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05-15 23:02:14| 人氣2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精選4出走吧!阿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出走吧!阿一!!
冬日的的午後,海水不會因為一顆沙隨風的滾進多起漣漪。阿一避開熱鬧的台北市區,搭著公車離開了,就他的背影而言,那是一股腦兒在衝的勇氣,乘著勇氣出發的阿一。
這次旅行阿一的衣著非常簡單,一只側背包,牛仔褲,棉質T恤,再套上深藍色帽子外套和累計里程百里的球鞋~家樂福牌299元。 阿一的側背包內容也是輕鬆的,一只皮夾,一本記事簿,比較特別的是多了一本朱少麟的小說。也許這種簡單只因為今天不必回到台中的家了。
晃動前進的公車上,阿一的思考開始和著那種前進奔走。就這樣跑出台中真的很任性吧?他也道歉了,只不過是…一只碎掉的杯子。為了表示對那只杯子的尊重,阿一加上”我最喜愛的”。沒錯!!是 ” 我最喜愛的一只杯子 ”。
因為一只 ” 我最喜愛的杯子 ” 阿一踏上了他今天的旅程;事情是昨天一個叫做太陽的人(請參考”流浪電台”)沒經過阿一的同意使用了那只阿一最愛的馬克杯,最後是不小心的打破它。於是有了這趟不預期的旅行,阿一覺得很愉快,以為自己正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車子已經遠離台北車站很多。阿一拿出背包中朱少麟的小說~”傷心咖啡店之歌”,隨意的翻閱其中的幾段章節。”傷心咖啡店之歌”是阿一在幾天前讀完的小說,本來從第一個章節開始阿一便有放棄閱讀的念頭,因為”忙碌的工作”這個藉口足以讓他放棄閱讀這種長篇小說。結果他卻是讀完了,而且一口氣的讀完,最後還帶著那一口氣讀完的衝勁坐在這輛公車上,當然那種衝動的原因還包括阿一的那只馬克杯。杯子破碎,原本完整的玻璃片隨著突如其來的振撼散逸成四濺的碎裂,因為杯子的顏色是一只萬花筒,於是地上渲開了一片華麗繽紛的世界。阿一忽然以為自己是可以游進那個華麗世界的一尾魚,為了確定他自己是不是一尾魚,阿一在今天出發了。帶著幾分的賭氣,所以他對台中的一切沒有留下之字片語。一趟不預期且被稱為翹家的旅行。
阿一下車後,步行到台北和新店的交會處,他開始在傍著河堤的公路上漫遊。他以為自己看見地上未被隱藏去的腳印,和著那些蠢蠢欲動的腳步就能踏上腳印所有人的旅程。左邊是荒蕪的河床,右邊”應該”是個夜市。它的”應該”在於下午兩點十分,那個喚作夜市的地方只是一處大廣場。深吸一口氣,阿一決定採跳躍的方式躍入這片廣場,就像魚回到大海的那種姿態。
如果冬天所有的東西都會冬眠,那惟一醒著的一定只剩風了。處在未點亮的攤販間,阿一微微張著雙手,讓風大方的括過全身,觸動身上的正繽紛光華的興奮,遺憾是總有一絲彷彿隨即將至的破滅與不安。心跳配合那種詭異的興奮,阿一的目光也忙碌起來,雖然給人有不知所措的感覺,卻因為認真讓人不忍責怪它於事無補的努力。腳步也隨心跳加快,更積極的穿越這個夜市,每一步都讓搜尋的視野多一點。阿一的希望是穿過這個夜市即是他旅程的終點。心跳激動中。
走出夜市,阿一得到失望。並沒有看到預期想見到的店名和招牌。如果像海般的深藍色漩渦旋轉就將在眼前擴大消逝,阿一必會不加思索的躍進去。阿一的注意停留在左前方的一處工地上,今天應該是停工的日子。阿一走向那處工地,心跳回到從前的正常軌道,原來一切跨越激情即將是平靜。
阿一站在工地的外面,原地四處的瀏覽,想找到一點點他知道的地方。屋內有一位年輕的男子,他發現了阿一,他收起手上一份像設計圖的藍色圖紙,出來招呼阿一。” 請問你要找人嗎? ” 男子問。阿一是慌張的,該如何回答呢?只能吱晤的傻笑。年輕男子也笑了。年輕男子約莫二十六七歲,矮矮圓圓的身材,滿臉的笑意讓人直覺他的親切。” 嗯…我該怎麼說呢?” 阿一吱晤著,眼光更加賣力的四處搜索。工地內的格局尚是凌亂的,但大致上能看出是一間PUB。終於,阿一找到了,他的注意力停留在外牆的一道鐵梯上,鐵梯是通向二樓的一道門上。
”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男子又客氣的問了一次。
” 傷心咖啡店。” 阿一低聲的說出,語氣是明確的,但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答案。
” 咖啡店?” 親切的男子陷於思考中,那好像是一個熟悉的名字。
“ 對不起,我可以進去看看嗎?” 阿一向男子要求,勇氣已經散逸全身,迫不及待要探究真像。”當然可以,歡迎!!” 男子熱情的答應,兩人並肩走進店裡。
這裡將是一間夜不眠的PUB,置酒櫃,高腳椅,L型的吧台,一切都宣告著它將不眠於夜晚的夢想。”請問你這裡以前是什麼?” 阿一四處走閱後這樣的問。
“我不是很清楚,以原本的裝潢來猜應該是COFFE SHOW吧女?” 男子微笑著回答,好像不可置信眼前這個男孩的奇怪問題和動機。” 你知道店的名字嗎?是不是叫” 我心深處” ?” 男子真的大笑起來了,” 我真的對上一家店沒什麼瞭解耶,和我簽約的林小姐已經回南部去了,我來看店面的時候東西都快搬光了,店的招牌早拆了。”男子說,順便搬了兩張椅子請阿一坐下。阿一的內心湧入一些落寞,他假設了一個狀況;頂下傷心咖啡店的婦人早已經離開很久了,這位年輕老闆頂下的並不是”我心深處”。
年輕的老闆歡迎這位陌生的小孩,他走向吧台準備端些飲料出來招待阿一。” 你說的那位林小姐有在這間店裡留下什麼東西嗎?” 阿一希望答案是肯定的。男子手中拿著兩瓶汽水,想了一下。” 有一箱東西是我把她留下的一些雜物整理起來的。” 阿一向老闆要來了那個箱子,兩個人開始翻著裡面的東西。其實阿一自己也不知道他應該找到什麼。”小弟,有你要的東西嗎?” 老闆喝了一口手中的飲料。阿一搖頭,箱子中真的沒有一樣可以代表傷心咖啡店的東西。”真的只有這些嗎?” 阿一問,也喝了一口汽水,感覺氣泡在口中散發的滋味。
” 啊,我真是的,還有一片CD,因為它不算雜物所以我放在外面。” 年輕的老闆又轉回吧台拿東西。阿一從老闆的手中接過盒子已經模糊的CD,遭塵封的CD閃過一絲光彩。阿一看見CD的名稱了,他深深的吸一口氣,他以為這樣CD上餘留的味道就能再釋放出來,再次瀰漫這個地方。
Pink Floyd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名字為傷心咖啡店之歌的CD。
男子發現阿一看到阿一臉上奇異的神彩,”這一片CD對你一定有特別的意義,你可以帶走的。” 男子不改親切的說,阿一本想欣然的接受,但是一轉念是將CD放回年輕老闆的手中,” 謝謝你先生,這片CD是屬於這裡的,你可以在做生意的時候播放它,今天真的很謝謝你的招待。” 阿一大口喝完手中的汽水準備離開這裡。
“ 阿弟,你應該告訴我這裡和你的關係吧?”男子在阿一走前這樣的問。”其實…沒有關係。” 阿一走了,沒有回頭。” 我下星期開幕,你要再來喔!!” 年輕的老闆喊著阿一的背影,傷心是一首歌罷了。曲終人散,並不會令人難過很久。
冬天,阿一在風中愉快的跳躍,他知道這趟不預期的旅行已經到了終點,是換上現實的舞衣和生活共舞的時候了,他輕唱著不知名的曲調,心在最遠的地方和一群人翩然起舞。自由嘛!!也無風雨也無晴。
THE END 99/12/25




台長: 追風浪人
人氣(2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