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 FIT首賣 吳哥皇朝年代皇帝的泳池有沒有一間日式料理不踩雷 朱立倫質疑在陸事業 郭...
2011-11-10 22:23:53 | 人氣(20,25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殘虹夢斷青雲路】-38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李漁陽站在船頭,漫天的狂風和烏雲讓他有股不祥的感覺。

「丏哥,」都這麼多年了,沈融融還是叫著當初李漁陽隨口取的名字:「天氣變的這麼差,不如先找個地方靠岸,等風雨過了再走吧?」

『就快到了,』李漁陽心裡想著,對漫天的風雨視而未見:『那個趙衍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值得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渡江去找他。

「丏哥,」沈融融又喚了李漁陽一次:「風雨變大了。」

「船家,您看這船還走不走得下去?」李漁陽轉頭朝船夫問道。

江面上的風雨越來越大,長江上的船隻將岸邊擠得滿滿的。

「看樣子是走不下去了,」船家道:「但也沒地方停船,我們還得再往下去找。」

「可是再走就到趙衍的漁村了,」李漁陽道:「不如就往下走吧。」

「娘……」李宛竹從船艙裡出來,話還沒說完突然江面起了一個大浪,李漁陽抓住身旁的沈融融。

「進去船艙裡!」李漁陽對著李宛竹叫道,話聲淹沒在浪頭裡。

 

趙衍匆匆收起漁網,跳下小漁船。

自從蘇慕容離開,又經過了關芸之的事情之後,他是徹底對感情死了心,他不甘心再做趙瑾手中的棋子,一個人悄悄的躲到長江畔的小漁村,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蘇靈靈來看過他幾次,趙衍都是不理不睬,蘇靈靈為了他特地在江畔買了房子,希望趙衍有一天會接受她的好意,也接納她的感情。

才剛走進漁村,趙衍便看見一大群人圍在一起不知在看什麼。

「趙大哥!」有人叫住他:「吳七撈到一個美人魚咧。」

趙衍走入人群自動讓出的一條路來到中間,看見地上躺著一個閉著眼,氣息微弱的年輕女子。

他蹲下來看著吳七:「叫大夫了沒有?」

「叫了,」吳七回答:「趙大哥,我們不能讓她一直躺在這裡,不如先抬到你屋裡吧?」

「為什麼不抬去你屋裡呢?」趙衍站起身來:「她又不是我救起來的。」

「我……

吳七話還沒說完,躺在地上的女子突然開口:「爹,娘…………劍要走了,青龍劍……劍要沖走了……

趙衍聽到青龍劍時,不禁心頭一驚,立刻說道:「抬去我屋裡吧。」

 

李宛竹在趙衍細心的照顧下漸漸康復,她完全記不起江浪如何掀翻了她們的船。

當她知道救她一命的人正是趙衍時,唯一的念頭就是想要回白虎劍。

趙衍並沒有對這件事多做解釋,雖然在沈融融眼中李宛竹軟弱無能,但是她卻有無比的耐心,她願意等趙衍開口。

離開沈融融嚴厲管教的生活方式,李宛竹有說不出的輕鬆,也發現了除了責任,原來人生還有其它的事情可做。漸漸地她不再逼趙衍,看他乘著小船去捕魚,她學會漁家婦女的工作,等他回來。

「你誇我手巧,也許是我喜歡這種生活,才會做得這麼好吧?」李宛竹放下手中的漁網:「在我娘眼中,我一直達不到她的要求,我根本撐不起湖海幫,既然我無法承擔起那麼重的責任,到不如留在這個小漁村裡過著讓我快樂的生活。」

趙衍心中同樣有著喘不過氣的壓力,那來自蘇靈靈;來自李漁陽;來自白虎劍。

「趙大哥,」李宛竹問道:「躲在這個漁村裡真的可以讓你比較快樂嗎?」

「是啊,在這裡沒有一個人認識我,也沒有一個人不喜歡我,我可以做一個真正的自己,一個真正快樂的自己。」

「所以你不願意親自出面交出白虎劍?」李宛竹又問。

趙衍站起身來看著江面上的夕陽,緩緩道:「也許這件事是我做錯了。」

「我沒有怪你,」李宛竹也站在他的身邊看著夕陽:「我真的沒有怪你。」

「我是該交還白虎劍了。」趙衍道。

命運將兩個人串在一起,給了他們一樣的個性和生活,趙衍面對李宛竹,想要永遠保有這種生活,卻不知道她願不願意。

 

「只是回來交還白虎劍?」

「沒錯,」李宛竹道:「我要跟趙衍回小漁村。」

「他雖然沒有親手殺了妳的父母,但是妳父母的確是因他而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妳千萬不要因為他救了妳,心懷感激而做出了不當的決定。」葉彤道。

「姨媽,我知道該怎麼做。」李宛竹道。

「妳如果真的知道,就該讓他離開,只要和姓趙的沾上了邊,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葉彤道。

「表妹!」突然房門給人撞開,余采燁闖進來道:「真的是妳!我聽管家說妳回來了,我不信,原來他沒有騙我。」

「娘,表妹回來就好了,這下子我們可以一起去找李伯伯了。」

「姨媽,您知道我爹的下落?」李宛竹問。

葉彤搖搖頭:「我還沒有他們的消息,不過知道妳還活著,我想信他們一定也會沒事的。」

「這麼一來我就可以將白虎劍親手交給爹了。」李宛竹道。

「什麼白虎劍啊?」余采燁問道:「白虎劍不是在那個姓趙的手裡嗎?怎麼會到妳的手上了。」

「我這次回來,就是趙大哥送我回來的,是他救了我。他知道我爹我娘為了白虎劍,遇難沉船下落不明,所以──他決定把白虎劍親手交還給我爹。」

「他也來了,他居然還有臉來。」余采燁道:「就是因為他,才害得妳們一家人這麼慘,他人在那裡?我要親口問問他。」

「表哥,錯不在他,而且他救了我,我想我爹我娘會原諒他的。」李宛竹道。

「是啊,」葉彤道:「還得妳爹妳娘都還活著才可以原諒他。」

「姨媽,我知道你們都不諒解他,可是你們也不能把所有的罪都推給他一個人。」

「當初如果他有點骨氣,肯像今日一樣的出面還劍,也不會弄成現在這個局面。」葉彤道。

「當初……

「做人若是提不起放不下,一心只想逃避,連神仙也救不了他,」葉彤道:「雖說他救了妳,可是在道義上他仍要為妳爹娘負責,畢竟這些年來的骨肉分離都是因他而起。」

「我是該負責,」趙衍站在門口道:「為我自己的懦弱負責。」

「這把劍,請余夫人轉交給李大俠吧,」趙衍伸出的手上拿著白虎劍:「抱歉造成妳們的困擾,從今天起我不會再出現在妳們面前。」

「慢著!」李宛竹叫住趙衍:「你不能就這樣子一走了之。」

「我該做的都做了,為什麼不能走?」趙衍問道。

「要走……帶我一起走。」李宛竹道。

「李姑娘,妳又何苦一定要跟著我呢?」

「因為……

「表妹,不要跟他走。」突然余釆燁叫道:「妳犯不著去求一個殺人兇手。」

「他不是殺人兇手。」李宛竹道。

「他是!」余釆燁道:「他害得妳和父母離散,難道妳不恨他?」

李宛竹低聲回道:「不恨。」

趙衍聞言低聲嘆息。

「表妹,妳不要太傻了。」余釆燁勸道。

李宛竹見趙衍毫不留戀念的轉頭就要離去,忍不住叫道:「等等我!趙大哥,等等我!」

「表妹。」余釆燁伸手拉住她。

李宛竹轉頭看看他,又看看漸漸走遠的趙衍,一甩手便拔腳追了上去。

「表妹!」余釆燁叫道。

「宛竹!」葉彤也叫道。

余釆燁瞧了葉彤一眼,當下也提劍追了過去。李宛竹聽見身後有人追來,怕是葉彤來捉她回去,不由得腳下一快,提氣朝前直奔。誰知余釆燁卻不是針對她而來,只見余釆燁自李宛竹身後縱身一躍,趕在她的前頭伸劍攔下趙衍,趙衍側身躲過,抬手擋下這一劍。李宛竹在後面不住叫道:「你們不要動手!」

趙衍回過身來朝余釆燁道:「余公子,你不要再逼我了。」

余釆燁道:「可以,除非你讓她先死了這條心。」

這時李宛竹也追了上來,她一把扯住趙衍的袖子,求道:「趙大哥,請你帶我一起走?」

趙衍低頭看著她,狠下心道:「不行,也不可以!」說完手一揮,李宛竹一個不穩,摔倒在地。

余釆燁見狀怒吼一聲,一抖劍直取趙衍後心。

李宛竹自地上翻身躍起撲向趙衍,尖叫道:「表哥,不要!」余釆燁這一劍刺入了李宛竹的後背。

趙衍只覺得背後一熱,耳邊聽見李宛竹道:「帶我走,好不好?」

余釆燁一鬆手,上前扶住李宛竹,卻給李宛竹推開,趙衍回過身抱住李宛竹,李宛竹仍是問道:「帶我走,好不好?」

余釆燁傷心道:「為什麼?」

趙衍見李宛竹拼死替他擋了這一劍,也忍不住嘆了口氣道:「好,我帶妳走。」說著抱起受了傷的李宛竹。

余釆燁丟了劍,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傷心大叫道:「表妹妳不要走!我讓妳剌我一劍,妳原諒我,妳不要走!」

 

好多年了,蘇靈靈壓根兒沒有想到趙衍會來找她。

「她受了點傷,想在妳這兒休養休養。」沒有熱情,沒有久別後的喜悅,只有一貫的冷漠。

「她是誰?」蘇靈靈儘管想讓自己表現得冷靜,可是倒茶的手卻洩了底。

「對不起,」趙衍輕輕的接過她遞過來的杯子:「我一直都沒能好好謝謝妳。」

「為什麼謝我?我不需要你謝我。」

「她是李漁陽和沈融融的女兒。」趙衍答非所問道。

「我聽說他們的事了,」蘇靈靈道:「你打算怎麼辦?」

趙衍轉動著杯子。

「回漁村?帶著那個小姑娘從此消失?」蘇靈靈生氣了:「我以為除了慕容,我才該是那個陪在你身邊的人。」

「妳和我們不一樣,妳的世界不該侷限在小小的漁村。」

「你無權替我決定一切,我適不適合要由我自己決定。」

「我不適合妳。」

「因為你拒絕嘗試。」蘇靈靈雙眼含淚:「可是你卻願意為她……

「我沒有為她改變什麼,是她……讓我覺得,我們是同樣的人。」

「我不想再看見你們,」蘇靈靈下逐客令:「回去你們的漁村,回去你們的世界。」

 

可是趙衍並沒有從蘇靈靈的世界中消失,他用另一種方式出現在她的生活。

趙衍再次出現時帶著趙別羈來找蘇靈靈,小小的孩子臉上盡是沈默和不安,而趙衍則是一付事不關己的模樣。

「葉彤不肯收留他。」

「他是你兒子,憑什麼葉彤要替你養孩子?難道小漁村多了一個孩子就吃不飽了嗎?」

「我沒帶過孩子,」趙衍推推趙別羈:「叫姑姑。」

蘇靈靈看著趙別羈:「不要出了什麼事就到這兒來找我,我是做生意的人不是做慈善事業的。」

「那就讓他跟著妳做生意。」

「要他當學徒也嫌太小了吧?」

「一切隨妳安排。」

蘇靈靈再也忍不住了:「你還算不算是個男人?跑了新娘子、死了老婆的,天底下又不止你一個人。」

「反正誰跟了我誰就倒霉。」

「你倒好,一句話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妳若是不願意,我再想辦法。」趙衍拉了趙別羈就要離開。

「站住!你不想過好日子,不要把孩子也拖下水,回去漁村自怨自艾的過完下半輩子。」

蘇靈靈是徹底的對趙衍死了心:「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的忙。」

 

雖說蘇靈靈留下了趙別羈,可是她必須四處做生意,把孩子帶在身邊十分不方便。

再說趙別羈也不小了應該學些什麼東西,唸書、學功夫都可以。

蘇靈靈想到了肆海園的魏步雲和杜小莞,他們那裡環境好,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孩子。

「姑姑,妳不要把我送給別人,」趙別羈道:「我會好好的和妳學做生意。」

「傻孩子,姑姑不是不要你,是你長大了該讀書學些功夫,姑姑不想把你託給不認識的人,所以才帶你來肆海園。」

趙別羈沒有說話,其實他並不想跟著蘇靈靈到處跑,可是姑姑對他的照顧讓他心甘情願的留在她身邊。

「你就是趙別羈了吧?」杜小莞喜孜孜的拉著趙別羈的手。

趙別羈對著魏步雲和杜小莞打了招呼。

「咱們出去走走吧,」魏步雲領著趙別羈:「我帶你瞧瞧我們肆海園。」

杜小莞等他們走遠了,才對蘇靈靈道:「沒想到趙衍連自己親生的兒子也不管。」

蘇靈靈道:「他出生就死了娘,又不討他爹的歡心,我沒有辦法帶著他做生意,所以我想不如把他留在妳這裡,好好的學一身功夫。」

杜小莞見蘇靈靈願意將趙別羈交給她,心裡十分高興,但又怕趙別羈不願意。

蘇靈靈看著窗外和魏步雲在一塊兒的趙別羈道:「他漸漸長大了,該好好的定下來學學本事。」

「我們收他做義子,是我們的福氣。」

杜小莞看著魏步雲指點趙別羈一些拳腳上的功夫,這麼多年來他們膝下無子,對魏步雲來說有些遺憾,雖然二個人的生活十分快活自在,但是就少了一種熱鬧。

「妳去看過葉彤了沒?」杜小莞問道:「她還是不肯原諒趙衍?」

「妳要她怎麼原諒他?」蘇靈靈道:「宛竹死了,她全都怪罪在趙衍的頭上。」

「那沈融融呢?妳大江南北的四處做生意,還是打聽不到她們的消息嗎?」

蘇靈靈搖搖頭卻是有話不願說出來。

「姑姑!」趙別羈和魏步雲二人從外面進來,趙別羈叫道:「魏伯伯的劍法好玩極了。」

「想不想學啊?」蘇靈靈笑道:「魏伯伯可是從來沒有收過徒弟的呦。」

「我可以嗎?」趙別羈轉向魏步雲:「魏伯伯願意教我嗎?」

「我不想收徒弟,」魏步雲笑嘻嘻的坐下來:「你魏伯伯想收義子。」

趙別羈看了看蘇靈靈,一時之間不了解魏步雲的話。

「想學我的劍法,光是做我的徒弟還不夠。」

「你魏伯伯想收你做義子,」蘇靈靈拍拍趙別羈:「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趙別羈喜出望外,對著魏步雲猛磕頭道:「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

 

台長: 班長老a
人氣(20,25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殘虹夢斷青雲路 |
此分類下一篇:【殘虹夢斷青雲路】-39
此分類上一篇:【殘虹夢斷青雲路】-37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