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5 20:00:00 | 人氣(11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的工業史11──偷與不偷之間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澳門工廈(網上圖片)

我的工業史11──偷與不偷之間
太皮

  那時我沒甚麼守法意識,見到有親戚將賊贓藏在我家裡,只覺新鮮,還因可以像同學一樣參與到這些勾當中去而興奮莫名。見那些玩具是我們平時少執到的變形金剛,我便問那親戚是否可給幾隻我們玩,他很大方的取出三隻,給我們三兄妹一人一隻,我們歡天喜地,如獲至寶。然而,想不到的是,第二天那親戚要將賊贓帶去拱北賣時,竟然向我們要回玩具,我們最初不肯,隨後央他留下一隻吧,他卻發脾氣將玩具奪走了,一件不留!我們一場空歡喜,很是傷心,真猜不透那親戚何以為了幾塊錢而如此傷害自己的晚輩,那傷害的感覺至今仍在,是為童年陰影。

  在如此偷風旺盛的環境中長大,能不學壞,真要多謝我的母親。我母親也在玩具廠工作,當時,家中有大人在玩具廠工作彷彿是一種「優勢」,小孩子不用花錢買玩具,只要家中大人在玩具廠偷回來就可以了。不少鄰居小孩,隔三差五就拿新玩具出來炫耀,自豪地說是父母從玩具廠拿回來的!大家家中大人都是做玩具廠,何以他們有而我們沒有?真是恨得牙癢癢。

  問母親為何不帶玩具回家,她就說那是偷,不值得羡慕,偷東西是錯的,只有不安本分的人才會做,而且被抓到也會丟了工作。那時實在很不解母親何以那麼懦弱,偷幾隻玩具又有甚麼大不了?那些鄰居和親戚不是照樣偷嗎?又不見有何問題?多年來,母親只帶過兩次公仔回家,都是人家偷取後,半路上塞給她的,而且都是很普通的玩具。

  然而,就是她的「懦弱」,在潛移默化的影響下,我養成了尚算比較正直的個性,回想起來,若不是母親當年的堅持,令我沒有將偷盜變成理所當然,我的品行比起現在應該還會差上很多倍吧。

  話說回來,小時候仍然將偷工廠玩具當成一種遊戲,像狩獵一樣,能偷到就是自己的,而且也是母親不偷,我唯有自己去偷,偷來大多自己玩,向父母慌稱是撿來的,也沒甚麼道德壓力。

  同款玩具若得到多於一隻,有時會跟朋友交換,有時就帶去祐漢露天小販區,賣給一個賣玩具的老頭。那老頭二十多年前已是白髮蒼蒼,如果現在仍健在的話,估計也有九十多歲吧,他也是一個很值得記述的童年人物。(待續)

台長: 太皮
人氣(112)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字字屈機 |
此分類下一篇:我的工業史12──玩具阿伯
此分類上一篇:我的工業史10──偷盜成風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