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們!好好背包包 調... 加德滿都必吃美食地圖愛心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北市警局72人調動 天...
2018-03-17 16:01:56 | 人氣(62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太空戰士六》:第十七話 分道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7.1



天娜不斷拉動操控桿,掉下河中的魔動裝甲卻一動不動。



「洛克還在列車上!」天娜向艾卡道。


雖然魔導裝甲以不知名的金屬製造,但卻比想像中輕,居然半浮半沉。


「那是甚麼東西?」馬修也向艾卡道。


艾卡心裡有數,以洛克的身手,獨個兒逃走絕對是他的強項,但是若要救出鐵面的西莉絲,的確有點難度。困難的地方不在於西莉絲身體是否很虛弱,也不在於基卡夫有多狡滑,而是西莉絲會否接受,或者更準確地說,真心接受洛克的保護。



至於那些會咬人的東西,似乎真的是屍體變成,因為艾卡好肯定一開始便收拾了那班衛士,他的機械弩箭完完全全命重要害。在費加洛城的圖書館地下室,收藏了大量千年伊魔亞大戰的古籍,那是費加洛皇室的禁地,只有老國王,艾卡的父親菲列特三世擁有鎖匙。小時候的艾卡,就是因為好奇心重,偷偷進入了地下室,看了三天三夜才給人發現,結果被老國王狠狠打了一頓。



艾卡記得很清楚,那東西是大戰時用於戰場上的禁術,令戰死沙場士兵的屍體會急速腐化,最後變成骷髏士兵,再向敵人進行攻擊。但在未變成骷髏士兵之前,就是所謂「喪屍」,完全失去了理性,無差別地咬向生人,令生人受到感染,亦都變成喪屍,這樣以幾何級數增加,在伊魔亞大戰時一度令世界陷入恐慌之中。



可是艾卡就是在如何停止喪屍風暴的骨節眼上完全沒有記憶,不知道是忘記了,還是古籍中沒有記載?



天娜與馬修看見艾卡在沉思著,並沒有意思回答自己的問題,便異口同聲叫道:「艾卡!」「哥哥!」



可是艾卡仍然沒有回答他們,卻指著前方的河面叫道:「小心!」



17.2



西莉絲握著洛克的匕首刀刃,一道暖流從匕首中流入洛克手中,那種感覺正如天娜在洛克身上做的。



「是魔法!」洛克心道。



「是魔封劍。」西莉絲像是聽到洛克的心聲,輕聲繼續說:「與莉莉絲...不,與天娜不同,這是把魔力封入在武器之上,增加攻擊力。」



洛克只見匕首發出淡淡白光,有一陣陣的凍氣慢慢漂出來。



喪屍們發出低沉的哮喘聲,其餘的也像發現洛克他們,越走越快,最後向洛克飛撲而去。



洛克手中匕首一揮,白光畫破陰暗車廂,一下擊中最先瘋的兩頭喪屍。



兩頭喪屍像是定了形,一下子不能動彈,嘴邊流出來的口水最先凝結成冰,然後慢慢遍及全身。



「冷凍術!」洛克曾經見過天娜使出的魔法,就在擄獲魔導裝甲時。洛克想不到自己仿佛能使用魔法,信心立時大增。



雖然喪屍的速度不慢,洛克左手亦扶持著虛弱的西莉絲,但是洛克仍能非常敏捷地避開喪屍襲擊,用冷凍魔封劍封著喪屍的活動。



不一會,第十卡車廂中的喪屍全被封印著,洛克才暫時舒了口氣。



「我的魔封劍是後天人為製造,是有時限的。」西莉絲道,洛克看到最初凍結的,喪屍開始有些震動,那是解凍中的跡象。



「那我們也快離開列車吧。」洛克道。在卞把車卞的天花爆開之後,洛克早已見到天娜的魔導裝甲掉入河流中。



「不,我們還不能夠離開。」西莉絲清楚地說。



17.3



天娜與馬修望向艾卡手指指向的方向,卻見有些東西在水底下逆流而上,正面向他們而來。



突然,一條大觸鬚從水底下浮出水面,像鞭一樣揮向魔導裝甲。



「捉緊!是大水怪!」馬修叫道。



一鞭擊起千重浪,本來半浮半沉的魔導裝甲受了一擊,猛然搖晃,還開始入水。



天娜捉不緊魔導裝甲,被拋入水中。



馬修二話不說亦跳入水中,艾卡則向大水怪連射弩箭為馬修進行掩護,雖然鐵箭射入水怪的觸鬚,但卻無法傷牠分毫。



馬修在水中看見大水怪的全貌,像是半八爪魚半鯊魚,在水中張牙舞爪。



天娜被捲入大水怪的水流中,幸好馬修及時捉著天娜的手,借用大水怪的觸手,用力一踏,與天娜一起浮上水面。



大水怪的本體潛在水中,正要向艾卡發動攻擊,三條觸鬚同時揮向魔導裝甲。



魔導炮及時開動,艾卡的意識像是被魔導裝甲吸入,一下離魂,魔導裝甲閃出黃色的閃光,直射上昏陰夜空,可是在大水怪頭頂像閃電直插而下,並擊中其中一支插大水怪身上的鐵箭,牠因受傷而暫退。



艾卡不禁一陣暈眩,心想:「看來駕駛魔導裝甲與魔導炮的動力是分開的,難怪傳聞魔導裝甲是吃人的機器。」



這時馬修把天娜推上魔導裝甲的駕駛室,艾卡則在上面拉起她。



「很厲害的閃電,若不是直接命中大水怪,恐怕我們也會受到波及。」馬修半埋怨道。



把天娜拉上來後,艾卡也伸手拉馬修上來,正想笑說:「我當然計算過啦!」



可是,突然馬修的腳被大水怪的觸鬚捉著,原來大水怪只是潛入更深的水底中,艾卡也一時捉不著,把馬修再拉入水底。



「馬修!」艾卡脫口叫道。



17.4



西莉絲借著喪屍的行動被封的空檔,把手放在胸前,淡淡白光包圍著她。



「這是治癒術。」西莉絲解釋道:「除魔封劍外,我唯一不用借助魔導器都能使用的魔法,也是鐵面的西莉絲打不死的原因。」



西莉絲身上的傷口慢慢癒合,也可以自己站起來不用洛克扶著。可是洛克卻感受得到,西莉絲只能有最基本的行動力,距離可以進入作戰狀態還有一段距離。



「基卡夫把列車的水晶核心變成了屍魂術的魔導器,若我們不現在停止牠,列車進入南費加洛後,就會引發大災難。」西莉絲拔出插在地下的長劍,虛空揮了一揮,然手掌向著劍刃,不一會就發出陣陣冷氣。



「水晶核心?魔導器?」洛克問道。



「水晶核心就是魔導力的來源,魔導器只是把人類的精神力轉化成魔法的工具。」看見洛克一臉疑惑,西莉絲續道:「水晶核心即等於納或者黑油等燃料,人類的精神力好比火種,只是用作引爆。」



洛克還是不明所以,但一想到南費加洛會變成喪屍之城,不禁打了個冷顫。



西莉絲放棄解釋,說:「總之,我們要停下這魔列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然後打開了第十卡的車門。



17.5



馬修被拉入水底前吸了一口氣,在達根師夫的修行方法中,水中閉氣格鬥最為辛苦,但亦最能鍛鍊身體的耐力與爆發力。



馬修不慌不慌,一拳揮向水怪的觸鬚,可是水怪的身體柔軟比馬修想像中更軟,力量化解得無影無踪。



大水怪像是有智慧一樣,觸鬚揮向水底的岩石處,要馬修的頭撞向堅硬的岩石。



馬修以雙手護著頭部,由於水中阻力甚大,只受了輕傷。



大水怪原意為一擊會取馬修的小命,但馬修身體也比想像中強壯,甚至沒有弄暈馬修,馬修還開始爭脫大水怪的觸鬚的捆綁。



大水怪用另一隻觸鬚挷著馬修另一隻腳,然後再揮向岩石處。



這次馬修並沒有防守,反而借助水怪的力量,猛然向岩石揮拳!



岩石轟然而暴,水波加上碎石,像風暴般向四方八面擴展。大海怪抵擋不著,放鬆了馬修的腳。



可是馬修沒有借勢游上水面,反其道而行,直撲大怪的三尖八角的大口。



17.6



艾卡與天娜正擔心馬修的情況。



「馬修!馬修!」艾卡高聲叫著,但水流漸急,加上水底的泥土四起,能見度很低。



這時在魔導裝甲的另一邊有氣泡浮上水面,天娜以為是馬修,便向艾卡說:「艾卡,是馬修。」



艾卡一轉身,天娜便驚呼一聲,因為破水而出的不是馬修,而是一個銀髮的男人。



「小心!是安杜羅斯!」艾卡拉開天娜,下意識地攪動手臂上的卷軸,向安杜羅斯連環發射弩箭。



安杜羅斯雖躍在半空,但身體行動卻甚自如,或避或擋,艾卡弩箭傷不了安杜羅斯分毫。



艾卡發到第五箭,安杜羅斯已到艾卡觸手可及的地方。



艾卡拋下機𢬿弩,本想退後半步,再以右手拔出短刀,但刀鋒半出刀鞘,手還在刀柄上,安杜羅斯已左掌按著刀柄,刀刃硬磞磞回入刀鞘。同時安杜羅斯右拳已到艾卡臉前。



作為沙漠之國的國王,也是身經百戰,安杜羅斯左掌封著艾卡拔出刀刃的同時,頭本能地亦順勢向左閃避,剛剛避開安杜羅斯的拳鋒。



縱然如此,艾卡一還是一陣窒息的感覺,安杜羅斯的拳風卻已制著艾卡的行動。



水中突轟然裂響,像水雷爆開,水花四濺。



17.7



列車剛橫過河面,進入了森林地帶,天色越漸昏暗。



西莉絲打開了第十卡的車門,只看到第九卡基卡夫的四名衛士拚命抵抗喪屍群的攻擊。



西莉絲二話不說,手握魔封劍向前衝刺,二三下便封著喪屍們的行動。



「她真的受了重傷?」洛克驚訝地望著西莉絲,一來原本以為她還未復元,只能作有限度的活動。「明明她連站也站不穩。」洛克心道,只能相信她的戰鬥技巧實在高超,更重要的是她的意志力驚人。



洛克仔細地看,有些剛癒合的傷口有輕微爆裂跡象。



第二,面對不久前才施以極刑的基卡夫衛士,她居然不計前嫌,毫不思考便出手相救。



「不想死便跟上來。」西莉絲對衛士們冷冷地說,便繼續向前行。



「要是你帶我走,你也保護不了我!」「我會保護!我會保護給你看的!走吧!」洛克的腦海中忽然浮現之前西莉絲高聲叫道的一幕。洛克心想,那一個要別人保護的西莉絲與這個不想死便跟上來的西莉絲判若兩人。



「她究竟甚麼葫蘆買甚麼藥?」洛克心道。



突然,衛士們口中流出黑血,然後發出藍光,像發瘋似的從後飛撲咬向西莉絲。西莉絲轉身避開一個,手中魔封劍封著第二個,畢竟西莉絲體力未完全回復,擋下第三個後,眼看第四個要咬西莉絲時,洛克奮不顧身擋在前下面,右手臂被咬了一口。



17.8



「天下的道理如一,戰場上的陣法與埋身以命相搏的方法是一樣的。」費加洛的老國王菲列特三世正在教導還是王子的艾卡與馬修。



小艾卡與小馬修坐在地下,聽得津津樂道。



「兩軍對陣,行軍防守皆嚴密,會變成怎樣?」老國王問道。



小艾卡立刻舉手答道:「會變成僵持狀態。」



老國王點了點頭,表示讚賞,又問:「若一方露出破綻如何?」



「另一方必定針對而攻之。」小馬修答道。



「在生死相搏時,那你會選擇行軍嚴密,還是露出破綻?」老國王問。



「露出破綻!」小艾卡與小馬修異口同聲地答。



老國王笑著點頭稱讚二人。



17.9



艾卡看見躍出水面的不是馬修,而是安杜羅斯時,在他下意識地浮現老國王的話。



艾卡發射出明知不會中的箭,拔出明知不能拔出的配刀,就是等安杜羅斯上釣的一刻。



水中如雷爆響,安杜羅斯反應慢了十分之一拍。



「父王說, 戰場上的陣法與埋身以命相搏的方法是一樣的。」艾卡閃過安杜羅斯的拳鋒,原本左手是拿著機械弩,轉瞬間彈出長臂刀,直插安杜羅斯右邊小掩位置。



這下攻其無備,安杜羅斯大驚,正要退後躲閃,艾卡身後的天娜閃出光芒,直射向自己,一陣被火燒刺的感覺在手臂傳來。



火焰迅速消耗安杜羅斯呼吸的空氣,這次輪到安杜羅斯呼吸困難。



「好一個火焰術!」安杜羅斯道,扭身避開了艾卡致命的一擊,帶著火焰再跳入水中。



第十七話 完


圖:http://image.92wy.com/show_4_1709_0_2.html

台長: 逆流而上
人氣(625)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太空戰士六》:第十八話  揚鑣
此分類上一篇:《太空戰士六》:第十六話 死生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