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Z C300限量首賣 FORD FOCUS首賣乾濕吸塵器!限量出清中 初選勝出 韓國瑜:爭取...
2019-05-27 10:33:22 | 人氣(412)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逃出香港2》:5.5 水療中心謀殺案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東方酒店的水療中心有九間水療客房、室內游泳池、桑拿、健身中心及休息茶室。它們的裝潢都以神秘的東方色彩為主要概念,用上了櫻桃木鋪砌牆身,再用裝飾射燈照着,造成了金碧輝煌的錯覺。假天花板用黑色的大鐵條間格成一個個正方形的框架,其中則安裝了半透明燈罩及藍色
LED燈,營造在水底的奇幻質感。

 

休息茶室連接着各水療客房及其他設施。長方形格局的休息茶室中本來有三張白色的雲石面桃木腳小圓桌,桌子靠牆的一邊是一張白色長沙發,沙發上有白底紅色中國剪紙藝術的圖案,桌子另一邊則是酸枝椅,椅上放着用來裝飾的粉紅色荷花狀小盆栽,映襯着横放在休息室另一邊、把茶室一分為二的泥灰色矮沙發及牆上以黑白色為主調的水墨畫。

 

區穎是水療中心的常客,對休息茶室的佈置料如指掌,可是她一推門而入,眼中所見的完完全全與她平日對這裏恬靜舒適的印象相差甚遠。

 

「我想過會很糟糕,但沒想過會這麼糟。」區穎說。

 

椅子與圓桌東歪西倒不在話下,牆上數幅畫要麼跌到地上,要麼被丟到房中的另一角,甚至連長沙發的中間都被劃破了,露出了內裏的白棉。而最令人不安的是,牆上與地上的斑斑血跡。

 

「嘩,打十號風球了嗎?」王啟杰驚訝地說

 

「你能駭進酒店的閉路電視系統嗎?」昨夜區穎與王啟杰才追捕過「爆彈狂徒」。

 

王啟杰卻搖了搖頭,說:「酒店的保安當然嚴密很多,而且發生了這樣的事,酒店仍無動於終衷,那即是說保安系統九成已經被人入侵了。」

 

「被入侵了……」區穎沉思着,自言自語道:「若果知道這兒發生甚麼事,那會容易很多。」

 

「那是有至少三人在此打鬥所留下的痕跡。」一把女聲在後邊響起來。

 

區穎與王啟杰回頭一看,原來是鍾綽澪。

 

「你不是怕得要上廁所失禁嗎?」王啟杰調侃地說。

 

區穎沒有理會王啟杰,問道:「為甚麼是三個人?」

 

鍾綽澪走到泥灰色的矮沙發前望了兩眼,然後走到另一邊最接近接待處門口、倒下來的小圓桌,她彎下腰看了一會,確切地說:「這兒本來坐了一個人。」手指着最近門的圓桌長椅,再說:「突然有兩個人衝了進來,他便推倒小圓桌,阻擋了其中一人。」

 

然後她裝作拿起地上的酸枝椅,再說:「他想這樣格擋另一人的刀刃,可是並不成功,他中了一刀,退到矮沙發。」並指了指地上與牆上的血跡。

 

「在矮沙發滾動閃避第一人的刀鋒。」鍾綽澪指了指梳化上的破口,續道:「可是在牆邊又中了一刀,把掛在牆上的水墨畫都拉倒在地上。」

 

「我知我知!他詐死!躺在地上!」王啟杰指着地上的血跡,依稀看到形成一個身影。

 

鍾綽澪點了點頭,再說:「可能等那兩個人繼續前進,他便打算從正門逃走,可是卻不成功。」指了指通往接待處的門口木框,上面有一隻手的血痕,剛才區穎發現的血跡,大概就是來自這隻手掌。

 

「那他應該流了很多血喎。」王啟杰皺着眉頭說。

 

「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被人家發現,還是他支撐着,並沒有離開,反而走向水療客房之中。」鍾綽澪總結說。區穎回望通往接待處的門框上,那條長長的血跡,來到地上後便伸延到通往水療客房的走廊。

 

「想不到除了湯天僕外,還真的有人像電影一樣,只看現場環境便能重組凶案過程來。」王啟杰聽了鍾綽澪的分析後,態度一百八十度改變。

 

區穎半信半疑,但看到沙發上及酸枝椅上的確是刀鋒留下來的痕跡,而且能在木頭上留下這樣深的刀痕,應該是一個頗健碩的男士。

 

「好說。因為我在讀大學時是推理小說狂迷,雖然我讀的是純數學,現在搞公關公司,但說不定我應該當偵探顧問呢!」她不自覺有點興奮地說。

 

「純數學?公關公司?推理小說狂迷?」區穎總覺得好像在哪兒聽說過,有點似曾相識。

 

王啟杰走到門框看着血手掌,用自己的手比一比,那手掌明顯地比他的大。「那手掌的主人不會是廸新。」他得出這樣的結論。

 

區穎在茶室的一角垂直放下了紅色皮革小手袋,背着王啟杰等動了些手腳。

 

然後在旁邊擺放按摩用具的櫃中拿出一支長、一支短的按摩棒,兩者都是用堅硬的櫸木製造的。長的一支大約有手臂般長,上面有大的波浪形,頂端是大形球狀物體,而把手亦符合人體工學原理設計,不容易脫手。

 

她輕輕揮動了數下,破風之聲不絕於耳。

 

短的一支像一個小石鎬,側面看像一個十字架,無論是頂端、左右兩頭,都是頗為堅實、細小,若被擊中,也實在可有椎心之痛。

 

她滿意地笑了笑,便命令道:「跟我來!」便帶頭向水療客房的長廊方向走去。

 

水療客房走廊在茶室的一角,繞過三塊柚木雕花屏風,再右轉一彎,便是筆直的走廊。一踏入走廊,便嗅到一陣刺鼻的血腥味,可能因為原本放置在走廊玻璃茶几上的香薰加濕器都掉到地上,把地上的血液稍為「霧化」了。除了東歪西倒的茶几外,血路由走廊開頭一直延伸下去,間中牆身或門上都印有血手掌,表示中刀的那個人其實是拖着受傷的身軀走着。

 

區穎雙手拿着兩枝按摩棒交叉架護在胸前,保持最高的警戒,提防左右兩邊門後有人埋伏,一路小心翼翼地走着,儘量不想打草驚蛇。可是跟在她背後的王啟杰與鍾綽澪卻大步大步踏在地上的玻璃的碎片上,不斷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彷彿警告房裏面的人她們正逐步逼近。

 

一步一步終於平安走到盡頭,那是一道模仿用竹枝拼砌而成的古門,亦是九間水療客房中最大、最豪華的貴賓套房的門前。

 

血跡到此為止。

 

「王啟杰,要麻煩你來開門了。」區穎沒有回頭地說。

 

「為甚麼要我來開嘛!」雖然他嘴上毫不情願,卻乖乖地走上前握着手柄,一扭,果然沒有上鎖,就把門推開。

 

區穎本來還提防有人埋伏在門旁邊,若有人施襲便第一時間把王啟杰拉回來並作出反擊,可是一看到房中的情境,似乎亦有點不知所措。

 

一名身穿與王啟杰一模一樣的黑色西裝、剃着陸軍裝超短髮型的中年男士,坐在門後三米的地上,背脊倚靠着座地山水石雕及石雕後的屏風。他頭垂下,臉上已有少許發紫,西裝下的白襯衫都染上了血紅,地上亦明顯看到血跡,看來早已斷氣。

 

「杜嘉林副經理?為甚麼?」王啟杰震驚地說:「難道?」

 

區穎雖然與杜嘉林只有數面之緣,但印象中他極為自負,是個真心相信自己無所不能的中年大叔,想不到會在這種情況再見,心中亦一陣難過。

 

鍾綽澪看見這情境,胸口一下翻騰,幾乎哇的一聲嘔吐出來。她強忍着反胃的衝動,很勉強地問:「他是誰?看來你們都認識的……這是你們要找的人嗎?」

 

「他是王啟杰的上司,是我公司辦公大樓管理處的職員……」區穎皺着眉頭,望着鍾綽澪搖頭。

 

「結果真的牽涉人命,我就說要先去報警啦。」鍾綽澪轉過頭來不想再看,一邊拿出手帕,一邊尋找手機撥打「九九九」,卻看見接收不到任何訊號的標誌:「看來這兒接收不良,我還是先出去報警。」

 

她正想離開,就被區穎一手捉着手腕,鍾綽澪問道:「幹甚麼?」正想甩手掙脫,卻怎樣也放不開。

 

「噓!」區穎忽然異常地緊張起來,輕聲地向她及王啟杰說:「別作聲!跟我來!」並扭開旁邊另一間水療客房,剛好也沒有上鎖。

 

眾人閃進客房內後,區穎便輕輕關上了門。

要一氣呵成?《逃I》可於紅出版郵購,電子書亦在Google Play光波24上架哦!  
https://www.red-publish.com/book/2574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s1uHDwAAQBAJ
https://www.24reader.com/278202

《逃出香港》粉絲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CountertheCurrent/

台長: 逆流而上
人氣(412) | 回應(1)| 推薦 (1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逃出香港》 |
此分類下一篇:《逃出香港2》:5.6 紅衣女鬼
此分類上一篇:《逃出香港2》:5.4 阻撓

免費小遊戲
有空逛逛~http://www.cnutav6.com
2019-05-28 22:45:10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