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是細菌大本營?正確... 吳哥皇朝年代皇帝的泳池字母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妻大愛原諒阿翔偷吃!美...
2017-09-15 23:48:59 | 人氣(2,86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富翁︰策略與優勢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農曆新年轉眼間又到了。


經過大半年來的麻痺後,這個假期終於使我重生。


從大富翁之中重生。


「初頭都唔覺佢有乜運,但突然間卻殺出來。」


「係啦!都唔知佢有冇出術!」


「佢舖舖都係咁,應該有D策略既。」


面對種種「指責」,我只有微笑不語。在年初三玩大富翁已成為我們一個不可取締的傳統(1)。

今年的「戰場」在我的新居。


短短一天之內玩了兩場,比起「一般人」玩的大富翁的確有點不可思議(2)。投骰子、拿二千、然後銀行破產、人人成為大富翁──這就是所謂「一般人」的玩法。在交易中鬥智鬥力、做好自己的財富管理、知己知彼、把握時──這就是「真正」大富翁的勝利者的條件。


第一回合於五時開始,參賽者的座位與順序分別是順時針︰阿軍、我、扮演銀行的Polly、阿娟、阿姐夫(Jeff)、雞翼、阿健,然後又輪到阿軍。


「嘩!咁快又成為大地主。」


在兩三回合後,我手上的已有五幅土地。為報當年一戰之仇,我理所當然成為眾矢之的。尤其是阿健,一開始便嚷著要攪甚麼「玩隊制」,幸好被Jeff與我合力否決了,不然又會重演當年的「共產黨事變」(3)(4)。


他們都認為我很有運氣、贏面很高,但卻是啞子吃王蓮,有苦自己知。雖然地的確是買得不少,卻都不是同一色系,而且都是較昂貴的地皮,看見手上現金不斷減少,收入卻不見得有所增加,還真是一把冷汗。


不過有一樣事情還是很幸運的,就是阿娟與後來才買入地皮的阿姐夫手上的地都是與我有關聯的,只要達成三邊交易就可以各自擁有一色系的地皮。換言之,不用與「聯盟」交易,省回不少時間。


事實上,各自擁有一色系的地皮的確是個很吸引的條件,雖然阿姐夫起初不願意,阿健又出口術阻止,但是三番四次遊說之後,阿姐夫還是選了深藍組的淺水灣與太平山。而阿娟因手上現金不足,選了橙色的西貢、沙田與葵涌,而我則要了綠色的中環、跑馬地與銅鑼灣。


這裏雖然是兩言三語,內裏卻大有學問。第一,阿姐夫比較遲財有土地在手,他會比較願意進行交易。第二,阿姐夫與阿娟的交易,我都給予選擇他們喜愛的,把選擇權留給他們,交易也較容易達成。第三,雖然我的目標是要橙色系列,但是既然阿娟手上沒有現金,也順水推舟要黃色的旺角──正是阿軍所需要的。


然而,完成交易後最大的問題是現金流。開始時已花了大量現金在買地皮上,所餘的也無幾,但要發展高價的綠色地皮,卻要每間屋需要二千元的建築費。老實說,雖有地卻無法建屋,是得物無所用。


對於「聯盟」來說,這是最好的時機,如果他們能把握,早一步也完成交易建屋的話,不用兩個回合,就可以KO沒有現金我。


事實上,我需要與時間競賽。


要在「聯盟」沒有完全進行交易之前、阿姐夫與阿娟沒有儲足夠的現金建屋之前。


為了在短時間增加現金,我做了二樣措施。第一,把不必要的地皮抵押,這樣最少可以增加建一至兩座房子的本錢。第二,把不要但有「市」的地皮出售。


當然要向「聯盟」招手。


向雞翼提議售賣淺藍色的長洲、與阿健建議出售淺紫的深井、向阿軍出售黃色的旺角。

雞翼與阿健在考慮一會後就以分別$1500(原價$1000)與$4500(原價$1600)成交。開價的原因也很簡單,雞翼只有淺藍色的坪洲,而阿健卻已有兩塊淺紫色的羅湖與元朗,當然阿健會以較高的價錢購買。


反而阿軍的交易卻出了點亂子。


在之前我把算出售水務局給阿娟,因為她已有電燈公司。公營機構在遊戲的初段是見不錯的選擇,然而,阿軍卻要阻止阿娟獲得水務局。在一輪叫價之後,竟然阿軍開價$5000成交!這亦是「聯盟」變得弱勢的一個轉捩點。


當然,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或許),阿軍對於黃色的旺角開價也比較保守,結果交易亦告吹。

然而,從以上一輪交易後,手上的現金慢慢地可以容許我發展綠色的地皮。我就把握了這一段空檔,每一地段都有一至兩所房子。


的確有點幸運的成份,也或許阿姐夫發展過分急速,導致周轉不靈(其實他不應該選深藍色地皮),不用一個回合,我就KO了他。


在獲得阿姐夫的土地與現金後,「聯盟」便如夢初醒,紛紛「合資」建屋,但是為時已晚,一來我的羽翼已豐,所有綠色地皮都有三所房子,房租分別是銅鑼灣$9000、跑馬地$9000與中環$10000。縱使「聯盟」洗出「義氣」底牌(5),還是在數個回合後紛紛破產,留下只有我與阿娟兩位「贏家」。


那時還只是六時半。


第二場則在晚上吃完盆菜之後,約九時進行。這次參賽者有順時針︰雞翼、阿健、阿德、阿軍、我、polly(銀行)與阿娟。


這次的運氣的確差勁,走完兩個回合之後還只有數塊不同顏色的地皮,而且需要與兩個人以上才能達成交易。反觀其他參賽者,都紛紛購入想要的地皮。


情況剛與第一場相反,我手上的現金充足,然而對方卻有地。我當然不會犯下「聯盟」在第一場的過失,被他們捷足先登擁有一色系的地皮。


他們滿以為玩得得心應手之時,我就盤算好要向誰進行交易。我首先向雞翼要一塊他沒有用、而我也沒有用(6)的雜色地跑馬地,以他想要的深藍色淺水灣(7)進行補差價交易。


對於雞翼來說這是最化算的交易,一來可以擁有同一色系、二來只需要補很少的金錢($1000)、三來我要綠色的跑馬地實在沒甚麼用。交易一談就成了。


然而,對我來說也是最化算的交易,不是因為價錢的問題,而是時間的問題。更重要的是,看起來於我無用的雜色地,正是接下來與阿娟交易的最大籌碼。因為阿娟擁有的是兩塊綠色的中環與銅鑼灣及兩塊橙色的葵涌與西貢。


在上一回中眾人都看見我用綠色系的地皮大殺四方,第二場的初期都聽見阿娟想要綠色系的地。所以,我自然順水推舟向阿娟提議用一個綠色的跑馬地加交價,換她兩塊橙色的葵涌與西貢,當然,交易很快就完成了。


如果要算一算由我手上只有幾塊雜色地,變成有齊橙色系的土地,由雞翼補給我的$1000付了給阿娟,我根本就沒有用過任何額外的資金!


手上資金充足之餘,相比起雞翼與阿娟,他們每建一屋都要$2000,而我只$1000而已,加上還賣了個電燈公司給雞翼,我可以立刻就為橙色系的地皮建酒店。


然而,我沒有立刻建屋,一來他們還沒有進入我的「射程範圍」,二來不想刺激「聯盟」(8)達成交易,反而令自己落入他們的手上,故一路按兵不動。當他們經過了探訪後,我知道是時候了,並向Polly購入每地四間的房子。


結果,他們又再一次如夢初醒,阿健跌進了我的死亡陷阱,西貢連四間間房子一共$8000。看見這種情況,他們紛紛達成交易、建屋,投骰子的動作幾乎沒有進行過。


一副大富翁只有32棟房子,可是,我已擁有12棟房子,餘下的只有20棟、幾乎由其他參賽者平分,最多只能佔有5、6棟。最少的只有2棟。由於建房子要平均分佈在同一色系的土地上,故最他們最多只有兩棟房子在同一地皮上。


他們縱使有資金升級酒店,可是再沒有房子供應,所得的地皮只有得物無所用。在這種形勢下,對我最有威脅的還只是雞翼,因為他深藍色系只得兩塊地,而每建一房子都有可觀的收入增長,如果落入他的太平山,我也有點吃不消。


然而,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因為深藍地只有兩塊,故平時也不容易「踏中」。


幸好,阿德與阿娟紛紛進入我的「領土」,分別是$7500與$8000,雖然我收了他們的地了事,但也增加手上的籌碼。


就在這時,雞翼仔 需要回家了,既然雞翼要退下火線,這一回只好這樣「和平收場」。


「初頭都唔覺佢有乜運,但突然間卻殺出來。」


「係啦!都唔知佢有冇出術!」


「佢舖舖都係咁,應該有D策略既。」


一眾人到麥當當吃著自己出錢的甜品時討論著。


「出術」當然沒有,但策略與優勢卻是有的。


要說策略,無非是「知己知彼」、「把握機會」、「盡人事聽天命」這些雖然老土、大家都懂講、不懂做的「策略」。比如說,雞翼在第一場見到車站與公營事業有所作為,並說了句︰「原來車站與公營事業都好好搵喎。」在第二場時,我的車站很容易用高價賣給他,這就是「見微之著」。


至於優勢,雖然我沒有與polly「打攏通」,然而,卻在不少事情上減少了不必要的時間損失,例如買房子,往往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購入。「時間就是金錢」,這也算是一種不可多得的優勢吧!


***********************************

(1)還有就是「開大檔」也成為傳統。

(2)聽阿娟話有一次她與她的姐姐玩了一共四天……

(3)即前年他們為群起而攻,成為「互相免租、現金共用、不守遊戲規則」的共產黨(自稱)。

(4)然而,阿軍、阿健與雞翼照樣「聯盟」,不過一切要根據遊戲規則。

(5)比如說長洲可以由阿健賣比雞翼$2000,但後來阿健買回來只需$1000……

(6)我與雞翼都沒有綠色的中環與銅鑼灣。

(7)因為他已有另一塊深藍色的太平山。

(8)阿健重提「組隊」的玩法,雖然被阿軍否決了(明智),然而卻保留了默契,還拉攏新加入的阿德。

(9)雞翼的兒子。




台長: 逆流而上
人氣(2,867)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興趣嗜好(收藏、園藝、棋奕、汽機車) | 個人分類: 散文 |
此分類下一篇:畢業
此分類上一篇:《當衛斯理遇上張小嫻》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