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5 20:00:00 | 人氣(46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風流韻事--看《やれたかも委員会》(“也許曾經能做到委員會”或“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有感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風流韻事
太皮

你試過“也許曾經能做到”嗎?日本有一個秘密組織,露面的只有四個人,兩男一女組成委員會,另加一個秘書小姐,專門針對申請者的“證詞”,判斷其是否曾經與某個特定的異性“能做到”,乃至一直“做”到底。

這個“做”,是“做愛”的“做”。

日劇《やれたかも委員会》講的就是上述委員會的審查工作,以及相關個案的故事。此劇台譯《也許曾經能做到委員會》,而港譯則為《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前者原汁原味,後者對中文使用者而言較具吸引力,也有想象空間,各有優勢,打成平手。

對日語沒研究,我推測,日語裡的“やれたかも”(“也許曾經能”或“曾經有可能”)會有性方面的含意也說不定。


風流韻事也好,霧水情緣也罷,只要是正常成長的男女,哪怕在澳門這個保守的城市裡,或多或少也發生過一兩段吧?至於達到“有可能做到”的地步,則未必有多少人能體味,畢竟大多數澳門人的男女關係通常都由中學(甚至小學)拍拖開始,就一直一起,直至結婚生子長相廝守啊!

少歸少,那種“差一點就發生關係”的情況總是有的。如果你經歷過“有可能做到”,多年後回想起,也許並不確定那一幕到底是自己敏感或想象呢,還是真有機會發生,尤其是那決定性的“有可能”一刻,你與對方獨處,互相對望,口水嚥過數次,掙扎來掙扎去,你決定有所行動,卻突然有這樣那樣的原因,導致“有可能”嘎然而止,變成沒可能。

那場景在往後的日子裡一直纏繞你心頭,你想啊想啊,糾結之感並未因事過境遷或成家立室而有所緩解。你好想知道,到底,是真的“有可能”,還是自己一廂情願? 劇中的委員們,將會判斷那些發生在申請者身上的風流韻事到底是否“有可能”(也許能)做到,並作進一步分析。


劇集《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採用單元故事的形式,基本上圍繞住一個套路,首先是被審查對象(申請者)收到獲選通知短訊,到達一個設備簡陋的會場後,只見三位委員陸續入場,包括主席孤星塾塾長能島讓(佐藤二朗飾)、委員之一世界假期協會理事月綾子(白石麻衣飾)及另一委員音樂人綠洲(山田孝之飾)。他們在申請者面前一字排開坐下,背後是一塊用來記重點及分析用的白板。

申請者開始講故事,回憶的片段與現實中的互動相互穿插。高潮部分由申請者講到“有可能”的一幕開始,委員會聽完故事後會舉牌投票,兩位男委員每次都舉寫着“やれた”(“有可能”)的牌子,而女委員則幾乎都舉“やれたとは言えない”(“稱不上有可能”)的牌子。

少數服從多數,結果是決定了,然而,女委員會解釋其不同意的原因,男委員也尊重女委員的見解,在交流中解答疑惑,而投票結果沒有被推翻過。 如此奇特的設定、如此煞有介事的劇情,令我嘆服與驚艷。

短短八集,每集不到半小時,有的情節十分搞笑,有的故事又令人倍感無奈。故事中,往往是對方做出主動的行為,或只是一些令人想入非非的舉動,而申請者一來被動二來猶豫三來又因為條件不允許,才錯過(或沒法驗證)那些“做到底”的機會。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集,將成長的苦澀、蠢蠢欲動的情欲及衰頹故鄉的情境融合為一。一開始,申請者敘述對故鄉的印象,生鏽的販賣機、落閘的店舖,還有環繞的群山,似看不到出路。他總是在心態上對抗故鄉,以免被時間的洪流吞噬。

當他在快餐店做兼職時,有一次,獲一位大姐姐邀請到其住所去,與另兩位同事一起觀看電影。期間,因零食不夠,大姐姐支使其他同事到遙遠的便利店補貨去了,只剩下申請者與她孤男寡女獨處一室。

回憶中,大姐姐說累,便爬到床上睡覺,申請者悄悄看着那側躺的背影,那曲線、那玉背、那白滑的腿,好像在引誘他,要他做下一步行動。慢慢地,那背影與故鄉的群山重疊在一起了。


現在,那申請者已跨越了故鄉群山,到大城市發展,但當時他面對大姐姐,卻沒有跨越那女性身體的勇氣,去印證她到底是真的睡着了,還是醒着等待他。猶豫着,良久,外出購物的同事回來,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如果他有勇氣跨過那身體,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 投“贊成票”的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主席能島讓感觸地說,沒有一座山是跨越不了的,要是你跨過去,也許會發現她是醒着的呢。美女委員月綾子聽到主席的話,突然側身躺在桌上,模仿申請者當年的大姐姐,要讓申請者跨過去,以了結這樁憾事。




終於,申請者在很多年後跨越了那具有象徵意義的身體,與此同時,在想像的畫面中,當年的他也跨越了大姐姐的身體,不慎跌在地上,抬起頭來,與對方深情對望。他相信自己事實上是能做到的,他也彷彿重新跨過故鄉的山,跨過了青春。

這個委員會大費周張,為的是解開申請者的心結,證明那“有可能”的事是一件美好的回憶,如果當時能把握,是有可能做(愛)並且一直做到底的。

主席往往會說出一番感人的話,肯定那綺夢般的過往,說那是寶貴的經驗,也是珍貴的回憶,雖然遺憾,但應該為自己擁有這樣的回憶而感到幸福,要珍惜一輩子,在未來的生活中更努力地尋找幸福。


也許三位委員的目的也是為了感動自己,以使自己的生存更有動力、更有意義。除了感情澎湃的主席,藏在帽子下和墨鏡後的男委員綠洲也每每聲音哽咽,而美麗的月綾子扶一扶眼鏡,看似無動於衷,但嘴角微微牽起了,她的感情深藏不露。

不記得哪位作家曾說過,遇到一位你想立刻跟其做愛的異性,是十分美好的事。觀眾確實從《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故事中看到了愛的美好,而非色情。 如果說第一集先聲奪人,那麼,最後一集就是提綱擷領了。

那一集的主角為劇中唯一一位女申請者,她講述了自己與一位追求者的故事,那追求者得知她有未婚夫後黯然神傷,決定放棄,只是希望兩人能有一次約會。他們共度了一天,臨分別時,情不自禁相擁,女申請者忽然想伸手去摸追求者的下體,想知道他有沒有勃起。只是她猶豫了,雙手像松鼠回巢一樣滑進了他牛仔褲的後口袋去。


那女申請者詢問委員,想知道她自己認為那“有可能”的一刻,對方是否也有意跟她做愛。主席想了想,說:每一個“有可能”的時刻,都存在很多分歧點,每個分歧點都構成不同的可能性,那些可能性組成了“平行世界”,亦即是說,“對方也有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在某些時空中,反過來會由那追求者跑來徵詢委員會的意見。申請者聽着主席的話,腦海中出現了與追求者接吻的畫面。

委員在背後的白板上畫出了大量分支線,指出在某些時空,她沒能跟他在一起,而在某些時空,他們快樂地生活着。

主席說:“想一想,在這個有無限分歧點的世界裡,你們縱使沒有做到底,卻能彼此相遇,可知這個世界是多麼的神奇。”這是女委員唯一投票“有可能”的案例,她選擇相信“在這個世界裡,那男子找到幸福後,會開心地想起你。”


主席又說,他們會繼續支持站在無盡可能的夜裡那些分歧點後面的每一個人,而對於過去,“我們能做的,就是回想‘也許能做到’這件事,請你好好珍惜。” 就是說,正在回憶過去各種“有可能”的當下,才是人們最值得擁有的時空。


我曾經有過一些時刻,想到如果我與某某“有可能”,我的人生會怎樣呢?但是我現在沒這些想法了,畢竟只要某一個時間點上有分岔,我與可愛的女兒就不會相遇。為了與女兒遇上,我願意放棄所有分歧的可能,而事實也正如委員們所言,當下身處的時空才是最美好的。

我之所以會看《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是因為見到久違了的山田孝之,也重遇了與山田孝之共同演出過《白夜行》的福田麻由子,在最後一集中,飾演申請者年輕版的就是她。想起以前迷戀她的歲月(我甚至改了個筆名叫“麻油王子”),我開始有點懷疑自己是否只是想要一個女兒而已。她已二十多歲了,樣子卻像受到“童星咒詛”般有點娃娃臉,不知是否我口味變了,覺得她沒年幼時討喜,而曾作為天才小演員的她,演藝事業也在走下坡。

此劇其實是改編自漫畫家吉田貴司2016年開始發表在網絡平台“note”上的同名漫畫,在note上能免費看到一些原作,從中可見劇集改編很大程度地忠於原著,連服裝造型也十分相似。

有趣的是,此漫畫同時於2018年上半年改編了兩個劇集版本,一個是現在我看到的日本地區外由Netflix獨家放送的版本,另一個則是網劇版,由於看不到後者,無法比較,不過從Cast和造型等資料來看,自然是我現在分享的這個版本較優勝。


如果世上真存在這麼個委員會的話,我會去申請審查嗎?上面說了,我不希望其他的可能性,但心中仍會有糾結着的憾事啊!也許,我會跟那些委員說出某個雨夜裡,我跟一個女性共處一室,她睡在床上,我睡在地上的故事,而我整晚都“有可能”跨上那座橫亙在我青春之上的山脈。

至於沒有做到的原因,是當時怕被拒絕再加上肚子脹氣⋯⋯不知若果我跨出那一步,是否有一直做到底的可能呢?

另一版本的やれたかも委員会

台長: 太皮
人氣(461)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 個人分類: 金漆皮毛 |
此分類下一篇:黃金時段
此分類上一篇:澳門矛盾對決:旅遊區與居民區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9-09-06 11:19:43
版主回應
謝謝!
2019-09-06 14:49:2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