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1 21:06:45 | 人氣(42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不死傳說-轉世情人】-10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Life finds its wealth by the claims of the world , and its worth by the claims of love.

生命從世界得到資產,愛情使它得到價值。

-泰戈爾-

 

【10】

《哈金斯》

他對那個女人寄予無限希望,如果可以他願意答她任何要求,但是她的要求太奇怪了。

「我不是神,更沒有上帝的權利,」那個美麗的婦人對他說:「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願望。」

他看著懷裡的妻子,他不曉得她為什麼會變得什麼都不記得,他好希望她能恢復記憶,不再每天看著他都像是看著一個陌生人。

「我只想要妳醫好我妻子的病,」他回答:「大家都說妳有一種魔力,可以治好連醫生都治不好的病。」

美麗的婦人將手放在他妻子的額頭上:「她會好起來的,說說你心裡的願望吧。」

「我沒有錢…」他小聲道:「我希望妳不收我的錢。」

「我不收你的錢,」美麗的婦人看著他,笑容裡有種淒涼:「告訴我你的願望。」

「我已經說了。」

「那是事實,不是願望。」美麗的婦人收回手。

「不不不,請妳…」他急了,如果她反悔不願意醫好他妻子的失憶症怎麼辦。

「你愛她嗎?」美麗的婦人問他:「你愛你的妻子嗎?不管你做什麼都是為了她,即使失去生命?」

「我當然愛她,」他再次看著已經熟睡的妻子,他已經有好久沒有辦法這麼近的抱著她了:「我願意賭上我的生命來治好她。」

「那麼,我只需要你的一個願望。」

「為什麼?」他問:「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選中了你,」美麗的婦人疲倦地往後靠:「我的身體太虛弱,恐怕無法再為別人提供幫助了。」

罪惡感充滿他的內心,如果他害了別人失去機會,那他是不會原諒自己的,也許連好起來的妻子也會討厭他。

「我…我想不出來。」

「你希望你的妻子好起來。」

他點頭。

「能夠記起你是誰。」

他點頭,開始有種想哭的衝動,這個美麗的婦人什麼都知道。

「再開口叫一次你的名字。」

他不斷的點頭,淚水滴落在他妻子的臉上。

「那麼,開口對我說出你的願望。」美麗的婦人溫柔地求要他。

 

怹站在對街看著她慢慢地下了計程車。

怹匆匆地跑過馬路趕在她之前開了大樓的玻璃門。

「謝謝你,年輕人。」她微笑的道謝,碧綠如湖水的眼睛看著怹。

那雙眼睛看著怹一如怹是個陌生人,怹的心中傳來一陣痛楚:『妳不記得我了嗎?』。

老太太經過櫃台向櫃台後的人打了招呼後便去搭電梯,怹忍住跟上去的衝動,在櫃台後的人對怹投來疑惑的眼光之前,怹又匆匆逃離。

 

《葛瑞絲》

她必須這麼做,不然她無法擁有她自己的人生。

那個可憐的人,還搞不清楚他跟魔鬼達成了交易,但是如果她心軟,就會是她自己痛苦。

那個叫哈金斯的男人帶著他的妻子回家了,聽說他過得很快樂,這就夠了,只要他在這輩子快樂就夠了。

 

怹最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也許凡妮莎是對的。

擁有權力是一回事,但是不能和最愛的人在一起更痛苦,怹生生世世守護在她身邊,可是她卻渾然不覺。

不過他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復仇。是的,累積了幾世的怨氣就是支持他繼續過這生活的動力,但是凡妮莎不知道,不知道更好,這樣子她就會毫無戒心的帶他找到目標,完成怹的復仇計劃。

 

《葛瑞絲》

她已經好久都沒有他的消息,聽說他是個冷酷無情的人,可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是她創造了這個怪物,這個叫做『怹』的怪物,許願魔王。

現在,他回頭找到了她,她就要為她所做的事付出代價。

 

《哈金斯》

他不該恨她的,是她給了他那段快樂的日子,可是,自從他妻子死後一切都變了,人們不再記得他,連他的名字都叫不出來,更糟糕的是居然連他自己也不記得了。

不過他還記得她,那個叫做葛瑞絲的女人。看到她躲在這個小地方過著舒適的生活就令他生氣,他知道她不愛她身邊的那個男人,那她到底在追尋什麼?害怕的是什麼?她那付瘦弱的身軀是什麼代價換來的?就像是他用自己的名字換來妻子的生命。

當她把那個年輕的女孩子帶來廟裡時,他就已經想好了復仇的計劃,之後他只要照著計劃一步一步實現。

 

《葛瑞絲》

「妳唯有自我了斷才能結束這一切。」她記得她許下願望時,所得到的答案。

現在她站在狂風暴雨的屋外,決心捍衛自己的家人。

「你要什麼?」她抬頭對著頭上的風雨怒吼:「你要你的菲莉絲,我已經給你了。」

「她不是我的那個菲莉絲,她只是長得像我的菲莉絲,」鳴鳴的風聲裡傳來冷酷的聲音:「而妳要為我現在這個樣子負責。」

「永生不死嗎?」她覺得好笑:「你不滿意?」

「妳當初並沒有告訴我會變成這樣。」

「不要出來,小瑟!」她用沒拿剪刀的手指向屋裡:「回去屋子裡,去吃塊餅乾!」

「妳居然有了孩子,」怹覺得不可思議:「一個不死族居然會有自己的孩子,妳真的是瘋了……」

但她並沒有理怹,她哀傷的語氣讓怹停止了譏笑:「小瑟,你乖,你先去把餅乾準備好,我等一下就去陪你吃。」

等怹發現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了。

怹眼睜睜地看著她拿起手上的剪刀刺向自己的心口,破除了她的許願魔咒,結束了她的生命。


『他們是傳奇,他們能永生不死。』

「永生不死,很無聊吧?」圓臉女孩問:「看著你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死去,愛你的你愛的人一次又一次的離開你。」

『在你許下願望之前,你就知道要承受一切,其實這個世界是很公平的,你得要了你要的,就會相對失去一些。』

「他們不後悔嗎?這種日子會過多久?」圓臉女孩問。

『他們不去算日子,時候到了就會起程離開,去尋找下一個地點。』

「尋找他的凡妮莎。」

『對。』

圓臉女孩沉默了一下,再度開口:「那天泰德問我,你是不是我的朋友,因為我每天都和你在這裡見面。」

『我們是朋友嗎?』

「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因為你看起來人很好,故事寫得又棒。」

『那就去告訴泰德,讓他放心。』

「你是說他在擔心我?」

『他很關心妳。』

「你可以感覺得出來?」

『我雖然不能說話,但看人的眼光一流。』

圓臉女孩笑了笑:「如果他下次再問我,我會告訴他。」


「怹的名字,」布萊德告訴琳娜:「許願魔王被奪走的是怹的名字。」

「那要怎麼破除怹的魔咒?」琳娜問。

「琳娜,」布萊德搖搖頭:「妳不必插手這件事,妳幫的忙已經夠多了。」

「不,讓我幫你,」琳娜一下子低了聲音:「至少讓我彌補。」

「妳不欠我什麼。」

「你說過我們還是朋友。」琳娜很固執。

「好吧,怹為了心愛的女人許下了願望,生生世世找尋她只為了能夠守在她的身邊,所以只要找到她就能找到許願魔王。」布萊德說。

「所以要破除許願魔王的咒語,關鍵就在那個女人身上?」琳娜問。

「對,怹被奪走了怹的名字,只要……

「只要她叫出許願魔王的名字,就破解了怹的願望。」琳娜說:「然後怹就會死。」

布萊德倒抽了一口氣:「所以妳才會幫我,妳一直都知道魔咒解除後許願者就會死。」

「我不可能讓你去冒險,」琳娜說:「你們根本是二個世界的人,就算魔咒解除你們也不會在一起。」

「但是我們會一起死去,」布萊德說:「再一起重生。」

布萊德生氣的掛斷了電話,琳娜知道她搞砸了。

 

「我搞砸了。」琳娜頹然的坐在彼得神父面前的椅子上。

「妳搞砸了什麼?孩子。」彼得神父從他面前的書本中抬起頭問。

「我搞砸了諾曼神父要我做的事,」琳娜看著彼得神父:「他在嗎?」

「諾曼神父嗎?」彼得神父搖搖頭:「他走了。」

「走了?你說他走了是什麼意思?」琳娜問。

「他說教庭要他去管理另一個教區。」

「他走多久了?」

「上次妳來找過他之後就離開了。」

彼得神父重新戴上他的眼鏡準備看書。

「神父?」

「什麼事?」彼得神父透過鏡片看她。

「你的眼鏡。」

「喔,」彼得神父摘下眼鏡:「我長年在亮度不足的室內看書,視力有些減退,雖不嚴重,但是我還是需要一付眼鏡。」

「我看得出來,」琳娜問:「不過你那付帥氣的墨鏡呢?」

「很蠢,我以為戴上那種眼鏡就會像諾曼神父一樣。」

「怎麼一樣?」

「每次他來時,在聖池許願的人就會得到上帝幫助。」

 

台長: 班長老a
人氣(42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死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不死傳說-轉世情人】-11
此分類上一篇:【不死傳說-轉世情人】-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