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4 21:05:43 | 人氣(32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不死傳說-轉世情人】-13(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That which ends in exhaustion is death , but the perfect ending is in the endless.

死亡是終止於枯楬,但圓滿卻止於永恆。

-泰戈爾-

 

【13】

「你很有勇氣,」怹在看診椅坐下:「看來琳娜是白費力氣了。」

「她阻止不了我的,」布萊德看著怹:「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幫助凡妮莎。」

「凡妮莎,凡妮莎,」怹嘆了一口氣:「她一定沒有想到,是她一路帶著我找到你。」

「你是什麼意思?」布萊德問,儘管他已經知道了答案,還是希望親耳聽到怹的回答。

「你的祖母,葛瑞絲,她也曾是許願魔王。」

「你胡說,」布萊德搖頭:「她只是不死族。」

「不,」怹透過墨鏡看著布萊德:「是她把我變成這個樣子的,她為了自己騙了我,是許願魔王挑選了我。」

「葛瑞絲已經沒有辦法替自己辯解。」

「但是我還在,我就是活生生的證據。」

「你不用一直過這種生活,」布萊德對著門口偏偏頭:「你的菲莉絲就在那裡。」

『也許我可以比凡妮莎早一步得到幸福。』怹看著門口想著。

「我要向你許願。」布萊德走向怹。

 

「葛蘭特醫生,」菲莉絲坐在等候室的長椅上對著法蘭琪說:「我想,那個年輕人應該叫哈里斯。」

「哈里斯,妳確定?」法蘭琪懷疑的看著她:「他不是叫哈利?哈瑞?哈哈哈?」

「葛蘭特醫生,妳要對我有信心,」菲莉絲有點不高興:「我也不想讓自己天天被惡夢嚇醒。」

「我還以為妳喜歡那個年輕人。」

「在他沒拿下眼鏡前我是蠻喜歡他的。」菲莉絲承認。

 

「現在我也要奪走你的一樣東西,」怹對布萊德說:「就像我奪走她的幸福一樣。」

「讓我想想,」怹舉起他的一隻手:「我想我該奪走你的聲音,這樣子她就永遠都聽不到你對她說『我愛你』。」

「那你不問問我,我要求的東西嗎?」他問。

怹放下手,問他:「是了,你要什麼?」

「我要我愛的女人,能夠得她想要的幸福。」他回答。

怹看著布萊德,布萊德也毫不畏懼的回瞪怹,怹的眼睛埋在他深刻立體的五官中,就像怹一直都站在陰影中讓人看不見怹的眼睛。

「只有沒有人愛的女人才不幸福,」怹說:「如果你真的愛她,她就會得到幸福。」

「我是真的愛她。」布萊德再次強調。

「愛到願意犠牲自己的性命?」怹問。

「是的,愛到願意犠牲自己的性命。」布萊德堅定的回答。

 

「葛蘭特醫生,」菲莉絲叫法蘭琪:「哈金斯。」

「什麼?」法蘭琪把耳朵貼在門上偷聽裡面的動靜。

「妳想我們現在進去會不會不禮貌?」菲莉絲起身走到法蘭琪旁邊:「他有一個奇怪的名字。」

「怹沒有名字,」法蘭琪回頭對她低聲道:「除非妳記起來。」

 

「如果奪走了我的聲音,你就會放過我們了嗎?」布萊德問。

他應該知道許願魔王不會這麼仁慈的,可是許願魔王居然很爽快地說:「當然,我只需要奪走一樣東西,我不是個貪心的人。」

 

「哈金斯!」診療室的門突然被打開,菲莉絲激動的走了進來:「我想起來了,你叫哈金斯!」

布萊德和怹同時看向菲莉絲,法蘭琪從菲莉絲身後出現,臉上帶著勝利的笑容。

「菲莉絲,」怹口氣平靜地問老太太:「菲莉絲,妳記起來了?」

「對,我記起來了,」菲莉絲回答:「這下子你滿意了嗎?」

「是,我很高興,」哈金斯緩緩地在診療椅上坐下:「菲莉絲,謝謝妳。」

 

「布萊德,你做了什麼?」

布萊德回過頭看見凡妮莎蒼白著一張臉站在大開的門口。

菲莉絲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哈金斯,問法蘭琪:「妳想他會睡多久?」

「哦,應該會很久。」法蘭琪回答。

凡妮莎走進診療室看見椅子上的哈金斯,整個人嚇得說不出話來。

「怹怎麼了?」

「他要來看診,結果睡著了,」菲莉絲解釋:「神父的工作真的很累人的。」

凡妮莎轉身看著布萊德:「告訴我,你沒有……」她突然住口不說。

「你答應了怹什麼?布萊德,你答應了怹什麼?」凡妮莎追問。

「走吧,菲莉絲,」法蘭琪很識趣的拉起老太太的手:「我們不要妨礙他們。」

菲莉絲穿好外套,喃喃說了一句:「希望他們小聲一點,不要吵到神父睡覺。」

 

她開始覺得虛弱,布萊德過去抱住她。

布萊德看著凡妮莎:「我必須解除妳的魔咒,還給妳要的幸福。」

「不,」凡妮莎的憂鬱的藍眼睛裡滿是淚水:「你不能。」

「我可以,我可以不犠牲自己的生命又換來妳要的幸福。」

「如果我知道我要的幸福快樂,換來的是這種結果,我寧願沒有愛上你。」凡妮莎低聲說道。

他知道只要說出『我愛妳』這句話就能立刻解除她的痛苦。

他看著懷裡的凡妮莎,原本漂亮的臉龐逐漸失去光采,唯一不變的是她的眼睛,那雙比海還深邃比天空還湛藍,比綠草還青翠比森林還幽靜,比陽光還溫暖比星星還閃亮,有如彩虹般美麗的眼睛。

「我愛妳。」他在她耳畔輕輕地說。

那雙眼睛流出一道清泉,滑下她佈滿皺紋的臉,凡妮莎微笑地在他懷中死去。

「不~~~~~」他抬起頭嘶吼著,聲音在他胸口迴盪,卻穿不透空氣,因為在那一刻,許願魔王奪走了他的聲音。

---

「這真是個傷心的故事,」圓臉女孩伸手揉了揉眼睛:「凡妮莎死了,那布萊德怎麼辦呢?」

他敲打著鍵盤回應:『如果妳是他,妳會怎麼選擇?』

「她已經不再永生了是嗎?」圓臉女孩雙手托著腮認真思考著:「代表她成了凡人之軀,會死就能再重生。」

『可是,布萊德卻成了不死之身。』他回應。

「你是說布萊德需要別人來破除魔咒?」圓臉女孩問:「怎麼做?」

『妳叫什麼名字?』他問。

「米亞,我叫米亞。」

『妳有喜歡的或喜歡妳的人嗎?』

米亞轉頭看了窗邊的眼鏡男孩一眼:「沒有。」

『許願,』他打出來:『妳只需要許下一個願望。』

「一個願望就能破除另一個願望,」米亞低聲道:「多麼簡單。」

『那妳要許什麼願望?』

「我,我想成為許願魔王。」

『那我必須奪去妳的一樣東西。』

「好,」米亞悲傷的看著他:「你是布萊德?」

他微笑:『我不曉得成為許願魔王也可以當成願望。』

「我從小就活在別人的陰影下,聽別人的話去做我不喜歡的自己,如果我成為許願魔王就能主宰自己的人生。」

『妳希望我奪走妳什麼東西?』布萊德問。

「你讓我選擇?」米亞很驚訝。

『我有這個權利。』布萊德回答。

米亞又看了窗邊的泰德一眼,下定決心似的說:「記憶。」

 

『我要送你一份禮物。』布萊德拿出一個精美的包裹。

「為什麼要送我?」米亞問。

『謝謝妳成全我,』布萊德回答:『不是所有的許願魔王都能這麼幸運,可以找到一個自願的人。』

「你找到她了嗎?」米亞看著她手中的禮物問:「你們生生世世的追尋,為的不就是能和對方永遠在一起,那你找到她了嗎?」

布萊德笑了,連米亞都可以感受到他墨鏡後眼睛的笑意。

『找到了。』布萊德望向海邊的沙灘,沙灘上人潮擁擠,但是米亞卻可以從布萊德的眼光中輕易地就找到目標。

那是一對金髮母女,母親約莫三十二歲,小女孩則大概六歲左右。

米亞想起布萊德的話:「每個靈魂轉世都帶著同樣的記號,那就是他們的臉孔。」

「她真的很美,」米亞喃喃道:「你很幸運。」

布萊德突然越過桌子握了握她的手:『妳不會有事的,沒有規定說許願魔王必須是個什麼樣的人,妳是許願魔王,許願魔王就會成為妳。』

米亞點點頭,又問了一句:「她還會記得你嗎?」

『也許會。』布萊德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我祝福你,希望你們幸福快樂。」米亞也反握住布萊的手。

『等時候到了,我希望能夠介紹妳們認識。』

米亞疑惑的看著他:「現在不是好時機嗎?」

布萊德開始將桌上的東西收進隨身背包中:『我想妳還要再等一陣子。』

米亞有些失望:「就算我是許願魔王也不行?」

『不,』布萊德在揹好背包前打出最後一句話:『一年後吧,妳再來找我。』

米亞看著布萊德的背影走向沙灘上的那對母女,低頭拆開手中的包裹,那是一本小巧精緻的棕色皮面書。

她翻開封面,內頁裡有手寫著一行字:『獻給米亞克羅斯 1989

「這是怎麼回事?」米亞抬頭看向沙灘,布萊德正放下背包親吻著金髮美女,小女孩笑咯咯地跑向他們,布萊德用右手抱起小女孩,左手輕柔地撫摸著母親的腹部,像是呵護著……

突然間,米亞懂了。


【屬於他們的歌】

每篇小說每個故事都會有一首主題歌,這是我的堅持。而屬於凡妮莎和布萊德的就是范曉萱的【氧氣】。

沉入越來越深的海底 我開始想念你

我好孤寂

跌進越來越冷的愛裡 我快不能呼吸

我想要你

人活著賴著一口氧氣 氧氣是你

 

如果你愛我 你會來找我

你會知道我 快不能活

如果你愛我 你會來救我

空氣很稀薄 因為寂寞

 

台長: 班長老a
人氣(32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死傳說 |
此分類上一篇:【不死傳說-轉世情人】-1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