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22 15:27:12 | 人氣(42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海拔的岐視政治學◎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國土復育條例送交行政院會通過,在一片歡欣聲中,台灣國土終於有重見光明的一日。

對於這種偉大的政策構想,聞之只能用「美屁」來形容。

整套的政策構思,從絕對到折衷,在名為海拔論的管理規劃下,實際是以銀行存款額為分類依據,更扯的是隱藏著太多城\鄉、漢\原的錢權岐視色彩。

看這部條例,明顯流露三大缺失,第一是謊話連篇,第二是龜縮不前,第三是轉移焦點。

謊話連篇的前提假設

整個條例建構在土石流災害來自高山農業開發,所以山區農業必須進行管制。但是反觀實情,從銅門、大興、松鶴、土場等發生重大災害的社區,到引發注意的中橫、丹大、力行等坍塌路線,造成土石流或山崩的源頭,幾乎都是國有原始林地或造林地,有的坍塌地和農地相差數里遠,不知如何發生因果關係。七二水災官員大秀空照圖,一群從不上山的記者,就沒人問那些睜眼說瞎話的官員,所有崩塌源頭幾乎都是林地,又和農業區有所距離,二者之間是怎麼發生曖昧關係?真想看看這些官如何引經據典。

即然不發生關係,或者精確的說,沒有直接關係,那來立論基礎導向禁止。整個土石流災變,山上受災民眾被罵的昏了頭,不然早該提出國賠訴訟,針對國有林地成災導至合法居民財產、生命受損,要求名譽恢復以及賠償損失,讓該負責的一個都跑不了。


龜縮不前的管制政策

高山不當開發,不是路、也不是社群部落,有些路存在百年,有些部落社群已是世代長存,問題是出在越來越寬的路,以及越來越多的人群。一開始一千五百公尺以上全部禁止開發,一聽之下還真為高官的大魄力為之喝采,但是從絕對到折衷,現今竟然是限制農業、放縱觀光,擺明以經濟實力取代海拔高度,心想果然是經建會訂的縱商排農條例,就不見維護農民權益的農委會出來吭一聲。

台灣山區,現今的開發問題不是農業,而是日益增多以生態旅遊為名的觀光業,務農好歹還農地上種種作物,農路還小小一條,而走向觀光,農地上水泥一舖寸草不生,遊客倍增馬路加寬,生態影響之鉅絕對遠超過農業發展,但是那位學者、官員敢與山上購地開民宿的新移民為敵。

以如同台灣山區觀光縮影的清境為例,原有的農業結構完全崩解,放領農地早就由外地人大舉錢進投資,到現今農地成民宿,搶水大戰全武行,非道路邊的民宿自闢聯外道路,多數民宿業者心想拓寬台十四線不敢聲張,整個山頭遊客拉撒缺乏污水設備,生態影響之大,問題之複雜卻一字不談,目標竟然全針對沒剩幾口田的罪輕農民。更荒謬的是一些原本合於坡地使用法律的農民,條例一過變成非法驅離山下,而本來多數不合法的觀光業者,卻大開方便之門給予合法留在山上,真是套句周星馳名言:「官啊 ~~~~~。」

官啊!一個法律訂得畏畏縮縮,現今整治農業危害,改日發現觀光更是問題根源,現今制定法律者,歷史可是會記上一筆喔,誰提出、誰堅持、誰放縱、誰通過,一個都不能賴。

轉移焦點的國土規劃

一個國土復育條例,焦點全引到山上,好像台灣國土就只有山區,是這樣嗎?台灣國土最大的問題,不是山上那幾片坍落的坡地,而是五百公尺以下的平原區,工業區污染、焚化爐的污染、農地盜挖與傾倒污染、河流污染、海岸水泥化與污染,離島過度開發,問題之大、影響生命之廣,絕不輸任何一個山頭的開發,但是為何從不是整治的焦點,甚至還成鼓勵對象,為何不願拿出魄力面對,是因為財團、黑道,還是選票壓力。

宰殺羔羊,當社會對環境生態高度不滿,為了宣誓決心,砍雞頭宰羔羊作作樣子,高山農民與原住民就成祭品,其他的人呢?RCA跑了外國人,阿瑪斯賠償二手一攤,鎘污染無力應對,非核家園一拖再拖,煉鋼石化死灰復燃,所有原本是焦點的大焦點,就那麼學張飛在長阪橋一喝,搞個長阪橋之役,就引開所有平地目光,朝山頭廝殺而去。

山區與平原,農業與工商,最大管理敗筆是存在二套思維系統,前者採敵視禁止,後者稱和諧輔導。前者有錯,重回清朝、日治、國民黨統治初期的封山、清山政策,重新劃下五百、一千五的山隘線,不管憲法保障人民財產與居住自由,全部趕下山,但是後者馬上臉色一轉,有錯改善,美其名為環保工程、生態工法,就是找理由讓大老闆能留下。套句廣告詞,「平平是國民,那ㄟ差吓多?」

洋洋灑灑的國土規劃,看似以海拔決定保育等級,實際卻是隱含以財力決定放縱程度,要搬的好像都是窮人,種族都還未必是區分重點,這種以海拔而論的岐視政治學,能把國土復育回來嗎?其實是值得高度懷疑,一個保育政策,搞到人民大搬遷,山上全部沒住人,也算世界一絕。當一個政策不是找尋最佳方案解決問題,而是在問題中製造更大問題。說真的,國土復育條例只是在眾多執行不力的生態環保法律外,再多一條無力執行的生態環保法律。

美屁,意思大概就是如此,放的響、放的長,更重要是縱使無用,也要有官員專家美言一番,讓屁成美談。


咦!蘭嶼核廢料廠有問題,要不要達悟人全遷到台灣。農地有污染,要不要農民全住進城市。河川有污染,要不要三十公里不得人居。黑琵棲地重要,要不要禁止當地居民種田養殖。生態保育如果是全禁與全放的直腸式思考,真的又讓我想起周星馳的名言:「官啊 ~~~~~。」

!!歡迎轉引,請註明出處。!!

台長: 尚未設定
人氣(42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