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水後清理重點 清掃消... BMW X3限量首賣台南車站美式鬆餅早午餐! 林飛帆:反同勢力跟陸連...
2019-03-30 08:03:36 | 人氣(1,14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逃出香港》:3.19 地鐵出軌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Schoma
工程車震盪了一下,便慢慢向前推進,連在拖卡上的葉向東也能感受到,看來何心豐真的把工程車修理好了。

 

「要把工程車的動力推到最盡!」何心豐還在控制台下修理着,再說:「女神姐姐,你是不是有一把電槍?我需要它把電線焊接!」

 

「哪一個才是?」區穎把由立可拍改裝而成的電槍拋給何心豐後,便四處摸着控制台上的按鈕與控制杆,雖然她有駕駛電單的經驗,但面對工程車的控制器就老鼠拉龜。

 

「左邊,推杆,推盡!」看來何心豐還未能分神。

 

區穎照着他的說話去做,工程車便慢慢加速,撞向磚牆。

 

「抓緊扶手,要撞上了!」葉向東大聲叫道。

 

「砰!」可是加速的距離太短,工程車在牆前停下來,磚牆只是輕微損毀。

 

「後退!要再來一次!」何心豐終於起身,按動幾個按鈕,工程車便慢慢倒車。

 

「碰!」誰知這時在旁邊的緊急通道的鐵門突然爆開,大量雨水破門而入,成為一條彎灣的大水柱,差一點便射濕工程車。從門中看進去,緊急通道已注滿了水,也不知道剛才離開的潘進是死是活。

 

「要快一點,水已經開始淹過車輪了!區穎說道:「水再高,引擎進水便會熄火!」

 

「我知道啦。」何心豐說。

 

「這道牆真的只是磚牆嗎?」葉向東擔心地叫道:「後面會不會是岩石?會不會是死胡同?」

 

何心豐轉頭怒視葉向東,像是說現在才這樣說會不會太遲了?

 

工程車幾乎退後到下坡隧道的盡頭,葉向東看見水源源不盡地流下來,而且他聽見隆隆的水聲,看來下一波的洪水將至。

 

「無論如何,我們都無法回頭的了。」何心豐推盡控制杆,工程車便加速起來。 

 

工程車快速行駛時濺起左右兩邊的水花,若不是知道這是一輛地鐵工程車,單是看現在的情況,還以為真的是一艘小艇。

 

「去吧!L20!」何心豐大聲叫道。

 

工程車震動了幾下,磚牆應聲而破。

 

Yes!」也不知是誰的歡呼聲。

 

葉向東再向後一看,雨水從磚牆破口湧出,像是一群餓狼從後追趕着,可是工程車愈開愈快,不久便再看不見雨水撞起的白頭浪,總算是脫離了險境,他這才稍稍放心下來。

 

「牡丹,這張便條是甚麼意思?」湯天僕再拿出那張在玻璃幕牆外的黃色正方形紙條。

 

她再看着紙條上的字,眼神忽然變得有點憂鬱,幽幽地自言自語:「還是走不出你的掌心⋯⋯」然後抬頭看着湯天僕,再看看葉向東,說:「你知道為甚麼要在天台的水塔中放置炸彈?」

 

湯天僕搖了搖頭。

 

牡丹還是坐着,微笑着,眼角一看旁邊。湯天僕與葉向東順着她視線看去,原來是包圍着他們的炸彈上的計時裝置,突然全都亮起來,正在進行倒數。

 

10:009:599:58⋯⋯

 

當他們二人都大吃一驚時,特丹的手向上一甩,不知變了甚麼戲法,警察的手銬便飛向湯天僕。

 

湯天僕閃避的同時,牡丹以坐在地板上的姿勢一腳掃向葉向東,葉向東本身就沒有甚麼運動神經,一下便失去平衡,狠狠地掉到地上去。

 

牡丹順勢向後翻滾,便站起身來。可是區穎在工程車頭,實在是愛莫能助。唯有依靠湯天僕近身搏擊術。

 

湯天僕雙手放在胸前,正等待牡丹橫踢的一瞬間,準備捉着她的腿進行反擊,把她勾倒在地下。正如他所預計,牡丹扭轉身體,腳正要從四十五度踢出,利用腳背朝湯天僕攻去。

 

誰知她在空中一下變招,收回幾乎踢出的一腳,湯天僕便撲了個空,白白浪費了主動進攻的機會。原來牡丹的虛招,並不只是為了讓湯天僕對時機的拿捏失了方寸,更重要的是製造了與湯天僕的相對時間與空間。

 

牡丹就是抓緊這半拍的空檔,把沒有揮出的一腳反踏在拖卡之上,反作用力如火箭的引爆劑,使她整個人像奥運會中一百米短跑的好手,聽到裁判的鳴槍一下彈出起跑線。

 

當湯天僕知道自己上了當,牡丹早已衝到車尾,他眼白白看着她一躍而起,跳出拖卡之外。

 

「那完全是自殺的行為!」葉向東閃過的第一個念頭。

 

因為工程車正以時速接近六十公里向上環進發,任何人在這種速度跳軌,無疑會粉身碎骨。

 

但葉向東亦完全忘記了她是名副其實的「白衣女鬼」。

 

這時牡丹的連身裙像傘子般張開,大大增加了空氣的阻力,變成了降落傘般的功能。

 

然而,裙子的面積有限,只能稍稍緩衝跳軌時工程車與地面的相對速度,結局仍然會是粉身碎骨。

 

可是,牡丹的腳再次噴出了白色的煙霧,她就像在月台時一樣,居然能夠反地心吸力飄浮在半空一會,把衝擊力全都卸去了,漂亮地着地。

 

葉向東不明所以,還想說難道她真的是女鬼,只聽到區穎叫道:「那是我的公司研發的磁浮滑板鞋!她居然順手牽羊!」

 

葉向東硬生生地把幾乎衝口而出的傻話全數吞回肚中,問道:「以液態氮造成超導體的磁浮現像?」

 

區穎點了點頭,說:「九成是她在附近安裝了強力的電池,把路軌變成了強力的電磁鐵了。」

 

那她只要把能感應磁場改變的裝置連接信管,便能起成炸彈的計時器了?」葉向東沉思着。

 

當葉向東與區穎還在破解牡丹跳軌的把戲時,湯天僕在做另一件令人驚訝的事。

 

葉向東看到湯天僕在腰帶中拉出一條長長的鋼索,然後又在腰包中取出一個S形的爬山扣,並把鋼索綁上面。

 

「你在幹甚麼?」葉向東問完才有點後悔,因為他大約猜到湯天僕的計劃。

 

他還是一派冷冷地說:「湯天僕要追炸彈狂徒。」

 

除了有時說話有點奇怪外,其實葉向東頗喜歡湯天僕,可惜他做事太一意孤行,有時亦太固執,當其他人還蒙在鼓裏,他一早便有所行動,不理會其他人的意見。

 

葉向東還未開口勸告他,湯天僕已快速旋轉地甩着鋼索,然後向上一拋,S型扣便勾着天花板的鐵架。葉向東看着他一下子便被扯出工程車。

 

「那也是我公司研發中的產品,本來是要銷售到外國,作為火警時從窗口逃生的裝置,只要穿在身上,便能把鋼索的力量平均分佈,亦有機械式緩衝,由二、三樓跳下也不會受傷。」區穎伸了伸她的小舌頭。

 

本來葉向東想說:「真的不知道你公司在搞甚麼鬼?」但見湯天僕安全着陸,自己身邊卻被炸彈包圍着,還是儘快逃離這兒方為上策,便對何心豐叫道:「我們也先停車!離開再說!」

 

何心豐卻臉有尷尬的神色,看了看區穎,不好意思地說:「我們停不了車,煞車系統壞掉了。」

台長: 逆流而上
人氣(1,146) | 回應(0)| 推薦 (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逃出香港》 |
此分類下一篇:《逃出香港》:3.20 堅持與執着
此分類上一篇:《逃出香港》:3.18 醫院現場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