深深的向車濤一鞠躬表示懺悔。一旁的嬴詩見到晉侯的舉動,趕緊將晉侯扶起。
  「國君,您這又是何必……」此時車濤才真正看清晉侯的臉龐,蒼老柔和的樣貌,完全超乎他的想像,一點都不像傳聞中的「天下霸主」。 晉侯示意要車濤跪坐下來,嬴詩攙扶著晉侯走回原本座位並守候其側,嚴密監看著車濤的一舉一動。
  「你是幾個月前被寡人軍隊所滅的令狐國的遺民吧?」車濤默默地點頭,面對蒼老和藹的晉侯,他心中的暴戾之氣已全然化解。
  「很抱歉,寡人的軍隊滅了你的國家,但此次出兵並非寡人之意。」晉侯輕聲地說著,語氣中透露出慚愧和悔恨。
  「那你為何不阻止這場戰爭?你不是天下的霸主嗎?為何任由你的軍隊滅了我們這毫無抵抗能力的小國?」說罷,車濤激動的哭了起來。
  「我的朋友、家人、甚至是最疼愛我的令狐國君老爺爺,都在這場戰爭中喪命了啊!」車濤越哭越激動,靜謐的夜,偌大的宮中,到處都充滿了車濤悲憤的哭吼,晉君神情更顯黯然,連一旁的嬴詩都忍不住而低下頭來……
  「令狐國算是寡人的母舅之國,令狐國君就是寡人的舅舅,寡人怎麼可能做出這種滅親之舉,但寡人確實是無法阻止這場戰爭……」晉侯又再度起身向車濤道歉。
  「發動這場戰爭是國內一些大夫和祭司集團的意思,他們認為要穩固晉的霸主地位,發動這場戰爭是必須的,寡人對此事完全沒有置喙的餘地。」車濤停止哭吼,他注意到了晉侯臉上的滄桑。
 
****


  「其實寡人是西方秦伯所扶立的君王。三十幾年前,我的父親想立驪姬為夫人,他先是找來國中通曉占卜之術的大夫卜上一卦,卦象顯示為不吉,驪姬害怕自己在國中的地位動搖,便和晉國的祭司集團--太辰宮,暗中策畫要求我的父親利用占筮的方法重新占卜一次,這次由於在背後動了手腳的緣故,卦象轉為吉利,我和弟弟對此事都堅決反對,但父親依然故我的立了驪姬為夫人。不久之後,驪姬便生下一名男兒--奚齊,驪姬的野心一天比一天壯大,她想扶立她的親兒承繼父親的王位,她在我的兄長太子申生所進獻的飯菜中下毒,被我的父親發現了,驪姬哭著說這是太子的陰謀,於是兄長便逃到新城並且自縊而死,她對於我們反對立她為夫人一事,仍懷恨在心,所以也誣陷我和弟弟,不得以我只好逃到蒲城;弟弟夷吾逃亡到屈城。後來父親派兵攻打蒲城,我認為不該違背父親的命令,於是又逃亡到狄國。當時跟隨我的有一批大夫,他們認為我的個性是諸公子當中,最為溫文儒雅的一位,因此紛紛跟隨我。我在狄國住了十二年,年紀也漸漸大了,想在異邦終老一生,然而那些跟隨我的大夫,大都不顧我的意願,堅持我有復國的義務,硬是拉著我周遊四方,尋求外國的援助。在外流亡了將近二十年之久,其間我到過齊、宋、楚、秦等各強國,最後總算在秦伯勉強願意支持之下,派出軍隊護送我回晉國即位。」
 
****
 
  秦伯擔心我遭到國內反對集團的暗算,於是便派了自己的養女嬴詩保護我的安全。當初返國,一些國內的大夫和太辰宮祭司集團,經過幾次失敗的抵抗,只得表面上接納我,實際上卻不服我,認為我只是秦國扶立的傀儡,代替秦人來統治晉人,目的是覬覦中原的霸業。近幾年來,太辰宮的勢力越來越強大,他們和國內那些不滿我的大夫結合,處心積慮的設置了各種計畫,要讓我跟昔日曾經援助過我的盟友齊國、楚國、秦國反目成仇,用來證明我不會背叛自己的社稷。而流亡的大夫當中也有不少人,希望透過我的即位,來提升自己原本卑賤的地位,真心想要幫助我的人其實沒幾位,祭司集團和大夫們希望趁齊侯死後的難得機會,取得中原霸權,繼齊侯之後成為中國北方的新霸主,便假藉我的名義到處出兵,侮辱鄭、宋等無辜小國。對周天子也大呼小喝,命令他到晉國領土內會盟。太辰宮甚至假借我的名義,出兵擊敗了昔日盛宴款待我的恩人楚國,順利讓晉國成為最強大的國家,在我極力的爭取之下,好不容易能夠退避九十里避戰,但依舊無濟於事。晉國雖然稱霸天下,我自己雖無愧於社稷,然而我卻對那些昔日幫助我的恩人感到萬分慚愧。我自己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報答那些幫助過我的齊侯、楚王、秦伯,但晉國大夫一心只想成就晉國的中原霸業,根本沒人理會我想報恩的道義,這個國君的位子,我坐的十分痛苦,我一點也不喜歡這種恩將仇報的局面,如果情況允許,我真的想拋棄霸主這個有名無實的頭銜。」
 
****
 
  車濤靜靜地聽著晉侯娓娓道來,他這顛沛流離的一生,眼前這位人稱天下霸主的晉侯,實際上只是一位年歲已高的孤獨老人。對此,車濤為自己的刺殺行動感到後悔……
  「這次出兵令狐國,便是國內大夫和祭司集團的意思,他們想透過這次戰爭,讓我徹底了解到底誰才是真正晉國的掌權者……」車濤聽完,對於晉侯的仇恨已經逐漸淡去,畢竟他只是太辰宮操縱之下的一個傀儡君主罷了。至於這神秘的祭司集團太辰宮,他卻還是一無所知,正當他想向晉侯打聽一些關於太辰宮的消息時,晉侯卻說他的思緒有點亂,想要一個人在大廳上靜一靜,他吩咐嬴詩將車濤帶入後面的侍衛房安歇。
 
 
****

  通過長長的宮內走道,嬴詩帶著車濤來到大殿之後的侍衛寢房,在這可以遙遙望見大殿之上所發生的事。
  「對不起,嬴詩姑娘,我竟做出如此魯莽的行為,差點就錯殺了一位好人……」車濤向嬴詩為自己魯莽的刺殺行動道歉。
  「過去的事就別放在心上了,只要你能真正了解晉侯的處境,那就好了。」贏詩語重心長地說著,輕柔的語氣中帶著悲傷的感覺。
  「自我奉父親之命,開始擔任晉侯的侍衛以來,已經碰到不少類似的暗殺事件了。起初,策畫暗殺的主謀,多半是國內那些反對晉侯的大夫和太辰宮的祭司們。這間侍衛寢房就是特別為晉侯的貼身侍衛所設,位於大殿不遠之處,以防萬一。後來祭司集團漸漸地發現晉侯對於他們的威脅並不大,甚至可以加以利用,挾持他的名義以謀取更大的實質利益,於是太辰宮假借晉侯之名四處征伐小國,引起不少人的怨恨,大家紛紛將矛頭指向晉侯,然而卻沒人真正了解幕後操縱的是太辰宮的祭司集團,晉侯的處境越加危險。」車濤聽著,心中除了為年邁的晉侯感到悲哀之外,也對於這神秘的太辰宮祭司集團感到忿恨。
  「總有一天,我絕對要親手鏟除太辰宮,為我家人一雪血仇……」車濤握緊雙拳,在心中暗暗發誓。
 
****

  突然,感覺靈敏的嬴詩聽到了大殿上有奇怪的聲響,她向車濤示意,要他別發出聲,她輕聲起立,向著大殿的方向凝視,發覺大殿上的狀況似乎有異,於是她立刻拿起劍,飛奔而出,車濤也拿出自己的短劍,緊跟在後。
  大殿之上,二人發現晉侯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嬴詩不禁感到悲憤交加,緊握手中之劍正準備追出去,此時,晉侯悠悠睜開雙眼。
  「嬴詩,別……別追了,他不是你可以對付的敵人……別為了寡人這不值錢的老命,喪失了自己寶貴的性命……」嬴詩聞言,丟下手中的劍,奔至晉侯身旁,握起晉侯的手,連聲喚著晉侯。
  「別說了!國君,別再說了!您要振作啊!別再說了!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嬴詩臉頰兩側早已被淚水淹沒,晉侯只是滄桑苦笑地說:
  「我知道自己已經活不過今晚了,我死之後,你要返回秦國,好好輔佐自己的父親,在我看來,他將是下一位取代晉國稱霸中原的霸主,你要好好在一旁導正他,別讓他走上錯誤的道路……太辰宮很可能會假借我死亡的名義,對秦國發動大規模的攻擊,妳要細心提防此事……」晉侯的口中不斷流出汨汨的鮮血,嬴詩含淚點頭。在一旁的車濤看見這幅景象,眼淚也不停地流出。
  「車小兄弟……」聽見晉侯的叫喚,車濤立即奔至晉侯身邊。
  「你是一位很有才華的人,但切記千萬不要讓仇恨矇閉了自己的雙眼,要記住,人生在世,唯有記取恩情與信義,才不失為人……對於滅了你國家的事,寡人由衷地感到抱歉……」
  「是、是、是,我一定銘記在心,晉侯老爺爺你要支持住啊!」不理會車濤的叫喊,晉侯緩緩的閉上雙眼,二人抱著晉侯的屍體痛哭失聲……
  二人將晉侯的屍體做了簡單的處置,隨即準備逃離晉國,以防太辰宮的追殺。對於晉侯的死,嬴詩清楚的知道是太辰宮下的毒手,晉國已經稱霸諸侯,故已不必再留著晉侯的命了。在離宮大門,二人準備分道而行。
 
****

  「你有何打算?」車濤向嬴詩詢問。
  「太辰宮一日不除,對於我們秦國便是一個莫大的威脅,我決定要調查關於太辰宮的一切,徹底地鏟除他們,為晉侯報仇!」
  「那麼請帶著我吧,太辰宮也是我的仇人,讓我跟妳一起去報仇吧!」車濤向嬴詩提出他的想法,嬴詩望著眼前這位年約二十出頭的小伙子,說:「你,是認真的嗎?往後的要面對的敵人,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應付得來的。」
  「當然!我已經下定決心要為我的親人報仇了。」嬴詩點頭答應,二人遵照晉侯生前指示,打算先返回秦國,警告秦伯並通知晉侯死訊,殊不知前面等著二人的是更大的挑戰……

蒼之濤軒轅劍春秋五霸晉文公秦穆公
台長:夢行者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67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小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秦晉崤之戰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