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臟很沉默 但別忽視了它 吳哥皇朝年代皇帝的泳池台南爆紅文清風格火鍋店! 本報時評-誤導民意走向...
2018-03-22 22:51:35 | 人氣(51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太空戰士六》:第十八話  揚鑣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8.1

 

西莉絲借著洛克擋在前面的空檔,揮劍封著突然變了喪屍的衛士,眼見洛克的手臂被咬的牙齒孔變成黑色,慢慢由前臂蔓延到上臂。

 

「是基卡夫所下的毒!」喪屍口水分泌出的並非立刻令人變成喪屍,而是基卡夫在祝酒儀式所下的毒藥。但被咬者的黑血一旦入心,也立刻死亡,在魔列車變成屍魂術的魔導器後,屍體當然也會變成另一頭喪屍了。

 

或許衛士們沒有喝下有毒的酒,又或許基卡夫一開始就不打算毒殺他們,正正因為在進行基卡夫口中所謂「實驗」。

 

西莉絲想了一想,向洛克的傷口施展「治癒術」,試圖把洛克的解毒,可是洛克出現光之幕,把西莉絲的「治癒術」反射到四周。

 

莫說「治癒術」能否解毒,洛克被天娜施了「反射術」,西莉絲跟本無計可施。

 

「為甚麼你要保護我?」西莉絲問道。

 

「很像....」面對死亡,洛克反而神態自若,續道:「沒有理由,承諾是...

 

洛克靈光一閃,手拿著冷凍魔封劍匕首,向自己的手臂直揮。

 

18.2

 

馬修把海底的大岩石粉碎,爆風造成的水流衝擊讓大水怪鬆開馬修的綑綁,可是馬修卻沒有與大水怪保持距離,反而高速游向大水怪。

 

大水怪的身體像鯊魚,不像觸鬚柔軟,尤其是三尖八角的利齒,更是堅硬無比。

 

這本是殺人的凶器,但在馬修可以輕易折斷岩床的威力,卻變成大水怪的致命傷。

 

大水怪仿似知道自己的弱點,八隻觸鬚阻擋馬修前進。

 

可是馬修或是躲閃,或是用剛被爆開的爆石作掩護,馬修順著水流進入大水怪的中門。

 

大水怪以迎上鋒利如刀的牙齒,是為牠最後的反撲。

 

馬修慬慬在刀鋒前停下來,運氣一下,雙掌合十而出。

 

氣功炮!!!

 

水流忽然轉變,像大旋渦直捲大水怪的體內,大水怪身體突然膨脹,最後抵受不著水外壓似氣球爆開。

 

大水怪慢慢沉入水底。

 

馬修望著這隻可憐的生物,生命消逝,不禁有點可惜。

 

在不遠處有些東西跌入水中。

 

馬修一回望,精神一震。

 

安杜羅斯!

 

18.3

 

洛克揮刀直插自己的前臂,一下暈眩,但魔封劍附有冷凍術,血液完全凝固了,神經的痛楚也很快減退。

 

「這樣就死不了。」洛克笑道,然後站起身來。

 

「真是胡來。」西莉絲道。

 

這時,洛克發覺被冰封喪屍有點不對勁。

 

洛克走近其中一隻喪屍,原本開始腐爛的面容,卻中了反射後西莉絲的治癒術,傷口像是開始癒合。

 

「冷凍術減慢了治癒的速度,所以看得很清楚。」洛克自言自語,在沉思當中,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體情況。

 

「噗嗵。」西莉絲忽然笑了出來。

 

「幹甚麼?」洛克錯愕地說。

 

「沒甚麼。」西莉絲回復冷酷。

 

「你可以向喪屍再施治癒術嗎?」洛克向西莉絲說。

 

西莉絲到把手放在喪屍的胸前,發出淡淡的白光。

 

喪屍的傷口快速地癒合,回復了人的模樣。士官像是恢復了意識,並認出了西莉絲來:「西莉絲大人。」

 

洛克與西莉莉絲喜出望外,屍魂術的解咒法就是反其道的治癒術!

 

可是,高興的時間只維持一瞬間,士官再次受不了屍魂術的咒綁,變回了喪屍。洛克立刻用魔封劍再次封印他的行動。

 

洛克與西莉絲對望,沉默了一會。

 

洛克先開口,說:「看來還是要先把列車停下來。」

 

西莉莉點了點頭,二人的意願終於一致。

 

18.4

 

「幹掉了嗎?」天娜問道。

 

「毫無動靜。那只是潛伏在水中。」艾卡察看附近水流的動靜,但水流急湍,也看不到情況。

 

艾卡望向河流的不遠處,心知不妙。剛才實在太危險,沒有留意,艾卡向天娜叫道:「前面是大瀑布!快嘗試開動魔導裝甲!」

 

天娜不知道甚麼是瀑布,但聽艾卡語氣緊張,也知道危急,立刻跳入駕駛室,拉動操縱桿,說:「求求你,開動吧!」

 

魔導裝甲像是回應天娜的請求,居然兩下震動後開動了。

 

艾卡也跳入駕駛室,顯示器終於正常運作,天娜開動魔道裝甲沉入河底,一踏,便到河邊,一下捉著其中一棵大樹根。

 

這時在前方的水面突然爆起,兩個人影破水而出。

 

「馬修!」艾卡叫道,正是馬修與安杜羅斯。

 

在明月高掛的天空下,他們在空中埋身對拆了數回,不分勝負,雙雙跌落瀑布底。

 

「哥哥,不用擔心,保重!」在瀑布底傳來馬修的話。

 

18.5

 

西莉絲與洛克上了第九卡列車上其中一駕兩足型魔導裝甲。魔導炮輕輕一閃,便把車廂天花炸開了一個恰到好處的洞。西莉絲靈敏地駕駛魔導裝甲一跳,便跳出車頂,乖巧地落在第七卡車頂。

 

洛克坐過艾卡與天娜駕駛的魔導裝甲,那種熟練程度,有若自己身體一樣,令人讚歎。

 

洛克與西莉絲放眼所見,列車進入了森林,兩邊高高樹木留下很少片的夜空,而且森林裡的薄薄一層霧,能見度不足,只見最前方的藍色光環,正是變成了屍魂術魔導器的列車動力爐發出的藍光。

 

這一躍卻驚動了在車卡內的帝國軍喪屍們,有些已爬出車廂,來到車頂。

 

「小心!」洛克叫道,原有兩頭喪屍早已從第八卡卞所製做的大洞跳上車頂,並飛撲向魔導裝甲。

 

西莉絲駕著魔導裝甲向左避開,右手的機槍隨即開動,掃向喪屍們。

 

「此地不宜久留。」洛克道。

 

「對。」西莉絲答道,然後拉動控制桿,魔導裝甲像大鵬展翅,一躍而起,有一些喪屍追著一起跳,卻被拋出車外,摔個稀巴爛。

 

魔導裝甲落在第五卡之上,喪屍們的行動比想像中還敏捷,在高速列車上爬行尤如平地。前面第四卡的喪屍亦像感應到魔導裝甲的存在,爬上了車頂,形成了包圍之勢。

 

「快!」洛克叫道。

 

「知道了!」西莉絲說,魔導裝甲便再次跳起,可是這次有一頭喪屍捉著魔導裝甲的腳,並爬了上來。

 

洛克只以左手單臂揮劍向喪屍,但角度不好,一劍落空。

 

18.6

 

馬修與安杜羅斯雙雙由大瀑布落下而下,在沒有任何支撐物的幫助下,只靠扭動身體作牽引,帶動整十個人在空中移動。

 

縱使如此,也只能是最低限度。

 

安杜羅斯一記倒掛式「燕旋擺尾」,沒有立足點支撐的馬修雖擋下一記,但被踢開。

 

在空中也沒有所謂「高低上下」之分。

 

馬修一個觔斗,借助列車的車頂碎片,一踏一踢,再飛到安杜羅杜處,一記「衝拳」。

 

這一招平平無奇,但過中大有學問。馬修一拳勁力、力度、角度剛剛好,攻安杜羅斯必救之處。在空中行動有限,運勁、移動都有難度,在地上能夠施展的「招式」,都頓時成為不必要的花拳鏽腿。

 

反而簡單致勝的一拳,要掌握適當角度時機,毫不容易。

 

安杜羅斯暗叫一聲好,在空中換了個姿態接招。

 

 

18.7

 

喪屍的腐齒迎上洛克,洛克居然以凍結的右手擋下。「既然已廢,多一咬唔多,少一咬唔少。」洛克心道。

 

然後左手一劍刺入喪屍的身內,喪屍立刻僵硬,然後跌出魔導裝甲之外。

 

魔導裝甲降落在第三卡,腳還未站穩,便要再次跳起,可是已有數十隻喪屍跳上魔導裝甲,捉著魔導裝甲的腳,起跳一半便落下來。

 

西莉絲與洛克立刻跳離駕駛室,連跑帶跳,來到第二卡車廂。

 

「讓我擋下牠們!」洛克叫道。

 

西莉絲望了洛克一眼,便二話不說連跳入天娜所轟的洞,來到第二卡車廂內。

 

車廂內早有襲擊艾卡等人的基卡夫衛士喪屍,西莉絲雖不知道數量多少,但一開始便有心理準備,在往下跳的同時,左手發動「治癒術」。

 

「治癒術」能短暫逆轉喪屍化,雖不能完全消滅喪屍,應能短暫封鎖其行動。

 

在漆黑的第二卡,西莉絲的「治癒術」發出的淡淡白光,仿似一盞明燈。

 

兩隻化成喪屍的衛士飛撲向西莉絲,西莉絲左手擋在喪屍正臉,這是西莉絲放手一搏,輸賭沒有思想、不怕死的喪屍,會因為屍化逆轉停著行動,製造時間空間。果然,喪屍像是害怕「治癒術」,居然掩面退後了數步。

 

同時,西莉絲已用右手的魔封劍封印另一頭喪屍,然後回頭收拾中害怕「治癒術」的那隻喪屍。

 

西莉絲環顧四週,沒有發現,便進入列車的動力爐車頭。

 

18.8

 

喪屍的行動比想像中更快,但是由於腦部而死,只能依靠最低限度思考,洛克已掌握喪屍的行動模式。

 

喪屍只能以直線作攻擊主軸,橫移或轉動甚差。

 

「若果不是被四方八面群起圍之,應應付有餘。」洛克心道。

 

故洛克展開最為迅速的身法,或是左穿,或是右插,以圓形為基陣,把死角減到零。慢慢,追上來的喪屍像是被洛克圍在圓心。

 

洛克心中冷凍魔封劍突然改變,直刺基陣中央,一下次把十數頭喪屍封著。

 

可是,列車上的喪屍數量實在太多,其他喪屍群已向來到第三卡,眼看喪屍群就快迫爆第三卡車廂門進入第二卡時,洛克立刻跳入第二卡用雜物把門頂著,然後追上西莉絲。

 

18.9

 

西莉絲進入動力爐。

 

果然,核心水晶的方程式改變了,原本紅色的晶石卻發出藍藍的光。

 

「火之幻獸,對不起。」西莉絲說。

 

西莉絲舉起長劍,直插向核心水晶!

 

可是,在核心水晶前卻出現了一層光幕,西莉絲的劍尖出現紫色的紋章。

 

「可惡的基卡夫,是防禦術。」西莉絲的的劍被彈回來。

 

西莉絲正想辦法之際,忽然從後竟出現兩隻衛士喪屍,正是本來看守著馬修的另外兩人。

 

在喪屍們正要襲擊西莉絲之前,洛克及時趕上,匕首一揮,兩隻喪屍立刻僵化,動彈不得。

 

「還等甚麼?」洛克問道。

 

「核心水晶拒絕更改方程式...」西莉絲說。

 

「拒絕?核心水晶不是純能量嗎?」洛克懷疑地說。

 

西莉絲想不到洛克一下子就抓著了重點,知道沒有辦法再隱瞞洛克,只好說:「核心水晶其實是幻獸變化而成。」

 

洛克立刻浮起在拿爾礦坑中幻獸的影像,驚訝地說:「基卡夫...魔導力...伊魔亞大戰!」

 

西莉絲點了點頭,道:「魔導之力的來源,不是人的精神力,而是來自幻獸。每一台魔導裝甲、魔列車的水晶核心,都是由幻獸變化而成。都是擁有意志的存在。」

 

「這列車就是火之幻獸?」原來洛克早就無聲無色地來到西莉絲的身後,把西莉絲的說話聽在耳裡。

 

西莉絲暗暗驚訝原來洛克早於自己發現他時,早已來到身邊。

 

洛克來到動力爐而不現身,就是想看看西莉絲是否真心背叛帝國;西莉絲發現洛克與喪屍而不作自衛就是看看洛克是不否真心保護自己。

 

他們倆人都得到滿意的答案。

 

18.10

 

洛克望著喪屍,又望著自己的的雙手,忽然靈光一閃,向西莉絲問道:「改變方程式與使出魔法有分別嗎?」

 

西莉絲搖了搖頭,說:「分別當然有,但基本性質是一樣的。」

 

洛克高興地說:「把治癒術施展在我身上的反射術,然後反射到火之幻獸,說不定會令牠改變。」

 

西莉絲正在猶豫,動力爐的們忽然格格作響,證明喪屍群已到門外。

 

「沒有時間了,放手一試吧!」洛克叫道。

 

西莉絲把雙手放在洛克胸前,然後雙手發出白光,幾道光束由洛克身上反射而出,活像光蛇。西莉絲集中加強力度,化作光蛇的治癒術直飛列車核心水晶,把紫色的紋章像鏡子一下子打破了,核晶發出悲鳴。

 

西莉絲開始喘氣,身體出汗。

 

「加油!還差一點點!」洛克叫道。

 

只見紅色的核心水晶發出的藍光慢慢消失,突然發出一下白色的光芒,爆發四周。

 

西莉絲立刻倒下暈死過去。

 

第十八話 完(三章 魔列車 完)

 

三章 後記

 

執此鍵盤之時,剛剛放暑假的第一天,零晨二時。

 

改篇故事,我一向也不睇好,因為要在忠於原著及原創之間取得平衡,是極之困難。

 

故事發展到這裡,對於太空戰士六迷的我而言,在嘗試把幾種不同的劇情結合,變成新的原素,雖然還有很多地方有待改進,但總算向自己有個交待。

 

有些設定還是忠於原著,例如把魔法用反射術反射是有強制判定的,必中。相信有玩過的人早已把這「定理」視為常識,更希望能會心微笑,但是如何表達得合情合理呢,實在「R爆了頭」。

 

還是那一句,可以寫得更好。

 

2013730日留字

 

台長: 逆流而上
人氣(511)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太空戰士六》:第十九話 神畫
此分類上一篇:《太空戰士六》:第十七話 分道

陳跡
辛苦了.原來這篇故事是有所本的嗎???是動漫或遊戲嗎???
2018-03-22 23:33:02
版主回應
非常感謝你。
這就是電玩Final Fantasy VI,當然寫到這兒已經完全脫離了正軌,因為魔列車一段根本不會在這個時空中發生。
2018-03-23 18:33:55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