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6-09 11:03:50 | 人氣(9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不交朋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不交朋友!』

SARS在台灣漫延時,喵喵正好由大陸回台灣。居家隔離變成了唯一的『渡假』方式。一直到她快回大陸的前幾天,我們才在及時上面連絡到。隔天我寄出了『娜塔莉』,希望能在她離開台灣前,收到這份禮物。
聽到她的聲音時,她人在機場,要回去大陸了:『默默,我是喵喵!謝謝妳和大頭的禮物,妳要加油、要幸福唷!我寄了信給妳,有我的連絡電話,到大陸來別忘了找我。』

沒幾天,我真的由郵差手中,收到她寫來的信:
『默默,妳說在做油飯!啊~~好懷念那個滋味。』這種鄉愁,總是在人離開家鄉時,更濃~~

在那個社群中,我先認識狗腿師父的,然後是檸檬水姐姐,再來就是喵喵了。小鐵心反而是比較晚認識的囉!前陣子又多了個海怪。呵呵!人的緣份真是有趣啊!

狗腿師父說我拍馬屁夠狗腿,頗得他的真傳,所以收我為徒兒。到前幾天我才知道,他是個大帥哥!尤其是他笑起來時,真的有陽光男孩的味道喲!

檸檬水姐姐,在我最需要幫忙時,義無反顧地幫助我。你無法想像二個只透過文字聯繫的人,卻在妳最需要人幫忙時,伸出手來幫你的那種感受。那時大頭在北京生病,失去消息,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水姐姐找了很多人幫忙打聽,甚至連她在北京的友人,都幫我們跑了一趟醫院去問消息,這份恩情,默默都放在心中。

喵喵啊!算算次數,我和她每次交談,都是匆匆來去,但是我知道,她和我一樣,超級愛音樂。那個時候我們常會問大頭一些問題,要他推薦好聽的音樂,大頭就會如數家珍般,列出一張「大大」的明細表,詳詳細細地告訴我們,為什麼這音樂好聽。我真的就是默默,在一邊聆聽他們的交談。有時大頭會問:『默默,妳聽見了嗎?』啊哈~~我當然有聽見啊,只是啊,我一邊聽著,也一邊想著,這些CD我要存多久,才可以買到呢!

喵喵和阿棋哥哥是對讓人羨慕的夫妻,不論到哪裡,阿棋哥都是牽著喵喵。更讓我驚訝的是,那天喵喵說:『阿棋比我更迷「娜塔莉」。』無庸置疑,我們又遇到一個對音樂有狂愛的人了。她又告訴我:「社群的家人,大家都很關心大頭,因為他真的是個好人。我好喜歡他!」啊哈!這是我聽到最棒的話語了。

每當有人告訴我,他們聽完了「娜塔莉」的感受時,在我心中裝快樂的罐子,就又多盛滿了一些。對於音樂,我不汲汲去說服別人,因為在這些境界中,唯獨喜歡的人,才會滿心領受。對於朋友,我也不強求,或許只是一次的交談,卻勝過千言萬語。

一個點,連成線,串成面,變成了一個圓。每個點都是一個人,在連線的過程中,我們卻變成了朋友。

台長: Momo
人氣(9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