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3 21:17:32 | 人氣(80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不死傳說-轉世情人】-1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Roots are the branches down in the earth ; branches are roots in the air.

根是地下的枝;枝是空中的根。

-泰戈爾-

 

【12】

「我知道你們在馬歇爾醫生的診療室做的實驗。」約瑟夫道。

「那不是實驗。」布萊德否認。

「對,那是惡作劇。」法蘭琪接口。

「怹是妳祖母一手創造出來的,現在怹要回來報仇,」約瑟夫道:「妳祖母當年欺騙了怹,怹帶著生病失去記憶的妻子……

「阿滋海默症,我知道。」

「怹去求妳祖母醫好她的病,那時妳祖母想要過自己的生活,即使永生不死她也想要擁有自己的孩子。妳祖母知道怹是個窮人付不出治療費,於是誘騙他許下願望。」

 

《葛瑞絲》

「那麼,開口對我說出你的願望。」葛瑞絲溫柔地求要他。

「我…我要…」他看著懷裡的妻子:「我要她好起來,可以在每天清晨醒來看到我時,輕輕叫一聲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葛瑞絲重覆著他的願望:「你叫什麼名字?」

「哈金斯,」他小心翼翼地看著眼前的葛瑞絲:「她會微笑著叫我的名字。」

「好,那麼我只要你把名字給我,」葛瑞絲把手放在他妻子的額頭上:「從此以後每天一早她都會叫醒你。」

 

「可是妳祖母畢竟不是上帝,她可以用不死族的力量減緩人們的病痛,但歲月終會要走他們的生命,怹的妻子死後,魔咒讓怹失去了怹的名字,更可悲的是怹居然不會死。在怹發現自己成了許願魔王之後,怹決定要向妳祖母討回公道,但她已經是不死族了,她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呢?」

「她有你們。」法蘭琪說道。

「而我有你們。」約瑟夫苦笑。

 

「你早就知道了?」法蘭琪問布萊德:「你也知道誰是大魔王?」

布萊德點點頭:「我看了日記,又從凡妮莎那裡得到證實,但是我一直找不到怹,若不是琳娜告訴她在小教堂發生的事,誰會知道那個每次都來醫院裡替彌留病人禱告的神父就是怹。」

「諾曼神父?那個帥到不行的諾曼神父?」法蘭琪問。

「還有什麼地方比醫院裡的人更需要許願?」約瑟夫道:「為了你們我也和魔鬼有了協議。」

「所以,法蘭琪妳一定要幫我,」布萊德熱切的看著她:「讓菲莉絲想起怹的名字。」

「那你該找馬歇爾醫生,」法蘭琪搖搖頭:「我沒有辦法。」

「來不及了,菲莉絲信任妳,她是妳的病人。」布萊德不肯。

法蘭琪向約瑟夫求助:「我不是專業醫師,做這種治療會讓醫院惹上麻煩的。」

「我讓馬歇爾教妳,」約瑟夫反而安慰她:「跟你們比起來,醫院一點都不重要。」

 

「凡妮莎不是第一個向許願魔王要求收回願望的人。」約瑟夫道。

約瑟夫傷心的看著布萊德的背影:「如果你真的決定要這麼做,我不會怪你。」

「我一直以為我母親會治好我父親的病,因為她曾經幫助過那麼多的人,可是她卻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不給我父親一點機會,」約瑟約走到布萊德的背後:「直到我父親告訴我他的故事,我才明白,原來愛一個人是可以犠牲自己的性命。」

 

「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凡妮莎問:「我的傷早就好了。」

「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布萊德問她。

「嗯?」凡妮莎歪著頭想:「今天醫院看診免費嗎?」

「不,」布萊德從身後拿出一束盛開的百合花:「是我們認識一周年的紀念。」

「天哪,」凡妮莎接下花:「你怎麼知道我喜歡百合花。」

「但是,在醫院送花好像很奇怪,」凡妮莎看著布萊德:「等一下你該不會變出戒指來吧?」

「比戒指還好,」布萊德輕輕擁抱著凡妮莎,用鼻子磨著她的髮絲:「絕對比戒指還好。」

 

今天是醫院的社區義診日,但是法蘭琪缺席了,她想像著傑若米失望又生氣的臉。

菲莉絲的看診時間還沒到,法蘭琪兩手插在醫師袍的口袋裡在診療室裡走來走去,突然她的手摸到一個東西,她拿出來一看是上次傑若米拿表格來給她填時留下的筆。黑色的原子筆上還貼著傑若米的姓名貼,圖案是個長著翅膀的小天使。

法蘭琪笑著坐下來,拿著筆開始在白紙上亂畫。

 

「妳怎麼了?」布萊德感覺凡妮莎在他手臂彎裡變緊張了。

「我……不知道,」凡妮莎抬頭看著他:「我們回去吧。」

「今天是醫院的義診日,我答應替我爸看著。」

「你又不是醫生,你是游泳教練,要繼承這家醫院的也該是法蘭琪吧?」

「沒錯,所以我要監督的人應該是她。」布萊德突然拉起凡妮莎往三樓的神經醫學科走去。

 

「醫生?」門口傳來菲莉絲的聲音:「我來早了嗎?」

「喔,不,不,不,」法蘭琪匆匆忙忙放下手中的筆,起身去迎接菲莉絲:「是我沒有注意到時間。」

「我以為醫院今天停診,」菲莉絲脫下外套掛好:「怎麼都沒有人呢?」

「今天是醫院的社區義診日,大部份的醫生都出去看診了。」

「那我擔誤妳了嗎?」菲莉絲問。

「並沒有。」法蘭琪收好傑若米的筆,暗自希望傑若米願意讓她向他賠罪。

「但是妳的圖畫並不這麼說歐,」菲莉絲拿起桌上法蘭琪亂畫的紙:「傑若米是誰?」

 

「妳先在醫師休息室裡等我,」布萊德將凡妮莎帶進三號診療室隔壁的房間:「我去去就來。」

凡妮莎放下百合花,往床上一坐:「我感覺這不是個好主意。」

凡妮莎笑著拍拍床:「有種在老師面前考試作弊的刺激。」

布萊德看著她,突如其來的心跳加速,凡妮莎的味道霎時蓋過了百合的香味。

凡妮莎整個人往床上縮,她的笑容裡藏著一股魔力,吸引著布萊德向她靠去,布萊德吻著她,讓凡妮莎心甘情願地在他懷裡融化。

「我愛妳,」布萊德低語著:「就算不能解除妳的魔咒,我要妳永遠記得,我愛妳。」

凡妮莎緊緊抱著布萊德,湊近他的耳邊道:「我也愛你。」

 

菲莉絲看得出醫生今天有點坐立難安,問診也有些心不在焉的。

「也許我改天再來。」

「抱歉,」法蘭琪放下紙筆問:「我表現的很明顯嗎?」

「妳今天狀況不太好,」菲莉絲看著她:「妳生病了嗎?」

「我說的是這個。」法蘭琪把手中的板子翻過來,上面夾著的居然是剛才她畫的圖。

「我不是醫生,」菲莉絲搖搖頭,隨即又對著法蘭琪笑:「但是我很樂意為妳解答。」

『太好了,』法蘭琪看著從皮包裡掏出老花眼鏡的菲莉絲:『爸的醫院遲早會在我手上關門大吉。』

 

『菲莉絲。』怹緩步爬上樓梯,有種召喚驅使他離開那群迷途的羔羊,放棄眼前的機會,那股力量大到讓他明知有危險也要奮力一試。

怹好想再看她一眼,好想,再聽她叫怹的名字,用那有如清晨第一聲鳥啼般的婉轉悅耳。

 

「諾曼神父,」法蘭琪看到怹出現在診療室的門口:「你終於來了。」

怹看著靠在桌邊研究紙張的老太太。

「我以為……

菲莉絲聽到說話聲,抬起頭看著怹,怹突然喘不過氣來。

「他也要來看診嗎?」菲莉絲問法蘭琪:「我以為神父都是聽人告解的。」

怹往後退,打算離開,怹還沒有準備好。

「你是那個年輕人。」菲莉絲看著他,走過去伸手拿下怹臉上的墨鏡。

「要死了,」法蘭琪看著被摘掉墨鏡的怹大叫:「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布萊德及時出現在診療室,把怹的退路堵住。

「我看過你,」菲莉絲仍是看著怹,一點也沒有被怹嚇到:「我認識你。」

「菲莉絲!」法琪蘭試圖去抓她:「離它遠一點。」

「讓我幫你,」布萊德對怹說:「只要你讓我做許願魔王的繼承人。」

「你可以不用死,」布萊德看著怹,繼續遊說:「只要你的一句話。」

「你瘋了?」法蘭琪過去推布萊德:「他是大魔王耶。」

怹轉頭去看法蘭琪:「我不是大魔王。」

「對,你不是大魔王,你是個有禮貌的年輕人,」菲莉絲也轉頭對法蘭琪說:「醫生,他就是妳要我想起名字來的人嗎?」

「對對對,」法蘭琪一下子回過了神:「那個……那個沒有眼睛的人。」

怹重新戴好了墨鏡,怹也很想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

「不,菲莉絲,」布萊德把老太太往門外推:「妳的看診時間已經過了。」

「可是……」菲莉絲還想說話:「我看到他本人了,我應該就要想起他的名字才對。」

「菲莉絲!」布萊德吼她:「葛蘭特醫生還有別的病人!」

老太太扁扁嘴,綠眼睛裡聚集了淚水眼看就快要潰堤,法蘭琪慌忙地把她拉出門外,讓布萊德一個人去對付那個可怕的傢伙。

 

台長: 班長老a
人氣(80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死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不死傳說-轉世情人】-13(完)
此分類上一篇:【不死傳說-轉世情人】-1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