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1 09:04:51 | 人氣(498)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逃出香港2》:5.4 阻撓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求求你!你讓我進去吧!」肥肥矮矮的王啟杰仍然穿着黑色西裝,怪聲怪氣高呼道:「我的朋友在裏面!」

 

就在酒店閣樓中國式石雕佛像的旁邊,是一道墨綠色的水療中心玻璃大門,在外邊的人只能隱隱約約看到裏面空無一人的接待處。一位穿着黑色唐裝、身材矮小的酒店女服務員,雙手張開放在胸前,正在玻璃大門前阻擋着王啟杰前進。

 

「先生先生,不好意思!今天水療中心只會招待VIP會員,全日都不會開放。」女服務員用不咸不淡的中文再次有禮貌地拒絕他。

 

王啟杰本想強行進內,但是又怕與女服務員身體接觸而惹上麻煩,只好再提高他的怪聲調:「我的朋友明明進去了!他有性命危險!你讓我進去看一看吧!」

 

這時,鍾綽澪帶着區穎沿着玻璃扶手旋轉樓梯從咖啡廳走上閣樓,在兩層中間的平台已遠遠看到閣樓的水療中心前面王啟杰與女服務員正在推撞。

 

「真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一代想些甚麼,總愛作一些吵吵鬧鬧行為搏出位!就不能夠規規矩矩,安安分分嗎?」鍾綽澪衝口而出,沒有想過她身旁的女孩也是年輕一代。

 

區穎默不作聲,跟着她來到閣樓向升降機大堂方向走去,當她們正要經過王啟杰身邊時,卻開口問道:「王啟杰,究竟發生甚麼事了?」

 

站在身旁的鍾綽澪一愕,連回頭一看的王啟杰也張開了嘴巴,一時說不出話來:「……區穎小姐?是你?為甚麼……為甚麼你會在這兒?」

 

「我正想問你。」區穎怪冷靜地道。

 

「是了!廸新說他今天要來這兒工作,你是他的老闆,當然有可能在這兒出現囉!」王啟杰有點如夢初醒地說。

 

「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她皺着眉頭道。

 

……昨天大約七時吧?廸新告訴我,說他在社交網絡結識了一個『暖女』。那女孩的樣子如何如何甜美可人,如何如何溫柔體貼,她如何如何主動結識他、關心他云云,而且如何如何叫我恨也恨不來,並且說對方當晚便邀請他來這兒做面膜,這兒如何如何高級……」王啟杰語氣中帶點激動,又帶點酸溜溜地說。

 

聽着王啟杰口沫横飛,區穎心中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他口中那個「暖女』──若果真身真的是「女」孩的話──十居其九是引誘毒男的「美容院中介人」。她心道:「宅男真的好欺騙一些嗎?」

 

……真想不到他明知道是個局,還是死死地一早七時便來到。我告誡他很多次,他還是不肯聽,沒道理知道朋友有性命危險,仍然見死不救的嘛?誰知道這位小姐……

 

區穎不住地點頭,那的確是平常不過的不良美容銷售陷阱,只是這次不幸發生在自己公司的員工身上而已,但坦白說,區穎實在還不太認得誰是廸新……然而,當王啟杰說到「有性命危險」時,她便覺得有些不妥,總覺得有點格格不入的刺耳,於是便打斷王啟杰的話,再問:「有性命危險?」

 

……唉唉?我有說過嗎?」王啟杰為之語塞,眼睛不自然望向別處。

 

「當然!」區穎知道事情真相給自己的第六感說中了。

 

「我沒有說過。」

 

「你有!」

 

「我沒有呀!」

 

「你有!你怎麼知道他有性命名危險?!」

 

「我不能告訴你呀!」王啟杰被區穎迫到牆角高聲說道,這下便等於承認了他知道廸新有性命危險。

 

區穎滿意地笑了一笑,轉頭向女服務員道:「這是我的VIP卡,我現在就要進去看看。」在小手袋中拿出金色的卡來展示一下,便立即放回袋中,正要邁步前進,女服務員當然改變攔截的目標,衝着她而來。

 

她下意識地右手一擋,然後在胸前一個小迴圈,右掌一揮,打算把女服務員扔去一旁,誰知與女服務員的手一黏,身體一沉,要用上好幾倍的勁力,才能把女服務員推開。

 

區穎心中驚訝不已,她望着女服務員,女服務員的臉上也難掩異色。

 

她沒有繼續與女服務員糾纏,便推開玻璃門進去。她放眼望去,只見接待處與平日一樣,沒有甚麼異常的地方。在通往休息茶室的木門旁邊是柚木製的接待櫃位,櫃位後面牆上掛着數件純白的浴袍,浴袍旁邊的玻璃入牆櫃上,金光色的射燈照着一瓶一瓶閃閃發亮、色彩斑斕的浴鹽、護膚精華、按摩香薰油。

 

櫃位對面放了三張客人等待用的杏色真皮沙發,一張是三座位,兩張是單人座位,品字形排列。除了入牆櫃上的射燈與沙發旁兩盞座地裝飾燈外,整個接待處的光線昏暗,用以形營造在家中客廳放鬆的感覺。

 

「看來沒甚麼等別,不如我們走吧!」鍾綽澪跟着區穎與王啟杰進來,站在區穎的身後不遠處,語調顯得有些不安,但強作鎮定地說:「說不定,廸新已經上了去宴會廳呢!」

 

「不!」王啟杰說:「廸新還在這兒!廸新還在這兒!」

 

「我們走吧!」鍾綽澪見區穎沒有反應,再說:「我們還是走吧!」

 

「那你先上去吧!」區穎四處張望,好像在尋找些甚麼線索。

 

「你不要再好管閒事了!」鍾綽澪高聲地說:「失蹤人口的事,不是報警就可以了嗎?」

 

「未過四十八小時,警察也不會受理啦。」王啟杰在旁邊單單打打。

 

「這兒也不關你的事,你還是早點離開吧。」區穎望了一望王啟杰說完冷言冷語的嘴臉,也開始有點不耐煩,但仍然在尋找線索。

 

聽到她這樣說,鍾綽澪忽然火燒心頭,語氣帶點歇斯底里:「你以為我真的不想離開?我能走早就走了!若不是艾拔圖拜托我,我才不會來照顧你這個千金小姐!」

 

「艾拔圖?」區穎彷彿當頭棒喝。

 

「對!不然我這個老闆娘為何一大清早過來這兒?昨夜在上環爆炸後,我的手現在還會抖!」她微微提起右手,的確有些微顫抖,證明她說的是真話:「你知道我昨夜在哪兒?正正就在你公司旁邊的酒樓耶!那是爆炸現場!現在我還猶有餘悸……

 

區穎睜大眼睛,正要轉頭質問她艾拔圖說了些甚麼事,才發覺女服務員沒有追上來,並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回想起剛才與女服務員一下黏手,心中明明白白地知道她並不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酒店服務員。

 

正常來說,女服務員一是會追上來阻止她們進一步闖進休息茶室,騷擾她口中的「貴賓」,二是會用對講機等通訊設備向前堂求救,報告她們的「惡行」,但現在兩者也沒有發生。

 

她望着自己的右手,女服務員那一下回推,的確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區穎,你真愚蠢!」她小聲地對自己說,不理鍾綽澪還在囉嗦,走到休息茶室的木門前,還未仔細看,一陣腥臭味已撲鼻而來,更發現門邊有些暗紅色的液體黏滑着。

 

「那是甚麼?」王啟杰的語氣已表示他猜到十之八九。

 

區穎沒有回答他的明知故問,反而轉個頭來問他:「你為甚麼知道廸新有性命危險?」

 

王啟杰望了望在後邊的鍾綽澪,回答道:「我真的不能告訴你呢……

 

區穎明白鍾綽澪的存在令王啟杰不能暢所欲言,便向鍾綽澪說:「你還是先離開吧!」然後再拿出了VIP卡,在門邊的讀卡器上一拍,休息茶室的門鎖便解開了。

 

「你真的要進去?」鍾綽澪叫道:「那明明與你沒有任何關係!」

 

「樂樂呢?樂樂在哪兒?」區穎的父親在長樓梯盡處捉着她的手。

 

區穎腦海中閃過曼徹斯特體育館爆炸時造成混亂、驚慌、無助的畫面。她按着小肚臍的旁邊,變得堅定地說:「沒錯。」

 

說罷,便推門而入。

台長: 逆流而上
人氣(498) | 回應(1)| 推薦 (1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逃出香港》 |
此分類下一篇:《逃出香港2》:5.5 水療中心謀殺案
此分類上一篇:《逃出香港2》:5.3 東方酒店咖啡廳

吃喝玩樂
有空逛逛~http://www.aiav2f.com/
2019-05-22 23:11:3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