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貼提高抗病力 奇美... 打工度假說服父母完全指南最新!投信連續3日買超股 律師籲加拿大司法部長 ...
2019-01-14 23:46:11 | 人氣(1,47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木屋系列之一:豬精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木屋系列之一:豬精

太皮

那時馬場木屋區有幾個小規模的養豬場,夜靜時我們除了能聽到雞叫犬吠之外,有時也可聽到幾聲豬的嚎叫。有一個叫豬佬的叔叔,這兩三年來每天清晨總會趕著頭花母豬在路上晃悠。如果我早起,便跑出去摸摸那隻豬的頭,它常常用鼻子來拱我的臉,嘻嘻,牠髒我也髒!

說起豬佬,他挻可憐的。大人都說他為人老實,做事勤力,養豬場經營得有條有理,他對老婆兒子也很遷就,不吸煙也不喝酒,然而他的老婆,那個對我很好的霞姨在三年前失蹤了;他的兒子也在外面結交了一班壞人,已很久沒回過家。有時看著豬佬落寞地趕著豬的背影,我便過得想哭。

有幾晚豬的嚎叫來得不尋常,聽起來有點慘烈。後來大人說知,豬佬的豬場被竊賊光顧了,被偷了幾隻豬仔。我們幾個小孩子在空地玩的時候,也發現幾個燒焦了的小豬頭被棄在一邊。

這日豬佬在姨婆的富記士多門前被人們煩著詢問豬場的情況,他唯有告訴大人,自己位於池塘邊小路旁的豬場的鐵絲網網角有被人掀起過的痕跡,豬隻可能就是從那裡給偷走了的,一共已失了九隻。他話語間似乎尚有一點隱瞞,我發覺了。

全叔詰問他,“你的死豬已不是第一次被偷了,難道你不會修補鐵絲網或者在附近埋伏抓那賊仔嗎?”

晶叔說,“傻的,萬一有一大班賊,又帶了西瓜刀來,那怎辦?豬佬被砍死了你填命是不是?豬佬,不如報警吧?”

豬佬默然,搖搖頭走了。

下午我約了文仔、兜伯和我弟弟阿二等幾個小孩,決定今晚要親自抓那小偷,我不能讓豬佬再難過下去。到了晚上,我們悄悄地到了池邊草叢後躲了起來。文仔從家裡偷來了一條粗麻繩,打算用來綁縛賊人。

一直待到深夜十二點,只見遠遠看到三點火星向這邊飄來,瞧真一點,原來是三個人口上叼著的香煙。他們走到豬場旁邊,說了幾句話,其中一個人掀起鐵絲網,鑽了進去。另外兩人抱起手在外面把風。

文仔說:“是他們了……”便待撲出,我一把扯住他,“別亂來!”

過了一陣,豬場突然騷動起來,有人大叫救命,外面兩人一驚,拋下煙蒂,撒腿便跑。我暗罵:“卑鄙!”

那個剛才鑽進豬場的人慌惶地爬了出來,落荒而逃,緊接著從裡面撲出一頭大豬來,向他追去!我們跳出草叢,緊緊跟著。

那賊人慌不擇路,竟向最多人居住的我家一帶跑去。

富記士多雖已打了烊,但仍有一個終夜不滅的燈泡在外面懸掛著。只見賊人在士多門前摔了一跤,慘叫一聲,我們趕至,那隻豬竟已用牠鋒利的牙齒咬著那人的肩膊!我駭然,除了因為那隻豬是我往常摸過的花母豬外,那掙扎不起的賊人竟然是豬佬的兒子阿雄!他的叫聲驚動了鄰里,好些大人都披衣出來看個究竟,一見豬佬的兒子被豬咬著,都大驚失色!

兜伯指著阿雄說:“他便是偷豬賊!”他對以前常欺負自己的阿雄早已懷恨在心。

眾人本想臭罵阿雄一頓,但當看到他血流不止,滿額汗珠,十分痛苦的樣子,怕他會有生命危險,先盤算如何救他。

全叔搶過文仔手上的麻繩,對準豬頭猛抽一下,花豬慘聲一嚎。晶叔見牠不為所動,拿來一根粗棍子就要用力向豬頭打落。眼看花豬即將漿腦塗地,我的心緊搐了一下。

一個人在遠處嘶聲襂叫:“不要­──”眾人轉頭看去,只見豬佬氣喘噓噓地趕來,搶過來護在花豬身前,雙手合十向眾人道:“不要不要,求求你們不要……”

晶叔丟下棍子,滿臉不屑地走開。

“噗”的一聲,豬佬突然跪倒在花豬身前,並且向牠磕下頭去。

所有人相顧駭然,大惑不解。

豬佬哀求道:“阿霞,求求妳!求求妳放過他吧!他怎樣不聽話,怎樣不長進,他變壞回來偷我們的豬,但他始終是我們的孩子啊!妳想他死嗎?他已流那麼多血了。”

我只見所有人的表情更為驚恐!阿霞?豬佬他是不是憶妻成狂了?還是撞了邪?竟然將那隻花母豬當成自己失蹤多年的妻子?

突然噗噗聲響,豬佬竟連續磕起頭來,如雞啄米般,很快便血流披面,只聽他口裡喃喃地帶著哭腔道:“放了他,阿霞,求求妳……放了他……”

人人都看呆了,根本不知發生甚麼事。

花豬嗚嗚一聲,鬆開了口,用鼻子拱了一下看來驚呆了的阿雄,然後伸過舌頭替豬佬舐舔乾淨他面上的鮮血,向著他哀哀地叫了幾聲,轉身跑走了,瞬間便消失在我們的視線裡。

我剛才彷彿看見了花母豬如人一樣悲哀的表情,甚至看出了牠在清理豬佬面上的血液時眼睛所表露的意思:老公,你痛嗎?哎,可憐……對不起……

這時阿雄站起身來,鮮血淋漓的他竟然沒啍一聲,只茫然自語:“媽媽……她……她是我媽媽……媽媽!媽媽!不、不要走!”不顧傷勢,向花母豬消失處拼命奔去!

豬佬老淚縱橫,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大人們你眼望我眼,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全叔咕噥道:“我不是眼花吧?……是不是還在做夢?”

我望著豬佬,很想安慰他,但我那麼小,能想出甚麼好話來安慰他呢?

一個星期後,豬佬的豬場發生大火。火勢很快便控制住了,並沒蔓廷開去。豬場燒成了一片廢墟,奇怪的是,火場裡竟找不到任何人和動物的屍體。

豬佬也在火災後不知所蹤了。

(木屋系列.一)

(原載於2001年某期《澳門筆匯》)

台長: 太皮
人氣(1,473)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木屋系列之二:奇跡
此分類上一篇:花逝(太皮小說)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